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七百八十八章 行省

第七百八十八章 行省

    韩谦是在汴梁城收复过了一个月后,才亲自进入这座历劫磨难的千古雄城。
    不提前朝覆灭之前中晚期,汴梁城所经历的诸多战事了,在高祖皇帝于汴梁开创大梁基业之后,晋军就曾多次渡过禹河,攻到汴梁城下,只是没有破城而入罢了。
    还是在河朔惊变之后,韩元齐、陈昆率部驰援汴梁,据汴梁城与魏博叛军对峙的那两年多时间,是汴梁这三十年来受战事摧残最彻底、最惨烈的时间。
    汴梁最鼎盛之时,仅外郭城之内的民户就高达四十余万口。
    在过去一个月里,韩元齐下令将六万多俘兵及家小迁往涡水、颍水两岸安置,填补那里因战争及洪水而产生的大片无人区,最终使得汴梁城里经受过审查而得以继续留在城中定居的民户都不到三千户、两万人……
    陪同韩谦赶来汴梁的顾骞、陈珏忠等人,看到满目苍痍的旧都,也是唏嘘不已。
    煌离宫原本是朱让窃夺汴梁后重点修复的建筑群,原本也算保住汴梁城旧日的一线繁华,但最后在城陷之前,却还被朱让一把火烧毁,梁军最后清理出两千多具烧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的尸首,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近年被迫进宫充当侍宦、宫女的平民子女。
    “朱让纵火在前,攻入城中的将卒完全没有来得及灭火,梁任在城破之后,才将府里二百多男女老少赶往后院纵火,最终扑灭大火救出一百二十多人,但还有半数人被浓烟呛死,”看韩谦下令将车驾停在被大火烧残的梁任府前,韩元齐说及陷城后扑救大火的情形,问道,“君上要不要将梁任提来?”
    “一百多条本可以不死的无辜性命葬送火海,其中还有他自己的妻儿,如此心硬之人,我见他做什么?”韩谦摇了摇头,说道,“要不是我早已将诸多酷刑都废除,却应该叫他尝尝火炙火烤是什么滋味,现在只能处以绞刑,算是便宜他了。至于朱让,你们可以选择个地方给他立个暴王碑,将他种种劣迹恶行尽书其碑,以警醒后人。现在汴梁一片残墟,可以说完完全全的百废待兴,河南行省的首府确定放在汴梁,还是要元齐你们多煎熬几年的苦日子啦……”
    汴梁城的重建不是一日之功,这将是河南行省经略使府司、按察使府司接下来数年间的重点工作之一。
    相比较之下,河南境内的军事行动已经不存在实质性的碍障。
    仅仅用了五天就夺下汴梁城,之后第二中央行营军就负责驻守于汴梁,林海峥、魏续、冯璋等人率河南行营军继续沿着禹河南岸,往东推进。
    韩东虎率第二中央行营军留在汴梁,倒不是说在进攻汴梁城受到什么重创,需要什么休整、补充,实是汴梁以东的州县城池几乎是望风而降,看不到有太强的抵抗势力存在,也就没有必要将六七万大军都派到河淮大地上奔波不休。
    前期承担较重作战任务的第二中央行营军,自然是留在汴梁继续休整,等着参与下一阶段的战事。
    这时候李秀也已经率河朔行营军从仪州出井陉,收复河逆北部的定州、恒州等地,然后往定州、恒州分兵,一部分往燕山南麓的幽州、燕州、惮州席卷而去,一部分往禹河北岸推进,收复沿线的城池,两路也都没有遇到什么阻力。
    而温博年后从太原府出兵,也已经收复忻州、蔚州等地。
    照这样的形势,差不多到四月中下旬,除了燕山以北云州及辽东地区外,大梁兵马差不多都能收复淮河以北的所有州县。
    马上得天下容易,马下治天下却非易事。
    目前韩谦明确要全面实施行省制,而且还要在前朝十道按察使的基础上作进一步的细分,同时还将明确每个行省的首府作为经济、政治以及文化中心进行重点建设。
    行省首府确定在哪个地方,是关系到地方派系势力最为核心的利益所在,即便韩谦的威势够强,但他的一些决定还是在朝中引起一些争议。
    比如他之前决定将禹河北岸的魏博等州,统统划入新设定的河朔行省,同时没有选择相对繁荣、位于太行山东麓陆路主驿道之上的魏州、博州或定州作为河朔行省的首府,却要求李秀在蓟州以东荒凉的沿海地区择地建造新城,作为河朔行省的首府驻地,在朝中就很叫人费解。
    韩谦这次亲自巡视战后收复的汴梁城,进入韩元齐为他所准备的行宫,设宴犒劳随侍将臣、河南行省的将吏以及从徐泗、宋州赶过来觐见的司马潭、司马德叔侄、徐嗣昭、徐晋、周昆等人,在宴席间就提出要将宋州以东、禹河以南到淮河之间的区域单独划出来,设立一个行省。
    这个新的山东行省,首府确定在哪里,韩谦没有看中更繁荣、距离国都洛阳更近的济州或徐州,而是更属意于偏于一隅、面临黄水洋的密州。
    目前赵启率前锋兵马已经进驻密州城,韩谦就有意着韩成蒙赶往密州,担任密州府知府事,与林海峥、赵启、魏续等人会合,尽快将设立行省之事筹办起来。
    对这样的决定,座下的诸多将臣同样都相当的意外。
    虽然韩谦在席间也加以说明,后续随着航海技术以及海洋贸易的进一步发展,大梁的经济文化重心,必然会往沿海地带倾斜,此时将新设立的山东行省首府确定设于近海的密州,有利于加速这个过程,但在很多人看来,没有选择更繁荣、同时位于内河航道中心的徐州,多多少少有惩罚司马氏的意味在内。
    司马潭、司马德叔侄心里或许也是这么想的,但这时候却也只能直呼君上圣明。
    宴席撤去,诸将臣都各回馆舍歇息,韩谦还没有睡意,就坐在案前阅看各地递过来的书函,云和推门走进来,拿着一封信函,跟韩谦说道:“洛阳学院已经招募到一队船员,计划下个月底就乘新造的帆船从孟州出发,沿禹河往东出海,试验新的测量法……”
    “这是好事,可惜我下个月可能就要去东湖,不然就能去孟州接见这些船员,给他们壮行。”韩谦不无遗憾的说道。
    以新的日心学说,辅以更精准的计时工具以及观星测位仪,进行经纬度的测定,是未来新的地理测量法以及脱离海岸线进行远洋航海的关键。
    然而新的技术与方法,需要远距离航海进行验证跟校正、完善;这些都是极富冒险主义的行为。
    韩谦没有直接指定水军或者相关中枢机构直接组织人手,进行相当的远航实验,而是要洛阳学院出重金招募志愿者,用意也是希望将冒险探索的精神铭刻进国人的集体意志之中。
    “君上今日决定将新的行省首府设于密州,似乎好些人都颇为费解呢。”云和说道。
    “这是一定的,即便是顾骞、冯缭以及知诰他们在当世都可以说是一时之选的英杰,但他们此时首先考虑的还是大梁的稳固。从这个角度去想,河朔、山东新省首府的选择,应该尽可能围绕国都洛阳进行布局,魏州与徐州都是更好的选择,而非那些鸟不拉屎、还时常受风暴侵袭的沿海荒地。然而我所要考虑的,却不能仅限于这些,”
    韩谦笑着说道,
    “以大梁此时的新学发展,在当世保持上百年的领先都没有什么问题,这也会推动大梁的国力,在一百年内也都有可能保持蒸蒸日上,无惧内忧外患。然而大梁真要是过于注重追求稳定,最终极可能会导致内部失去不断突破、持续发展的动力。而当大梁有朝一日固步自封、妄自尊大,终究有一天会使得海外蕃邦、蕃国在新学上的发展凌架于大梁之上,那时候大梁就会迎来新的劫数。大洋之上,惊涛骇浪,是极其凶险,动辄船毁人亡,但恰恰是凶险,才激励人不断的去探索,与天斗、与地斗,而不是单纯的与人斗。”
    “……”云和托着腮帮子看着韩谦,笑着说道,“看司马潭叔侄的落漠表情,他们可是认定君上是有意在惩罚他们呢!”
    “他们怎么想,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了。”韩谦笑着说道,看着云和灯下娇媚的容颜,含情脉脉的美眸里流转着迷人而动情的眸光,肌肤如少女一般娇嫩。
    云和在温暖的室内,她将裙摆垫坐在臀下绷紧,将纤细却不失丰盈的腰肢以及丰满而完全无累赘之感的臀勾勒出来,仿佛完全熟成的水蜜桃叫人直想一口吞下。
    “这么晚,应该歇息了,这几天忙着与诸公商议事情,每天都害你休息不好,今日我们可以早些歇下!”韩谦站起来,抓住云和温润软绵的小手,要将她的裙衫解开来,将玉璧似的美人再次彻彻底底的占有。
    “啊……”云和抓住韩谦的手,含羞说道,“云和今日怕是不能伺候君上了。”
    “怎么了?”韩谦问道。
    “不知怎的,这几天就觉得犯恶心,什么东西都没有心思吃下,恐怕都不能伺候君上南下。”云和说道。
    “啊?”韩谦隔着裙衫,伸手摸了摸云和平坦而柔软的小腹,叫她躺到自己的怀里,问道,“有找御医诊过脉?”
    “云和怎么好意思去找御医,说君上曾对云和非礼?”云和舒服的枕着韩谦的大腿,却拿手盖住发烫的脸,不叫韩谦灼热的目光盯着她看。
    “这倒也是,我这便叫顾骞、冯缭他们过来拟诏!”韩谦拍着额头说道。
    “那也不能这么晚搞得鸡飞狗跳的,等明日再说吧……”云和抓住韩谦的手,搂在怀里,这么躺着就觉得无比的安心,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彻底迷恋上这个比父亲更伟岸、更值得她崇拜的男人,想着他第一次按奈不住解开她的裙衫,自己都激动得先颤抖起来……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