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五百二十六章 秘策

第五百二十六章 秘策

    韩成蒙将最新一批粮草监押往舒州的途中,突然接到户部与枢密院联合发出的令函,言舒州粮足,而润州夏季水患严重秋后民间就严重缺粮,勒令韩成蒙将这批粮草转道运往润州救灾。
    韩成蒙核对令函无误,便遵令行事,随运粮船队赶到润州,这时候枢密院又传来令函,要将运粮船队就地编入润州的京口水营待命。
    韩成蒙乃是湖南行尚书省宣慰使司的文吏官员,此行监粮,粮谷交赴润州有司接管,运粮船队又就地编入润州的京口水营,他身边就剩一名宣慰使司的同行书吏,就两名家仆。他便与同行书吏分开来,直接返回金陵,想着与家人团聚两天,再回湖南复命。
    此行从岳阳出来,一路都是乘船,韩成蒙坐船也坐腻了,到京口后的次日,带着两名扈随,天没亮便雇了一辆马车,在秋风萧瑟中,但紧赶慢赶,到金陵时夜色已深。
    借着宫里有一队人马要连夜出城传旨,韩成蒙与东华门守值武官乃是旧识,借着这机会混进城,没有凄凉到要在城外找地方宿夜。
    赶到大宅,差不多快到半夜了。
    韩成蒙叩开宅门,原本想着不惊动什么,直接回到他住的小院休息,等到明日才给父亲、娘亲以及老爷子请安,却不想走进来,看到府门内侧的马厩里系有几匹马,旁边的小厅里还有几名看着不像是府里的马夫、佩刀扈卫在等候着。
    “这么晚,家里还有什么客人没有走?”韩成蒙好奇的问看守前宅大门的管事韩安。
    “是溧阳侯夜里过来造访老爷、老太爷,这时候还没有离开呢。”韩安回道。
    “杨侯爷这么晚在咱家是怎么回事?”韩成蒙自言自语的问道。
    溧阳侯杨恩生性介直、豁达,也正因为如此,韩成蒙也知道杨恩与父亲素来不投,即便在朝中也不怎么跟父亲搭话,怎么会跑到他家来,还留到深夜都不离开?
    是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吗?
    “父亲、祖父他们在哪里陪杨侯爷说话?”韩成蒙心想着既然父亲、祖父都没有睡好,杨恩又在府上,他怎么都得先去请安,跟家人韩安问道。
    “老爷、老太爷在明居堂呢。”韩安说道。
    韩成蒙在韩府虽然是庶子,地位不及嫡长子韩钧,但他与韩建吉、乔维阎等人很早就到延佑帝身边为吏,目前在湖南官至六品,即便是出身相府,三十岁都不到的韩成蒙也可以算得年少有为了。
    而韩成蒙对待府中下人,不似韩钧那么严苛,也更得仆僮的喜爱。
    韩成蒙也不要人领路,径直穿堂过户往明居堂方向走过去。
    走到明居堂前,看到两名侍婢在院门口打瞌睡,已经依着廊门柱子睡着了,韩成蒙也不惊扰他们,直接往院子里走去。
    “昌国公所献之策,妄图在淮河冰封前靠突袭,歼灭撤入洪泽浦的楼船军残部,太过草率了,有太多的风险,韩相爷素来持重,杨恩今日冒昧过来,是希望韩相爷能想明白,欲速则不达啊,断不能再支持此事啊!”杨恩的声音从厅里传出来。
    “韩某人也觉得这事有利有弊。”这时候韩道铭模棱两可的声音传出来,却不继续说到底利在哪里,弊在哪里。
    韩成蒙听到这些话,心里是猛然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杨恩这么晚赶过来找父亲商议的,竟然是朝廷有意在近期依靠突袭歼灭楼船军残部的机密之事,也难怪父亲要让两名侍婢守在院门口不让闲杂人等接近。
    却没想到两名侍婢守的时间太久,竟然打起瞌睡,叫他无意间闯进来听到这些本该不是他此时能接触的机密。
    韩成蒙正进退两难,厅里韩道铭似乎意识到有人闯进院子,在厅里大声问道:“是谁?”
    “父亲,是孩儿成蒙。这次负责督运粮草到润州交赴,想着回家来住两天才回湖南复命,刚刚赶到家,听说杨侯爷还在府上,便过来给杨侯爷还有爹爹请安。”韩成蒙登上台阶,推门走进去,看到偌大的厅堂,只有祖父韩文焕、父亲韩道铭、溧阳侯杨恩在场,他上前给三人行礼问安。
    “是成蒙,你刚才听到什么,断不可泄漏半分出去。”韩道铭看了韩成蒙一眼,郑重其事的吩咐说道。
    “孩儿明白。”韩成蒙说道。
    见是韩成蒙,杨恩也不虞他会不知分寸的随意泄漏军机秘事,他这时候站起来,苦口婆心的朝韩道铭说道:“韩相爷既然知道此事利弊所在,有机会见到太后,或可请太后劝一劝陛下,稳妥之策还是照既定计划先拿下巢州城,其他事等到明年可徐徐图之。”
    虽然杨恩与沈漾是坚决反对太后干政的,也因此他们极不受太后的待见,这时候要太后出面劝阻陛下不要草率用事,只能深赴韩府,请韩道铭找机会出城到长春宫觐见太后。
    韩道铭如此油滑之人,很显然不会出头做这个恶人,推辞说道:“太后圣体欠安,已有好些日子不召见外臣了,道铭也不便搪突前往。”
    杨恩到这时候也明白韩道铭的态度了,欲言又止,朝韩文焕、韩道铭拱拱手,便告辞离去。
    韩文焕年纪老迈,韩成蒙陪父亲送杨恩出府门才返回内宅。
    “朝廷是计划集结水军从扬州借道,出兵突袭洪泽浦内的叛军水师吗?我还说朝廷怎么就突然下令,要将这次从湖南押运过来的粮草,交付到润州呢,最后竟然还要着京口水营,将湖南的运粮船队都接收过去了。”韩成蒙又不傻,刚才无意间听到那么关键的信息,再结合他所接受到的一些异常,不难将整件事情大体揣测出来,但内心还是为这事震惊,穿过夹道时忍不住开口问父亲韩道铭。
    虽然嫡庶有别,但韩道铭还是希望自己的三个儿子都有出息的,见成蒙既然无意间已经知道此事,也不瞒他细枝末节上的一些事,说道:
    “是昌国公前些天突然从滁州赶回来,献上此策,是计划趁各方势力都被巢州城的战事吸引住注意力之际,集结左右五牙军水师的主力,从扬州借道突袭楼船军残部,以便能在年前歼灭楼船军残部、并收复洪泽浦西岸的濠州——陛下非常感兴趣,已经下令着令枢密院暗中筹备此事。”
    “从扬州借道,信王那边会同意?”韩成蒙疑惑的问道。
    “事前不跟信王打招呼,等到左右五牙军水船集结到瓜洲埠南岸,直接下诏走邗沟经邵伯湖、樊梁湖入洪泽浦——不管怎么说,淮东都是大楚的治域,五牙军水船走邗沟进剿叛军水师,信王有什么借口拦住不让开水道?当然了,此举除了达到突袭、残灭叛军水师的目的外,或许也有震慑淮东的用意在内吧。”韩道铭说道。
    “陛下支持此策,是不是与前些天传出叙州商船进入扬州境内有关?”韩成蒙震惊的问道。
    “或许吧。”韩道铭模棱两可的说道。
    “政事堂诸公是什么意见?”韩成蒙问道。
    “目前也只有沈漾、杨恩强烈反对,以为此策过于草率行事,主张照原计划先收复巢州,再图濠寿霍诸州,但细想此策却未必不值得一试。”韩道铭说道。
    “再有一个半月,就是大寒,不仅淮河,洪泽浦都有可能会冻上啊!”韩成蒙也觉得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成功筹备一场大楚有史以来数得着的大水战,实在是有些仓促了,不知道朝廷是不是足够详细的考虑到种种意外的发生。
    “以往,淮河虽然十年内有五六年会冰封上,但洪泽湖十年却难得冻上两次。而即便冻上,五牙军水师战船可以提前撤回来,也可以直接派大军进入石梁县,推进到洪泽浦南岸与五牙军结水陆联寨——再说了,要是错过时机,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收复濠州的机会。”韩道铭说道。
    韩道铭虽然没有细说政事堂其他诸公对这件事的态度,但韩成蒙也能明白父亲他们主张用此策,说到底就是叙州与淮东勾结的消息传出来后,他们更深层次的担忧叙州在与淮东勾结后,有可能会进一步与安宁宫叛军暗中勾结。
    濠州位于洪泽浦西岸,要是提前收复濠州,实际上将切断淮东与寿州的联络。
    延佑帝决定采纳昌国公李普的献策,实际上是想达到一石多鸟的目的。
    “此事你既然无意间知道了,但切记不得走漏半点风声,要不然我韩府上下都担待不起。”韩道铭又郑重其事的吩咐道。
    “孩儿明白。”韩成蒙心里苦笑,难道我此时跟叙州报信能有什么用?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