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三十章 不圆满的省略号

第三十章 不圆满的省略号

    蒋坤扶着吴碧君的手臂,缓缓的拾阶而上,走向城楼。
    这当然是不合规矩的,只是此时这城楼上不过三五个值夜的兵丁,见蒋坤这阵势一时间都有些傻眼了了,谁也不敢拦他,便任由蒋坤好像后世走红毯一样慢悠悠地走了上去。
    自己动手拿下鼓锤,先递给吴碧君一个,自己又拿了两个,吴碧君惊讶地道:“你会打鼓?”
    蒋坤笑道:“略懂一二。”
    蒋坤确实是略懂一二,前世他大学的时候还组过乐队,虽然他是吉他手,但架子鼓也能整两下,这种牛皮大鼓虽然与架子鼓南辕北辙,但乐理毕竟是相通的。
    就见蒋坤缓缓地挽起袖子,双手持着鼓锤,气沉丹田大喝一声,甩开膀子咚的一声打了上去,闭着眼睛,嘴里还吟唱着戏腔:“哇呀呀呀呀呀~杀!”。
    随着这一声鼓点儿传动,噗呲一声,丁韦第一个开刀,直接抹了一个混混的脖子,仿佛是一个信号,瑶族人纷纷有样学样,宰杀了起来,这些人都不是专业的刽子手,甚至大部分都还是第一次杀人,因此场面一时间难免有些混乱,有些混混挨了一刀没死成,还得要补刀,百余人的鲜血曰曰流淌成河,流入两侧的沟渠,伴着初升的朝阳,激昂的鼓点,晕染了一层璀璨的光晕。
    吴碧君在城头上看得清清楚楚,并没有像寻常小女生一样闭眼,反而看得格外仔细,见下面血流成溪,竟然还贪婪地深深吸了口气,吸了一肚子血腥的气味,双眼一时有些湿润,两颊有些亢奋的通红。
    她听得出,蒋坤这一手鼓打得是极好的,暗含韵律,且极应景,不由对这个小兔崽子暗暗惊奇,想了想,吴碧君双手倒提着鼓锤,来到了蒋坤对面,啪!一声,敲击在大鼓的侧边上,竟给蒋坤伴起奏来。
    蒋坤敲的这曲子叫作战争的脚步,是专门以大鼓为主的曲子,曾多次出现在电影配乐里,乃是赵季平老师为电影荆轲刺秦王专门所做,陈凯歌那个,虽简单,却有气吞山河之象,端的是大巧不工,寻常人想在其中找到点儿伴进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吴碧君却仿佛跟他心有灵犀似得,稳稳的每次敲击都击在关键地方上,让蒋坤打的格外爽利。
    一曲终了,死尸遍地,下面,杨旦和苏狗蛋面色铁青,杨旦还不争气的哇哇大吐了起来,蒋坤扔下鼓吹,摸了一把眼泪,哈哈大笑了起来,对吴碧君道:“小姐也会鼓?”
    吴碧君擦了把眼泪,道:“略懂一二。”
    又不一会,一片吵吵嚷嚷的嘈杂之声,泉州武侯班组终于姗姗来迟,而为首之人,居然正是林士弘。
    林士弘的脸色很难看,铁青铁青的难看,全然已经没了往日的风度,见此一地血污,以及站着说说笑笑的一众蛮族众人,更是脑瓜都大了。
    杨旦说的没错,蛮族人在城里当街杀人,这是大事儿,这是存心将小事往大了折腾,然而最麻烦的却绝不是他们和瑶族弟兄,而是泉州林家。
    地方势力,都是大事化小的,除非万不得已,否则谁愿意中央往下插手?而且经这么一弄,林士弘是真的怕了,任何事只要掺和上外族,马上就不一样了。
    更让他震惊不已的,还是蒋坤这个人。
    黄鼠狼没能杀的了他,这确实让他有些惊讶,可蒋坤如此暴烈且几乎完全不计后果的报复方式,可就让他有些胆寒了,明明只是一少年,做事居然如此果断,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
    更让他懵的是,蛮族人为什么会愿意听他的?这得担多大的干系?他们不就是刚刚认识的合作伙伴么?就彼此托付性命了不成?这是妖术啊!
    蒋坤见林士弘领着武侯到了,而那位真正管着事儿的二爷却没到,心中便已经踏实了八分,扶着吴碧君缓缓地走下来,似笑非笑地看着林士弘铁青的脸色,也不开口,而林士弘也鼓着眼睛瞪着他,蒋坤则寸步不让,坦然地直视林士弘的双眼。
    颇有剑拔弩张之感。
    好一会,却见林士弘突然哈哈笑了起来,跟弥勒佛似的,脸变得跟贼快,热情地抱了蒋坤一下,无比亲切地埋怨道:“大早上的打什么鼓啊,老子昨天喝酒喝的上头,一睁眼睛鼓都敲了,还以为是睡了一圈,天都黑下来了呢。”
    蒋坤也迅速变脸,笑道:“呦,打扰了六爷睡觉,这可真是晚辈的罪过了。”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杨旦在一旁都懵了,什么情况?领着这么多武侯过来,一地的尸体看不见,倒责怪打鼓这么点小事儿?
    却见林士弘走到丁韦面前,明明人家一身的奇装异服迥异于中原,林士弘却跟瞎了似得,抱拳拱手道:“这位便是乌伤的吴文昊吴兄弟吧,久仰久仰,在下林士弘,敲糖帮在泉州地面上出了事儿,兄弟我实在是惭愧呀。”
    丁韦也有点懵,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林士弘却冲着一众蛮人喊道:“吴家的兄弟们,我请你们喝酒,跟我走。”那些蛮族人不是每一个都听得懂汉话的,因此林士弘一边说的时候还一边用手比划着。
    这份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却是让杨旦眼珠子都掉下来了。
    蒋坤则笑着拿出了一个锦囊,里面全是丁点大的珍珠,万分肉疼的拿出来,挨个递到了那些武侯的手里,口中道:“有劳兄弟们了。”
    随后拍了拍杨旦的肩膀道:“帮着公差兄弟们洗一洗地。”
    杨旦:“………………”
    蒋坤和林士弘又喝了一顿酒,这事儿稀里糊涂的就算过去了,蒋坤知道蛮族这事儿林家一定会极力压下去的,索性就连理都没理,山高皇帝远,自然有穷乡僻壤的好处的。
    当天,泉州城上上下下都重新认识了敲糖帮这三个字,蒋家父子也成了轻易不要招惹的人物,至此,蒋坤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至于林士弘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蒋坤没有再追究,好似已经不在意了,晚上,蒋坤与林士弘继续商量大事,二人合作依旧。
    三天之后,蒋坤在泉州城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启程回乌伤,临走前,蒋坤还特意租下了一个货栈,言而有信的让杨旦当了掌柜,负责处理寻常的货物进出,货栈的东家是林士弘,大手一挥就给了个友情价,而且允许他们先把钱欠着。
    此间事,就此画上了一个不那么圆满的省略号。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