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三十五章 夜叩门

第三十五章 夜叩门

    腊月,就连乌伤这地方也开始冷了起来,难得的,乌伤这地方还下了一场雪。
    雪片很小,也不密,间或的仿佛还夹杂着几滴雨滴,黏糊糊的并不如何欢喜,反倒十分烦人,关键是这天气并不比北方好受,冷空气仿佛专往骨头缝里吹的似得,将敲糖村中好几个乡亲都吹得倒了。
    用后世网友的话说,这南方的雪全是魔法攻击,穿透力比北方可高多了。
    然而敲糖村的乡亲们却没有一人为此而感到沮丧、难过,相反还颇为高兴,因为敲糖村新开了羽绒服、羽绒被的生意,如今这雪一下,倒是好卖多了,跟卖炭翁心忧炭贱愿天寒是一个意思。
    然而虽然自己做这东西,敲糖村却没有一个人穿这东西,就好像后世采松茸的藏民一辈子也没吃过这东西是一样的,江南这地方一年也冷不了几天,忍一忍也就过去了。也因此,蒋坤父子俩也在硬熬着,虽然全村人都建议他俩用上,全村这么多只鹅,那么多的鸡毛鸭毛,不差他们俩,但他俩却格外的坚持。
    毕竟,此时的敲糖村产权这三个方面是极其不明确的,啥是公共财产、啥是蒋家财产、啥是私人财产,都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划分,至少也得等明年各项产业都走上正轨之后再说,因此此时的敲糖村,全凭蒋家爷俩的个人魅力撑着,这个时候可不敢有丝毫大意。
    所以,小伙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
    蒋坤开始接受苏狗蛋了,不清楚是不是男女之情,但起码搂着睡觉能舒服一点。蒋卫东倒是也想搂吴碧君,却是只能想想了。
    明明是临近年关,明明是建村大喜,但敲糖村却显得很是萧条,村子里,绝大多数的男人都被蒋卫东给派出去了,还都给派的挺远,一时半会肯定都回不来,女人们忙活着各种各样的产业,年关市场好,赚钱容易,加上老爷们不在,这年过的自然也就缺少一点年味了。
    说实在的,要不是蒋卫东威望实在是高,就这年底派人出差的举动肯定是要被背后嚼舌头的。
    几天的时间里,蒋卫东始终没抽出时间去泉州拜访林士弘,同样,林士弘也没时间来拜访他,俩人都是大忙人,但彼此间的书信还是往来频繁的,从书信中得知,林士弘已经将泉州一带所有会翻译琉球话的人全都给找到了,并保证等陈将军来的时候,一个会能跟他们交流的都找不到。
    虽然没有明说,但蒋卫东和蒋坤都认定,人应该是被他给杀掉了,现在比较麻烦的,是要确定琉球那面是否有人会说汉话,而这个任务,就必须交由他们办了。
    合作么,还是这种杀头的买卖,投名状总是要缴的,蒋卫东对此也并不排斥,于是残忍而无情的就将这项艰巨的人物交给了蒋坤,明天就要送他出海了,管吴家借的船。
    到目前为止,敲糖村中清楚此事的只有他们父子二人而已,别人暂时都得瞒着,因此这爷俩最近一段时间习惯性的就总是偷偷摸摸的,显得神神秘秘。
    吴碧君对此也很好奇,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问,却终究还是忍住了。
    腊月二十五,蒋坤被蒋卫东亲手送走,坐上了往琉球而去的船,拒绝了他在家过年的要求。对此,蒋坤也只好在心里感慨,自己这位亲老子,当真是好狠的心啊!
    蒋卫东也并不清闲,之所以他既没法去泉州也没法去琉球,只能留在敲糖村坐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还有诺大一个吴家需要应付。
    虽然每个月只有四天要去吴家讲捭阖术,且只给少数几个聪明的吴家嫡系子弟讲解,但这活儿还真离不开他,再加上吴家越来越看重他,他越来越需要吴家支持,所以两家的亲事,便也跟着提前之后再提前,已经迫在眉睫了。
    眼看着就是他大喜的日子了,这个时候出差,吴家那头实在是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对此,蒋卫东心里其实是有一点小纠结的,毕竟他现在对吴碧君还是挺喜欢的,就算谈不上爱情吧,但好歹也是走了心的了,只是他毕竟是枭雄心性,事业为重,很快就不去想这些了,他日忽悠了吴碧君做了小媳妇便是。
    而吴碧君,却比他还要纠结一万倍。
    鬼特么的知道自己家中大人会嫁自己的哪个姐妹过来抢自己的老公。
    吴碧君思前想后了好几天,终究还是坐立不住了,主动找到了蒋卫东敲开房门。
    此时已是申时三刻有余,冬天里天黑的早,渐渐的有些昏黄了,蒋卫东正在练习毛笔字,见吴碧君不请自来,一时间也是有些讶异,蒋坤被他亲手送琉球去了,因此这屋子里暂时只有他一个人,天冷,不方便开门,吴碧君随手把门一关,便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四目相对,气氛有些怪异。
    蒋卫东行礼道:“吴姑娘。”
    吴碧君也笑着施了一礼道:“村长。”
    “姑娘有事?”
    “哦,是这样,您让我做的印刷术,已经有了初稿,只是印出来的字迹总是稍显模糊,特来请您指正。”
    “这么快?”
    蒋卫东大奇,便见忙将册子拿过来看。
    “姑娘辛苦了。”
    “村长您的这篇《三字经》,实乃启蒙之神作,我读起来甚至往往有顿悟之感,村长之学识、胸怀,让人佩服,微末之功,实在不敢言苦。”
    “好啊,我代我敲糖村千余村民,和吴家子嗣谢过姑娘了。”
    说着,蒋卫东一脸兴奋地翻看了起来,这三字经自然也被他臭不要脸的当做了家学,标记了原创,很是装了一把大哔,却见这些文字印在纸,虽然字大如斗,且多有模糊不清,但好歹还算是能看,成本上也在接受范围之内,却是能用了。
    翻了好一会才注意,吴碧君居然没走,咬着嘴唇,略有一点痴相地看着他,而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黑了。
    “姑娘……还有事?”
    “我……我想问村长一件事。”
    “姑娘请讲。”
    “你……你为什么要娶吴家的小姐?”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