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三十八章 弱肉强食

第三十八章 弱肉强食

    蒋坤和苏狗蛋在外面等了大半个时辰,估摸着里面懂汉语的土著已经差不多都死透了,两人将窗户开了个缝,随后二人又尿了泼尿在麻布上,顾不得嫌弃,就堵在了自己的口鼻上,回屋假装睡觉。
    果然,第二天一早,当这些土著发现他们的时候,在极度震惊之后,只是以为他们命大没死,丝毫没有怀疑他们在蓄意杀人,甚至其头领还表现的特愧疚,觉得是他们招待不周才让好朋友因此遇险。为此,那土著还特意给他带了许多的土特产。
    回大陆的船上,蒋坤罕见的喝起了酒,自打穿越过来,这还是他第三回还是第四回饮酒,不是因为身体小,只是单纯的觉得隋朝的酒太难喝了些,只是此时,他只想一醉方休。
    他刚刚杀人了,而且杀的还是对他充满着善意的无辜之人,甚至他们算得上朋友。
    稀碎的浪花拍上来,打湿了头发,蒋坤用一支胳膊肘拄着船舷,拖着下巴,望着翻涌的海面沉默不语,一只海鸥在半空中划出漂亮的一道白色光影,随后安静的落在船上梳理羽毛。
    一人一鸟,相隔半尺。
    一个喝酒,一个梳理羽毛,像是一幅安静的油彩。
    蒋坤就这么干巴巴的瞅着他,啥也不干,什么也不想干,内心里有一种想要朝这支鸟倾诉的冲动。
    扑棱棱棱,眼疾手快的苏狗蛋一把抓住了海鸥的脚,随后干净利落的扭断海鸥的脖子,打断了蒋坤的惆怅,随后,这货哼着山歌蹦蹦跳跳的走了,蒋坤知道她要给这海鸥拔毛放血,用不了多久就是一道美味。
    “狗蛋。”
    “嗯?”
    “你说,我和我爹是个坏人么?”
    狗蛋诧异道:“你怎么会这么想?这个天下,已经没有比你们父子更好的人了。如果不是你,我现在一定还在要饭,不,或许连要饭都要不到了,我会别别人活活打死的。”
    蒋坤苦笑道:“不是对你,是对所有人,假使我们没有收留你,我们还是好人么?”
    苏狗蛋理所当然地道:“当然也是啊,你看咱们村一千多人,不都是无依无靠的可怜人么,多亏了你跟东叔收留,大家伙才有了家,才有了糊口的营生,大家不知道多感激你们呢,谁敢说你们不是好人,村里的老少爷们非得跟他拼命不可。”
    “可是……咱们刚刚杀了人。”
    苏狗蛋迷茫地点头道:“是啊,咋了?”
    “可他们都是无辜的人啊。”
    “不是你说他们挡了咱的路么,是你说敲糖村再想好好发展,就必须有一块法外的根据地么?”
    “是啊,是我说的啊。”
    “那你纠结啥呢?”
    “可他们毕竟是无辜的啊!”
    “嗨,多大点事儿啊,这不都是为了活着么,要我说坤哥儿你啊,就是矫情。”
    “我矫情?”
    “对啊,敲糖村要吃饭,要发展,他们挡了路当然要杀他们啊,这不是正常的么?”
    “………………”
    “坤哥儿,你知道咱们全县附近有多少乞丐么?”
    蒋坤摇了摇头。
    “差不多有两百多个。”
    “所以呢?”
    “前年发水,去年遭瘟,家里丢了营生的腐儒老弱不计其数,你知道乞丐增加了多少么?”
    “多少?”
    “不超过五十个。”
    “…………”
    “全县的有钱人就那么多,乞丐多了,大家就都要不到饭了,所以,全县的乞丐总共只能有两百多个,不能多。”
    “那……多出来的人呢?”
    “都死了呗,有的是要不到饭饿死的,但更多的,就不是饿死的了。”
    蒋坤沉默了片刻,问道:“那你杀过人么?”
    “杀过啊,不杀人我怎么活下来的?”
    “…………”
    原来,没有法制的世界是这样的么。
    弱肉强食啊~!
    蒋坤微微叹了口气,有些心疼的将苏狗蛋抱住,抱得很紧。
    苏狗蛋脸红红的,也不知道蒋坤这是抽了什么疯,只觉得被他这样抱着,很舒服,很安全。
    “坤哥儿,你说咱们能赶上东叔的大婚了么?”
    “应该赶不上了吧,咱们还要先去泉州一趟,去跟林士弘商量商量事儿,再顺便看看杨旦那小子弄的怎么样。”
    “哎呀,还要先去泉州啊,我还等着看新娘子呢。”
    “看什么新娘子,那是你未来婆婆。”
    苏狗蛋闻言脸色更红,将头深深地埋进他的怀里。
    ………………
    蒋坤当然是故意躲开这场婚礼的,虽然他比谁都清楚这场联姻的必要性,但这并不代表他心里没有芥蒂,毕竟礼法上来说,那女人来了就是他后妈了,这年头可不流行管后妈叫姐姐,那女人真实岁数可是远远小于蒋坤两辈子相加的心里年龄的,婚礼上再有点什么乱七八糟的礼节,多恶心?
    却不知另一边,吴家却是已经翻了天了。
    一大早上发现原本要出嫁的新娘子和陪嫁丫鬟都死了,吴家堡自然是免不得一阵鸡飞狗跳了。
    可以确定,两个人是被人害死的。
    可以进一步的确定,两个人是被自家家里人害死的。
    还可以确定的…………没了。
    而且还没法查,这种事儿毕竟是家丑,不可外扬,最关键的是大婚的日子已经临近了,这事儿必须得瞒着近在咫尺的敲糖村,一旦大张旗鼓的查起来那隐瞒工作可就没法做了,而当务之急也不是查找凶手,而是赶紧找个合适的新娘子给蒋卫东顶上。
    只能庆幸这蒋卫东和新娘子没见过面了。
    这特么憋不憋屈?在乌伤只手遮天的吴家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可奈何再憋屈也得忍着,吴、蒋两家的联合,已经上升到吴家百年大计的层次了,任何事情都必须为此而让路。
    再说了,这种大家族里哪年不因为内斗死几个嫡系?大房和二房没闹出火并来都已经是老祖宗持家有方了,唯一的麻烦是,这门婚事有点邪性啊!
    最合适的那个莫名其妙的就离家出走了,后补上的一个死在办事儿之前了,这换了谁不得琢磨琢磨啊,因此这后补人选,大家都不怎么积极,反而还直往后躲,两房的话事人也头疼不已,半天也拿不定主意。
    这种事儿要嫁只能嫁嫡系,可吴家嫡系的适婚女子就这么多,总不能嫁给蒋卫东一个十一二岁的萝莉吧,那还特娘的没他儿子大呢。
    就在这个时候,吴碧君回来了。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