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二十一章 你这是要欺君啊!

第二十一章 你这是要欺君啊!

    泉州城中心处有一康乐坊,功能上与长安的平康坊颇为相似,同样是寻花问柳,纸醉金迷的地方,只是相对小些,且客栈、旅店、宅院应有尽有,没人管你是否留宿,除名妓之外处处都是暗娼,大名鼎鼎的六爷林士弘,便居住于此,此地十间铺面里,倒有七八间都或多或少的参了他的股份。
    林士弘懒洋洋地躺在宽椅上翻看着账本,莺莺燕燕翠翠红红的一圈女子,或锤肩,或捏脚,或跪在地上垫腿,伺候的好不殷勤。
    来人禀报:“爷,您请的人来了。”
    林士弘闻言问道:“一个人来的还是带着人来的?可带了兵器?”
    “就他一个人来的,未带兵器。”
    林士弘冷笑道:“倒是好胆魄,让后厨上菜吧。”
    “是。”
    不一会,一大约十二三岁的半大孩子小大人儿一样的登堂进门,抱拳行礼道:“乌伤敲糖村蒋坤,见过六爷。”
    林士弘见状也不起身,但脸上却挂出了三分笑意,伸手示意来人坐下,笑道:“贤侄好气度,来尝尝,这是后厨新做出来的梅花酥,取新摘下的梅花,捣碎了取其汁水与糯米、蜂蜜、酒糟调和,蒸制而成,比之贵村的敲糖如何啊?”
    蒋坤笑道:“六爷说笑了,我们敲糖帮做的都是乡下人的零嘴,登不得大雅之堂的东西,如何能跟六爷的糕点相提并论。”
    林士弘闻言哈哈狂笑一番,随即大手抓起一把,三口两口就咽下了肚,还将手上的残渣抓到一旁侍女的身上抹了抹,道:“不错,不错,贤侄很有自知之明啊,我林氏源远流长,诗书传家数百年,寻常的乡野之物,自然是无法相提并论了,哈哈哈哈。”
    蒋坤知他意有所指,却索性装作不懂,一门心思地吃着梅花糕,心中腹诽:这破玩意甜的齁得慌,梅花汁混入里面闻着倒是挺香,吃起来却涩了吧唧的,简直是不伦不类,可怜啊,堂堂世家门阀,居然也只能吃这种东西。
    林士弘见蒋坤不接话茬,微微有些不耐,便冷哼一声道:“贤侄近来做的好大的生意啊,我听说,这泉州城大大小小的蛮人都与你有了交易,你还包了他们上千亩的甘蔗,甚至还承诺送货上门,可有此事?”
    蒋坤答:“六爷消息灵通,佩服。”
    “啧啧啧,贤侄孟浪了啊,这生意这么做,是不行的啊。”
    “哦?还请六爷赐教?”
    “呵呵,贤侄可知,出了这泉州城,若行陆路再往南,那可就是穷山恶水的烟瘴之地了啊,越往南,就越没人学习教化,民风粗豪,且一山连着一山,那山里面不是蛮人就是山匪,你跟他们做生意,你信不信,你走不出百里,多少货都会被劫了,甚至连命都要搭进去。”
    “哦?”蒋坤脸上颇为玩味地道:“我打着吴家的旗号做事,难道他们连吴家都敢劫?”
    林士弘冷笑:“莫说贤侄只是空打个旗号,便真是吴家嫡系,来了这泉州地界,怕是也算不得什么,劫了也就劫了。”
    蒋坤也不恼,依然笑着问道:“那,六爷之见,我敲糖帮该如何是好?”
    林士弘又是一阵狂笑,道:“实不相瞒,我林某人在这泉州一带的绿林好汉之中,还是有三分薄面的,若你们打我的旗号,我保证,贤侄的生意一定一路畅通。”
    “原来如此,那不知六爷您的旗,要多少银钱一面呢?”
    “贤侄啊,我林某人的旗号,可是不租、不卖,只给自家兄弟用的啊,我看贤侄一表人才,令尊的德行、名声,林某更是如雷贯耳,不知你们父子二人,可愿意做我林某人的兄弟啊?”
    蒋坤面色不变,依旧笑呵呵地道:“多谢六爷的好意了,只是我听说朝中的武贲中郎将陈棱陈将军不日将至,有此关中雄师,区区匪盗,躲还来不及呢,应该也不敢猖狂吧,我敲糖帮绑着乌伤吴家,又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之辈,这个时候匪徒跳出来,我必然是要向陈将军告状的,这匪徒岂不是用自己的脑袋,换陈将军的功勋么?六爷您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林士弘闻言,笑容渐渐凝固,一双狼一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蒋坤,蒋坤则神态自若,又拿起了一块梅花糕,轻轻咬了一口。嗯,吃习惯了倒是也还勉强咽的下去。
    “想不到贤侄初来乍到,居然还有这般消息。”
    “敲糖帮走四方,靠的就是个耳目灵通,这也是基本功么。”
    林士弘又抓起满满一手的梅花酥,三两口狼吞虎咽的吃进肚子里,然后恶狠狠地说道:“远水不解近渴,陈将军还有两个月才会到,两个月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更何况,陈将军来了总是会走的。”
    蒋坤道:“是啊,陈将军还有两个月就要到了,两个月啊,这是何等宝贵的金子玛瑙一般的时光,若是匪徒只知道劫掠我们敲糖帮这仨瓜俩枣,而放过了这千载难逢的大生意,多愚蠢哪。”
    林士弘一愣,问道:“大生意?是什么大生意?”
    蒋坤侃侃而谈道:“我听说陈将军此前与琉球土著蛮人接触,那土著蛮人对陈将军似乎颇有不敬之意,陈将军好意劝说那琉球土著归顺我大隋,那些土著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拒绝了,我观你们林家正在召集壮丁披甲持锐,想来必有战事,以我大隋之国力,对付这群土著,想来必然是泰山压顶,手到擒来吧。”
    林士弘闻言惊讶地道:“你真是刚来泉州几天?这情报是如何而来的?这些事就是我们林家内部了解的也不多啊。”
    蒋坤呵呵笑道:“要我说啊,这番邦蛮夷就是傻,简直太傻了,臣服于大隋有什么不好的?咱们这位至尊啊,就是好个面子,你看那突厥人,不过是跪一跪,拜一拜,说两句好话,至尊便赏了他们足足四十万匹丝绸啊!这天底下上哪去找这么好的买卖去?莫说只是说好话,便是让我吃口屎肯给我一万匹丝绸,我特么都愿意把国库给吃空!您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林士弘微微皱眉,他嘴里还嚼着梅花糕呢。
    “你说,那些土著跟咱们大隋语言也不通,这找通译也挺费劲的,这要是稍微运作运作,这土著特使便是在紫宸殿上骂了至尊的十八辈祖宗又有何关系?我又听说,沿大海继续往东南而行,到处都是这种小邦小蛮,绝大多数根本就找不着通译,事实上咱们也分不清他们谁是谁,这要是随便找几个蛮子去关中朝拜至尊,哪怕是胡说八道一气,只要通译是自己人,这还不是想怎么运作就怎么运作?可惜啊,多好的一门生意啊,就因为狂妄自大,就要身死族灭喽~”
    林士弘眼珠子都瞪大了:“你的意思是……”
    “我听说那琉球蛮夷男女老少加一块,总共也两万来人而已啊,您说陈将军来此,他还能自己找通译?通译怎么找,找到了怎么翻,更或者到底谁才是琉球番邦,到底是谁决定的?六爷,您说说,一个海外番邦,带点土特产去朝拜至尊的话,至尊会给什么赏赐?若是弄出几十个来,这生意得赚多少啊!”
    “你这……你这是要欺君啊!!”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