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四十章 怎么是你?

第四十章 怎么是你?

    这场酒一直喝到日头渐渐偏西,敲糖村的人钱没有多少,但蒋卫东结婚,大家伙的热情还是很高的,远不是后世能比,虽然吴家这头有大房的一些搅屎棍在捣乱,着实烦人,但敲糖村的人装作听不见,依然还是将婚礼办的颇为圆满。
    蒋卫东既要陪好吴家的人,又要对村民们表示感谢,等到酒席结束,着实是已经喝得有些软脚了。这隋朝的酒太混,喝多了之后远不如后世来的舒服,甚至还有些上头,此时的他头疼的似乎要裂开了一样。
    谁说纯粮食酒不上头的?净扯犊子!
    送走了客人,蒋卫东跌跌撞撞的回了自己的房间,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椅在门框上愣神了好长一段时间,脑海里和胃里一样的翻滚不休。
    这特么的就结婚了?还是和一个从没见过面的女人?
    不自觉的,蒋卫东想起了蒋坤他妈,那个自己的原配,同样也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女人,那女人跟着自己吃了不少的苦,俩人就是靠鸡毛换糖起家一块做的生意,后来俩人一块在义乌最早一批搞柜台搞批发,作为那个年代的个体户遭了老鼻子罪了,可惜,一天好日子都没过上,那女人就死了。
    蒋卫东又想起了上辈子一票一票的情人,挨个在他脑海里闪过,有穿比基尼的,有穿着睡衣的,有穿着校服的,有穿着职业装的,他上辈子好歹也是义乌首富,身边又哪里会缺了女人,可惜,这些脑海里的女人模样上全都模模糊糊,全都记不清脸了,身材倒是都记得挺清楚。
    不知怎的,蒋卫东又想起了吴碧君。那个穿越过来之后,在他生命力昙花一现的女人,那个他有一点点喜欢,却也曾对她动过杀心的女人,也不知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心里竟然还有一点小痛。
    若是这辈子,能娶那个女人多好啊。
    缓了缓神,蒋卫东长吐了一口气,跌跌撞撞的走向新娘,新娘的头上盖着红盖头,看不清脸。这狗屁习俗起源于东汉,不过隋唐时北方人民和胡人混的厉害,已经废掉了,但南方却依旧保留着。
    蒋卫东轻轻用秤杆,挑起自己老婆头上的红盖头,露出一张美丽而又熟悉的脸。
    唰,又给放下了。
    晃了晃脑袋,蒋卫东自嘲的笑笑:“我特么真的是喝多了。”
    唰,这回用手把红盖头拽了下来。
    愣了一会。
    又把盖头重新盖上了。
    伸手,使劲扇了自己两巴掌,然后起身洗了把脸。
    唰。
    还是吴碧君。
    蒋卫东半天都说不出话,他有点懵了。
    噗呲一声,吴碧君都被他给逗乐了:“别再给我盖上了,闷死了。”
    “怎么是你?”
    “是我,这附近大大小小所有的乡县里,姓吴,有有条件读书识字的女人还能有谁?”
    “你不是被坤哥儿从泉州……哦,哦哦哦,所以谣言是真的,你真的跟小白脸私奔来着?”
    吴碧君又急又恼,还带着三分羞道:“谁跟小白脸私奔了?这是谁乱嚼的舌头!我……我不过是离家出走了而已。”
    “哦……那,那那个来闹过事儿的丫头呢?”
    吴碧君叹息道:“死了,死在泉州了。”
    “哦。”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离家出走么?”
    “对啊,为什么啊。”
    吴碧君深吸一口气道:“那时候我不了解你,嫌你……嫌你穷。”
    蒋卫东苦笑道:“我确实是穷啊,你……也对,以你的条件,应该嫁个有钱有势的。”
    吴碧君忙道:“那是我以前的想法,有钱没钱,要看我喜不喜欢,我若是喜欢,万贯家财我嫁,穷一点我也愿意嫁。”
    蒋卫东沉默了一会,问道:“那要是我呢。”
    吴碧君红了脸,低头道:“能吃得饱就嫁。”
    “那你吃得多么?”
    “不多,而且……还可以少吃一点。”
    ………………
    一夜鱼龙舞,灯一吹,就是一宿。
    既然此处不让写,那咱们就换点可以写的。
    从琉球回来,蒋坤与苏狗蛋再一次来到了泉州,依然带着好几大车的货物,是他从琉球土著哪里换的土特产和土著们赔给他的赔礼,而与上次不同的是,他这回进城没有交税。
    没交税,也就没有查车,门吏们似乎都认识他,一见是他,立马就换上了一副奴才一般的笑脸,恭恭敬敬地给请了进去。或许在泉州人的眼里,蒋坤也是个手眼通天,黑白通吃,还与异族交情匪浅的大人物了吧。
    这一回也不用再住客栈了,直接奔着杨旦的货站就去了。
    天将傍晚,货栈里的生意很冷清,杨旦高高的坐在柜台后面,一只手拄着脑袋睡得正香,另一只手却插在了桌上的算盘里,口水流下来挂着细细长长的丝,打湿了账本,看起来非常的好笑。
    蒋坤笑着逗他道:“掌柜的,买货。”
    杨旦连眼睛都没来得及睁开,就立马在睡梦中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爷您看点什么?”
    待看清来人,杨旦拼命地揉了揉眼睛,惊喜地道:“东家!!”
    蒋坤笑着取过了桌上的账册,笑道:“你还懂记账?”
    结果一翻,只见上面画虽然画的乱七八糟的,但居然勉强能看得明白。“卧槽,你真会记账?!”
    杨旦嘿嘿憨笑道:“我当然不会记账了,但我脑子好,每天进多少货、出多少货,哪样是多钱来的多钱走的,都在我脑子里,等到关了张了,我就给隔壁的账房先生帮我记在纸上,给他十文钱。”
    “你就不怕他忽悠你?”
    “不怕,我同一笔账,要找两个账房分别记,虽然我不识字,但只要两个账本上记的东西不一样,那就是有问题呗,喏,所以我这有两本账,您看看,这样是不是您查账都方便了?”
    蒋坤笑道:“你小子,倒还真有几分歪才,不过你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不识字、不会做账,成就终究是有限,我也不敢重用你。”
    杨旦赶紧地道:“那当然,您放心吧,我一直都在学着呢,现在都已经会打算盘了,打得可好了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