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十七章 世家

第十七章 世家

    隋朝时候的泉州,也就是后世的福州,后世坐高铁几个小时也就到了,然而在此时,蒋坤却得坐在牛车上嘎吱嘎吱的走了一整天,因为没什么正经的大路,被山路颠簸的屁股疼。
    这牛车还是管吴家借的,主要的用途也是拉货而不是拉他,一共借了七辆,他们二十多人还得换着坐,只是那些汉子们心中实诚,说啥也不让他下来,这才省却他一番苦楚。
    可是没办法,这已经是除杭州之外离乌伤县最近的城市了,甚至可以说,这是此时大隋王朝的东南地区唯一的一个像样的城市了,杭州那地方正在修运河,中央与地方势力犬牙交错对他们来说实在还太早,因此他们只能往东南发展。
    然而也正是因为如此,泉州城也并不如何荒凉,虽然不像北方城市一样方方正正的划分了坊,但勉强还算是热闹,酒楼、货栈、船坞、集市、甚至诸君,一应古代大城市该有的东西他都有,包括驻军,南来的和北往的商贾云集,汉人与蛮人和谐共处(北胡南蛮),好不夸张的说,凭蒋坤的眼光和本事,说此处是遍地黄金也丝毫不为过。
    然而同样的,这里还有着绝大多数南方城市都有的顽疾:士族门阀!
    还没等入城,蒋坤就算是开了眼了,他们是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到的地方,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排队,还特意准备了铜钱准备缴纳入城税,甚至都已经做好被城门小吏宰上一刀放点血的准备了。
    可谁知眼瞅着就该轮到他们了,门口收钱和查验货物的门吏却突然停下来了,随即便有七八个大兵上前,粗暴地推搡他们,搞的他一脸懵,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净路了净路了,赶紧的,别挡了贵人的道。”
    “净路?”
    蒋坤不解,但那些门吏和大兵却已经不再跟他啰嗦了,手上动作愈发变得粗暴,一双黑乎乎的大手直接夹着他的咯吱窝,好悬没把他给拎起来,不过蒋坤看得出他们倒也不是故意欺负人,而是好像真的急迫。
    虽然有点担心耽误了时辰没法赶在暮鼓之前进城,但毕竟也没什么办法,所以蒋坤倒是也尽量配合,很快就被撵到了官道之外,这还不算完,居然还往深处撵,贴着路边泥浅一些的地方是给这些大兵们站的。
    而官道上除了他们和其他汉人商贾之外同样也不乏来交换东西的蛮人,一时间全都骂骂咧咧的说着土话,也听不懂说的是啥,大兵们索性全当做听不见。蒋坤也觉得不爽,这么宽的道不够你走的?用得着把所有人都撵泥里去?这得多大的领导啊,居然这么大谱?
    很快,蒋坤就见识到了,还特么真有点不够。
    不过片刻功夫,便有一十六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女子,穿着一模一样的淡粉色罗裙,身披绣着花儿的褙子,人手一个大瓷瓶,瓷瓶里装着飘着花瓣的清水,一边走一边用纤纤玉手洒水,而紧随其后,是一十六个大一些,看起来三十左右的女子,用一种看起来很奇怪的扫帚沿街打扫,动作极是麻利,只不一会便从他们眼前走过,将地面打扫的干干净净。
    有过了不一会,一队雄赳赳气昂昂的甲士跨刀而过,他们的裤脚全都绑的紧紧的,每个人的腰间左边挂着六瓣锤,有变挎着手弩,看上去平均身高差不多有一米八,高大而又威武。
    “这泉州的大人好大的官威啊,出个门搞这么大的排场。”
    旁边有本地同在泥中的商贾听后忍不住笑着道:“哪里是什么本地大人,这是林家的女出行,应该是去城外静安寺烧香请愿的,来时听说静安寺已经布置上了。”
    这回换蒋坤愣住了:“林……林家女眷?”
    这么大的排场居然只是一个二流的东南门阀?还特么的女眷?
    果然,甲士后面的车子上,莺莺燕燕的全是女子,老远就闻得到香风阵阵扑面而来,这些女子或抱着琵琶,或抱着陶壶,或抱着胡鼓,俨然是一个大型的乐队班子,而再之后的一辆辆大车之上,则装着山一样高的各式货物,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还有一辆专门用两头牛的大车上只放置了一面大铜镜,路过时清晰的映照出蒋坤惊愕的面容。
    “贵人出行~闲人回避~!”
    车队走了好长好长之后,蒋坤终于看到了车队的主人,那是一群雍容华贵的女人,穿着好看的衣服,每一个都坐在两头牛拉的车子上,背后还有侍女举着大大的伞盖在打伞。
    蒋坤呆呆地看着,却见有两个拿刀的铠甲武士突然朝这个方向走来,大喝道:“什么人,竟敢对贵人不敬!”
    蒋坤一懵,连忙左右看了看,竟然发现两旁所有人中,只有自己一个是直勾勾地盯着车队在看,其他人,包括那蛮族在内,全都不自觉的在低头瞅着自己的脚尖儿。
    看着两个凶神恶煞的货,蒋坤简直哭笑不得,古代版的你愁啥?
    敲糖村众人见状,连忙拿着扁担、秤砣、柴刀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挡在了前面,看起来异常的坚定,不过蒋坤从后面看起来,他们的腿似乎都是抖的。
    蒋坤上去伸手将其扒拉开:“让开!”也没去瞅那两个拿刀的下人,而是冲着车上妇人微微躬身行礼道:“乌伤县吴氏,见过贵人。”
    “哦?你是乌伤吴家的?”车上妇人淡淡地道。
    “正是。”
    车上的贵人微微斜眼瞅了一下,见蒋坤裤脚上都是泥,便不自觉得轻视了几分,道:“泉州城不比乡下,还是多懂些规矩的好。”
    蒋坤闻言有些不爽,但终究不是头铁,道:“多谢贵人教诲。”
    “走吧。”
    说着,贵人轻轻挥了挥手,车队便继续向前了,除了两个带刀武士微微有些不满地瞪了蒋坤一会之外,再也没人多看他一眼。
    待人走了,苏狗蛋连忙握住了他的手,手上冰凉冰凉的全无半点温度:“坤哥儿,吓死我了,这就是世家么?”
    “呵呵,山中无老虎,猴子当霸王罢了,真正的顶级世家可绝不敢这么摆谱。”
    说着,蒋坤笑着掏出小刀来,用刀背轻轻地挂去裤脚上的黄泥,瞅着远去的车队若有所思,两个黑黑的眼珠滴溜溜乱转,谁也不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