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三十一章 当面教子

第三十一章 当面教子

    依旧坐着嘎吱嘎吱的牛车,依旧是上下颠簸的破路,蒋坤在一众瑶族弟兄的护送下,缓缓踏上了回家的路,依旧穿着粗布的长衫,嘴里叼着跟稻草哼着歌,苏狗蛋还忙里偷闲地熬着糖。
    丝毫看不出,这是个刚刚在泉州城里当街杀了一百多个人,东南地界上轻易已经没人敢招惹的人物。
    吴碧君还真没做过这样的车子呢,平日里她出行虽然也是牛车,但拉货的车子与拉人的车子,在舒适度上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她那脑袋绝对是脑震荡了,因此嘎吱嘎吱的走一路,吐了一路,好不难受,蒋坤变戏法似得拿出了好多的晒干了的酸梅给她吃,才算是轻微缓解了一些。
    吴碧君笑着问:“你怎么什么都有啊。”
    蒋坤笑道:“敲糖人的货箱都是百宝库,养家糊口,全靠东西杂,指不定什么东西在哪就能卖出高价。”
    吴碧君道:“你……你在泉州城做了好大的事,据我观察,你们走一趟货的利润也绝对算不上低,为什么你……这么……嗯……”
    蒋坤笑道:“你是想说我抠门?”
    吴碧君连忙道:“不是这个意思,应该说是……朴素,你看上去就像个田舍间的泥腿子,但接触这两天我知道,你其实是腹有诗书,胸有韬略,而且你并不缺钱,我想,你爹应该也是这样的吧。”
    蒋坤道:“觉得不可思议是吧,你觉得我应该穿金戴银,出门做车,吃饭大鱼大肉?再买几个丫鬟服侍我的生活起居?”
    “这……总是要稍微做一些的吧。”说着,吴碧君苦笑连连,心里郁闷不已。
    若是早知这父子有这般手段本事,她逃的哪门子婚啊,不怪她以貌取人,实在是这个时代,像蒋坤父子这样的人,实在是人间极品,找不着了。
    蒋坤笑道:“姑娘以为,我父子二人无根无萍,无财无势,何以立足?只凭区区制糖小道么?敲糖帮千余人,彼此非亲非故,何意甘愿为我父子效死,林士弘权势滔天,何意甘愿于我平等而交,瑶族人初次接触,何意我口头一诺,他们就愿意赴汤蹈火。”
    吴碧君闻言,若有所思。
    良久道:“公子与令尊,所图者……必是鸿鹄之志吧。”
    蒋坤挑了下眉,笑笑道:“我和我爹,在等一阵风。”
    …………
    短短数日,吴碧君就与蒋坤他们混的熟了,越接触,就越觉得这是个谜一样的男人,看上去是一碗清汤寡水,越接触就越觉得这少年内有乾坤。
    儿子便已经如此了得了,老子又将如何呢?
    吴碧君发现,她对敲糖帮突然有了极大的兴趣,就连苏狗蛋熬的糖,她也觉得极其新鲜,还撸胳膊挽袖子的在苏狗蛋的教导下,自己尝试着熬了一下。
    蒋坤也愈发的发现了这吴碧君的不凡,这女子也不知是何等的出身,除了识字之外竟然还精通诗文,与之对话,总有酣畅淋漓之感,对弈下棋,更有棋逢对手之妙,最关键的是,这女子居然极晓音律,与之交流往往颇有所得,闲暇无事之时,吴碧君还用细竹手工制了一根萧,吹起来极是好听。
    蒋坤不由得被她勾起了兴趣,在纸上画起了一张吉他的草图,打算回去就找木匠打造出来,吴碧君精通琵琶,二者之间多少相通,为蒋坤提供了不少的好意见。
    蒋坤心里不由感叹,我特么要是再大个七八岁,非泡了你不可,可惜啊!二人这岁数差着辈分呢,除非吴碧君是个正太控,否则人家不可能往那个方面去想。
    终于,敲糖村到了,蒋卫东明显是早早听到了信儿,正拄着一根黑又粗的棍子,在村口等他呢。
    半月不见,这敲糖村却是已经大变了样子,基本建成了,还挺漂亮。
    蒋坤一见蒋卫东这架势就心里一苦,垂头丧气地下了车,还不等请安问好,蒋卫东就冷声道:“跪下!”
    “哦!”
    蒋坤老老实实跪下,一时面子上有些臊得慌,只好在心中安慰自己道:亲爹,亲生的,不丢人不丢人。
    蒋卫东却没理他,热情地跟那些一路护送的瑶族兄弟嘘寒问暖,热情地请进了村中歇息,命人好酒好菜的备上,等一切安顿妥当了,这才重新回来,冷冷地看着蒋坤。
    “知道错了么?”
    “知道。”
    啪的一声,蒋卫东抡起棍子就打,结结实实打在了蒋坤的背上,打得他跪都没跪住,直接趴地上了,心里吐槽道:“尼玛,实心儿的棍子啊!”
    这一棍子,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乌泱泱上来一帮人,有的拦在蒋坤身前,有的拦在蒋卫东身前去抢棍子,蒋卫东暴跳如雷,一边挣扎着一边喊:“你们都给我起来,起开,我要打死这个逆子。”
    蒋坤也不吱声。
    “逆子!我问你,你此去泉州,去时多少人,回来时多少人?”
    “回父亲,去时一十三人,回……只有我和狗蛋两人。”
    “混账!!你……你要我如何交代啊!”
    说罢,蒋卫东呜的一声就哭起来了。
    他这一哭,周围大家伙竟都哭起来了。
    吴碧君就那么看着,仔仔细细地看着。
    若是以前,她可能早就跳出来了,或者一定对蒋卫东打下一个极低的印象分。
    天底下哪有这么当人父母的?亲儿子死里逃生,回来后问都不问一声上来就打?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这小子以一己之力将泉州城上上下下都给震住了,黄鼠狼那事儿又本是无妄之灾,如何能这般是非不分,黑白不分的一股脑的赖在蒋坤的身上?他还是个孩子啊!吴家要是有少年能比得他一半出息,全家还不得当个宝似得供起来?
    只是经此一难,尤其是经过这几天与蒋坤的交流之后,吴碧君不敢轻易下这个结论了,她仔细地看着蒋卫东的神色,发现其眼神中其实并没有多少悲愤,反而还有着三分欣慰,虽是放声痛哭,但其实眼泪并不见几滴,只是哭的声音极大。
    再看蒋坤,只见他虽然撅着嘴,一副不太服气的样子,但眼神中却不见丝毫不甘、不愿的神色。
    鬼使神差的,她又想起二叔对蒋卫东这个人的那句评价:滴水不漏!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