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三十六章 各说各话

第三十六章 各说各话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
    一个女人问一个男人为什么要娶别的女人。男人要如何回答呢?
    蒋卫东略微沉吟了一下,道:“为什么不娶呢?”
    吴碧君闻言又愣住了,低着头,纠结的摆弄着手指。
    良久之后,吴碧君问道:“那……那吴家女子,也许是个很任性的人,她……她很可能已经被家里人给宠坏了,她……她还有个丫鬟,来这里捣过乱,你不会嫌弃她么?”
    到最后,已是声若蚊鸣,听不清了。
    蒋卫东的心里却咯噔一声,暗叫糟糕。
    这女人什么意思?大晚上特意跑过来说我老婆的坏话?
    她就算是罗玉凤又能如何,我特么娶的是吴家的这块牌子又不是那个人,这……这女人怎么这么拎不清呢?莫非她还有点想法?唉,女人啊,女人。
    他看得出这吴碧君已经爱上自己了,嗯,这没什么奇怪的,两辈子里爱他的女人多了去了,但不同的是蒋卫东对这吴碧君事实上也已经有一点喜欢了。
    不过蒋卫东是个很理智和冷静的人,他心里有着将来收她做小妾的想法,也有这个打算,但这一切的前提是这吴碧君必须是一个拎得清的女人,最起码,不能和未来的吴氏乱吃醋,不能惹那个吴氏不快,在他们爷俩有本钱与吴家翻脸之前,任何人也不可以成为他与吴氏二人相敬如宾的障碍。
    所以,蒋卫东很清楚,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口花花,他必须冷酷,这女人能接受就继续攻略,接受不了就趁早斩断情丝,免得将来害人害己。
    于是蒋卫东板起脸来,口气也微微冷了起来道:“姑娘此言差矣,我虽与吴氏未曾谋面,却相信她作为吴家之女,必然是贤良淑德的,我二人也必然可以举案齐眉,至于那个丫鬟,我也相信那绝非吴家本意,更不可能是吴氏的本意,再说那丫鬟就算举止不当,可说到底全然出自一颗护主真心,我若因此而迁怒其主,岂是君子所为?反倒是姑娘,背后说人是非,未免不符合你的身份吧,夜已经黑了,还请姑娘自重。”
    他这话已经有一点重了,也是存了心想伤她,却哪里知道,他想的和这吴碧君想的压根就不在一个频道上,吴碧君听这蒋卫东如此说,心里满满的只有欢喜。
    “你……你真的不介意?”
    “当然。”
    蒋卫东暗想,唉,可怜的孩子,我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我可真是个有毒的男人啊,罪过,罪过。
    殊不知,吴碧君的心里美的都要上天了。
    咬了咬嘴唇,吴碧君鼓起勇气道:“那,我听村里有人说,说……说她不想嫁给你,所以离家出走,逃婚了呢,这种事你也能原谅她么?”
    蒋卫东一听却是真有点恼了,怒斥道:“姑娘!这等乡间妄语留言,如何当得了真?姑娘休要胡说八道,辱我妻子名誉!”
    吴碧君低着头,噘着嘴,道:“那要是……万一呢。”
    蒋卫东更怒,几乎想要拍桌子了,但终究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平静地道:“就算如此,那也没什么,我相信,她那是因为不了解我,等以后她了解我了,了解坤哥儿了,我们自然可以过的很幸福的。”说着,蒋卫东严重一缕凶光闪过。
    暗道“这女人太麻烦了,简直是特么疯了,不行,不能纳她作小妾了,可是……印刷术被她学了去,这可是要命的东西,要不然……灭口?哎呀呀,有点舍不得啊。可真是,明明挺聪明一个小姑娘,怎么这时候变这么蠢?果然是因为这该死的爱情么?”
    吴碧君自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情郎已经在心里思索着杀人灭口了,此时她的心里只觉得蜜一样的甜,低着头,羞答答地跑了,回到自己的房间,望着窗外的月亮傻傻的做了一会,一会笑,一会哭,一会神色温柔,一会神色凶厉。
    蒋卫东比她强不了多少,这一天晚上也想了很多,而且一想就是一宿,最终,还是没狠得下心杀人灭口,但有些事却总是要交代清楚一些的,便在一大早上的时候亲自敲开了吴碧君的门。
    却发现,人去屋空。
    ???
    人呢?
    蒋卫东微微慌了一下,见屋子里值钱的东西都没丢,用于印刷的泥块也整整齐齐地摆在了地上,足有数百块,但一些女子随身的细软之物却是不见了。
    “来人,快来人!”
    不一会,几个早起的村民赶来。
    “你们早上看到吴小姐了没。”
    “没有啊。”
    “坏了,给我找,所有人给我找!”
    敲糖村的村民还是第一次见到蒋卫东气急败坏的样子,一时也急了,于是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全村还留守的数百人就都动员起来了,很快就确定了吴碧君已经不在村子里了,又纷纷结伴去村外寻找。
    蒋卫东突然觉得身上的力气都小了好几分,颇有些跌撞之的做到了床上,自嘲地苦笑。
    “是……察觉到我的杀心了么?真是个聪明的女人啊,唉!我好像比我想象中的,更喜欢她啊。”
    ………………
    吴家
    大婚临近,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还有三天,就是吴、蒋两家正式结亲的日子,虽然只是嫁女,却俨然已经成了吴家此时的头等大事,连过年似乎也没有这事儿重要。
    数月来,越是和蒋卫东接触,吴家就越是觉得此人深不可测,脑子里、肚子里的才学、知识、见识,全都给吴家一种天人之感,蒋坤在泉州做的那些事,他们多少也听说了,因为是打着吴家的旗号,他们吴家竟因此在这一带涨了几分地位,于是吴家对蒋家父子愈发的看中了。
    一个月来,吴家为了找吴碧君都已经找疯了,却不敢偷偷声张,到最后连老祖宗都怒了,索性全家都当这女人已经死了,于是,家里又连忙安排了另一个女子,反正对蒋家来说都一样,就当吴碧君这个人不存在也就是了。
    新的新娘子叫吴倩,是大房的人,因为吴碧君的事儿,二房最近很是被压得不轻。
    偏偏就在这么个节骨眼上,吴碧君回来了。
    却不是走正门堂堂正正回来的,而是钻狗洞。
    吴碧君知道家里自己的房间后面有个狗洞,特别隐秘,而且没有守卫,她当初离家出走时就是从这里钻出去的,只有她和小莲两个人知道,现在,却只有她一个人了。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吴碧君就像个影子一样,无声无息的,打开了新娘子闺房的门。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