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阴阳道典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163章 她是我姐姐!

第163章 她是我姐姐!

    
    随着冷笑声,一股巨大的法力波动从天而降,还未临身变压的李初一浑身剧痛如要炸裂。
    “炼神期!”
    强忍心中惊骇,李初一强行扭动僵直的身躯,寻着阴阳道眼中找出的威势薄弱处直飞而去,终于在这股波动打到地面时堪堪避了过去。
    地面在一击之下轰然炸裂,强烈的劲风传来,李初一狂喷鲜血倒飞出去,身上的衣衫破烂不堪,身上的皮肉满是淤青与血痕。仅仅只是被余波扫到便如此,若是直接被击中,李初一不敢想象。
    “咦?”
    一招之下竟然没能杀死李初一,声音的主人似乎有些惊讶。
    “呵呵,身法不错,竟然躲了过去。那么老夫这第二掌,不知小友是否还能躲过。”
    说着,又是一道剧烈的波动从天空传来,瞬息而至,将重伤萎靡的李初一牢牢罩住。
    眼看就要在这一掌之下身死,李初一目呲欲裂,伸手取出一面镜子法宝举向天空。
    “紫鸢救我!”
    一声清冷的幽叹响起,周围的修士们不由自主的呆了一下,心中满是这声幽叹的回响。呆呆的望着场中的李初一,只见他头顶的法镜华光一闪,一只素白的手掌凭空出现,轻轻一挥便打散了从天而降的攻击,紧接着丝毫不停,一道紫色的掌气激射天空,竟是直接反击了回去。
    紫掌比之前的掌气更快,瞬间便来到天空,天上一片空无一人之处顿时传来阵阵怒喝,与紫掌相撞后产生了剧烈的爆炸。爆炸的冲击波扩散四周,下方的修士顿时哀嚎连连摔倒一片,一些修为较弱的甚至一口气回不上来直接昏了过去。
    硝烟散尽,一个黑袍老者出现在空中,衣衫有些破烂他一脸惊惧的望着下方的紫鸢,右边的袖子已然啥成了碎片,露出的右臂鲜血淋漓、微微有些颤抖。
    “你是谁?!”
    没理黑袍老者的喝问,紫鸢轻轻落在地面,看着凄惨的李初一,眉头轻轻一皱。
    “小胖子,你死不了吧?”
    “死不了,还能活个万把年的!”李初一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他对紫鸢的情商深感无奈。关心人没错,但有这么问的吗?
    “死不了就好。只是可惜了,你还是不能跟我一起修炼那功法。”紫鸢点点头,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惋惜。
    李初一差点背过气去,转过头不理她。
    紫鸢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嘴角偷偷露出一丝微笑,让周围的修士忍不住呼吸一窒,一种惊艳之感由心而生。
    看了看周围的人群,又看了看天空中脸色发黑的黑袍老者,紫鸢无奈的摇摇头。
    “小胖子,你怎么又惹事了。”
    “我惹事?我想惹吗?我他道士的也是被逼的好不好!”李初一顿时不干了。
    拿着葫芦在紫鸢面前一桶乱摇,李初一满脸的愤怒:“我好不容易从虚空跑出来,结果这破葫芦忽然不灵光了,载着我从天而降直接摔在了这里。从天而降啊大姐!多高啊,我都以为我死定了,尸首可能都抬不走,只能拿铲子铲!结果命大,小爷我竟然没死!你说,我是不是很惨?!”
    “确实挺惨。”紫鸢点点头。
    李初一更来劲了,伸手一指僵在一边的两家修士大声说道:“我掉在这里死里逃生,结果这帮人闲的蛋疼在这打架,然后还说我是妖怪!去你道士的一脸,你看我哪里像妖怪了?!不就是砸在地面上的时候不小心砸死了他们几个人嘛,你以为我愿意啊?砸死几个人就说我是妖怪,还要杀我,你说他们是不是很过分!”
    “确实很过分。”紫鸢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她本身就是鬼修,身上更是有大冤屈,对活人发自灵魂的感到厌恶。李初一是她最亲的人,除了李初一和道士等有限的几人外,其余人等在她眼中与猪狗无异。听到这群人竟然要杀李初一,她自然觉得李初一没错,是这些人错了。
    找打了组织的李初一泫然欲泣,伸手指着天上的黑袍老者,满脸的愤怒。
    “还有这个老家伙,之前这些人杀我他没出现,等小爷我大发神威要跑出去的时候他才出手,而且还是偷袭,我呸!紫鸢你说,这个老东西是不是很不要脸,很该死!”
    紫鸢脸色一紧,冷冷的看着黑袍老者,缓缓点头,语气森寒的道:“确实该杀!”
    见两人一唱一和的,黑袍老者的脸色更黑了,全都被气得直发抖。
    “小辈,牙尖嘴利颠倒黑白,今日不杀了你,老夫誓不罢休!”
    法力狂催,黑袍老者双掌微微一收,从天而降。
    “化血神掌!”
    浓重的血气涌现双手,人为之,浓烈的血腥味便遥遥传来,让人闻之欲呕。
    李初一闪过一丝惧意,但看了看旁边的紫鸢便安下心来。
    方才他便隐隐感觉到背后凉飕飕的,有种被人监视的感觉。这种感觉与火云坑时猎户壮汉看他的感觉如出一辙,他暗暗猜测隐藏着很可能是个炼神期的修士。
    虽然有号称能破除一切虚妄的阴阳道眼相助,奈何他修为不够,隐藏之人修为高出他太多,四处扫视之下没能发现一点端倪。
    没能发现隐藏之人具体如何,李初一丝毫不惧,他有紫鸢这张最大的底牌。紫鸢身为鬼修,一直苦修鬼道宝典《幽冥册》,一身修为早已与人族炼神期修士相当。火云坑时便可与炼神后期的修士一战,一年多来的修炼让她此时更为强大,战力堪比炼神期大圆满之境。
    跟着道士多年,李初一一肚子心眼。他没有第一时间叫出紫鸢帮他脱身,而是一直压着这张底牌留到最后。若是那隐藏的炼神期修士不出现也就罢了,若是他真的出现,到时再召出紫鸢来个出其不意效果更佳。
    本来他以为炼神期的修士自持身份,应该不会直接悍然出手,最多也就是威胁他几句,然后他叫出紫鸢威胁回去,到时互有忌惮,大家各回各家皆大欢喜。
    谁知道这不知哪里的破地方修士竟然如此彪悍,而且如此不要脸,竟然说动手就动手。若不是他早有准备,恐怕连翻底牌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化成渣了。
    至于他方才冲着筑基期修士一顿屠戮的做法要不要脸,则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感受到李初一满是信心的眼神,紫鸢微微一笑,没有让他失望。
    素手轻抬,全身上下紫气翻涌,紫鸢忽然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然是黑袍老者的身边,在对方骇然的目光下,轻飘飘的一掌打出。
    噗!
    黑袍老者一口黑血猛然喷出,身体化作了一道黑影被打飞出去,半空中身上连连作响,炸开了一个个杯口大小的血洞。
    “鬼修,你是鬼修!”
    黑袍老者死死的看着紫鸢,满脸的不可置信。
    紫鸢微微一笑,身形再次消失,“砰”的一声,黑袍老者刚刚止住的身形再次飞出,全身衣衫炸裂鲜血淋漓。
    就在紫鸢刚要再次出手的时候,一个身着华服的中年人凭空出现,挡在了她的身前。
    虽然有些意外,但紫鸢毫不犹豫,直接一掌打向了中年人,中年人赶忙出掌相迎。双掌硬撼在一起,紫鸢身形轻轻一晃后退了几步,中年人则被击的飞退半天才止住去势,一丝鲜血从嘴角缓缓流下。
    看着紫鸢,中年人满脸的凝重与忌惮,微微沉默后开口说道:“朋友,你过界了。”
    紫鸢不置可否,眼中满是看死人的光芒。
    中年人见状脸色微变,伸手止住飞到他身边想要说什么黑袍老者,沉着脸再次说道:“朋友,鬼族修士与我人族修士素有约定,你难道要打破这万载的誓约吗?”
    “誓约?”紫鸢柳眉微皱,她从来没听说过什么誓约。
    见紫鸢神色不似作假,好像真不知道,中年人微微一顿向她解释。
    “鬼族与我人族在万载前有过约定,你们只在人界西方活动,就算因故来我人族地界,只要不是我人族修士先向你们动手,你们便不得在此擅自出手,否则会被人族大能追杀,而且你鬼族不得报复。方才许兄并未先向你出手,你出手杀他便是违反了誓约。”
    紫鸢冷冷一笑,指了指李初一。
    “这老头先出手要杀他,我出手杀了此人自然没错。再说你这什么誓约我从未听闻,谁知道你是不是诓骗我呢。”
    “你!”
    黑袍老者愤怒的指着紫鸢,却被中年人一把按下。
    “朋友,我乃漠北草原南家长老南文礼,我以我的名誉担保,我说的话都是真的,没有骗你。至于这位小友,他是人族修士,非你鬼族,我们与他的纷争乃是我们人族内部的事情,你身为鬼族若要保他,于理不合。除非,你是他圈养的鬼宠!”
    “我呸你一脸的于理不合!狗屁的鬼宠,紫鸢是我姐姐,你们要杀我她来保护我,有问题吗?”听到这个中年人竟然说如同他亲姐一般的紫鸢是鬼宠,李初一愤怒至极。
    紫鸢也是一脸怒容,但听到李初一的话后脸色微微一缓。李初一待她一直如同姐姐一般,此时听到他愤怒的回护,紫鸢冰冷的身体升起了一丝暖意。
    中年人脸色一肃,看着李初一厉声道:“你身为人族修士,认一个鬼族做姐弟,你这是叛族,背叛了整个人族!背叛人族者,人人皆可杀之!”
    说着,他狠狠的盯着李初一,一字字的问道:“现在,你告诉我,她是不是你的鬼宠?!”
    “喝,呸!”
    一口浓痰狠狠的吐在地面上,李初一满脸的冷笑,指了指自己的着嘴巴。
    “老东西,看清楚了,小爷我再说一遍。紫鸢是我的姐姐,滚你一脸的鬼宠!”
    “没看清,小爷再说一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紫鸢是我姐姐!”
    “是我亲姐姐!”
    “比亲姐还亲!”
    看着中年人和黑袍老者漆黑的脸,李初一嗤笑一声。
    “最后再说一遍,紫鸢是我姐姐,老东西你是傻x!”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