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二十二章 此子断不可留

第二十二章 此子断不可留

    第二十二章此子断不可留
    蒋坤的主意并不算高明,但却是相当的异想天开,胆大包天。这番话若是对一个稍微胆子小一点的人说,只怕此时他已经身陷囫囵了。
    然而林士弘会是个胆小的人么?胆小的人会造反,字号大名鼎鼎的越王,坐断东南么?
    因此,当蒋坤告辞离开之后,这林士弘便跟着了魔似的,在屋子里一圈又一圈的赚了起来,越想越觉得按奈不住。
    至尊赏突厥丝绸这事儿他也是知道的,而且并不是什么道听途说,对至尊这好大喜功爱面子的性子也是无语的很,仗打赢比特娘的打输了赔的都多,可这难道不是机会么?
    至于露馅?呵呵,整个东南半壁,懂那帮蛮夷话的人绝对不超过五个,把他们全搞死,就永远没有露馅的那一天了。
    渐渐的,林士弘的呼吸粗重起来了。
    突然间蹭的抽出一把佩刀,二话不说一刀就砍在了身侧侍女的脖子上。这林士弘自小练武,身手也是非常不错的,其余的几个侍女歌姬不等反应过来,竟被他一刀一个,悉数砍死在地。
    “来人啊,来人!”
    两个亲信护卫应声而入,入眼便见林士弘手持血粼粼的刀子状若疯魔的站着,客厅上横七竖八的全是女尸,血水流下足有半指之厚,吓得连头都不敢抬了,连忙低头跪拜行礼。
    “派两个人,把这打扫清理一下,再派两个人,去趟乌伤,给我好好查一查这敲糖帮父子的底细,到底是哪家的落难士族流出来的余孽,这少年……娘的,这特么绝非寻常的池中之物,林家培养不出这样的妖孽,黄、陈、郑、詹也绝对培养不出来,这……这特么不会是琅琊王氏的……那一支余脉吧!”
    两个护卫完全听不明白林士弘在自己嘟囔什么玩意,加之突然毫无征兆的杀光了身边的服侍丫头,一时间二人全都心里惴惴不安,心想着六爷不会是突然疯了吧。
    “不行……不行!我不能让这小兔崽子牵着鼻子走,绝对不行,儿子尚且如此,何况老子?这父子到底是什么玩意啊,不行,不能留,绝对不能留,对,我需要的只是吴家和敲糖帮而已,对,对,管他是什么出身,人死了也就不可怕了,你,去给我找黄鼠狼,给他三天时间给我把这小东西弄死。”
    二人一听要叫黄鼠狼,一时间心中更觉苦涩。
    黄鼠狼乃是个外号,泉州人只知道他本名姓黄,叫什么却是没人知道,可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泉州城里专门做人口生意的黑道巨擘,不喜住宅院,日日住在地下室里,手下蛇虫鼠蚁无人不用,简直就是生活在这座城市底下的一条蛆虫!
    此人平日里专门对小姑娘下手,而且还喜欢虐杀,乃是十足十的变态,哪怕是大夏天里,站在他身旁三米之内也能感觉阴风阵阵,不过此人心狠手辣之极,而且很有办事能力,所以虽然林士弘对他也颇为不喜,但却不得不倚重这一柄好刀。
    以黄鼠狼的本事,对付几个外地人,那还不是探囊取物么,只是……这种事为啥还要找这么个玩意动手?随便安排家中的几个护卫不就办了么?这种小事招惹那黄鼠狼,不怕沾了满手屎么?
    “快去!”
    挥手打发护卫走了,林士弘这才从之前的那种近乎狂躁的状态中退出,缓缓的重新坐下,脑海中暗暗盘算了起来。
    嗯,先借黄鼠狼之手把人弄死,然后再以查案的名义调查此事,把黄鼠狼抓出来杀掉,反正那人就是一坨屎,他杀人我杀他都有完美的理由,然后以此来接触吴家和敲糖帮,嗯,只要再找人把蒋卫东弄死,把敲糖帮还给吴家,再由我和吴家联合取琉球。
    计划通。
    这对父子太可怕了,一定要弄死,相比之下那吴家几个人简直就跟白莲花差不多了,这才是好的合作伙伴么。
    此时的蒋坤自然不知,林士弘已经惦记上他的小命了,回客栈的路上,他还一直在脑子里琢磨呢。
    “以林士弘的胆色,他对此一定很动心,这样的大事光凭他林家就算能做成也难免力有不逮,最关键的是他们林家目标太大了,多少双眼睛盯着呢,因此他必须要依仗吴家,由我来做他和吴家之间的桥梁正合适,否则这样的大事他贸然找上门去,吴诤他们绝不敢答应,嗯,计划通。”
    这便是他和蒋卫东的差距了,同样的事情,如果由蒋卫东来操作的话,一定比他更有耐性的多,运作的也一定更加完美,至少绝对惹不出这般的杀身之祸出来,更不可能大难临头了还毫无察觉。
    …………
    地下室里。
    又一名少女因为不听话被活活折磨至死,血腥的味道与屎尿的味道一起,弥漫在密不透风的屋子里好不恶心,吴碧君吃着梆硬的干粮,感觉咽到肚子的不是粮食,而是彻底磨碎了的瓷器碎末,划的她食道上仿佛都是血痕。
    屋子里已经攒了三十多名女子了,这些女子中有好多都是泉州本地的,因此自然不会就近销售,那太麻烦了,等什么时候凑够四十多个了,便会统一装船,先运往杭州,进行分类,然后沿着正在修建的运河散往江南各地。
    留给吴碧君的时间不多了。
    一天前,吴碧君终于摸到了机会看了一眼窗外,从下往上看到了一张高高的旗幡,上书云来二字,其他的就完全看不着了,也不知是客栈还是青楼,亦或者是客栈也说不定。
    然而她现在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偷偷将丝绸的里衣撕成片,用血写下了求救信,信上写道:“吾乃乌伤县吴家之嫡女,现被困于泉州城地下,地上有一幡,上书云来二字,抓我者外号黄鼠狼,求有缘人持此书信至乌伤吴氏,必有厚报!”
    吴碧君将里衣撕成很多份,也就写了很多份,与她关到一处的女子见状纷纷也将里衣撕下来给她,让她写了更多份,好好包裹之后交给每天负责打扫粪便的姐妹偷偷带出,这种脏活从来都是那群王八蛋用皮鞭逼着他们干的。
    将碎布悄悄扔在沟渠里,让它随水而飘,有没有人能捡到就全看命了,捡到之人识不识字,会不会去乌伤帮这个忙,更是只有天才知道了。
    总比什么都不做等死强吧?这时候,她也只能祈求菩萨保佑了。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