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凤羽千年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二卷退学行不行 第十四章

第二卷退学行不行 第十四章

    “可是你的存在会伤害到我表妹。”冥王水景寒看着自家表妹,“你还未曾到过世上,不是很可惜,可是我表妹。”

    “冥王若非我一直知晓发生了什么,我大概会觉得你真的疼她,但是现在对不起,,我知道你不是的,就算是,也不仅仅是因为她吧!”小女孩看着那人。

    “你知道什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羽歌。”冥王水景寒看着那个女孩,“包括杀了你。”

    小女孩笑笑,“你不会杀我的,你很清楚,在羽歌和玉灵澈相爱的时候,我就是羽歌的保护伞,可以帮她抵挡一些不必要的伤害。而且我的存在对于主人,是助力,我不会伤害她的。”小女孩伸手,一只粉色的蝴蝶落在她的手上。

    “是吗?”冥王水景寒看着那个小女孩,“如果是那样自然是最好的,可是这世间最不可信的就是感情啊!”

    “或许你说的没错,但是却也不全对,感情是每个人都有的东西,有的人一生所求不过一段缘,有的人却对这感情丝毫不感兴趣,却会在不知不觉之中被吸引,开始时觉得没什么?但是却在失去之后,才知道没有了感情,他早已一无所有。”小女孩一步步走向月思晨。

    “是吗?”水景寒看着那个小女孩。

    “恩!”小女孩将手上粉色的蝴蝶放入月思晨的体内,看着那人皱起的眉头,摇摇头,站起身体,看着远处和自己一样虚无缥缈的人,“我不会影响你们的计划,但是这一次,我要吸收足够的力量,这里我所设定的时间,与外面并不相同。所以我只要几天的时间就可以了,还希望冥王恩准。”

    “好。”说完,冥王水景寒直接消失了。

    小女孩看着月思晨,“我要怎样才可以吸收你和羽歌的相爱的力量呢!虽然你和我的存在并没有关系,但是你好歹喜欢羽歌,是她的命定中人啊!”女孩想了想将手放在月思晨头上,很快火红的力量传入身体里。

    “原来只要接触到你的身体就可以了呢!这样也好,省了我不少麻烦。”女孩很开心的吸收一些,站起身,看着天空,“天快亮了,该走了。”瞬间消失在周围,而天空中太阳刚好升起。

    过了一会儿,凤如睁开眼睛,“天亮了啊!”站起身,看着睡在周围的人,尤其是那个小姑娘,“我竟然感觉我应该是认识你的,可是我怎么会认识你呢!真是奇怪哎!”

    羽歌睁开眼睛,就看着那姑娘一直看着自己,坐起身体,索性也打量着眼前的人,然后两人同时说道,“我似乎(好像)认识你哎!”两人对视一笑。

    “我竟然会产生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你有没有这种感觉啊!”凤如看着那姑娘问道。

    “我觉得我应该认识你的,可是我就是想不起来我认识你。”羽歌摸摸自己的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是这种感觉。”凤如伸手握住羽歌的手,“想了一下,我原本想问你的年龄,然后做个姐妹来着,可是我突然才想起来,我什么都忘了,不过听那日国的人说,您应该是我的表姐,那么我便唤你一声姐姐可好。”

    “好啊!那么我就占你一次便宜。”羽歌回握住那人的手,“我感觉你和那月思晨一点都不一样,你们真的是兄妹吗?”

    “谁知道呢!他们都说是,那么就是好了,我对这些并不介意。”凤如说道,看看还在熟睡的玉灵澈,“你真的这么喜欢他吗?他看起来也就只是长得漂亮吧!我看不出其他的。”

    “我···”羽歌看着那个漂亮的公子,点点头,“全世界我最喜欢他了,我想一辈子都和他在一起。”说完笑笑,再看看眼前的女孩子,“你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我···”凤如想了一下,看着那个女孩,“我希望你一切都好,这是让我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的事情哎!”

    “你人可真好啊!”羽歌说道。

    “你俩说完了吗?”月思晨醒来就听见耳边叽叽喳喳的,心里有些不悦,坐起身看着那两人,心里更是不悦了,这两人废话可真是多啊!

    “恩,抱歉吵到你了。”凤如看看自己所为的哥哥。

    “知道抱歉就好。”月思晨看着另一个人,“你呢!”

    “这天都亮了,还睡,你和猪是亲戚吧!还说别人吵到你了,简直是事多好不好。”羽歌毫不留情的说道。

    “你···”月思晨看着还在睡的玉灵澈,“这才是和猪是亲戚吧!”

    羽歌看着玉灵澈,“他和你又不一样,人家睡觉是美容养颜,你睡纯粹长肉。”伸出手帮玉灵澈遮挡阳光。

    “你···”月思晨想说什么,但是玉灵澈醒了。

    羽歌伸手把人扶起来,“感觉还好吗?这地方如此脏乱,你怕是睡得不舒服吧!”

    “没事啦,我没有那么娇贵了。”玉灵澈摇摇头,“倒是我下面要往哪里走啊!”站起身,看着周围。

    “是啊!凤如你说的那什么山,怎么去啊!”羽歌伸手拉住玉灵澈的手,总感觉不拉着他,他总有一天会消失的不见的,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恩你等一下啊!”凤如拿出地图看了一眼,指着不远处的山,“通过这片树林,翻过那座山,会看到一条湖,那朵花就在那条湖里。”凤如慢慢说道。

    羽歌看着那在森林边缘的山脉,深吸一口气,“那朵花真的可以帮我们恢复记忆吗?别最后空跑一趟。”

    “不能恢复记忆,要不您原路返回。”月思晨说道。

    “喂,我就是问问又没说不去,你至于这么怨我吗?我上辈子和你有仇是吧!”羽歌反驳道,拉着一边的玉灵澈往前面走去。

    “哎!你既然喜欢她,就不要总是逗她啊!这样她会伤心的。”凤如说着,也往前面走去。

    “谁喜欢她啊!就算这全天下没有女人了,我都不会娶她。”月思晨反驳,“你别胡说,污蔑我的尊严,你也不看看,她那副样子,配得上我吗?”

    羽歌听到这话,“这话说的太对了,您是人中龙凤,我自然高攀不上,我看您还不如出家呢!因为我都高攀不起的人,估计您也不用指望嫁出去了。”

    “谁要嫁出去了,我是男人,我是要娶亲的你明白吗?你才需要嫁呢!”月思晨再次反驳。

    “这话说的太对了,你见过哪家的女王出嫁的啊!那她的国家怎么办!做陪嫁啊!你脑子是不是残啊!”羽歌说道。

    月思晨看着那个女孩,“你的脑子不该转的这么快啊!”

    羽歌看着那人,手指划过自己嘴角,“是啊!我怎么会说这些话呢!可是你又怎么知道我不会反驳你呢!怎么会知道我一定说不过你呢!我们应该不会认识啊!”

    “走吧!或许那个地方真的可以给我们答复”说着月思晨往前面走去,“这件事绝对不对劲。”

    羽歌看着玉灵澈点点头,跟在月思晨身后,凤如看着手里的地图,感觉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事情,可是又说不上来,只好跟在那三人身后。

    四个人穿梭在林子里,不知道走了多久,玉灵澈突然之间停了下来。

    玉灵澈看着周围,明明什么都没有,可是自己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看着自己。

    “澈哥哥你怎么了?”羽歌看着玉灵澈。

    “我感觉不对劲。”玉灵澈伸手变出一把鞭子,扫向森林深处,然而鞭子刚刚触碰到周围的树木,就突然间从自己手里消失了,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拿鞭子突然出现,直接扫向自己和众人。

    羽歌及时把玉灵澈压倒在地,鞭子从上方滑过。

    月思晨直接躺在地上,看向那两人,不知为何心中竟然出现了淡淡的苦涩,更可笑的是,他竟然感觉这一幕一点也不陌生,好像自己看到过很多次了一样。

    凤如看着月思晨在发呆,而羽歌看着玉灵澈在发呆,“我靠,你们三个,这是你们发呆的时候吗?”伸手拿出手里的玉萧吹了起来,顿时那鞭子化为了灰烬,然还没等松一口气,天空之中便传来了自己刚刚萧声。“不是吧!”

    月思晨听着那萧声,握紧手,“你这萧声怎么解啊!”

    “我怎么会知道啊!我脑海里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吹,又怎么会知道破解之法啊!”凤如有些无语,我哪里知道连声音都可以模仿啊!早知道我都不用了。

    月思晨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了,再看看那边的两个人,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了,这两人难道就没有感觉难受吗?

    羽歌的眼睛一直看着玉灵澈,“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恩!”玉灵澈伸手捂住羽歌的耳朵,“不要听。”

    羽歌伸手捂住玉灵澈的耳朵,“那个你也不要听,要不然会伤到你的。”然后两人对视一笑。

    月思晨看着那两人,“你们两个等会在秀恩爱行不行,现在先想办法啊!我不想死在这里啊!”
哦!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