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四十一章 意料之外的杨旦

第四十一章 意料之外的杨旦

    笑着把桌上的账册拿过来,蒋坤随意的翻了翻,心中其实本来是没什么期待的,却不想,这杨旦居然还真的给了他一个惊喜。
    “这账册……卧槽,你赚钱了?”
    杨旦也一头雾水:“什么意思?我守着这么大个货栈还能不赚钱?”
    “…………”
    说实话蒋坤真的是有点惊了,他是真的没做好赚钱的准备,这个货栈开起来,本质上就是一个他们敲糖帮与瑶族建立生意的一个中转站而已,而且这部分的货款是不经杨旦的手的。
    剩下的,蒋坤是打算让杨旦随意折腾的,毕竟这是租的林士弘的房子,便宜,让他一个连字都不认识的小跑堂,一个人管这么大摊生意,蒋坤其实是做好了赔的准备的,权当是报答这家伙的救命之恩。
    谁成想,竟然赚钱了,而且赚的还不少。
    蒋坤皱眉道:“这账上记录,你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光大宗货物就进出了十六宗,涉及到盐、布帛、原木、兽皮,这些东西你难道都懂么?你又哪来的本钱?”
    杨旦道:“这泉州城里的黑白两道,谁不知道我背后站的是您和整个敲糖帮啊,您和瑶人的生意大家都知道。”
    蒋坤插话道:“你可别告诉我,咱们敲糖帮有这么大的面子,我又不是他林士弘。”
    杨旦嘿嘿笑道:“确实不光是面子,啧,我是以敲糖帮的信誉作保,发了一些糖票。”
    “糖票?”
    “少东家,您和老东家两人,收了咱们东南一带今年七成以上的甘蔗了吧,嘿嘿,以咱们敲糖帮的熬糖技术,这咱们东南一带的制糖,可不就被咱们给垄断了么?这明年啊,咱们肯定是想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这个我懂,旁人也懂,都在猜测,明年大家就是有钱,也不见得买得到糖了,我收得这些货,大多都是贩糖的大户,我跟他们说,拿着咱们的糖票,可以提前给他们供糖,拿不着糖票的,只能捡旁人挑过的,您不知道,这糖票可受欢迎了,有些人拿到了糖票之后一转手,就是好几分的利!”
    蒋坤都听傻了,脑子里就一个反应:“卧槽,这特么不就是债券么!”
    随即便反应过来:“债券这东西不都是董事会讨论之后才能发的么,他一个打工的怎么就给发出来了?”
    想到此,蒋坤不由得用一种既惊叹又警惕的目光将杨旦从上到下看了个遍,惊叹他的聪明,警惕他的胆大妄为。
    “你就这么肯定你这几批货进的能赚?你想没想过,万一你赔了,就要拉着整个敲糖村熬糖给你还债。”
    杨旦淡定地道:“我当然想过,若生意赔了,我便把剩下的货还给货主,然后我上吊自尽便是,这糖票是从我手里发出去的,我既然一命相抵,那些债主自然也就没有理由再缠着您和敲糖村不放,万般的不是,便都随着我下幽都去了。”
    蒋坤惊讶地长大了嘴,他能感觉得出,这杨旦是真的做得出来这样的事的。
    “可你……可你没经过我和我爹同意,就偷偷的干了这么大的事情,就不怕我会因此对你不满么?”
    杨旦贱贱一笑道:“这我还真不怕,这生意赔了,自然万事皆修,既然赚了,就算您对我不满,想来也不会对我怎么样吧?毕竟不管怎么说,我都是您的救命恩人,哪怕就当我挟恩图报了,是吧。”
    蒋坤眯眯起了眼,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这救命之恩就算是还过了,是么?”
    “是。”
    蒋坤低头,半响都沉默不语。
    毫无疑问,杨旦是个聪明人,而且还是一个狠人。
    这货很清楚,人情就是要用的,或许留着人情等日后自己发达了更有用,但这破世道,谁说得准自己哪天就嘎嘣一下没了?自己可不是个安分老实的主。
    不知怎的,他想起了他老爹前世跟他说过的一句话:“我们这个年代苦出身的生意人,有许多都是疯子,他们不拿别人的命当回事儿,也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儿,你以为你跟他玩的是生意,人家跟你玩的却是命,这种人,有多远躲多远,既别跟他做敌人,也不要跟他做朋友。”
    于是想了想道:“从今天起,这个铺面我给你四成的份子,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的救命恩人,而是跟我合伙做生意的伙伴。”
    杨旦也没谦逊退让,更没有讨价还价,而是特别顺其自然的道:“行。”
    好像蒋坤说的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不过他背后背着的手却已经在微微的颤抖了。
    “带我看看你的货,我记得我没给你租仓库吧,你这么大货量的进进出出,平时都放哪?”
    “成,那少东家您跟我来。”
    于是蒋坤就跟着他,三拐五拐的,竟来到了杨旦的家,推门一进,蒋坤都惊呆了。
    只见本来就不大的屋子里,高高的堆满了货物,连个下脚的地方也没有。
    “隔壁这几间屋子也是,我的这些邻居都是我的铁哥们,我就把他们的屋子也给占了,平日里他们下了差,还能帮我干干活,顺便还能省工钱,到时候从利润里分润他们。”
    蒋坤惊奇地问道:“他们的家中也给堆成这样了么?那平日你们都住哪?”
    就见杨旦蹭蹭蹭,跟个猴子似的三步并作两步的就爬了上去,爬到了货物的最顶上,离着屋顶不超过半米,勉强只能趴着,连翻个身都没地方,道:“平时就这么睡。”
    蒋坤再一次长大了嘴。
    “没事儿,我们这样挺好的,虽说这日子比以前当跑堂的时候累、甚至更苦,可这么过日子来劲啊!少东家您放心,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把生意给做起来,到时候我换个大房子娶媳妇,您就等着躺家里收钱便是。”
    从下往上,蒋坤抬着头仰视着杨旦,看着他露出灿烂而又阳光的笑脸,蒋坤突然感觉自己被震撼了。
    “这糖票以后你就别发了,至于你已经发的那些,我认下来了,真出了什么事儿你也不用死,等我回去,我会派人给你送一匹羽绒杯子和褥子,你来卖。”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