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二十七章 巾帼不让须眉

第二十七章 巾帼不让须眉

    昏暗的地下室里,黄鼠狼正狼吞虎咽地吃着一只烧鸡,同时用一双油乎乎的大手去摸身旁的一个美貌女子,摸了一会之后,啪的一个大耳光,将女子打的嘤嘤哭泣。
    这是他的癖好,泉州道上都知道,黄鼠狼是个变态,喜欢美女,却并不喜欢睡美女,相反,这混蛋最享受的却是亲手毁掉美女,活活将美丽女子打成一摊烂肉,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
    当然,他是做人口生意的,美女可都是很值钱的,因此这项娱乐对他来说,花费着实是不小,平时身边的美女,总要玩上一两个月才舍得打死,然而今天却是有些不同,一晚上的功夫,他已经打死四个了。
    他已经知道,林士弘把他给卖了。这泉州城的黑白两道同时都在找他,他已经没有了靠山,卸磨杀驴卸的这么彻底,连他这样的凉薄之人,一时都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他现在压力很大,需要发泄,再说,美女卖出去了才是钱,以他现在的处境,谁还敢买他的货?索性临死之前放纵一把,也算是物尽其用么。
    当然,苏狗蛋是没事儿的,这是他现在手里唯一的一张牌了,哪怕是他难逃一死,他也一样会保全苏狗蛋,因为他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了苏狗蛋,指使他的人就是林士弘!
    要知道这黄鼠狼虽然人品低劣,但智商却是不低的,他琢磨着,林士弘很可能一开始就存了卸磨杀驴的心思,而他与敲糖帮很有可能并不是敌对关系,反而是合作的关系,这样一来,手握黑白两道的六爷为何找自己一个赖子做事,就有道理了。
    可惜,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偏偏却后知后觉,答应林士弘的时候还以为六爷对自己刮目相看,兴奋的一宿没睡着觉呢,这也算是利令智昏了吧?
    想到此,黄鼠狼更觉得怒火中烧,瞅着地上下巴已经被打歪了的女子,严重戾气越来越盛,突然一把抓住烧鸡,另一只手死死摁着少女的头,硬塞到了女子的嘴里,连骨头带肉,塞不进去的时候还用拳头砸,那少女手脚不停的挣扎,用指甲疯狂地抓挠黄鼠狼,甚至抓出一道道的血痕,可黄鼠狼不但不痛,反而哈哈地怪笑起来,怪笑的声音很大,整个地牢都清晰可闻,吓得牢中女子一个个全都颤抖不已,胆小者甚至直接就失禁了。
    很快,黄鼠狼放肆的笑声停了,女子呜呜的挣扎之声,也停了。
    “下一个!”
    黄鼠狼喊道。
    吴碧君轻轻地咽了口口水。
    下一个,是她。
    没有像其他女子似得哭哭啼啼,浑身瘫软,不用小弟抓,她自己就站了起来,对狱卒道:“走吧。”
    看守也挺诧异,干了这么多年的人贩子,还真是头一次看到如此坦然的,这丫头难道不怕死?不怕死你拿脑袋往墙上撞一下不就得了么?
    若是平时,这些小弟肯定是要搜身一番的,不过现在么,这些小弟也都有点自暴自弃了,六爷与二爷联手围杀他们,他们还能躲得了几天?就算他们找不着,难道还能躲一辈子么?
    事实上吴碧君也确实是没有兵器在身的,抓进来的时候早就搜过身了,莫说短刀之类的兵刃,就连发簪这种带尖儿的东西也全然没有一根,但她的左手袖口处,却紧紧抓着一根藏在袖子里的绳子!
    这绳子是她在被抓的这段时间里,用稻草自己编的,也多亏了这黄鼠狼稍微还有那么一点人性,在牢房里用稻草给她们当褥子来着,本来她是打算万不得已的时候,用这跟绳子上吊自尽的,只是却没想到事情似乎有了转机?
    从狱卒等人的聊天中偷听,似乎这黄鼠狼马上就要覆灭了啊!若是死在这时候,那得多可惜?于是乎,她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很快,吴碧君就被带到了黄鼠狼的房间,她深深地呼吸,手与脚不停地颤抖,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感觉每一步都走的身子直晃,站立不稳。
    但她的心是坚定的。
    此时的黄鼠狼就是个疯子,他的小弟也看出来了,事实上这些小弟对他已经毫无敬意了,之所以还听他的话,不过就是习惯罢了,因此小弟将人带到之后,稍微点头意思了那么一下也就走了。
    黄鼠狼见到吴碧君眼神却是一亮。
    虽然这地牢里不缺美女,虽然吴碧君被抓来这么多天,同样也是披头散发的魅力全无,但,她依然是地牢这些女子中最特别的一个,这是小家碧玉与大家闺秀的差别,更何况她还读书识字。
    于是黄鼠狼破天荒的,想在弄死她之前,先一亲芳泽,张开双臂将人搂在了怀里,慌乱与紧张之下,吴碧君却突然手也不抖了,脚也不软了,突然抽出了绳子,一圈,死死地套住了黄鼠狼的脖子。
    黄鼠狼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镇定了下来,好歹也是混出来的,吴碧君是正面勒住他的脖子而不是背面,这个暗杀动作实在是太不标准了,于是他死死地抱住了吴碧君,将人举起来之后狠狠地往地上一摔!吴碧君死死地抓着绳子不松手,于是两人竟然齐齐地摔倒在了地上,黄鼠狼压在了吴碧君的身上。
    吴碧君依旧死死地拽着绳子,勒的黄鼠狼面红耳赤,喘不上气,气力也使不出来,手忙脚乱的抓住了吴碧君的头发,狠狠地往地面磕去,发出咚的一声。
    吴碧君被这么一摔、一撞,只觉得脑袋嗡嗡的响,浑身力气都在飞速的抽走,但依旧死死地拽着绳子,勒着黄鼠狼的脖子,她现在不能松手,否则一定会死的很惨。
    就算要死,也要拉着这个魔鬼给她陪葬!
    于是二人一个躺着一天趴着,黄鼠狼拽着她的头发咚咚地不停往地上磕,好在他因为窒息缺氧,同样也是力气越来越小。
    就看谁先死了。
    这是毅立的博弈。
    终于,那只拽着她头发的手臂越来越无力,最后僵硬的停了下来,吴碧君也没了力气,眩晕的躺在地上半点也动不了了。
    小莲,我给你报仇了……
    伸手摸了摸后脑,全是血,她真想眼睛一闭,就这么干脆的晕过去算了,但她知道,她不能晕,她还有最后一件事没做。
    挣扎着,吴碧君缓缓站了起来,缓缓地扶着墙走出房门,面对外面惊诧的混混们,说道:“我是吴家嫡女,黄鼠狼已经被我给杀了,我知道你们的处境,林家要对你们赶尽杀绝,臣服我,林家会卖我们吴家一个面子。”
    说完,吴碧君再也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一众小弟面面相觑,全都懵了。
    轰隆一声,地牢的入口被人砸开了,一群蛮族人跳了下来,“黄鼠狼!!你不是要杀我么?爷爷在此!”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