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四章 敲糖帮之用

第四章 敲糖帮之用

    “穿林海~过雪原~气冲霄汉~~!”
    晌午头儿,蒋卫东打了二两浊酒,一边用铁钩子拨弄炭盆一边唱着奇怪的调调,显然是心情不错。
    随着天气渐凉,外出去鸡毛换糖成了一件真正的苦差事,出门一趟回来往往冻的手上脚上全都是疮,有那岁数大的,往往一回来就病倒了。
    而比之天气更恶的,却是这生意越来越难做,能换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冬日里头,愿意给孩子零花换糖人家不多,而趁着农闲熬糖凑热闹的却是多了起来。
    虽然大多的庄稼汉在熬糖之前都会特意拜访蒋卫东一下,请教熬糖和走四方的技巧,并在口头上表示加入敲糖帮之类的便宜话,但实际上却是与他们蒋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反而全是竞争对手。
    偏偏奇葩的是,蒋家父子不管是谁问,全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好好的一个蒋家绝学,愣是成了全县的副产,平白的培养出了无数的竞争对手,更让苏狗蛋气苦的是,这爷俩居然一个比一个高兴,丝毫不拿这生存危机当回事儿。
    于是乎苏狗蛋终于忍不住了,虽然他给自己的定位是一个家仆,可家仆也有向主家谏言的责任不是?万一主家饿死了,他这个家仆上哪吃饭去?
    “坤哥儿,您尝尝我新熬的糖。”
    蒋坤正在被窝里猫冬,迷迷糊糊的吃了一口:“不错,你这手艺见长,已经比我爹熬的还强了,要我说咱们县这么多熬糖的,属你的糖最甜最好。”
    苏狗蛋得了夸奖,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却是趁机道:“可是,咱家近来的生意可是不怎么好了,东叔把熬糖的秘诀都教给全县的人哩,再这么下去,谁还换咱的糖啊,难道真的只去换鸡毛啊,那还不得饿死?”
    蒋坤笑着扒拉一下苏狗蛋的脑袋,笑道:“这不是你一个人的疑问吧,是不是怕我爹把大家伙饿死?”
    苏狗蛋微微红脸道:“大家……大家都有些想法的。”
    蒋坤笑着道:“那你不妨再让下面打听一下,咱们换糖的收入虽然少了,可全县都出去鸡毛换糖了,其他人又能赚几个钱?我可以告诉你,他们连咱们一半都没有,而且以后啊,跟着我们父子的人会越赚越多,躲着我们父子的则只会越赚越少喽。”
    苏狗蛋大奇,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蒋坤知道,现在的敲糖帮已经越来越人心浮动了,对他们父子大撒秘籍不满者也越来越多,正好,趁着这机会借这苏狗蛋之口安抚一下。
    敲糖帮如今分为内围与外围两部分,所谓内围,便是指那些和他们父子一样,无根无萍,凑在一块报团取暖并以此为生的外乡人,这也是蒋家在这世道生存的依仗。
    而外围,则是名义上加入了敲糖帮,实则只是表面上稍微尊重一下他们父子,平日里根本不鸟他们的人,大多都是本地有田有产的,苏狗蛋所说的竞争,指的就是这些外围了,在农闲的冬日里显得格外的多,挤的他们这些以此为生的都快要吃不起饭了。
    “其实敲糖帮真正值钱宝贝的从来都不是结晶糖的技术,这世上的巧匠和聪明人多了去了,就算我们父子有心想要藏私,你信不信不出三年,这点敲门照样会被有心人摸去,然后传的到处都是?”
    “那,咱们敲糖帮到底什么值钱?”
    蒋坤伸手指了指他的脑袋:“信息。”
    “信息?啥叫信息?”
    蒋坤笑着从被窝里起来,走到外面掏出了家伙,舒爽的一边放水一边继续说,却没注意苏狗蛋的脸色又一次变得通红无比,赶忙转身躲避了开来,俩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像一只皎洁的狐狸。
    “这信息啊,简单来说就是何处缺什么哪里少什么,你比方说这盐吧,方圆三百里内,义兴县卖的最便宜,尤其以一个叫做大槐村的地方最贱(隋朝允许私盐买卖不禁),但他们却缺布匹,而怀义县的食盐却最是缺盐,却几乎家家都有女人织布,所以若是用怀义的布,去换义兴的盐,这一到手中间的部分,可就全都是咱的利润。”
    说到这的时候正好放完水,提上裤子,一把搂住苏狗蛋的肩膀,弄的他浑身一颤,连忙故作镇定地问:“可是,可是这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众人拾柴火焰高啊,若是就凭咱们这几十人去鸡毛换糖,糖的价格倒是上的去,可咱们能走得了多远?出得了这乌伤县么?如何能知道义兴县的盐贱,又如何知道怀义县的布多?你想想,不管咱们全县有多少人干这营生,信息最全,手里杂货最多的是谁?”
    苏狗蛋眼睛一亮:“是我们?所以咱们永远都比他们赚的多,而且等以后他们也发现了这一点,就会主动过来找我们,而我们手里的信息和杂货就会越来越多,甚至到最后咱们根本就不用再去换糖,只坐在家里收发杂货,兜售信息,就可以赚大钱,甚至于将来货物多了,咱们还可以联合那些豪强批量的买卖货物,是不是?”
    这回换蒋坤愣了,却是没想到这苏狗蛋这么聪明,稍微一点就这么透彻,使劲拍了一下他的胸口道:“真聪明!你特么天生就是做买卖的料”
    要知道蒋坤可以看懂其中道道,都是多亏了上辈子的经验,毕竟,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就是这么用鸡毛换糖一点一点换出来的,这也是上辈子蒋卫东的第一桶金,因此蒋坤十分清楚,他爹的眼光从来就不在那点结晶糖上,而苏狗蛋一个土著,居然三言两语的就道出了后世义乌发展的真谛,这份天资,怕是都不输给有着商业奇才之称的蒋卫东了。
    哪知苏狗蛋居然被蒋坤这一拍给拍懵了,整个人像中了定身法一样,小脸蛋也跟煮了开水似的,不由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伤了风,冻着了?”
    “没……我没事。”
    “我屋里有几块老姜,走,给你煮姜糖水喝。”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