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二十九章 这要是我后妈该多好啊

第二十九章 这要是我后妈该多好啊

    “你醒了?”蒋坤问。
    吴碧君吃力地睁开了眼睛,看东西很模糊,脑袋里嗡嗡的声音断断续续,弄得她有些恶心想吐。
    “你是吴家嫡女?”蒋坤问。
    “发生什么事了?”吴碧君问,她脑子很混,甚至短期记忆似乎也出现了一点问题,所以完全搞不清楚情况。
    混混们见状纷纷嚎了起来:“小姐啊,咱们可是救了你呀,您答应我们收我们进吴家的,您还说林家会给我们面子的啊。”
    吴碧君微微皱眉,似乎想起来了什么。
    蒋坤似笑非笑地道:“你是吴家大房的还是二房的女儿?要保他们么?”
    吴碧君仔细眯起了眼睛,好半天才看清蒋坤的模样,心里却是一惊。
    这不是敲糖帮的小兔崽子么?
    他怎么在这儿?
    是他救了我?
    蒋坤没见过吴碧君,事实上他只知道吴家有个女人要嫁给蒋卫东,根本就不知道是谁,也没关心过这个,但吴碧君见过蒋坤一面,而且印象深刻。
    蒋坤还在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问道:“我打算把这些人渣都杀了,吴家什么意见?”说着,蒋坤还拿出了血帕,笑道:“这是你的?多亏了你这血帕我才找到这,吴家像你一样读书识字的女子很多么?”
    见到血帕,吴碧君松了口气,她本是聪明人,许多事一下子就捋明白了,不由得对蒋坤升起了感激之情。
    而且吴碧君心里清楚,敲糖帮与吴家的关系并不像外人认为的那种附庸关系,蒋坤想做的事,她根本拦不住,再说说到底她就是被这些人贩子拐卖才遭此一劫的,她有什么理由真的替这些人渣求情?
    昏迷之前说的那些话,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毕竟当时她也不知道会有人神兵天降啊。
    于是吴碧君道:“我姓吴,但不是乌伤吴家的人。”
    蒋坤愣了一下,混混们也愣了一下,然后又哭天抢地或是破口大骂了起来,蒋坤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丁韦他们便把他们都带走了。
    蒋坤又问:“你真不是乌伤吴家的人?”
    吴碧君点了点头,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难道她还能说,我特么不但是吴家嫡女,还是你爹的未婚妻,你的后娘,因为不想嫁给你爹所以逃婚了?
    尴不尴尬?吴家还要不要脸面了?她自己还要不要脸面了?
    她逃婚这事儿,吴家必然是要压下来的,必然会换一个姓吴的女子嫁过去,蒋卫东也不会介意嫁过来的到底是谁,只要姓吴其实都一样,但她逃婚这事一旦做事,那问题可就大了,要知道这世上大部分的事情,面子都远比里子重要,很可能敲糖帮和吴家的联姻就会因此而吹了,吴家丢尽颜面的同时,跟敲糖帮也很有可能反目成仇,这不是耽误大事么?
    于是,吴碧君就只能否认到底了。
    蒋坤却对这女子更加好奇了,在她看来,这女子有胆识,有谋略,绝境之中居然能以一己之力翻盘,最重要的是还读书识字,而且长得还挺好看。
    多好的女人啊,还姓吴,怎么就不是乌伤的呢?要是自己那没见过面的后妈能有其一半优秀就好了。
    蒋坤问了吴碧君的来历,吴碧君自然是胡乱编造一气,总之就是挺惨的就是了,反正现在小莲死了,也不怕穿帮。
    蒋坤闻言对吴碧君更加喜爱了,他穿越过来都半年多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有文化有思想,似乎还能独立思考的女性呢,几乎有了现代女士的影子,问其打算,吴碧君自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见她说自己已是无依无靠,索性便邀请她一道回敲糖村。
    识字的人,在这年月已经算是高等人才了。
    吴碧君稍稍犹豫了一下,便也答应了。
    她也是骑虎难下了,而且实在是不敢一个人再上路了,权当搭顺风车,再说经此一事,她也变得成熟了许多,对敲糖帮已经不那么排斥了,对蒋卫东和蒋坤这一对父子,也产生了浓浓的好奇,打算近距离的观察观察。
    虽然,因为自己任性的逃婚,嫁给蒋卫东的应该是别人了。
    于是,初次见面,且各有盘算的“母子”二人,很快就聊了起来,而且越聊越投机,快到时间之后,蒋坤还亲自搀扶着吴碧君,来到市集上看行刑。
    吴碧君身上的气味并不好,任何人在这种地方关将近一个月,怕是也要发臭里,只是握着她白藕一般的手臂,蒋坤还是稍微有那么一点心猿意马了起来,这样一个女子,对他是有吸引力的,至少比苏狗蛋要强得多得多,毕竟他又不是真的孩子。
    很快,市集到了。
    百余名黄鼠狼的小弟五花大绑如螃蟹一般跪在地上,嘴里被堵上,呜呜的哭泣。
    泉州边陲之地,远离皇权,虽然明面上的规矩与长安城差不多,但执行层面其实南辕北辙,比如宵禁管的就一点也不严,因此虽然晨钟还没敲,但街面上已经有不少人了,类似于后世的早市,晨钟似乎只有报时的功能。
    也正因此,蒋坤的这番举动,此时其实已经传遍整个泉州城了,黑道上各家个派的老大,衙门里的公差,林家的旁系嫡系大小房,以及无数做着大买卖的小买卖的生意人,全都被人从被窝里唤醒了。
    街道上,百姓们已经完全被这场面给震慑住了,两个巡夜的武侯就在边上看着,吓傻了一样的瞪着眼睛长着嘴,明知道这是要当街杀人也不敢言语,一时间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好大一圈人看着,却没有一个人说话,全都粗重的呼吸着。
    丁韦过来道:“蒋公子,还等晨钟么?”
    蒋坤笑了笑,瞅了一眼城楼上的晨钟暮鼓,突然道:“不等钟了,等鼓。”
    “鼓?暮鼓??”
    蒋坤笑着伸出手,扶着吴碧君道:“上去打个鼓?”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