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十八章 蛮人

第十八章 蛮人

    小小插曲之后,城门口查验依旧。
    被林家这么一耽搁,等轮到蒋坤他们查验的时候,确实已经有点日落擦黑了,但好在门吏也并不是不近人情,在蒋坤多给了一把铜钱的前提下,到底还是借着落日余晖把东西查完让他们过了。
    一进了城,首先看到的是一条宽宽的用四方大青砖铺成的主道,看起来还挺新,却并没有人走,道路两侧的大树上挂着了五彩缤纷的布条,上面却并没写字,所以应该也不是招牌,完全不知是什么玩意,敲糖村的众人和苏狗蛋一个个的目瞪口呆,只觉得瞅哪都新鲜。
    安顿好了睡觉的地方,蒋坤吩咐道:“老王,你去市集上打探一下,现在泉州最紧俏的是什么东西,另外尤其注意一下猪油、铠甲、船绳、兽皮这几样东西的行情如何。”
    老王闻言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去了,只留下蒋坤和苏狗蛋两人在客栈的厅堂上随意要了碗开水等着,这是为了听这些南来北往的商客聊天,偷偷地听市场行情,苏狗蛋好奇又略带紧张地问道:“你为什么让老王打探这些东西?”
    蒋坤也不瞒他,微微叹气一声道:“恐怕是,要打仗了啊。”
    苏狗蛋大惊,一口气喘的明显急了:“打仗?打谁?天下不是已经一统了么?虽听说北边最近闹的凶,可那又关咱们何事?”
    蒋坤叹气道:“你注意到林家的卫士了么,铠甲、装备、一应俱全,而且都是新的,我注意了一下他们的队形,很乱,明显不是常年屯训的,况且区区一世家,便是再如何山高皇帝远,上千名武士护卫女眷,这不是取死之道?况且你看那些大兵的素质,谁家的家丁会如此给主人家惹事?我怀疑,这些人都是刚招募的,刚放下农具没多久的泥腿子。”
    这也就是这个时代世家的可怕之处了,只需给他们几个月的准备时间,随时可以凭空变出数万大军来,而当地官员若是没有他们的支持,有时政令连府衙大门都出不去。
    苏狗蛋更惊,小心翼翼地低声道:“难道说……林家要造反?”
    蒋坤哭笑不得地弹了她一个脑瓜崩,笑道:“想什么呢,他们哪来这么大的胆子?我怀疑,咱们大隋要对蛮人用兵了,东南一带唯一的士族便是林家,招兵、用兵、筹集粮草,都得指望他们,因此他们提前得了消息,提前做些准备并不奇怪,这倒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那……那咱们跟谁打?”
    蒋坤笑而不语,他不是不知道,而是没法说了,否则没法解释,他当然不可能光凭这两点就判断要打仗,只是这两点恰好给他提了醒而已。
    蒋坤不算是个历史通,隋末的对外战争中除了三征高句丽之外他知道的不多,但偏偏泉州即将迎来的这场战争,他却是有印象的,只是不确定具体的时间罢了,因为他上辈子是学政治的,而这次出征的地点是琉球。
    不过说实话,具体这一仗是怎么打起来的,打成什么样子,他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一切都还得从长计议。
    “二位,您的热水,您看看还需要什么?咱们家的肥鹅可是一绝。”
    蒋坤笑笑道:“不必了,就热水就好,我等人,一会再点吃的。”
    小二闻言微微撇了撇嘴,嘟嘟囔囔地走开了,他们这家客栈的生意挺好的,蒋坤两人光要热水不吃东西却占着座,再加上他的衣着着实有些朴素,因此自然免不得有了几分轻视之意,而蒋坤却偏偏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喝了一口觉得烫嘴,竟还吩咐小二给他拿芦苇杆儿。
    喝了一会,听了一会,突然有人道:“掌柜的,给这桌贵客上一壶好酒!一只烧鹅,再拿些下酒吃食算在我账上。”话音未落,一个魁梧的阴影就坐在他们对面了。
    蒋坤抬头望去,却居然是进门时一块被赶到泥里的几个蛮人,风尘仆仆地从外面进来,想不到他居然跟自己住到一块了,更想不到这蛮人说汉话说的这么标准,一口当地口音听起来比蒋坤这个后世来标准多了。
    那小二见状,立马就眉开眼笑地伺候起来了,丝毫也没有因为来人是蛮族而稍有怠慢,还麻利儿的把蒋坤之前要了也没搭理的芦苇杆儿给送上来了,路过时偷偷爬在蒋坤身旁耳语了一句:“这蛮子有钱的紧,你忽悠他多喝一点,结账时我分您一成”。弄的蒋坤哭笑不得。
    这蛮人倒是也不客气,点完东西往蒋坤他们的桌上一坐,十分自来熟的咧嘴嘿嘿一乐,露出一排黄牙,道:“小兄弟有礼了,鄙人丁韦。”
    苏狗蛋见状不免有些紧张,毕竟她刚刚跟蒋坤讨论完征讨蛮族的事,虽然知道这人肯定没听着,却依旧难免有些紧张,蒋坤倒是坦然,笑道:“丁大哥请了,我看丁大哥的服饰,应该是瑶族吧,可有什么指教?”
    丁韦闻言挑了挑眉,笑道:“正是瑶族,不过你们汉人一般都管我们叫山越,指教不敢当,只是刚才进门时,便看到小兄弟车上高高如山堆满了货物,又听您说您是乌伤吴家来的,若我没猜错,阁下可是敲糖帮的?”
    “哦?”这下蒋坤是真的诧异了:“阁下也知道敲糖帮么?”
    丁韦笑道:“我们瑶族住在山上,平日里日子过得紧吧,衣食都难以自给,平日里全凭一些山货下山交易,才不至于饿死冻死,消息自然灵通一些,敲糖帮鼎鼎大名,如何不知?只是没想到,贵帮居然把这生意都做到这泉州来了。”
    蒋坤一听就知道,这是生意上门了,当下万分热情地从怀里掏出一颗小金豆子放在桌子上,大喝一声道:“小二,给我切二斤牛肉,我请!”
    隋唐时杀牛犯法,因此这牛肉自然是极贵的吃食,也就是这泉州城偏僻远离朝廷,否则有钱都吃不到,那小二见状自然也知道自己眼皮子浅了,却丝毫不觉愧疚,反倒是借机去跟那丁韦耳语了两句,估计内容上也差不多,倒还真让蒋坤高看了一眼,这特么是个人才呀!
    当然,蒋坤可没有因为这丁韦是蛮族便小瞧人家,事实上这等一族之人选出来,专门到汉人城市采买的头人,都是很精很精的,不可能真的缺心眼。
    “今天能结交丁大哥,小弟三生有幸,来,小弟敬您一碗酒。”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