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二十八章 擒贼

第二十八章 擒贼

    黄鼠狼的小弟,一共有一百零六个人,而蒋坤的蛮族朋友,是两百多人。
    虽说存在着差距,但真要打起来的话,未必就会输,至少蒋坤想赢绝不容易,若是死伤惨重,那他欠瑶人的人情可就太大了,即使是事先谈好了价钱,蒋坤也依然会内疚的,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已。
    却不想……
    “大爷,误会,都是误会,我们已经投靠吴家了,咱们可都是自己人了呀!”
    “哈?”
    什么情况?
    看着跪了一地的混混们,蒋坤懵了。
    很快,昏迷中的吴碧君与黄鼠狼的尸体被抬了出来,苏狗蛋也安然无恙的被请了出来,见到蒋坤的刹那,小丫头泪如泉涌,爬在他的怀里淘淘大哭。
    “好了,好了,这不是没事儿了么,其他人呢。”
    “其他人……都……都死了。”
    蒋坤心里一痛,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虽说,他对这些普通帮众并没有什么感情,甚至好些人他连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但他还是心里很痛。
    不过好在苏狗蛋没事,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听这些混混们叙述了事情的经过,蒋坤一时间也是有些懵,瞅着昏迷的吴碧君,心情很是复杂。
    至于那些混混,其实士气早就散了,尤其黄鼠狼一死,他们更是彻底的成了乌合之众,本来,困兽犹斗,他们也还是有一拼之力的,可吴碧君昏迷之前的那么一段话,却给了他们希望,而有了希望,他们自然也就不会反抗了。
    吴家,势力与林家是没法比的,林家是东南第一世家,甚至俨然已经有了门阀的样子,而吴家,充其量只能算作土豪,但他们这群混混与林家却并不是什么大仇啊,说到底,这恩怨是他们跟敲糖帮的,而敲糖帮,却是附属于吴家的。
    至少在外人眼里是这样的。
    因此他们真心的盼望着,这位吴家小姐可以说话算数,救他们一命,反正罪魁祸首已经死了不是?
    蒋坤冷笑一声,吩咐道:“都给我绑了”
    混混们没有反抗,任凭丁韦他们异常粗暴地将他们捆绑起来,似乎还都气呼呼的。
    没法不气啊,你们不是黑涩会么?为什么这么怂啊!这跟原本设想的剧本不一样啊!
    蒋坤是答应了一个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法拒绝的条件,他们才破天荒地答应卷入这些汉人内部的争斗中来的,为此,他们都已经做好了一定牺牲的准备了。
    这不是为蒋坤而死,这是为了部落,为了民族而死的。
    死的越多,蒋坤就越是亏欠他们,也就越是不怕蒋坤反悔。
    可你们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反抗啊,挣扎啊,哪怕你们象征性地叫两声也好啊,这么顺从有什么意思?
    不一会的功夫,尘埃落定。
    蒋坤走到吴碧君的身旁查看了一下她的伤势,主要是在后脑,已经用布包起来了,看样子血是止住了,命应该也保得住,但十之八九会留下脑震荡之类的后遗症,看不出,吴家的女人还挺厉害的。
    “蒋……蒋爷,这真是吴家的嫡女,他答应收我们了,千错万错都是黄鼠狼的错,弟兄们什么都不知道,冤有头债有主,咱们跟您可没有过节啊!”
    苏狗蛋也走过来,附耳道:“黄鼠狼说他是受林士弘的指示,不过没有证据,不知是真是假。”
    杨旦在一旁听了个清楚,当即就蹦起来了,道:“假的,当然是假的,六爷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干这样的事情,再说若不是六爷大锁全城,他们怎么可能会覆灭的这么快,这分明是嫁祸,是离间,少东家,您可千万别信。”
    杨旦将来是要留在泉州城当掌柜的,这要是敲糖帮跟林士弘决裂了,那他还当个屁啊!
    “坤哥,这是……这不是那个店小二么”
    “嗯,他救了我的命,我打算让他将来留在泉州帮咱们处理生意,我看他挺机灵的,应该能干得好。”
    随即又转头对杨旦说道:“是他也好,不是他也罢,不重要了。”
    杨旦微微松了口气。
    “丁大哥,麻烦你将这些人渣押到市集,只等晨钟一响,便将他们都杀了,祭我敲糖帮兄弟。”
    蒋坤的语气依旧淡然,似乎在说着什么什么自然而然的事情。
    丁韦欣喜若狂,杨旦呆若木鸡,混混们哭天抢地,赌咒发誓他们真的加入了吴家。
    蒋坤却已经没心思理他们,倒是好奇的在地牢里溜达了起来,杨旦跟了上来,急切地道:“你知不知道在集市街口杀人意味着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让丁大哥动这个手意味着什么?这些人都是垃圾,都是屎,你在这里杀了他们没人会在意,可你要是在集市上让丁大哥他们杀,这就是蛮族人光天化日之下在泉州城屠戮我大隋子民,你知道这有多严重么?!万一二爷要是压不住,传到了关中……”
    “杨广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
    “你……你直呼……直呼……”
    蒋坤笑笑,没有理他,而是笑着对丁韦道:“丁大哥,这事儿要是传去朝廷,朝廷可是有可能震怒的,万一派了关中雄狮南下,你们可就惨了,你们可以拒绝我。”
    丁韦笑笑道:“没事儿,我们信你。”又对后面的瑶族人道:“带走”
    杨旦大奇:“你这是给他们下了什么迷魂汤了?”
    蒋坤笑了笑,没解释。
    这杨旦或许机灵、聪明,但见识、阅历、智慧还差的远,相反,丁韦可是比他精明太多了。
    黄鼠狼已死,蒋坤已经无法去证实,到底是不是林士弘指使了一切,不过就像他说的,是与不是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要做的是立威,他要用最酷烈、最血腥、最震慑的手段来为这件事扫尾,不但震慑林士弘,还要震慑整个泉州城,告诉所有人,别惹我,你惹不起。
    而经此一事,所有的势力都会知道,瑶人与敲糖帮捆绑起来了,这既是丁韦的投名状,也是敲糖帮的上船票,这对彼此来说,远比一个口头承诺来的可靠得多。
    至于后果,其实远没有杨旦想的那么严重,政治从来都不是非黑即白的,这里面可操作的空间太大了,杨旦不懂,但丁韦却是略知一二的。
    混混们绝望了,地牢里,哀嚎之声不绝于耳,可能是太吵了,吴碧君眉头一皱,竟幽幽地醒了过来。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