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最强特种兵王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2249章 新书续

第2249章 新书续

    
    《看到许多书友说,搜不到新书《兵王为尊》,那是因为,你们看书的网站或软件有延时,新书暂没出现,解决方法有两种,一是等一段时间,时间不能确定多长,二是,如果想即时看,可下载《qq阅读》app,再搜云中羊或《兵王为尊》,即可看到。顺发新书第三章》
    “滚开,不要碰我,救……”
    最后一个“命”字没有喊出来,变成了挣扎的“呜呜”声。
    听到母亲的尖叫声,林无道浑身的毛细血孔当即炸开,着急拧动钥匙,结果没有打开门,里面反锁了吗?
    顾不上多想,林无道快速退后一步,直接一脚踹在了门锁上,“砰”的一声,门被踹开。
    冲进屋,立即看到,母亲被人摁在沙发上,是个男人,而且认识,就是这房子的房东,叫刘安。
    刘安一只脚压着林无道母亲的腹部,一只手捂着林无道母亲的嘴巴,另一只手掐着其喉咙。
    而林无道母亲,拼命挣扎着,领口已经被撕开,露出了内+衣的肩带。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刘安想干什么。
    看到这样的一幕,林无道愤怒得眼珠子都快爆了出来,平常他就极度厌恶刘安,因为他老是色眯眯的盯他母亲,还经常满**+秽的调戏,今天竟然下手了。
    想必是看到林无道不在,马上就做禽兽之事!
    这种事,做儿子的怎么能忍!?
    绝不能忍!
    林无道抄起门口旁边的一条凳子,一个箭步冲到沙发旁边,抡起手中凳子,直接朝着刘安脑袋上砸去。
    刘安立即往旁边一跳,堪堪躲过了凳子。
    林无道赶紧收住力,避免了砸到母亲,再度抡起凳子,扑向刘安。
    刘安自然不会傻乎乎的站在那里挨打,马上绕到了沙发后,一边躲着林无道,一边恐吓道:
    “小杂种,你是不是想死了,你敢碰老子一下,老子弄死你们母子。”
    林无道双手一甩,凳子飞了过去,遗憾的是,没有砸到刘安。
    随即,林无道迅速冲向厨房。
    刘安意识到不妙,赶紧往门口跑。
    果真,林无道从厨房出来时,手中拿着一把菜刀。
    刘安余光瞟到,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跑得更是用力。
    就在林无道要把菜刀甩出去时,他母亲已经惊慌冲到了他前面,大叫道:
    “无道,你不要乱来。”
    “我要杀了这畜生。”
    林无道试图绕过母亲,但她母亲已经先一步抱住了他的腰,拼命拖着。
    林无道又急又气,眼看着刘安已经跑到了门外,立即手一甩,菜刀脱手而出,飞向刘安后背。
    不知道这刘安是不是命硬,因为菜刀旋转的缘故,等菜刀砸在他后背的时候,刚好到了刀背上的那个角。
    虽然没有砍出一条血缝,但也砸破皮肉了,刘安一声痛叫,以为被砍中了,胆都快吓破了,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拼命逃命。
    直到跑出40多米后,才确定林无道没有追他,这才摸了一下背上的伤口,摸到了血,但伤口并不大。
    后怕的松了一口气,但也火冒三丈,当即破口大骂道:
    “我艹你玛的狗杂种,敢动老子,你给我等着,我非得弄死你。”
    他的叫骂声惊动了四周的邻居,立即有人出门查看情况,看到是刘安时,都不敢上前。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一圈的房子都是刘安的,而且,大伙都知道刘安的品性,也知道他的实力,不敢惹,也惹不起。
    刘安反瞪向这些人,厉色骂道:
    “看什么看,都给老子滚回去。”
    真的都回屋了,不得不说,人情淡薄,世态炎凉。
    刘安继续大骂:
    “你这没人要的野种,老子肯玩你玛,那是你玛的福气,一个贱人而已,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过,生下了你这狗杂种,你知道你爹是谁吗?只怕一堆男人出了力。”
    这些话,每一句都刺激得林无道疯狂。
    他双眼赤红,咆哮着朝他母亲吼道:
    “放开我,我要斩了他。”
    他母亲死死抱着他,几近哽咽说道:
    “杀人会坐牢的,你犯不着为了那畜生毁了自已,算妈求你好不好,别乱来。”
    说到后面,他母亲已经哭出了声。
    林无道心痛如刀绞,这是他的母亲啊,怎么能让她求自已,怎么能让她伤心?
    可刘安的所作所为,以及他说的“杂种”“野种”“贱人”这些词,实在是深深的刺激着他的内心。
    实际上,林无道并不是第一次听到别人用这些词来形容他和他母亲,而是从懂事的时候起,就经常听到这些词,甚至连小孩子都会用这些词语称呼他母子。
    这是因为:他的父亲,从来没有出现过。
    哦,不,不是没有出现过,准确来说,是出现过一次,只是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时候,林无道还只有六岁,还来不及多叫几声爸爸,还来不及告诉其他小孩自已有爸爸,他父亲便消失了。
    仅仅出现了一晚,而且,那一晩,不是和林无道亲热玩耍,而是严词厉色的强迫林无道记住一些东西。
    这些东西,自林无道父亲再度消失起,林无道便一直憎恨和排斥,与其说是憎恨这些东西,还不如说是憎恨他父亲。
    越是长大,这种憎恨的情绪越是强烈,因为林无道想不通天底下哪会有这样的父亲,丢着妻子和儿子不管,从不联系,甚至连生活费用都不给,全靠他母亲苦苦把他带大,有这样的父亲吗?
    到了十岁以后,林无道甚至怀疑是不是真的和别人说的一样,自己真的是个没人要的野种,而母亲是一个被无情抛弃的女人。
    他不知多少次向母亲问过父亲的事,为此堵过气,死犟过,但他母亲自始至终都没有告诉过他答案。
    这无形中让林无道偏向于外面的那种说法,不然,母亲为什么不说?
    可即便事实就是这样,他也无法忍受别人骂他野种,更无法忍受别人骂她母亲贱人。
    此刻便是这样,但她母亲的哭声,更加撕裂着他的心,这是他唯一的亲人啊,是她背着骂名、受着白眼把他带大,是她关怀倍至的关爱着他。
    她不会比任何一个母亲差,甚至还要做得更好。
    “妈,你别哭,我听你的,我不乱来,你别哭了,是我不好。”
    两行泪水从林无道的眼角滑落。
    泪水中有愤怒,有委屈,有不甘,以及撕心裂肺的痛!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