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五百一十五章 来意

第五百一十五章 来意

    不知道韩谦在对面客栈留下多少人马殿后,王文谦与殷鹏留在茶肆之中,不敢轻举妄动,甚至都不敢轻易派人出去,就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等到天黑之后,还是他们留在鉴园的扈随担心出什么状况找过来,等到人手足够护卫茶肆周全之后,殷鹏才亲自带着人包围对面的客栈,然而冲进去进行搜捕。
    一番鸡飞狗跳之后,殷鹏气急败坏的带着人,揪住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削瘦汉子跑回茶肆,说道:“对面客栈就这厮一人,我们中了韩谦这奸贼的空城计!”
    殷鹏都没有脸说他们搜捕客栈二楼的房间,除了几支露出窗角的铁簇箭外,连把弩|弓都没有搜到,而他们却被吓得留在街对面的茶肆一个多时辰,愣是没敢动弹。
    王文谦脸色也很难看,他们身边十多名扈卫,却被一人虚张声势的吓住,何况这还是他所主政的扬州郊外,三四里外就有近两千驻军,传出来不得笑掉所有人的大牙?
    “赤山会郭逍,见过刺史大人。”郭逍虽然被五花大绑,却是夷然不惧的站在那里,努力拱起手,跟王文谦致意。
    听到“赤山会”这个新词,王文谦心神一怔,但也没有在茶肆审问郭逍的意思,带着王珺,与殷鹏便先往鉴园而去;左右也是押着五花大绑的郭逍先上山再说其他。
    王文谦早就预料到信王杨元演更为现实的选择,是先割据淮东,他也早在金陵事变之前,就暗中处置王氏留在润州的家业,折成钱货到扬州来兼并田宅。
    除了鉴园之外,茱萸湾以西上万亩田地也皆是王文谦这几年购置,目前乃是王氏一族渡江北迁到扬州后的安身立命之所。
    暂时没有惊动驻军,但除了鉴园的数十名护卫,王文谦还又临时从山下田庄调了百余家兵过来,将鉴园守得水泄不通。
    “珺儿,明天,你就随我住进城里去。”
    王文谦想到今天在茱萸湾,身家性命都在韩谦的控制之下,就不寒而栗,要求王珺明天一早随他搬进城里的刺史府邸去。
    王珺有些不情愿,但殷鹏在场,也不好意思直接反驳她父亲。
    王珺不吭声,王文谦便当她同意了,岔开心神想别的事情。
    殷鹏问道:“是否知会赵臻一声?”
    王文谦是扬州刺史,殷鹏乃州司马,执掌的是地方军政事务。
    不过,王文谦与殷鹏所能直接调动的州营兵马仅四千余人,而在州营兵马之外,扬州真正的精锐驻兵,乃是编为淮王蕃王府所直属的扬州行营军。
    扬州行营军,水师及马步兵总规模则高达两万五千余众,赵臻出领行营督护,也只是名义上接受王文谦的节制。
    现在黑灯瞎火的,韩谦很可能已经坐船渡过邗河了,这时候派人请赵臻调兵马拦截韩谦,根本是来不及了,但为避免信王猜忌,这么关键的事情,殷鹏觉得怎么也应该派人先跟赵臻言语一声。
    王文谦点点头,走到书案后,快速写了一封短信,简要的写明韩谦潜入扬州之事,着鉴园管事立即派人携信进城去见赵臻。
    此时派人进城,等赵臻回信,少说也要一个时辰,殷鹏坐在案前,迟疑片晌说道:“那郭逍所说的这个赤山会,恐怕真是韩谦所召集的左广德军旧部……”
    不需要殷鹏提醒,王文谦自然也是能想到这点,他此时所担忧的是这件事所牵涉到的变化以及韩谦真正的意图。
    而他作为深受信王信任的谋臣,不能简简单单派人快马驰往楚州通禀此事就行了,他还是给出一些具体而明确的建议,以供信王参详。
    以往韩谦返回叙州,与广德府的牵涉是甚少,但此刻他不仅潜入江淮,召集左广德军旧部,还要与淮东暗通曲款,就此他能给信王殿下什么建议?
    为避禁军收复巢州之后,朝廷紧接下来收拾淮东,他们选择与叙州合作?
    整件事出现这样的变化,韩谦根本的意图是什么?
    是小小的西南一隅,再也满意不了韩谦的野心?
    倘若是如此,淮东与韩谦合作,纵容赤山会背靠扬州立足,确实不是养虎为患?
    见王文谦沉默好一会儿,殷鹏问道:“大人是担心与叙州合作,会养虎为患?”
    王文谦点点头,心想殷鹏还是知道他的心思。
    “似乎也没有办法拒绝呢,”王珺站在一旁说道,“叙州真要有什么晒盐新法献于朝廷,淮东真就会变得很被动呢。”
    盐铁使司于淮东沿海滩涂,置盐场编四万余户,煮海为盐,每年得海盐一百万担行销江淮荆湘各地。
    而在扣除盐铁使司及各地盐吏、灶户、盐兵等庞大开支之后,每年犹能得盐利六十余万缗,乃是大楚帝国得以维系的一个重要根基。
    杨元溥许信王割据淮东,在很多地方都做出一些让步,唯在淮东盐场的问题上,寸步不让。
    可见淮东盐场对大楚的重要性。
    而为了筹措修缮金陵城及禁军给养之资,盐铁使司过去一年,两度大幅上提盐价,确保每年盐利提高到一百万缗。
    倘若韩谦真有什么新法,能使淮东盐场每年多产三五十万海盐,还能额外节省五六千青壮编为精锐盐兵,王文谦用脚趾头想,也能知道杨元溥及朝堂诸公必定会第一时间确保新法能实施下去。
    除了淮东与朝廷的财赋规模会此消彼涨之外,一旦淮东盐场经新法改制之后,体系变得更严密,搜检私盐的盐兵队伍变得更庞大、更精锐,这都将令淮东的处境变得更窘迫。
    到时候,淮东除了要在东线增加相应的军事部署外,还将因为难以获得充分的私盐,将为保障境内的食盐供给而不得不支付大笔的钱粮。
    这从而使得淮东的财政变得更加的捉襟见肘,使得淮东民众变得更加的穷困潦倒……
    “自前朝以来,却非没有人尝试过晒卤制盐,但弊端极多,还不及煮海煎卤……”殷鹏对刚才在茱萸湾中了韩谦的空城计之事还耿耿于怀,他怀疑韩谦虚张声势的提及晒盐新法,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空城计,引诱他们入彀而已。
    “韩谦不怕将赤山会这么大的秘密暴露给我们知晓,晒盐之法,还真难说是他在虚张声势。”王文谦蹙着眉头说道。
    既然韩谦都已经着手召集左广德军旧部了,他们倘若这时候向杨元溥告密,缙云司那里怎么都能查到一些蛛丝马迹,但韩谦不怕这点,说明他还是有所自恃的。
    这件事真要搞得一拍两散,韩谦重新召集左广德军旧部的意图,自然是会受到重创,但韩谦依旧可以缩回叙州自成一统,慢慢经营湘西南地区,而淮东的日子却会变得更加难熬。
    “那真要跟韩谦合作,容忍所谓的赤山会,在扬州卧榻之侧立足?”殷鹏问道。
    王文谦将江淮形势铺陈开来,问王珺:“珺儿,你说韩谦来意,是左广德军旧部要依靠扬州立足,你觉得会是在哪里?”
    “这么简单的问题,爹爹何需来考较我?”王珺说道。
    “思州爆发民乱,朝廷遣陈景舟出知广德府,稳定那里的形势,但在陈景舟之前,左广德军旧部就有四五百人蒙冤入狱,在狱中受刑死残逾百,此外还有近三千余户被侵夺田宅——想必这些人便是韩谦此次出叙州所召集的旧部,”王文谦说道,“这么多人,还拖儿带女,想要找个地方立足可不是一件容易事,而扬州附近能给他们立足的地方,选择也极为有限。而即便那个郭逍不开口,我此时只要派人潜入滁州东部,应该也会很容易便能找到蛛丝马迹。”
    “卫甄乃滁州新任刺史,对左广德军旧部犹为憎恨,韩谦不会将左广德军旧部安置在他眼鼻子底下,唯有石梁县名义上隶属于滁州,但形势错综复杂,淮东、安宁宫及禁军彼此投鼠忌器,短时间谁都没有办法去控制这块区域。左广德军旧部要是能从淮东获得必要的物资补给,却是能在那里立足,”王珺说道,“即便将来事情败露,朝廷也不应该会赶尽杀绝吧。”
    王文谦视线移到地形图上石梁县方位,看了一会儿点点头,说道:“韩谦哪怕为了保住他父亲那一点虚名,却也是不会轻易谋反,选择石梁县,是有更多拿捏的心思在里面,”继而又跟殷鹏说道,“你亲自去一趟楚州,跟殿下禀明此事,一切全凭殿下拿主意……”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