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三十三章 见着美女就像撩,这是不是爱情

第三十三章 见着美女就像撩,这是不是爱情

    新建的敲糖村,格外的漂亮,蒋卫东还特意在路边闲置无用的空地上种了许多的梅花,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绝。
    蒋卫东和吴碧君就这么走啊,走,明明是要说正事儿的,却不知怎的,两个人好像都稍微有那么一点害羞,以至于气氛变得稍稍有些尴尬。
    吴碧君害羞,是因为眼前之人正是她本来的未婚夫,她现在脑子很乱,不知是否要摊牌,也不知是否要回家,更不知是否还要嫁给眼前这个人,最后索性决定,先接触接触,观察观察再说。
    蒋卫东害羞,则单纯的是动了歪心了,毕竟吴碧君很漂亮,又识文断字腹有诗书,亲手杀死黄鼠狼这种事对旁人来说或许会畏惧一二,他却极是欣赏,虽说他马上就要和吴家小姐成婚了,可这不是封建社会么。
    想想看,一个大美女,孤苦无依的寄宿在他的敲糖村,凭他的学识、魅力、手段,要泡个妞那还不是探囊取物?虽说上辈子他勾勾搭搭的情人也不少,可光明正大的纳妾这种事,想想还是非常刺激的。
    于是乎,两个各怀鬼胎的人,那小碎步迈的,还真有点湖边散步的感觉。
    “吴姑娘请看,这边,我弄了一个养鹅厂,专门用来养殖大肥鹅。”
    “养鹅?养鹅赚钱么?为什么又要把鹅集中起来养?”
    “姑娘有所不知,我这鹅,和其他的鹅可不一,别人家的鹅,每天吃半桶米糠,我这鹅,却要吃两桶。”
    吴碧君好奇道“这是为什么?这鹅又怎么吃得下呢?”
    “把鹅关在笼子里,只留脖子伸在外面,将饲料调好了之后掰开嘴巴硬灌!”
    “这……这是为什么?”
    “鹅这畜生,吃饱了之后其实是还可以继续吃的,多余的粮食会被转化成脂肪,存储在它的肝脏里,有点类似骆驼的驼峰,如果长时间不进食,它就会消耗肝脏的营养以为生,若是按我这个喂法,不出仨月,这鹅的肝脏就会占据鹅腹的三分之二的面积,一个肝就会有一斤多重!啧啧,普通的肝脏,吃起来又硬又苦,说实话并不好吃,许多人家直接是是扔了的,可是我这么喂出来的鹅肝,那味道,软糯芳香,堪称是人间的极品美味!一只肝,我最少卖他二十只鹅的价钱!专门卖给那些权贵。”
    吴碧君都傻了,道:“村……村长果然不愧是世家大族出身,这等精贵的吃法都晓得。”
    蒋卫东笑道:“姑娘不觉得我这手法过于残忍,有伤天和么?”
    吴碧君轻轻点头道:“是有点残忍了,不过经此一遭,我也算见识了什么叫人间疾苦,若一只鹅肝真的能卖出二十只鹅的价钱,那这一只鹅,搞不好就能救得一条人命呢,如此,岂不是功德无量?”
    “哦?姑娘果然高见,我也以为,此举对鹅来说自然是万恶之杀孽,但对人来说却是无良之功德,我辈既然生而为人,便还是莫要太矫情的好。”
    吴碧君微微一笑,低头。
    蒋卫东心里稍稍有点荡漾,问道:“姑娘与一道过来的姐妹们,可愿意接受这个养鹅厂?要知道这养鹅肝还是个蛮细致的活儿的,一般老爷们还真干不来,喂得少了鹅肝不够肥大,可要是喂得多了,鹅肝就会破裂,鹅也就死了,破裂的鹅肝只能做成鹅肝酱,是不值什么钱的,这鹅也就养的亏了,这经验现在还在摸索之中。”
    吴碧君闻言踟蹰地摇了摇头道:“如果……如果有其他的事做的话,我还是想……让村长见笑了,我这人心肠还是有些软,怕到时候误了您的事。”
    蒋卫东点了点头,道:“也是,孟子曰: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姑娘虽深明大义,却是君子之仁,何笑之有?”
    吴碧君惊讶道:“这是孟子说的?”
    “千真万确。”
    吴碧君捂着嘴呵呵地笑了起来:“原来孟子也说过这么赖皮的话啊。”
    其实蒋卫东压根也没想让这一群娇滴滴的小姑娘去养大鹅,他就在这句话上等着呢,要不怎么显示自己的才学?他会的经典古文不多,装哔的时机要拿好。看着她长长的睫毛下一双闪亮的大眼睛,一时间有些中招。
    两个人又走啊走,蒋卫东指给她看道:“这是我们村刚修的砖窑,那砖窑由我亲手设计,不管是红砖还是青砖,烧结速度都比普通的砖窑快上一倍。”
    吴碧君好奇地道:“可你这敲糖村都已经建完了,还要这砖窑干什么?”
    蒋卫东道:“鸡毛换糖的这门生意,看上去简单,有腿、有嘴就能干,但里面的门道其实挺多的,流民中,其实挺多人都不怎么开窍的,腿倒是勤快,嘴却是笨的很,怎么教都教不会,让他们出去淘货,十之八九是要被饿死的,正好我们刚建了村子,附近的几个县里就属我们建的最好,加上这现成的砖窑,我就让人组了个施工队,把这些人组织了起来,帮附近的乡亲们盖个房子修个水渠之类的,赚不得什么大钱,但糊口还是没问题的。”
    吴碧君道:“这也是你们父子受爱戴的原因吧,不抛弃,不放弃?”
    蒋卫东也不客气,好不谦虚地道:“我这叫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吴碧君嗔怪似的看了一眼,好似打情骂俏。
    “那,我们姐妹们,到底做些什么呢?”
    蒋卫东道:“我养了那么多的鹅,又收了那么多的鸡毛鸭毛,寻思着再开一间作坊,专门生产鹅绒被、羽绒服之类的,正适合你们这些小姑娘们来做,不过姑娘你却特殊一些,有一件大事,只有识字之人才能做的了,我本来打算让犬子来负责的,可奈何犬子此去泉州,还真给我接了个大活儿,现在还真离不开他,不止是他,我也要卷进这个活儿里,否则这般大事落在这小子手里,保不齐毛毛躁躁的给我办出纰漏来,所以这一门生意,还真就只有姑娘能替我分忧了。”
    “哦?不知是怎样的生意?”
    “呵呵,是我的一个小发明而已,我管它叫,印刷术。”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