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五章 贵客临门

第五章 贵客临门

    “蒋家大哥,您这有牛皮么?”
    “孙大小兄弟,牛皮现在可是紧俏货,到处都缺。”
    “明白明白,肯定不能让您吃亏不是,这样,三张牛皮,跟您换一石的粟米如何?”
    “行,跟我去后院去取吧。”
    “当家的,我听吴县来的商人说,收瓷器,给这个数。”
    “这个数?你去找坤哥儿,让他马上安排人,把附近几个县所有的瓷器都收上来,尽量垄断,你把人稳住,我去跟他谈。”
    ………………
    类似的对话随着县里干鸡毛换糖的人变多,也跟着变得越来越多,蒋卫东甚至还让人专门收拾出了一个巨大的仓库,将各类杂货分门别类的进行储存,用现代统计学的办法制作了一本图表账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里果然便成了全县的杂货交易中心。
    不过有些不美的是,蒋家父子的生活并没有因此而改善多少,依然还住在茅草屋里,随着冬天来临,晚上睡觉的时候都瑟瑟发抖,蒋卫东在换杂货的时候基本维持着微利,并坚持进四出六的原则,到头来却是瘦了自己,肥了大家,若说赚到了什么,可能也就是名声了吧。
    现如今,蒋卫东在附近的十里八乡甚至整个乌伤县的地位都跟着水涨船高,寻常百姓有敬重的甚至会称呼一声蒋爷或是东公,如蒋坤这样的半大小子则普遍要叫一声东叔。
    若不是穿过来时小了二十多岁的缘故,怕是这蒋卫东也当得起一句德高望重了,这对他一个外乡人来说,着实也是不容易。
    不过蒋坤很清楚的知道,敲糖帮的发展如果没有特殊机遇的话,可能也就只能止步于此了,想要重现一千年后的义乌盛况根本就没可能,除了经济、技术、机遇之类的问题之外,最大的阻碍其实是社会结构的问题。
    说到底,南方的豪强社会、士族政治、堡垒经济,根本就不可能允许像他们这样的小商人占据过多的社会资源,再发展下去,最好的结果也是被某个世家门阀吞并。
    为此,蒋坤甚至偷偷的尝试过酿酒,而且只差一点就成功了,但是被蒋卫东发现后却严厉的骂了他一顿,并把那些酒都给销毁了,只留下一句取死之道,让蒋坤自己去品。
    蒋坤品了三天,终于品明白了,蒋卫东说的是对的。
    可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蒋卫东的心态倒是挺好,没事儿的时候居然还给蒋坤织毛衣,也不知他一个董事长为啥会这种神奇的技能,一日下雨,把茅草屋都给浇的塌了,爷俩领着狗蛋以及十余个难民连个山洞都没找着,又不敢进林子里避雨,到最后只勉强找了个背风的石壁,缩着肩膀抱着腿,生生挺到了雨停,把蒋坤拍的都有点伤风了。
    当然,蒋卫东倒也不是盖不起真正的房子,实在是他身为一个无户籍的黑户,连脚下的荒地是谁的都不知道,生怕盖完房子之后从哪冒出个地主出来,麻烦。
    还是一众受过他帮助的乡亲们实在看不下去,这才勉强给他们搭了个半土半草,好歹带几片破瓦的房子,他还挺高兴,来了兴致直接就在破泥烂土的屋子里挥毫泼墨,没有纸就在墙上写了一首陋室铭,还臭不要脸的在后面署上了自己的名字,很是让蒋坤鄙视。
    特娘的他也想抄这首来着,两个人穿越就是麻烦。
    就在新房子建好后的第三天一早,鸡都还没叫呢,蒋坤迷迷糊糊的院外对着老槐树放水,突然就听到边上有人道:“你就是坤哥儿吧。”
    吓了蒋坤一跳,都特么尿手上了。
    “谁啊你。”
    定睛一看,来人居然又穿着一身绸缎的长衫,模样看起来四十多岁,身后还好几个跟班,显然是一个大人物,连忙摆正了态度,用裤子外侧擦了擦手,然后恭恭敬敬地抱拳施礼道:“见过贵客。”
    来人见状笑道:“一早上的就冒昧来访,是我叨扰了,你爹在么?”
    “啊,在的,可能还没醒呢,劳烦贵客捎带,我进屋叫他。”
    说着,蒋坤回到屋,先在睡的跟死猪一样的苏狗蛋的衣服上蹭了蹭埋汰,然后轻轻摇醒了蒋卫东道:“爹,爹?门口来一大人物,说要见你。”
    蒋卫东迷迷糊糊地骂骂咧咧道:“大人物?哪个大人物会亲自登门拜访,还一大早上就扰人清梦?”
    说是这么说,动作上却是半点也不敢怠慢的,匆匆就换了衣服,脸都顾不上洗就出门了,蒋坤则赶忙在后面跟着,只留苏狗蛋一个人睡的喷香。
    那人倒是好生客气,笑起来跟弥勒佛似的,拱手抱拳道:“蒋兄弟啊,这么一大早的不请自来,冒昧了,太冒昧了。”
    “不敢不敢,敢问贵客您是……”
    “呵呵,在下姓吴,吴灿。”
    父子俩吓了一跳:“哎呦喂,吴大官人,什么风把您给吹这小庙来了,快请快请,您快请进屋里坐,坤儿啊,去库里,找最好的酒和茶来,快。”
    “哎”
    蒋坤忙不迭的扭头就跑,心里头同样是震撼莫名。吴灿,吴家的二老爷!鸡都没叫就来拜访他们爷俩来了?还特娘的这么客气?
    事出反常啊!
    后世的角度来说,这吴家就是此地最大的一个地主,但于此时刚刚结束了南北朝的社会结构来说,吴家就是这乌伤县头上的天,县令就是他们家的侄子,几十年来这令君之位就从没换过姓,而且压根就不是朝廷派的,而是吴家的家主也就是这吴灿的大哥选的。
    只手遮天,不过如此。
    也因此,虽然蒋坤的心里并没有多瞧得上这等土豪,但手上却是片刻不敢耽搁的取来了最好的茶、酒、干果蜜饯等上好吃食,心里头暗暗谨慎,挤出了一张阳光灿烂的笑脸恭恭敬敬地给那来人端了上去。
    那吴灿胖乎乎的脸上依旧是笑眯眯的,喝了口热茶之后还亲切地夸奖了蒋坤一句懂事,父子俩见他如此慈祥和蔼,默契地对了一个眼神,暗道来者不善。
    “吴二老爷,您这样的贵人,若有需要派个人吩咐一声咱们父子到您府上听您差遣也就是了,怎么您还亲自屈尊的过来一趟,您说这……传出去外人还以为我们父子俩不懂事呢。”
    那吴灿摆摆手说道:“唉~,可不能这么说,蒋兄弟虽是外乡人,却是附近乡镇上有名的贤者,我老吴最是尊敬贤者,如何敢怠慢了你?其实早就该来拜会,却奈俗务繁忙实在抽不出身来,听说你这前些天房塌了?怪我怪我,我也是昨天才知道,您脚下这块地啊,是我的,这不,一大早就特来拜访您了,我是特意来给您赔罪的,您这样的大才如何能住这样的房子呢?这样,咱们去一趟衙门,我让我侄儿将此处地产送给你了,再派人帮你把大瓦房给建了,如何?”
    “吴二爷的好意心领了,可是我们父子没有此地户籍啊。”
    吴灿闻言立马做出一副懊悔烦恼的样子,一拍手心道:“哎呀,这可就麻烦了,没户籍……就没法过户啊,你们是远处逃难来的吧?这样,你们若信得过我,我让我那做令君的侄儿给你们想想办法,暂时先弄一张我们吴家庄的身份,就说你是失散多年的侄子,这样,我这个做叔叔的把地和房转让给你,法理人情上就都挑不出毛病了,我这可不是占你便宜的意思啊,就是走一流程,还有这周围的一点荒地,都给你,你不是喜欢熬糖么,咱们种上自己家的甘蔗,我再给你派几个佃户帮手,如何?”
    噗呲一声,蒋卫东倒还好,一旁服侍的蒋坤实在是没那么高的涵养,一个没忍住,居然真的笑出了声了,好在这土豪只是以为蒋坤是喜不自胜,倒也没有在意。
    其实打这胖子一进门蒋坤就估摸着是为了吞他们来的,毕竟兼并人口乃是豪强的天性,好在是没有硬来,相对来说用骗的相对来说能好看一点,许也是顾虑了爷俩几分名声的原因。
    这手段,也忒糙了点了。
    别说蒋卫东这种商场老狐狸了,自己一学生都看不过去了,上辈子蒋卫东搞,上辈子搞房地产坑人,啊呸,是搞新城市文明建设的时候手段比这不知高明多少倍。
    唉~
    形势比人强啊,胳膊拧不过大腿,还得陪这傻子演戏。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