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二十四章 都慌了

第二十四章 都慌了

    幽幽的一股怪味中,蒋坤迷迷糊糊的醒来。
    他很饿,似乎是饿醒的。
    “醒了?”
    蒋坤蹭的一下蹲起,摆出了戒备姿势,手中还条件反射地拔出了短刀。
    “这是我家。”
    蒋坤晃神了足有将近两秒,才认出这是那个店小二,也是出其不意的捅死了杀手,救了自己一命的救命恩人,微微的松了口气。
    “你……为什么要救我。”
    店小二耸了耸肩,半无奈半得意地道:“今天我休班,正好去市集逛街的,哪知道就碰上了这事儿,也是巧了,我本来是抱头鼠窜的,你们俩就从我身旁跑过,还停下来了,正好我有把刀,就把你救下来了呗。”
    随即这店小二突然变脸,又露出了一副谄媚的样,道:“爷,我这可算是救了您一条性命了吧,我都听说了,您是乌伤县敲糖帮的少东家,还把现在泉州城所有的蛮族生意都给垄断了,嘿嘿,您看这赏钱……”
    蒋坤闻言苦笑道:“让你失望了,我还真没什么钱,三个月前我还要饭呢。”
    店小二马上又变了脸色,变得冷峻异常,不知冲哪弄来一根粗粗的棍子拿在手里,道:“爷,您这是逗我啊,您没钱,我救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那几个人是黄鼠狼的人,我担了这么大的干系救了您的性命,您一句没钱就想打发我?我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么?”
    “黄鼠狼?你知道他们的来历?”
    店小二又谄媚地道:“知道,知道,爷,告诉您,能换多少赏钱?”
    蒋坤道:“我真的没什么钱,这次带来的货物,大多都还在你们客栈里放着呢,与蛮人的交易也都是以货易货,大多都是靠着我爹的名头在赊欠,你看我做的生意大,但都是空手套白狼的无本买卖。”
    “你……!!”
    蒋坤伸手拦住,道:“我虽没有钱,却有生意,你救我一条性命,我肯定不会不会让你白忙活,我看你这小伙子挺机灵的,我们敲糖帮日后肯定要在泉州设点儿的,有没有兴趣加入?我可以把泉州的生意都交给你来打理,让你当掌柜。”
    “我?当掌柜?”
    “是,你机灵,聪明,对泉州又熟悉,是非常合适的人选,再加上现在又救了我的命,我让你加入敲糖帮,悉心教导你,教你算账、教你识文断字,甚至教你纵横捭阖之道,地位仅次于我和我父亲,如何?”
    “这……这……”
    “不过有个前提。”
    “什么前提?”
    “你帮我找到黄鼠狼,我的弟兄如果还活着,我要救他们出来,我的兄弟如果死了,我要替他们报仇。”
    ……………………
    蒋坤的大难不死,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是走了狗屎运了,但相对的,苏狗蛋他们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一路杀,一路跑,敲糖帮的众人被活活砍死了六个,只剩下苏狗蛋一个活口,此时已经被带到了地下室问话。
    黄鼠狼赤裸着上身,披着个厚厚的毛毯,看起来不伦不类的样子,盘着腿坐在草堆上,嗓音像是用砂纸狠狠磨过似得难听:“怎么是个小娘们?目标呢?”
    “黄……黄爷,小的们办事不利,让那小兔崽子给跑了。”
    黄鼠狼气的都乐了,道:“你知道你们在市集上动手给我惹出多大的麻烦?你们十三个人动手,人人都配了上好的横刀,对付这么一小撮泥腿子居然还让正主跑了?”
    一众手下闻言慌忙跪地,解释道:“黄……黄爷,不是弟兄们不会办事,实在是……实在是这些人太邪门了。”
    “哦?如何邪门?”
    “这伙人,确实都是泥腿子无疑,用的防身武器都是镰刀、短刀、短棍之类的,可……可他们不怕死啊,一个个跟疯了似的,全是同归于尽的打法,弟兄们死了四个,伤了六个,这……这就是一群疯子啊!”
    黄鼠狼闻言一惊,他不怀疑真假,因为这事儿闹的这般大,稍微一打听就能打听出不少细节来,却是劈头盖脸的给了几个属下一顿耳光,暴怒异常。
    他也不可能不怒,要知道,他不是没听过敲糖帮的名号的,本来也没将这群泥腿子看在眼里,可这帮泥腿子居然不怕死??这蒋氏父子难道会妖法么?难道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吧一群泥腿子给培养成死士了?
    要知道敲糖帮可是有将近一千人啊!便是其中只有一小半有这样的忠心,再打个折,一百死士,谁特娘的能在一百死士的惦记下睡得着安稳觉?
    阴森的目光扫过苏狗蛋,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问道:“你又是什么人。”
    “呸!”
    苏狗蛋吐了一口口水在黄鼠狼的脸上。
    黄鼠狼神色淡然地用手帕擦了擦脸,笑道:“小丫头片子脾气还不小。”随即猛的挥手一个大嘴巴子,打得苏狗蛋脑袋嗡嗡作响,好半天整张脸都是麻的。
    “关起来,锁上,兴许还用得上。”
    “是”
    与此同时,林士弘也得到了市集那边的消息,却并不知道黄鼠狼到底是得手了还是没得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心里面同样翻起了惊涛骇浪。
    “这么说,蒋坤那娃娃身边的十几个护卫,虽然都是泥腿子,却全都是……死士?”
    “这……因为是当街杀人,目击者很多,恐怕……真的是这样的。”
    林士弘暗暗咽了一口吐沫,道:“这敲糖帮……才特娘的成立了不到三个月吧。”
    “好……好像是。”
    林士弘一脚踹了上去,大吼道:“是个屁啊!是你傻了还是我傻了?三个月,就把素不相识的泥腿子培养成死士了?他蒋氏父子是神仙转世么?敲糖帮可是有将近一千人的啊!”
    林士弘急的直转圈,这时又有下人一路小跑的过来了:“六爷,二爷让我问您,今天市集上的乱子似乎是黄鼠狼做的,跟您有没有关系,二爷还还说……还说您最好还是收敛一点,这种光天化日之下的事儿,他也不好偏袒得太过,要注意影响。”
    林士弘闻言皱眉道:“二哥这是什么意思?黄鼠狼当街杀人,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虽是庶出,可也姓林啊,咱们林家的人,怎么可能和那种下三滥扯上关系?你转告我二哥,让他公事公办,阿不,是从严、从重的办!这种破事儿,跟咱们林家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别让他听外面那些市井之徒的胡言乱语!”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