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天神抚我顶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二百五十一章:人,真的是会变的

第二百五十一章:人,真的是会变的

        “老大,解决了”
        深沉的夜色里,余知行站在江边,迎着寒风遥望远方,这时,崔斗日走过来,恭声说道。
        “说”
        余知行没有回头,淡淡说道。
        “那个女人一开始骨头很硬,什么都不肯说,弟兄们对她用刑,这才撬开了她的嘴巴,据她说,她是一个职业杀手,隶属于首尔一个老牌杀手组织,这家组织表面上是一家金属公司,以正常的商业活动掩盖,暗地里承接整个首尔乃至韩国百分之七十的杀手任务,势力很大”
        听到这,余知行眉头微微一皱,脑海里自动浮现出与之相关的一部韩片的剧情,难道是那家杀手公司?
        “公司名叫做什么?”
        他问道。
        “叫做新大陆金属公司”
        崔斗日回道,“至于雇主是谁、头目是谁以及有多少杀手,火力配置等等详细信息,没等那个女人说完,她就休克了,此时已经断气,对不起,是我办事不利”
        “能从一个训练有素的资深杀手嘴里问出这些,算你辛苦了,其他的事,你不用管了,处理好两具尸体和善后就好”
        余知行回过头,冲他说道。
        崔斗日点点头:“您放心,保证办的妥帖,不会有麻烦上门,不过老大,这杀手公司肯定不好惹啊,我看还是我派一些人二十四小时保护嫂子吧”
        “不用了,你那些手下,打架斗殴可能很在行,但面对这些手持火器、杀人不眨眼的精英杀手,完全不够看,即使真的有危险,也只是白白送命而已,去做你的事吧,这家杀手公司最多三天我就会让它消失,一个不留!”
        余知行语气森然的说道。
        跟黑帮相比,这种老牌杀手组织要危险一百倍!余知行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将其连根拔起,否则他们肯定如狼群扑上来,如果杀不了余知行,就会对余知行身边的人出手,余大侦探绝对不能容忍这种事发生。
        ……
        时间回到上午。
        “科长,这一单的钱肯定会比上一次要多,是吧”
        路边停放的一辆不起眼的微型车里,坐在副驾驶的年轻男孩忽然对驾驶座上的一个男子问道。
        男子面容英俊,气质忧郁,浓密的头发和厚重的刘海之下是一双永远波澜不惊的眼睛,看样子年纪在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正是一个男人最巅峰最有魅力的时刻。
        “嗯,应该吧,怎么,你很需要钱么?”
        被称作科长的忧郁男子淡淡说道。
        “当然需要啦!我高中还没有读完就被开除了,之所以在公司打工,就是因为干这个来钱快,报酬高,等到我攒够了钱,我就搬到国外去住,米国就很好,科长,您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就是双手各抱着一个丰满的白人美女,哇…”
        年轻男孩兴奋的说道,还用双手比划,一副憧憬的样子。
        “你二十都还没到吧,净想这些事?”
        “哈哈,梦想嘛,人不是都有梦想么?科长您的梦想是什么呢?”
        “我?”
        犹豫男子顿了一下,似乎想起什么,而后不咸不淡说了一句:“年轻的时候,我的梦想应该是想当一个歌手吧”
        “歌手?真的么?!”年轻男孩眼睛一亮,“我就认识一个歌手,等有空了,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呵呵”忧郁男子明显没在意,看了一眼手表,又看着前方的动静,说道:“好了,去出任务吧,需要我帮忙么?”
        “不用,您看好吧,就是希望完成任务后,科长您能帮我说点好话,让我多挣点钱”
        “嗯,我会的”
        对话完毕,车门一打开,年轻男孩戴着帽子、穿着工作服,手里捧着一个纸盒子,一看就是外卖员的形象。
        只见这个年轻男孩径直走入了前方不远的一栋有警察看守的居民楼里,进入了电梯,里面已经有两个中年男人。
        “西八,你们就不能好好包装一下么?”
        年轻男孩手里捧着的纸盒一角有些漏了,滴落出泡菜的酱汁,电梯里自然便弥漫一股味道,让男孩身后一个高瘦男人有些不满的说道。
        “又不是我包装的”
        年轻男孩回了一句。
        “但就是你们这种人乱丢的!”
        “你看见了?”
        “什么?”
        “我说,你看见我乱丢了?!”
        眼见男孩语气如此不客气,连个敬语也不说,高瘦男人一瞪眼,将男孩戴着的帽子拍到地上,骂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这么没大没小?!”
        此时,电梯到了六楼,门一开,男孩将帽子踢出去,自顾捡起来又戴上,冷笑了一下,而电梯里的两个男人则坐到了七楼。
        “您来了,吃饭了吧”
        两个男人一出电梯,立刻有人问好,高瘦男人回应着,走到了一间有两个警察把守的大门前,敲了敲门。
        咚咚咚。
        门小心翼翼的打开缝隙,一个中等身材的憔悴男人正张望呢,高瘦男人说道:“是我”
        门这才打开,憔悴男人走了出来,有些缩头缩脑。
        “时间到了,该走了,不用怕,很安全”
        高瘦男人说道。
        很明显,高瘦男人是一个警察,带队保护一个污点证人,现在即将带证人去出庭作证。
        于是一行人便走向电梯,这时,楼道那一头,一个人从楼梯走上来,耳朵里戴着耳机,正跟随音乐微微摇晃着身体。
        “站住,什么人!”
        守在那里的便衣警察当即拦下了这个看起来像送快递或者送外卖的年轻男孩。
        男孩低着头,看不清具体长相,似乎沉浸在音乐之中,也不回话。
        “对墙站,把身份证拿出来!”
        便衣警察命令道。
        不远处的高瘦男人则看清了男孩,暗道送外卖的小子怎么跑这里来了。
        “你要去哪,几楼几号房…”
        便衣警察不断逼问着,话说到一半,却发现纸盒底部有一个洞,男孩的手是放在洞里的。
        不,不好!
        一种不好的预感刚涌上心头,年轻男孩微微一笑,纸盒里的手毫不犹豫扣动了扳机。
        这一下便如同猛虎出了笼,年轻男孩枪法精准、身手利落,硬是一个人干掉了五六个警察,连同那个高瘦男人在内,而后,他干掉了这一次的目标人物,也就是这个污点证人。
        切,不过如此。
        男孩潇洒的一转身,收了枪,拿起耳机说道:“任务完成,我马上下去”
        说着,他快步推开楼道的门,刚迈步而出,一双手忽然从门后出现,将他从楼梯栏杆推下去。
        砰。
    男孩头下脚上地重重摔在阶梯上,脖子扭曲着,身体也因为剧痛而微微颤抖着,他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蹲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科长。
        “为,为什么?”
        男孩从嗓子眼挤出一句不甘的疑问。
        “一路走好,我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忧郁男子面无表情,伸出手捧住男孩的脑袋,便要将他脖子扭断。
        “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男孩最后说道。
        两个小时后,忧郁男子成功从围满警察的案发现场脱身,换了一身干净工整的西服大衣,提着公文包,走入了一栋商业大厦里。
        他回到了新大陆金属公司。
        “池科长”
        “池科长好”
        “前辈好”
        一路穿过忙碌的办公区,不时跟人点头,忧郁男人走入了杂物间里,先喝了一口水,便一扭开关,一面墙瞬间打开,露出了一个入口。
        忧郁男子顺着入口往下走,里面别有洞天,他走到大堂里,一个大婶坐在桌子后,正一边织毛衣,一边盯着电视看,见忧郁男子来了,放下了手里的针线活,随手从架子上拿了一个文件夹,放在桌子上。
        忧郁男子将枪支递过去,自己拿起文件开始签到并书写简单的任务报告,大婶则熟练的检查枪支、卸下弹夹,将物品收好,这个过程中两个人互不干扰,默契无比,显然这些事经历了太多次。
        “你来晚了”
        这时,侧门里走出一个西装革履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正是权理事,冲忧郁男子说道。
        “嗯”
        忧郁男子看了权理事一眼,应了一声。
        “你应该在两个小时前就回来了,为什么晚了?”
        权理事追问道。
        “嗯”
        忧郁男人依旧不咸不淡应了一声。
        权理事被这种态度惹得差点发作,但也拿忧郁男子没办法,只能找了几句茬,便悻悻走开了。
        又在公司呆了一阵,下午,忧郁男子便出去了。
        他叫池炯道,在这家杀手公司供职十年,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业绩很突出,是公司的精英骨干,数一数二的高手,现任公司营业二部的科长。
        池炯道无父无母,无妻无儿,甚至连朋友也没有,唯一能谈几句真心话的就只有跟他半师半友、已经退休了的前部~长。
        他为人稳重,沉默寡言,属于那种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能少说几个字就少说几个字的人,这种性格自然很难交朋友,但却很受公司老爷子的信任和器重。
        他有着自己的人生规划,想着就这样为公司效力到退休,然后跟部~长前辈一样,过自己的生活,那时,他估计要六十岁了吧。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的心乱了,眼睛也变得迷茫,内心的感情隐隐告诉他一个事实:他这个杀人不眨眼的精英杀手心里逐渐没有了杀气,换言之,他有点厌恶这份工作了。
        所以,他破天荒的违背了公司的规章制度,没有结束那个名叫罗勋的年轻男孩的生命,甚至,他还答应了罗勋,将钱送到罗勋家里,他母亲的手上。
        人,真的是会变的。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