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六百八十五章 反咬一口

第六百八十五章 反咬一口

    (兄弟们,手里的保底月票投一波)
    秦问安静的与众人一起,移往崇阳门外的尚书省政事堂。
    政事堂的大厅是远不比崇文殿开阔,但政事堂仅仅是尚书省的一小部分,是设于尚书省的中枢议事场所;而作为大楚政务中枢,尚书省的大院里则有上百间衙舍。
    尚书省在皇城之内,与作为军务中枢的枢密院,防卫等级也就稍差于崇文殿,平时都有百余甲兵在班房里守值;而这时候尚书省的宿值班院及大院外侧,都站满从左武骧军、左右武翊军交叉抽调的甲卒,将偌大的院子守得连苍蝇都不能漏进来一只。
    看到这一幕,秦问心里却没有丝毫的安全感,他知道人心是最容易蛊惑的,沈漾、杨恩他们,又或者说延佑帝杨元溥最大的弊端,就是到这时候都没有能信任的嫡系兵卒能用。
    秦问绝不相信杨元溥死时身边就没有什么人,而且这些目睹杨元溥或者杨元溥遇刺时就在左右的侍宦、宫女,照道理现在应该已经隔离起来进行严格审讯。
    不过,这时候慈寿宫都没有露出明显的破绽来,就说明杨元溥死时的身边人,以及此时负责将这些人隔离起来进行审讯的人,应该都是慈寿宫或者说是吕轻侠的嫡系。
    秦问心里暗想,这些年来,除了慈寿宫及织造局外,吕轻侠在宫禁之间暗中布置的人手不少啊,他就不知道吕轻侠暗中对侍卫亲军的渗透有多深了。
    不过,从现有的事实看,似乎掌握武将向来是晚红楼的缺陷;又或许是晚红楼更擅长阴谋诡计,这与真正能在军中立足的高级武将,在性子上是天然起冲突的。
    这大概是目前局势还能叫人保持乐观的主要原因吧。
    要不然的话,郭亮或张瀚直接参与宫变,秦问很难想象皇城之内不会演变成血流成河的惨烈局面。
    秦问暗中观察、思忖着眼前这一切,随众人走进尚书省。
    诸参政大臣这时候才有机会各踞一室,召集嫡系亲信密议一些事情;地位稍低一些的官员,则都要集中留在政事堂听候命令。
    众人都是人心惶惶的小声议论着,又相互观察着颜色,毕竟这时候还完全不知道身边谁到底是能信任。
    这时候能站在尚书省院子里的,即便品秩不高者,但也绝对是人精,不要说王贵妃及大皇子此时都还不见踪影,不要说皇城宫禁之间还藏有多少刺客,刺杀案真就一点都没有可疑之处?
    看到却不能说出,更没有人擅议拥立之事,但大家心里也都很清楚,这两天就需要确定新帝,才不会给棠邑或淮东介入的机会跟借口。
    “慈寿宫或利用棠邑军给众人的压力,促使诸公拥立二皇子?”秦问装作以试探的姿态,接近韩道铭后低声说道。
    现在谁跟谁接触,都可能是试探,反倒不会叫人起疑。
    韩道铭神色沉凝的点点头,皇城已经被侍卫亲军完全封闭起来,他们不能与外界取得联系,也只能随机应变。
    当然,就算是最坏的情况,也只是要他们先忍下一口气而已,他才不相信吕轻侠真敢将金陵城杀得血流成河。
    说实话,事情都发展到这一步,杨元溥都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韩道铭心里却是更期待金陵乱作一团,然后韩谦率兵渡江平乱,应该更干脆利落的掌握京畿及江东地区。
    不要说棠邑将吏了,韩道铭也不可能因为慈寿宫所要拥立的那个幼子,极可能是韩家骨肉,就错过这次取而代之的机会。
    根本还是韩谦满心想着极力避免江淮大地在这时候四分五裂,不想与淮东大动兵戈,而不管怎么说,棠邑以及韩府这时候只能遵照韩谦的意志行事。
    在冯缭、郭却这次潜回金陵之前,韩道铭都压根没有想到韩谦这些年在皇城及宫城之内,暗中部署了那么多极关键的暗子。
    在韩端、韩道昌疑惑的看过来之时,秦问便抽身往后面的衙舍走去——身为尚书省的通事舍人,他此时在尚书省里走动,却是要比其他人便利,片晌后他再走到前院,看到薛若谷跑过来找他。
    “沈相唤你,你去哪里了?”薛若谷问道。
    秦问没有急着说,随薛若谷去见沈漾。
    沈漾看到秦问与薛若谷走进来,声音沙哑到极点问道:
    “有什么事情一定要避开他人耳目才能说?”
    才小半天没见,看沈漾的样子仿佛苍老十多岁,坐在那里身形都难以避免的佝偻起来,秦问知道杨元溥遇刺,对他打击极重。
    秦问刚才悄悄去见了清阳及云朴子,将他们“出长信宫避祸”的说辞重新编过一遍,以免有太大的破绽,这时候上前沈漾禀告道:“王贵妃在长信宫差点跟刺客撞上,幸亏识机早,她与崇福宫使云朴子看到形势不对,便带着大皇子从崇福门逃出来找沈相,但沈相当时与诸大人去了崇文殿——我担心崇文殿里有人暗中跟刺客勾结,刚才没敢说出来,将他们藏在后面的衙舍里……”
    “什么?”沈漾之前看秦问神神秘秘,便猜测有这种可能,这时候也没有特别的震惊,蹙着眉头问道,“王贵妃她知道些什么?”
    刺客人数绝对不多,清阳郡主察觉有刺客,却没有呼叫宫中的侍卫,而是直接携带皇长子逃出长信宫,除非清阳郡主知道更多他们所不知的秘辛心存惊惧,要不然的话,沈漾实在难以想象她为何当时要仓促选择出宫避祸?
    “我都急糊涂了,又怕问出什么不该问的,我没有多问。”秦问说道。
    “你去将杨侯爷及寿王悄悄请过来,其他人都先不要惊动。”沈漾吩咐薛若谷道。
    杨元溥一早召郭亮、黄虑进宫,午后又突然传秘旨要出城避暑,沈漾怎么可能单纯相信刺客乃为蒙兀人所派这么简单?
    这么多参政大臣里,沈漾目前只信任杨致堂与杨恩,让秦问、薛若谷分头去将两边的人都秘密带到这间衙舍来。
    秦问也是悄然走往后面的衙舍,去找清阳及大皇子,他们当然不可能主动揭穿李知诰及二皇子的真正身世,但清阳郡主她这两天的所见所闻,都可以如数吐露出来,没有必要隐瞒什么;也只有这样,清阳才能解释她为何有如惊弓之鸟仓皇逃出长信宫避祸。
    至于后续沈漾、杨恩、杨致堂他们能挖出多少秘密,则要看他们的能耐了,又或者看他们愿意挖到哪一步了。
    有时候为了大楚稳定,有些丑恶跟血腥,也只能捏着鼻子假装看不见……
    …………
    …………
    杨恩、杨致堂与沈漾并排而坐,清阳将皇长子坐对沈漾的对面,云朴子、薛若问、秦问则站在一旁,气氛压抑得都能拧出水来,闷热的天气更令人心烦躁。
    “侯叔,‘新津侯与黔阳侯看似不睦、但凡大事没有不睦’这话,你到底有没有说过?”杨致堂蹙紧眉头看向杨恩问道。
    “我哪有说过这话?陈如意过来见我时,沈相与我下棋,若谷与秦问都还在旁边观棋。”杨恩摊手苦涩说道。
    杨致堂虽然是亲王爵,杨恩是侯爵,但在宗室之中论及辈份,杨恩是杨致堂的族叔。
    杨致堂对清阳郡主的一番话并没有太多的怀疑,今日陛下在慈寿宫的异常表现,黄皇后以及后宫那么多妃嫔都看在眼里,他们也已经知道。
    而必然有什么特别的缘故,陛下才会突然决定出城避暑——御驾出城避暑惊动极大,每年都是提前好些天安置部署,哪里突然说走就走的?
    但这些仅仅是疑点,并没有直接的证据指向谁,他们之前更多怀疑可能是陛下与太后母子闹矛盾,为内奸及刺客所趁。
    毕竟他们也有暗中观察李长风、陈德等人的反应,要比他们想象中沉重、冷静,不像参与密谋的样子,而同时他们也想象不出慈寿宫有选择在这个时机下手的动机。
    现在清阳郡主提及陈如意这么一个关键的人物,又经杨恩确认陈如意确有可能居中挑拨,杨致堂看向沈漾、杨恩问道:“拘捕陈如意密审之?”
    “要不要知会其他人?”杨恩有些迟疑的问道。
    “不,先密审陈如意。”沈漾摇头说道。
    他不是怀疑其他家有参与刺杀案,但刺杀案已经发生,郑氏也好、韩府及棠邑也好、慈寿宫与襄北,张氏也好,他们这时候会有什么心思跟动作,沈漾实在不好揣测,觉得还是暗中查清楚一切为好。
    杨致堂作为枢密使,又是硕果仅存的亲王,即便不将右龙武军的水步军从润州调过来,皇城里也有绕过侍卫亲军的人手可用。
    见沈漾、杨恩皆同意,杨致堂当即唤来一名亲信,吩咐他避开他人耳目,秘密拘捕陈如意送到这边来审问。
    杨致堂的亲信走后,秦问忍不住问道:“要不要防备些慈寿宫那边?”
    “暂时不要打草惊蛇。”沈漾摇了摇头,说道。
    秦问暗急,看向杨致堂、杨恩。
    即便疑点够多了,他们二人似乎还是难以想象太后会有什么理由,选择这个时机对自己亲生儿子下手?
    见这三人如此态度,秦问也只能先稍安勿躁了,以免疑点引到自己的头上。
    他们没有等到亲信去而复返,听到政事堂前厅院子里传来一阵骚乱喧哗。
    他们走出去便见有三名侍卫过来,正在那里在跟韩道铭、郑榆、张潮他们禀报,说崇文殿内常侍陈如意刚刚在大殿后遇刺身亡,同时还有一名蒙兀人刺客胸口插着一把匕首,死在陈如意身边,似乎是暗藏在宫中的蒙兀刺客被陈如意意外发现,两人同归于尽了。
    沈漾、杨致堂、杨恩气得肝胆直跳,他们又不蠢,当然知道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但他们能说什么?
    秦问目光搜索人群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元、徐靖等人已不见踪影,暗中拉了一个老吏问他们的去向,才知道他们刚才在后面衙舍时,周元、徐靖不知道听到什么消息,拉着李长风出去。
    秦问心里一一沉,走到沈漾身边,压低声音说道:“我们似乎被盯上了,周元、徐靖以及临晋侯似乎都去崇文殿了……”
    慈寿宫这时候杀陈如意灭口,以及周元、徐靖等人的撤离,只能说明吕轻侠已经确定清阳郡主就在尚书省跟沈漾、杨致堂、杨恩他们会合了。
    沈漾脸色凝重,杨恩满心悲愤,杨致堂则目光游离,很显然他们意识到势态有些脱离他们的控制了。
    他们这时候也意识到将太后及陈德、吕轻侠等人留在崇文殿,而诸大臣与大小官员移到尚书省来,是个错误之极的决定。
    这意味着太后及陈德、吕轻侠等人能绕过他们,直接对侍卫亲军下令。
    他之前虽然说过“不经政事堂皆是乱命”的话,但太后还是有资格直接推翻他这句话的,难不成因为他的这句话,侍卫亲军的将卒真就会将太后的话视作“乱命”了?
    就像当年韩谦、李知诰绕过延佑帝、奉太后手诏行事,事后谁能斥责他们不是?
    最后的关键还是落到侍卫亲军诸将头上。
    目前真正能决定大楚命运的,已不是他们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参政大臣,而是率四万多精锐将卒封死皇城、宫城进出的侍卫亲军将领们。
    有真凭实据,沈漾当场可以直接下令诸将拘捕陈德、李长风、李秀等人,然后再将太后及吕轻侠等人软禁起来。
    没有实据的话,哪怕能说服张瀚、郭亮等侍卫亲军将领配合着他们行事,第一时间解除陈德、李长风、李秀等人的兵权,之后再扣押起来慢慢审讯,也能消弭一场大乱。
    但问题在于,他们没有真凭实据,凭什么去说服张瀚、郭亮二人以及他们手下的将领们听信他们,而不是听信太后及吕轻侠她们?
    甚至他们当中有没有人参与刺杀密谋,沈漾、杨致堂、杨恩都不清楚,还能怎么办?
    “不好,李秀率一队甲卒从崇阳门过来,说王贵妃与刺客勾结,藏身在尚书省,奉太后手诏过来缉拿嫌犯!”一人神色慌乱的跑过来叫道。
    政事堂前的院子里数十名官员,一阵喧哗。
    沈漾、杨恩、杨致堂三人更是脸色发白,没想到慈寿宫的动作要比他们想象中快多了,甚至直接反咬一口,将与刺客勾结之事栽赃到清阳郡主的头上。
    而一旦叫李秀带甲卒进来,从尚书省搜出清阳郡主与大皇子,他们有几张嘴能分辩清楚,能争取侍卫亲军的将领们听信他们?
    秦问手脚也禁不住微微发抖,没想到吕轻侠先发制人的手段竟是这么厉害。
    他都怀疑将清阳郡主及云朴子接到尚书省来时,整个过程实际上都落入慈寿宫的眼底,而他们还懵然未察。
    “胡闹,尚书省乃外朝中枢重地,诸参政大臣皆在这里,怎么容侍卫亲军说搜便搜?”韩道铭想着韩谦反复强调过要避免出现大乱局面,这时候也只能强硬着头皮站出来厉喝,他又朝张潮看过来,“张侯,你说句话!”
    众人皆朝盐铁转运使张潮看去。
    张潮乃是右武翊军都指挥使张瀚的堂兄,侍卫亲军之中,除了张瀚居首之外,还有不少张氏以及朗州籍将领。
    张潮在诸参政大臣之中,地位不显,但这样的关键时刻,说话却要比沈漾乃至杨致堂都管用。
    张潮眼神阴翳的扫过众人的脸,他有些怀疑韩道铭此时的态度,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似乎等李都虞侯过来,先听听太后到底是什么命令更好些?”
    见张潮耍这样的滑头,韩道铭心里冷笑,想也不用想,等李秀从尚书省搜出王贵妃及大皇子,张潮铁定就会第一个站慈寿宫那边去。
    沈漾看到杨致堂都有迟疑之色,杨恩这时候也暗中扯了一下他的衣衫。
    沈漾明白杨恩的意思,这时候绝不能叫杨致堂有抽身的机会,要不然冤案将永无洗清的机会,而他们也极可能将死无葬身之地。
    沈漾站出来说道:“王贵妃与大皇子此时确实在尚书省,我与溧阳侯、寿王刚刚都见到过。王贵妃指认崇文殿内常侍陈如意与刺客勾结,但我们才刚刚暗中派人去拘捕陈如意来受审,便传出陈如意与刺客同归于尽的消息,这事有太多诡异之外需要查清——此事关乎大楚社稷,绝不容小窥……”
    沈漾没有将矛头直接指向太后及吕轻侠等人,韩道铭当然知道他也是极力避免皇城之内局面彻底失控,他站过来,逼问杨致堂:
    “寿王爷,果真如沈相所言?”
    不管怎么说,在侍卫亲军将卒们的心目当中,杨致堂、杨恩、沈漾三人加起来的重量,绝对不比太后稍轻。
    韩道铭也好,郑榆、郑畅也好,他们也会被视为藩镇势力的代表。
    在侍卫亲军将卒的眼里,他们说话难以取信于人,甚至站出来跟太后及陈德、吕轻侠等人对质,还有可能会被泼脏水。
    不过,至少现在应该没有谁会认为杨致堂、沈漾、杨恩会背叛延佑帝,跟刺杀案有关。
    “本王也是确实是刚刚看到贵妃,听贵妃有此一说。”杨致堂没有否认沈漾的话,但这时候站出来说话也有所保留。
    沈漾对杨致堂也不敢奢望太高,见他与张潮没有见机不对就直接投向慈寿宫就已经够好了,当下示意秦问带着人先去将清阳郡主、大皇子及云朴子请出来与众臣见面。
    当然,沈漾猜测此时的杨致堂、张潮,应该并非认为慈寿宫跟刺杀案就绝然没有牵涉,也并非认为清阳郡主真就与刺客有勾结的嫌疑,但他们暂时选择中立,没有直接倒向看似在皇城之内已经占据上风的慈寿宫,也并非是他们恩怨分明、心里有底线。
    说到底他们压根就不关心陛下及李后是怎么死的,只是担心皇城之内的众人无法就拥立之事快速取得共识,只会导致侍卫亲军分裂、内讧,继而叫金陵城乱作一团、血流成河,最终便宜在后的黄雀而已。
    倘若最终的局面,只是叫韩谦找到借口渡江,在场的有几个人能不傻眼?
    沈漾这时候心里也清楚,法统或者说名正言顺,这一刻变得比任何时刻都要重要,也令所有人都投鼠忌器,不敢轻举易动,但陈如意已经被杀之灭口,他们哪里还能找到指证慈寿宫的证据?
    或许这就是太后、吕轻侠这些人所需要看到的混乱局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