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二十五章 帕子

第二十五章 帕子

    一碗清汤寡水,但却热气腾腾的面条下肚,一身的力气终于恢复了七八分,别说,杨旦的这面条做的味道还真不错,不比外边角店做的差。
    杨旦也就是那个救了他性命的店小二了,聊天中得知,这孩子今年才刚十六岁,却也经历了颇多风雨,父亲早死,母亲带着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在乡下生活,他则仗着一身的机灵劲在泉州城里混饭,也是个不容易的。
    “那黄鼠狼到底是个什么路数,你跟我说道说道。”
    杨旦道:“我知道的也不多,只听说此人乃是泉州城的一赖,不但官面白道上的人不喜,就连黑道上的人轻易也不愿意搭理他,干的是贩卖人口,黑心烂肠生儿子没PY的营生,势力说不上大,但却极为无赖,比如我知道他跟本地最大的帮派猛虎帮有过一场火并,他的人全都跟他一样躲着不出面,一到了晚上就往猛虎帮的地盘扔大粪,猛虎帮的人也找不着他,三两天之后还是猛虎帮的老大虎牙找来林家六爷做中人,主动与这货讲和。”
    蒋坤皱眉道:“这么说,此人与林士弘是有私交的了?”
    杨旦摇头道:“说不好,林六爷交友天下,至少在这泉州一带,黑白两道中但凡有点名号的都可以说认识他,只要是江湖落难的人物,哪怕不认识,找到他他也会借钱给你周转,也因此这一带没人会不给他面子,我倒是认为,这事儿与六爷应该是没关系的。”
    “哦?何以见得?”
    “嘿嘿,您不是泉州人,不晓得六爷的能耐,六爷若想杀谁,城里头不知有多少豪杰抢着要替他出手,稍微放出点风来,你就不可能活的过今晚,以他的身份,又怎么会找黄鼠狼这种赖子动手呢?这不是脏他的手么,依我之见,您这就是露了富了,那黄鼠狼见财起意想绑了您跟东家要赎金。”
    蒋坤不置可否,眉头微皱。
    看来还是小瞧了这个林士弘了,本以为是个宋江似的人物,没想到居然还是个杜月笙。本来蒋坤第一怀疑就是林士弘在下黑手,本以为至少有七八成把握,现在看来,竟然还扑朔迷离了。
    当然,蒋坤依然还是怀疑他的,毕竟他背后还有个爹,林士弘很有可能是打着兔死狗烹,自己死了之后再用黄鼠狼的脑袋交好蒋卫东的算盘,若蒋卫东不疑,兴许他还做着携恩入股的打算也说不定,这样的话,黄鼠狼反倒是最合适的。
    毕竟若真是见财起意,十几把短刀当街行凶,未免也太酷烈了,这不像是一个赖子的手段,更像是背后有人在给他撑腰。
    “背后有指示也好,没指示也罢,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他,你知道他的老巢在哪么。”
    “不知道,也没人知道,这黄鼠狼为人极是狡诈,加上他仇家多,所以大多数时候都并不出现在明面上,听道上说,他平时就住在他用来关人的地牢里,那地方极为隐秘,谁也找不着,平日黑白两道要找他都是靠小弟带话。”
    蒋坤咬牙切齿地问道:“我若要找他,你可有什么好办法么?”
    “这……我建议您啊,这事儿还真就得找六爷,您不是六爷的客人么?只要他肯帮忙,黄鼠狼十之八九跑不掉,若是他老人家都找不到的话,那这人也就不用找了。”
    蒋坤闻言沉思不语。
    “您还是怀疑六爷?说句刺耳的,您在六爷眼里就是个虫子,捏死也费不多少力气,人家何必多此一举呢?”
    蒋坤摇了摇头,道:“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是谨慎一些的好,这样,你现在出门去趟府衙,跟城里的武侯打探一下,黄鼠狼毕竟是光天化日之下在市集行凶,你帮我探听一下他们是什么态度。”
    “成,这事儿好办。”
    杨旦也是个利索人,呼噜噜吃完他的那一碗面,起身便出门办事去了。
    蒋坤不敢掉以轻心,见杨旦走后,很快也出了门,四下看了看环境后,偷偷的爬到了附近的一棵大槐树上等着,这棵树上的视野极好,若杨旦回来的时候带着尾巴,他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并及时逃离。
    一场厮杀,终于让他一个千年后的知识分子,明白了如何在这破世道下生存。
    大约等了一炷香的时间,杨旦就回来了,见蒋坤没在房间,微微思索了一小会,竟然径直地走到了这棵树下,抬头道:“少东家你下来吧,我身后没尾巴。”
    蒋坤略有一丝尴尬,但这点小情绪很快就消失不见,手脚并用地爬下来,杨旦道:“您还是怀疑六爷要害您?”
    蒋坤拍了拍身上的灰,道:“按你的说法,此人黑白两道通吃,武侯中必然是有他的人的,甚至有可能全是他的人也说不定,不得不防啊。”
    “您放心吧,肯定没事儿,您知道么,大人都怒了,现在全城的武侯和不良人都在找那黄鼠狼,平日里跟他有联系的混混无赖,全都被抓进了大牢盘问,这回您放心了吧?对了,城中大人正是林家的二爷,与六爷是兄弟,若那黄鼠狼真是在替六爷做事,二爷怎么可能动这么大的干戈?”
    蒋坤激动地抓着他的手问道:“你说现在全泉州的武侯和不良人都在找他?这么说他这次肯定插翅难逃了?”
    杨旦为难地道:“这个么……不好说,我估计二爷也就是意思意思,摆个姿态,找两天找不着也就不找了,除非六爷开金口,黑白两道一起寻找。”
    蒋坤皱眉。
    “哎呀我的少东家,这还犹豫什么?二爷都动手了,您莫非还是怀疑六爷不成?再说您不找六爷还能指望谁?就我一个人帮你忙活顶得什么用?难道还要从乌伤调人手过来么?”
    蒋坤不语。
    他其实也很为难啊。
    杨旦见他不说话,不由得也有点着急,额头上都见汗了,便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帕子擦了擦。
    “咦?”
    “怎……怎么了?”
    “你个大老爷们用什么帕子?好像还是……丝绸的?”
    “哦,这帕子啊,这是我捡的。”
    “捡的?我看看。”
    …………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