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五百三十章 山雨欲来

第五百三十章 山雨欲来

    韩谦等人牵着从黔中方向贩运进叙州的矮种健马,站在河口西边的树林子里,眉头紧皱的眺望北面的湖荡,隐隐约约能看到北面冒尖露出的船桅。
    他与孔熙荣等人在破旧袄袍外都穿了一件简陋的革甲,马鞍两侧着悬挂弓戟佩刀,都锈拙老旧,叫他们看着就像是流民势力派出来的斥候探马或者流窜于洪泽浦南周围的穷破游侠。
    天寒地冻的,这时候很显然不会有普通人跑到石梁县北部的湖荡口来闲荡。
    他们也只有如此,才能掩饰真实的身份,避免无意间被右神武军或其他流民势力派出来的斥候探马发现后,会遇到突然的袭击。
    在梦境世界里,后世黄河南岸决堤,大水泛滥,侵夺淮河水道,大量的泥沙淤积,致使淮河的入海口受堵,迫使淮河、黄河上游的来水,都进入洪泽浦,然后通过洪泽浦往南,进入长江水道入海。
    这才使得洪泽浦的水位提高,形成后世的大湖规模。
    当世的洪泽浦,占地范围虽然也是极广,但水位没有后世那么深,还没有形成完整的湖域,实际是由富陵湖、破釜塘、泥墩湖、万家湖等大小湖沼、洼地组成的浅底湖荡群。
    洪泽浦的地形复杂,比当世的洞庭湖有过之而无不及。
    春秋及隋朝,为衔接樊梁湖及淮河,当时的执政者宁可花更大的气力,开挖、修整邗沟北段水道,也不从洪泽浦借道,主要也是因为洪泽浦范围内地形复杂、易滋生藏匿水匪、湖域地形又容易发生变化。
    楼船军作为大楚曾经最精锐的水师,在最初延佑帝崛起于淮南时,就一直以洪泽浦为主要据点,控扼江淮,对洪泽浦最近十数二十年的水情变化,自然是非常了解,因此也能在金陵战败后,从容退入洪泽浦。
    而左右五牙军,除了范祥等极少数楼船军降将外,大多数将领、武官,对洪泽浦的水情也极其陌生了。
    就从这点来说,韩谦要是有机会参与政事堂议事,也会坚决反对大楚水师主力如此仓促进入洪泽浦作战。
    即便整件事不是梁军与徐明珍合谋布下的陷阱,大楚水师主力此行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看到上百帆影在远际快速折向西进,料来楼船军残部也早就得到消息,做出迎战或避让的准备了,就是不知道第一仗会在哪里、何时爆发。
    这时候有数人从西面钻进树林,是扮作流民的郭逍带着两名专司刺斥军情的会众,他们通过韩谦、孔熙荣他们留下来的暗记,寻过来会合。
    “从鳖子顶、燕墩山往北、往西,到处都是寿州军部署的探马暗哨,没有办法渗透过去,也就没有办法近距离看到洪泽浦西翼沿岸的情形,”郭逍上前来禀报他们过去两天进入濠州境内摸索的情况,说道,“我们临时起意,没有做什么准备,渗透困难,但即便右神武军及职方司派出的斥候、暗探,在准备时间上要更充分一些,但也应该探察不到淮河口以北的军情!”
    淮河从洪泽浦西部、濠州钟离县流入,从洪泽浦东部、淮阳县流入。
    也就是说,一条淮河将洪泽浦向西北、东北、东南、西南四大区域。
    洪泽浦的西北区域,在前朝时,有一部分隶属泗州宿豫县,有一部分隶属于濠州夏丘县,但几经争夺,梁楚两国在洪泽浦以西,差不多稳定以淮河为界,使得洪泽浦西北区域,此时尽归梁国徐州。
    反倒是洪泽浦东北部,也就是洪泽浦以东、淮河以北的泗州东部地区、海州等地,由于信王杨元溥这些年积极进取的攻势,则一直处于大楚的控制之下。
    目前郭逍他们仓促间连濠州钟离县都渗透不进去,更不要说渡过淮河,到夏丘县、宿豫县刺探军情了,而从夏丘、宿豫往北,徐州城更是梁国的东南军事重镇。
    “我们回去吧,这一两天便应该会出结果了!”
    了解到目前受寿州军控制的濠州境内,连小股斥候都如此难以渗透,韩谦已经能断定是怎么回事了。
    他也没有在洪泽浦畔等五牙军前锋主力与楼船军正式接战,便带着孔熙荣、郭逍等人直接返回白蹄冈。
    韩谦回到白蹄冈,这次负责押运三艘叙州商船过来的林宗靖、魏常等人,此时已经在白蹄冈等候。
    由于溯流而上船速会缓慢许多,沿路也会受到盘查与监视,几路赶往叙州传令的信使,都是选择走陆路,自然都与叙州商船错身而过。
    林宗靖、魏常二人是在赶到江都县南面的瓜洲埠后,得到赤山会的会众报信,才知道发生形势极有可能随时会发生剧变。
    目前邗沟目前还处于右神武军骑兵的控制之下,叙州商船也禁止进入邗沟,便停泊在瓜洲埠江边,林宗靖与魏常先赶到白蹄冈来见韩谦。
    “既然邗沟的堰坝都被昌国公李普率右神武军骑兵控制住,禁止叙州商船进入邗沟,那大人这时候便应该与林宗靖、魏常赶去瓜洲渡,借这个机会坐商船离开扬州西进,最好是到池州或江州附近水域,等候水营主力从叙州赶过来会合,”冯缭劝韩谦说道,“我留在这里便行。”
    “冯大人,你们都随大人先离开吧,”窦荣说道,“这边剩下的事情,我们依计行事便是,出不了什么岔子。”
    韩谦沉吟片晌,也觉得他继续留下来,未必能发挥更大的作用,跟冯缭、窦荣说道:“形势变化莫测,有可能需要提前联络王文谦,又或者你们需要先撤往扬州境内以避敌锋,冯缭你留下来与窦荣、苏烈他们一起见机行事——我们与宗靖先赶去瓜洲埠,会将东虎他们新集结到瓜洲埠附近的精锐会众都带走……”
    目前抵达瓜州埠的三艘叙州商船,皆是四千石载量,吃水极深,进入邗沟都航行缓慢,更不要说进入水情更复杂的洪泽浦,更不可能从浅淤的石塘河等溪河出没。
    不过,作为准武装商船,三艘叙州商船保留了桨孔与操桨室,仅需要经过简单的改装,便能作为列桨战帆船在长江航道上使用。
    而四千石载量的列桨战帆船,每艘船除了正常所需要的船工、舵工外,还至少需要六十名划桨手,还可以安排两百名战卒。
    林宗靖他们事前不知道形势会有这样的变化,从叙州过来时,三艘船的水手及武装护卫总共才一百五十人。
    目前除了韩谦随行的百余扈卫外,还可以从南岸接四五百名先集结起来的精锐会众登船,直接将这三艘商船彻底武装起来,先在长江水道里待命……
    …………
    …………
    作为潜山延伸到巢州以东区域的余脉,五尖山脉从西南往东北绵延,长逾二百余里,位于巢州、滁州、濠州之间。
    五尖山脉的山势谈不上多险绝,以三五十丈高的低矮峰岭为主,却是长江、淮河两大水系位于淮西境内里的分水岭。
    五尖山脉中段的磨盘岭,就位于滁州城北,这里地形相对缓和,山谷分布多,有早年修筑的驿道,是从濠州城直接往南挺进杀入滁州西部地区、直逼长江北岸的捷径及要冲之地。
    这里原本有右神武军一座营寨,驻以千余兵马,以防备敌军从北面突然杀到滁州城下。
    不过,这时候的磨盘岭营寨里旌旗如云,在凛冽的寒风中,李冲身穿铠甲,牵住缰绳勒马停在陈铭升的一侧,看着校场上的精锐将卒。
    左五牙军都指挥使高承源已经亲率大楚水军前锋主力战船集群杀入洪泽浦,右五牙军都指挥范祥率大楚水军后部主力也已经进入樊梁湖往北推进。
    作为监视寿州方向叛军主力活动迹象的策应兵马,作为右神武军司马的李冲,已经协同都指挥使陈铭、都将高隆等人,在这里集结了总兵力超过一万两千余人的马步兵。
    他们即将穿过磨盘岭的山谷,进入到五尖山脉的北麓地区驻扎,他们前期的主要任何,是拖延住叛军主力东进增援钟离县等城寨的步伐,后期则是协助大楚水师主力,占领洪泽浦西南的诸多城寨。
    这时候有一小队人马驰过营中,李冲定睛过去,发现乃是随父亲及李秀、李碛他们到扬州西控制邗沟水道的职方司主事徐靖,带着一队手下扈随过来。
    “扬州那边可还老实?”看到徐靖勒住缰绳,停马过来,李冲张口问道。
    强硬勒令淮东让出邗沟的控制权,以使大楚水师主力能通过邗沟北上,朝野上下都捏了一把汁,职方司也将相当一部分侦察力量,安排到邵伯湖、樊梁湖以东地区,监视驻扎在这个区域的五万淮东兵马的一举一动。
    “信王的兵马还算老实,国公担心洪泽浦一旦开发,寿州军主力随时有可能会东进增援,着我过来加强对寿州东部、濠州西部的敌情侦察……”徐靖说道。
    徐靖乃晚红楼出身,得李普推荐,进枢密院职方司任主吏,但他的资历,还是不能跟早期的赵明廷相提并论,手底下也没有太强的精兵强将,军情斥候队伍也是刚刚在组建。
    不过,徐靖也是昌国公府这边能出面负责枢密院职方司的不多人选了。
    “对了,我昨天听到消息说,有三艘叙州商船又往扬州而去,你赶过来之前,有看到那艘叙州商船?”李冲问道。
    “嗯,被国公下令封锁在邗沟以外,此时应该还停泊在瓜洲埠吧?”徐靖说道。
    “我爹也真是老实,照我所说,直接将这三艘叙州商船及物资,都征入军中,看叙州有什么屁话说没有。”李冲笑道。
    “待此次重创叛军水师,又成功收复濠州,国公再腾出手去教训叙州不迟。”徐靖笑道。
    李冲听得出徐靖说叙州目前他们还招惹不起,心里有些不悦,但想到大捷在望,到时候昌国公府的声望一时无两,也确实到那时才算是彻底的扬眉吐气,此时确实没有必要去招惹叙州……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