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五百四十八章 参见

第五百四十八章 参见

    杨元演等人都未有机会犹豫迟疑,这时候他们站在北城楼之上,便看到有数骑快马加鞭的从东面往这边飞奔驰来。
    这数骑绕开敌军侦骑的拦截,赶到北城门前出示印信,都是海州紧急派到楚州来报信救援的信使。
    就在今日凌晨,有千余梁军骑兵分散进入海州境内,海州境内里几处防御松懈薄弱的草场仓、渡口、驿站等受到袭击,损失惨重。
    杨元演、阮延等人脸皮僵硬的消化这一消息,王文谦却也没有早有此料的得意,脸色凝重的望着城外淮河冻面逡巡不去的敌军探马。
    梁军比他想象更早的派出千余骑兵渗透进海州境内,他们就更难受了。
    不要说根本没有时间去组织普通民众往南疏散、撤退了,就连驻防海州的八千多驻兵,都未必能撤回来啊。
    “集结骑兵,随本王出城!”杨元演沉声说道。
    “殿下或可沿南岸东行,从南面进入海州,有城寨相依,敌骑不敢深入,切不可从海州西南就急着往北切!”王文谦劝道。
    海州守兵,以步卒为主,却是淮东兵马的精锐,被敌骑纠缠、扰袭,无法从容南撤,南下的速度必是缓慢无比,但拖延两三天,待后续越来越多的梁军主力东进,就可能再没有南撤的机会了。
    信王亲自率部去接应海州守兵南撤他不反对,如此关头,身为主帅不可能一点险不冒,但他担心信王心存不甘,有心在海州的西部与梁军挺进海州的前部兵马打一仗。
    王文谦并不怀疑信王能打赢一两场战斗,但这个意义不大,甚至随着梁军的快速推进,信王他们不能快速脱身,就极有可能会在海州西部,在极不利于淮东的条件下,演变成双方的大会战。
    淮东此时怎么可能有资格跟梁军在淮河北岸打大会战?
    “我心里省得。”杨元演说道,但话音落罢还是长吐一口气,怎么都是心存不甘。
    …………
    …………
    十二月十二日午后文瑞临随徐明珍、雷九渊、牛耕儒、温暮桥等人,在庞雄率千余玄甲骑的护卫下抵达宿豫城参见朱裕。
    宿豫原为泗州的州治,但从前朝后期,淮泗便是南北势力争雄的焦点地区,即便近十数年来梁楚在东线没有爆发过战役级别的对峙,但大大小小的战斗却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原徐州防御使司马诞又是一位保守性的将领,虽然他守徐州期间从来都没有能在南楚信王杨元演手里占到过便宜,但没有出过大漏子。
    以他的性子,更不可能投入资源去经营宿豫城。
    文瑞临眼里的宿豫城残破不堪,城垣到处都触目惊心的缺口,长满干枯的荒草,虽然目前整座宿豫城变成一座大军营,但城池内外都是倒塌荒废的屋舍,短短两三天内还没能整理过来。
    文瑞临他们从东面残破的城门进城后,发现居北的内城垣却是完整、高耸。
    看得出在过去与淮东对峙期间,司马诞从来都只将宿豫城当作前部营垒使用,占地里许纵深的内城、驻以两三千精锐也足够用了。
    而倘若仅有两三千兵马驻入,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守绵延近二十里的外城垣。
    新任徐州节度使韩元齐率诸将吏在城门前迎接徐明珍、牛耕儒、温暮桥等一行人。
    韩元齐原为蔡州节度使府衙军都指挥使,淅川一战,他率数万梁军精锐围淅川数月不下,损兵折将近两万人,只是这并不能说明他的无能或平庸。
    这一仗,除了韩谦说服杨元溥冒险守淅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以及李知诰、郑晖、郭亮等主要守城将领皆有大将风骨外,韩谦还极力拉拢山寨势力,周惮、陈景舟等山寨将领遂以脱颖而出,同时旋风炮等战械在这一仗里也是正式露出狰狞的头角来……
    文瑞临能获得来自大梁的直接信息,对淅川一战有过深入的研究,也不觉得谁处于韩元齐当时的位子上能做得更好,甚至可以说是在几次受挫之后,都能稳住阵脚,没有给韩谦找到可趁之机,也说明韩元齐用兵风格足够稳健了。
    为配合陛下谋位,韩元齐在蔡州先发动兵变,引禁军主力出京,也可以说是首功,这也难怪他会在陈昆、荆振、荆浩等嫡系大将之前先获得出镇地方的重任。
    识破韩谦在棠邑的算计之后,文瑞临心惊胆颤,之前自以为奇功可居的骄气也终于按捺下去了。
    他这时候老老实实的跟在徐明珍、雷九渊等人之后,雷九渊将他介绍给韩元齐,也是老老实实的上前见礼,没有过多的言语。
    韩元齐见文瑞临居功不傲,却是颇为欣赏。
    朱裕得封雍王之初,便有一统天下之志,遂而秘设承天司精心挑选蛰虎潜伏楚蜀等地,文瑞临可以说是建功最著的两大蛰虎之一,另一人便是潜伏韩道勋身边的赵阔。
    唯一可惜的是赵阔在韩道勋身边潜伏太久,为韩道勋风度、赤诚所深深折服,虽然传回极重要的资料跟情报,但他本人却还是选择殉死于叙州。
    要不然这么一个人物返回大梁,必是一员虎将。
    韩元齐迎接徐明珍、温暮桥、牛耕儒等人进入内城御帐,身穿褐紫龙袍朱裕站在御帐前,不待徐明珍、温暮桥、牛耕儒等人行大礼,便亲切的走上前,将他们搀住,不叫他们行大礼,朗声说道:“朕突然改变行程,却叫诸卿奔波走到宿豫来,诸卿受苦了。”
    徐明珍还好一些,毕竟在遣人议降时就明确他出任寿州节度使、执掌淮西的地位不变,同时中线的形势也叫他无需担心朝廷短时间内会有什么变卦,但温暮桥、牛耕儒等要前往汴京的人而言,就尴尬多了。
    他们作为南楚大臣,这些年为对抗梁军出谋划策甚多,甚至早年天佑帝崛起淮南,多次在率大军征伐南部地区期间受到梁军的进攻,几乎每次都是担任寿州留后的温暮桥击退梁军,少年时期的朱裕还曾在寿州城下中了一箭。
    彼此可以说有“一箭之仇”。
    他们作为降臣,又都年龄一大把了,精力大不如前,此时率子弟归到汴京,想效命或不济于事,同时也未必会受到信任,说不定起居行止还会受到监视,处境实在是尴尬得很。
    朱裕却似明白他们的担忧,挽住徐明珍、牛耕儒、温暮桥等人一起走入御帐,先谈起对他们的安排。
    徐明珍会负责淮西的军政及防务及中线对南楚的作战攻势,温博、赵明廷等降将都继续留用归徐明珍节制。
    徐明珍的长子徐植长年在寿州军中任职,这次也将留在寿州协助徐明珍处理军务。而除了徐明珍的幼子徐证作为进奏使前往汴京,作为寿州与汴京的联络人外,朱裕允许徐明珍其他子嗣及家小都留淮西,并由徐明珍一力负责淮西将领官员的举荐。
    徐氏除了没能直接世袭寿州节度使之外,寿州作为藩镇的地位,在投梁后实际是得到极大的加强。
    牛耕儒、温暮桥二人这次降梁都封县侯,朱裕特地在颍州、徐州划千户封邑实授之,许他们将亲族直接迁入封邑,不用迁到汴京受监视居住。
    温暮桥年逾七旬,已无精力操持政务,朱裕许他直接归养封邑,牛耕儒刚满六旬,精力还行,这次则加侍中衔、禁中授事,朱裕暂时会将他留在身边咨议国政,想着待日后他与朝中将臣熟悉之后再授以实缺。
    牛、温等家,除了早就成名的温博以及其他在寿州军中任职的人外,其他子弟都可直接参加吏部及兵部的荐选。
    听朱裕不厌其烦的说及诸多安排,牛耕儒、温暮桥悬着一颗心总算是放下来,这时候有人进入御帐禀报信王杨元溥率银戟卫卒及楚州骑兵的动向,朱裕不以为意的跟韩元齐,说道:“杨元演、王文谦等人,也颇有名将名臣的样子,他们绕到海州的南面再渡淮,打定主意只是想着接应兵马南撤,我们占不到什么便宜。要是将卒有心请战,可以试探的打一打,但切莫孤军深入,更不要有全歼之的妄想,除非能将杨元演诱到海州西部的空旷地带进行会战!”
    听陛下如此说,文瑞临也确认陛下赶到宿豫坐镇,目前主要目的还是先调整好大梁在东线的战略势态,并不急于毕其功于一役,但他更关心陛下如何处置此时已明确人在棠邑的韩谦以及这时应该已经抵达棠邑的叙州水营,不知道陛下对他的献策如何看。
    这个倒不用文瑞临着急,了解过楚泗一线的军情后,雷九渊便说起这两天淮西的势态进展,提及叙州水营的最新动向以及文瑞临的献策。
    “韩谦虽然非其父韩道勋,但也不会是坐看南楚水师覆灭之人,或有不得已之隐衷,之前一段时间将有限的侦察力量主要集中于淮西,必有很多情报疏忽掉了,”朱裕抬眼看着南边阴霾的苍穹,说道,“瑞临所议之策,可以一试,也许能给韩谦制造点麻烦,但你们也不要寄以太大的希望——要是韩谦真要这么好对付,朕也不用这几天都没能睡好觉了……”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