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十九章 生意是这么做的

第十九章 生意是这么做的

    这一头交杯换盏,另一边,地狱人间。
    “小莲~!!!”
    吴碧君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漆黑且潮湿的一片地下室里发霉的味道混合着浓浓的臭味盈盈环绕不绝,呼呼的冷风透过墙缝吹得她骨头缝里疼,一盏忽明忽暗的油灯,是这地下室里唯一的一抹光亮。
    “叫什么叫!欠抽了是不是!再敢出声老子活活打死你!”
    这是一个勉强通风的地下室,不大一点地方却关着足有七八十名女子,平日里拉屎撒尿全都在此,因此这地方臭气熏天的程度一点也不弱于茅厕,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吴碧君做梦也想不到,就在这繁花似锦的泉州城下面,竟还有这样的人间炼狱。
    “小莲~小莲~呜呜呜呜~”
    原来,自那一日赌气之后,吴碧君便带着贴身丫头小莲离家出走了,而且目的地也是泉州,东南唯一一座大城市。
    吴碧君自小到大性子都比较独立,加之老祖宗比较宠,久而久之难免有了些刁蛮性子,她本来想着,既然家里如此看重这个姓蒋的,那等自己走了后一定会找一个族中的其他女子顶替自己,等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自己再回去,难道家里人还能不让自己进门么?左右不过几个月的事儿,权当是游山玩水了,虽然此举不孝,但总好过耽误了自己一辈子的幸福不是。
    为此,这主仆二人特意拿了好几块金饼子,珍珠一盒,还特意换了一身男装,心想着她们有这么多钱傍身,几个月的功夫怎么也不会熬不住,说不定像话本里说的那样,这一逃还碰上个如意郎君呢。
    谁曾想,俩人刚进福州城不到一天,就被人贩子给盯上了,人家人贩子是何等眼光,几乎一眼就看出了她们的跟脚,不等天黑,两人就落他们手里了。
    抢了随身财物,原本是打算问家里要赎金的,然而一听说是北边的土豪吴氏,这帮人贩子一琢磨,这也得罪不起呀,放了她们更不可能,索性那就宰了吧。
    多亏了小莲忠心护主,关键时刻冒充顶替了吴碧君,人贩子们以为吴碧君只是个丫头,便留了她一条性命,打算将她卖到掉,只是小莲却被这帮畜生以极其残忍的方式虐杀了,就死在吴碧君的眼前,以至于她现在每天晚上都梦到鼻青脸肿的小莲浑身鲜血的来找她,质问为什么要害死她。
    不过几天的功夫,这吴碧君俨然便已经有了精神崩溃的征兆了。
    两个看守正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听说了么,乌伤县来的那个吴家,可了不得了,据说现在全城的蛮人都跟着他们做了大生意,好家伙,这得多大的量啊!”
    “可不是么,这刚多长时间啊,居然就成了那些蛮子的座上宾了,也不知道这吴家拉拢这么多的蛮族干啥,我听说啊,胃口大得很,连林家弘爷都给惊动了。”
    …………
    这两个守卫只当是无聊之余的八卦消遣,然而恰巧夜半惊醒的吴碧君却双眼一亮。
    吴家的商队在泉州?
    我要逃出去!我一定要逃出去!
    ………………
    再来说蒋坤这边。
    一方面,敲糖帮干的就是货郎的买卖,在吴家的帮衬下,俨然已经有了二三分后世义乌的影子,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有,而且什么都收,只是始终还缺一条批发渠道而已,而恰巧这些瑶族人在山里没法自给自足,每个月都需要来泉州采购大量的生活用品,并批量处理一些山货,当即他们便一拍即合,甚至蒋坤还表示可以送货上门,这不就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了么?
    另一方面,瑶人在山里面种不了多少粮食,但种甘蔗还是没问题的,敲糖帮既然以糖发家,自然不嫌货源少的,因此便口头上与这伙蛮人约定了,明年他们会多多的种植甘蔗,若想熬糖,敲糖帮负责技术指导,统购统销,若懒得熬,敲糖帮直接收甘蔗也行。
    当然,订金肯定是没有的,更不可能签一个法律合同之类的,可奈何人家信得过敲糖帮啊,万万没想到,就连这些瑶人,居然也听过敲糖帮和蒋卫东的大名,甚至对蒋卫东还很佩服,丁韦当即就表示,信得过敲糖帮和蒋家的人品,这甘蔗他们种了。
    于是乎蒋坤来泉州的第一天,就谈成了一笔大生意。
    而这帮瑶人,至少是活动于泉州负责采买的瑶人,一个个的竟然都是认识的,这事儿成了之后一传十十传百,很快,蒋坤居然就接待了足足七八波的瑶人,谈的生意与这丁韦大同小异,但全加在一起,总量却是极大。
    老实说,这自然已经远远超过小小一个敲糖帮的能力范畴了,苏狗蛋和一众敲糖帮众全都懵逼了,这不是蛇吞象是什么?然而蒋坤却不但没有收着,反而一股脑的全答应下来,甚至还让丁韦帮他拉客户,拉得多了给他打折。
    “坤哥儿,咱们……咱们敲糖村一共就这么几百个人,便是把大家伙都累死,也绝拿不出这么多的货,吃不下这么大量的糖啊!这……这不是……咱们怎么跟老爷交代啊!!”
    蒋坤完全不以为意,笑着道:“狗蛋啊,学着点,生意就应该是这么做的,现如今这些瑶人的一手订单全都在咱们的手里,任何人想要大批量买瑶人的山货,必然都会先找咱们,因为咱们的种类最全,数量也最多,同样,若有人想要卖瑶人需要的大宗商品,比如盐、帛、茶、第一反应定然也是找我,因为我吃的量最大,泉州本地商人规矩多,征税麻烦,而且还不送货,如何与咱们竞争得过?”
    “可是……可是咱们没有那么多本钱呀,况且您给那帮蛮人的价格很低呀,尤其是按照您这样的做法,咱们可就几乎没什么利润了,到头来岂不是只赚了一个辛苦钱?这又有何意义?”
    “要什么本钱,先给货后结账,买家和卖家各压他两个月的货款就什么都有了,这比过手货款甚至还可以放个贷,至于利润薄,呵呵,这种大宗生意的意义根本就不在于利润,以后你就懂了。”
    “那,那咱们这么干,朝廷能愿意么?那林家……能愿意么?”
    蒋坤闻言也略微有些忧心,道:“朝廷方面不用担心,林家么……那就看我猜度的准不准了,若真是要打仗的话,我相信他们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和吴家这种豪强翻脸的。”
    话音未落,便听蹬蹬蹬一阵急促的上楼声,老王气喘吁吁地拿着一张拜贴道:“坤哥儿,你看,林……林家六爷林士弘的拜贴。”
    “六爷?呵呵,说曹操曹操到啊。”
    咦?
    林士弘?
    好熟悉的名字……
    靠!这不是传说中的隋末十八反王之一么!这特娘的居然是个青史留名的人物?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