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三章 开四门,走八方

第三章 开四门,走八方

    “敲糖帮,就要守我敲糖帮的规矩,我说一条,你记一条,背熟了我就教你熬糖,错一个字就罚你今天不许吃饭,听到没?”
    苏狗蛋,也就是父子俩新捡回来的少年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蒋坤见状不无幸灾乐祸之意,一屁股坐在小石墩上,从包里取了几个果子来吃。
    蒋卫东瞪他一眼道:“你笑什么,一块来背,背不出来你也不许吃饭!”
    蒋坤笑道:“听你叨咕三十多年了,还用特意去背?”
    说着,蒋坤背着手,老学究一样地边转着圈边对着苏狗蛋道:“我们敲糖帮呢,做的是走八方开四门的买卖,每到一个地方,第一件事儿就是先把当地的关系给捋顺了,要挨个拜访当地的人家,知道谁家有什么,谁家缺什么,这地方什么东西便宜什么东西贵,这叫做开四门。”
    “敲糖帮赚了钱呢,讲究的是进四出六,意思是我们每赚十文钱,就要把其中的六文拿出来分给别人,分给那些帮助过我们的人,分给那些照顾过我们生意的人,这样才能保证我们永远都有四文钱赚,能赚一金赚一文,撑死人,能赚一文赚一金,饿死人。”
    “能出手帮人的时候就不要懒,看着不起眼,但人气都是这样一点一点聚起来的,要会说拜年的话,知道什么地方的人爱听什么,更要知道一个地方的人不爱听什么,懂察言,晓观色,。”
    ………………
    蒋坤一口气说了将近一个时辰,说的太阳都没了,月亮也升起来了,嘴里的唾沫也说的干了,蒋卫东锅里煮的栗子面也熟了,这才停了下来,而苏狗蛋被这么多的信息一股脑的灌倒脑子里,明显也是有点晕了。
    蒋卫东盛了一碗,递给苏狗蛋道:“好孩子,先吃饭吧。”
    苏狗蛋却摇摇头道:“我……没背下来,坤哥儿说的太快了。”
    蒋卫东闻言不由笑道:“我也没成想这孩子一说就说这么多,还是先吃饭吧,明天再背,不过明天若是还记不住,可就真不给你饭吃了。”
    狗蛋小脸瞬间就乐开了花,其实他肚子早就饿瘪了,连忙接过饭碗,呼噜噜吃了起来,吃了两口还抬头看了一眼父子二人,见二人笑眯眯的,嘴巴一下子就咧开乐了出来,露出两排白亮白亮的小牙,逗得蒋家父子也跟着笑了起来。
    凉风,残月,漏风的破庙,伴着取暖的点点火光,像极了一幕无病呻吟的拙劣文艺片里的长镜头。
    苏狗蛋长了一副巧手,明明此前从未干过这事,却仅用了三天的时间,就熬出了与蒋卫东不相伯仲的糖块,晶莹且透亮,甚至于还无师自通的用那些鸡毛扎出了好多好看的毽子,用蒋卫东的话说,这是祖师爷赏饭,天生就是敲糖帮的人。
    有了这么一双手,父子俩每天就有更多的糖卖了,换回来的好东西也越来越多,在蒋卫东的有意培养之下,苏狗蛋很快也时不时的挑起扁担走街串巷起来,这孩子洗干净脸,其实挺秀气的,甚至比蒋坤长得还要更招人喜欢些,因此生意倒也不错。
    总有人问他:“这不是蒋家大郎秘制的糖块么?小郎君怎么也会啊。”
    这时候苏狗蛋总会骄傲的说:“俺们这叫敲糖帮。”很快,只有三个人的所谓敲糖帮,居然就在这样的宣传之下出名了。
    又一日,三人卖光了扁担里的糖,见天色不早了,便草草的收了家伙准备回破庙歇息,却见七八个壮汉突然跑出来截住了他们,口中问道:“你们就是敲糖帮吧。”
    蒋卫东吓了一跳,连忙从百宝箱中拿出一卷绢布,口中道:“诸位好汉,有话好说,不知可是我三人有什么地方得罪过几位朋友?若是几位手头紧张,江湖救急,这匹绢布就送与诸位好汉了。”
    苏狗蛋此时已经躲到蒋卫东身后了,蒋坤却冷笑着从百宝箱里取出一把镰刀握在手里,口中道:“诸位好汉,这里可是槐树村的地界,若是见了血,村里八百多口子男丁可是不见得答应,六日前此地里正家娶媳妇,我父子两人可是座上之宾的。”
    蒋卫东也没拦着蒋坤吹牛,只是依旧举着绢布道:“诸位好汉,请。”
    哪知那几个汉子却噗通一下就全跪下来了,口中道:“您误会了,我们不是劫道的,我们……我们……我们也想加入敲糖帮。”
    蒋卫东闻言飞速的和蒋坤对视了一眼,父子俩的眼神中分明闪烁着相同的火焰。
    野心的火焰。
    原来这是一群从隔壁县的豪强手里逃出来的农奴,拖家带口的来此处讨生活,无意中听说了蒋家父子和这敲糖帮的事,便突兀的这么找上门来了,蒋卫东大喜之下,嘴里连声说着四海之内皆兄弟之类的便宜话,将人挨个扶了起来,毫不见外的就拉着他们上了破庙。
    …………
    打这儿以后,敲糖帮仿佛突然间吃了金坷垃一样,以一种不可抑制的速度壮大了起来,蒋卫东悉心耐性的一点一点教他们熬糖的技巧,又教他们做生意的要诀,很快他们就从十个人变成了二十个人,二十个人又变成了三十个人,十里八乡没饭辙的难民、逃奴、甚至那不学无术的二瘤子和被新政撵出寺庙的假和尚,蒋卫东统统来者不拒,有教无类,破庙都已经住不下了,他们就索性在山脚下找了一处荒地,建了篱笆,盖上了茅草屋子,俨然成了一个袖珍的小村子。
    只是来得人多了,走的人自然也就多了,所谓的结晶糖秘诀不过是一把草木灰而已,算不上什么技术,不少人趁着挑货出去换鸡毛的时候干脆就一去不返,甚至成了他们的竞争对手,而蒋卫东却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大有着大门敞开,去留随意的意思,又过了没多久,所谓的熬糖秘方竟然已经传的到处都是,一些附近的农户,居然开始自己熬起糖来了,很快,他们的同行就像那雨后春笋一样的冒出了头,想赚钱,就不得不翻山越岭的走更远,到陌生的地方一走七八天才回来。
    苏狗蛋和其他的敲糖帮众见状,全都急的愁眉苦脸的,可偏偏,蒋家这父子二人居然都不着急,甚至那小蒋帮主的心情还越来越好,好到现在时不时的就忍不住哼唱曲调极其奇怪的歌儿。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