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十三章 一点都不孝顺

第十三章 一点都不孝顺

    如今敲糖村的建设,堪称一片火热,像一个数百人忙活的一个大工地。
    全县、乃至附近数县的难民闻风而来,建设家园的信念让他们迸发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激情,不分男女,不别老幼,白发苍苍的老翁和七八岁扎着冲天辫的稚童共同干着重体力活,而且怎么劝都不听,通常一整天的体力活下来匆匆吃一口饭就马上满血复活,也不挪地方,就在工地上找个背风的地方倒头便睡,醒了就干。
    也是受这帮难民感染,就连蒋坤父子也跟着充满了干劲,忙的跟个陀螺一样,眼眸中却时时刻刻都闪动着火焰,三天里总共也就只睡了不到十个小时,且风餐露宿,也没洗洗衣服,所以那小莲领着一群老娘们气势汹汹的赶来的时候,这形象也就可想而知了。
    “什么人,干什么的?”
    这群老娘们手里拿着家伙,一看就是来者不善,自然远远就被人喝问,小莲却压根不给面子,大吼一声道:“姐妹们,给我打!”
    一声令下,一群老娘们用五花八门的家伙照着那群正干着活的汉子们劈头盖脸的就打了过来,小莲则用指甲盖专门往人脸上抠,好不狠毒。
    众汉子大怒,就要还手,小莲大吼道:“我们是吴家小姐的人,你们现在吃的用的花的都是我家小姐的嫁妆,我看谁敢动我?”
    那些人一听是吴家人,还是要嫁过来的小姐家的人,一时间还真不敢动手了,事实上也确实是心虚,可也不能干挺着啊,擀面杖轮圆了打脑袋上也是很疼的,于是一百多个壮汉,愣是被小莲等二十来个丫头打的抱头鼠窜,有几个甚至被小莲抓出了满脸的血道子,好不可怜。
    这骚动自然惊了整个工地的人,蒋坤父子也不例外,连忙挤进人群,慌张道:“干嘛呢?出什么事儿了?”
    小莲见正主来了,也不再撒泼,仔细地瞅了瞅二人,见他们灰头土脸的穿着磨破了边儿的粗布衣裳,小腿处还有黄泥,一副十足的田舍奴样子,不免更加鄙视,而鄙视之后却是抑制不住的愤怒,气的她眼泪都下来了。
    本以为十足余辜,就算岁数大一些,就算有个十几岁的儿子,可总该有些风度的吧?小姐啊小姐,这就是您要下嫁的人?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蒋坤和蒋卫东俩人倒是一愣,这丫头是谁?怎么哭上了?蒋卫东还特怪异地给蒋坤一个眼神,意思是,你丫是不是又在外面惹风流债了?
    一个满脸血道子的汉子跑过来跟他说明了情况,俩人却更懵逼了,既然是来砸场子的,怎么她还先哭了呢?
    蒋卫东抱拳道:“姑娘,既然是吴小姐的贴身丫鬟,那便不是外人了,有事还请进屋一叙,如何?”
    “我呸!谁跟你不是外人了?我们家小姐还没嫁呢,别臭不要脸的乱攀亲戚,泥腿子,你们跟我说得着么?你这里简直都脏死了。”
    蒋坤不由有些生气,道:“你这人好生奇怪,无缘无故的就来捣乱,结果没怎么着你自己就先哭了,说话又这么夹枪带棒的,你到底想干嘛?神经病啊。”
    蒋卫东也道:“姑娘,不知我们父子是否有做的不当的地方,得罪了姑娘,若有,还请姑娘千万明说。”
    毕竟这是老婆的丫鬟,因此蒋卫东也给了面子,生怕是因为自己二人来自现代,不熟悉古代的规矩,在婚事筹备上有地方不小心怠慢了。
    “哼,我……我瞅你们脏兮兮的样子我就来气,我家小姐千金之躯,竟然要……”
    蒋坤和蒋卫东愣了一下,随即对视一眼,这才确定这纯粹是来捣乱的。
    “小姑娘,大到治理天下,小到修身齐家,万事终究都难逃一个理字,况且咱们很快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矛盾非得动家伙?”
    小莲冷笑一声,道:“讲理是吧,那好,我就跟你们讲理,我问你,我们家小姐的嫁妆呢?你是不是已经花了?”
    蒋卫东两手一摊,环顾四周道:“姑娘许是误会了,此地建设与令小姐的嫁妆无关,都是令君仁德,赊欠给了蒋某的,将来贵千金下嫁之后,我们还是要还的。”
    小莲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地道:“你……你个大老爷们,真说得出口啊!你还要不要脸?你既然这软饭吃的如此心安理得,何不干脆入赘到我们家来?有个士族的祖宗就了不起么?
    你看看你们的样子,你们哪怕用这钱买一身好看的衣裳也好啊,还有,将来我家小姐嫁过来住哪,住在这破房子里么?你让我家小姐的脸往哪搁?你让我们吴家的脸面往哪搁?你们还有良心没有?”
    这话说的未免刺耳,敲糖村的人都是视蒋家父子为恩人的,闻言立马就炸了,他们中有些人或许可以忍受无缘无故被这群老娘们打一顿,但却绝不能容忍蒋家父子受辱,尤其是在他们看来,蒋家父子是为了他们的原因才受得这奇耻大辱,霎时间眼眶就都红了。
    “你这丫头怎么能这么说呢?蒋公明明……明明……”
    “明明什么?我哪一句话说错了?”
    众人闻言一个个气的肺都要炸了,恨不得上去撕烂这丫头的一张毒嘴,却又跟个钉子似得被钉在原地,谁也没法动弹。
    然而,即使整个敲糖村都被气坏了,蒋家父子这两个当事人,却是一丁点都没生气的,甚至还觉得有些搞笑。
    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罢了,以他们俩的层次,岂会将这些话放在心上,甚至于看在眼里还觉得这丫鬟挺可爱的,若是稍微阴暗一点的想,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丫鬟闹的越凶,岂不是代表着蒋卫东对这帮流民们施恩施的就越大?这帮人岂不是就越愧疚,越有可能在将来为他们蒋家父子卖命?
    本来么,这吴家钱都花了,这些难民也知道他们花的到底是谁的钱,对建设新家园的这份感激难免就要一分为二了,现在可好,这份感激全都移到他们父子身上了。
    损面子而赚实惠,实在是蒋卫东这种企业家最喜欢做的一种买卖了。
    而蒋坤作为蒋卫东的儿子,自然也继承了一点这位商人老爹的基因,见状居然还演上了,狠狠锤了自己肺部两拳,做出一副捶胸顿足的样子,更是为了锤红自己的小脸蛋,装出一副羞愤难当的样子,道:“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爹?我爹也是为了这些流离失所的乡亲们呀,难道在你们吴家眼里,这么多流离失所的乡亲,还没你们家小姐睡的舒服一点重要?”
    小莲高傲地抬起脑袋,道:“那是当然,就你们这些泥腿子,也配和我家小姐相提并论么?加起来都比不上我家小姐一根毛。”
    蒋坤闻言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忍住,一定要忍住啊,千万不能让这丫头片子看出我在笑,哈哈哈,这丫头怎么这么蠢。
    还是蒋卫东心善,悄悄拉了拉蒋坤的衣角,轻声道:“过分了吧,她还是个孩子,这么大的套扣她脑袋上,她一个丫鬟如何背得起?我可是还要娶人家小姐作老婆的。”
    蒋坤道:“爹你别管,这丫头摆明了是来立下马威的,肯定是你那未来媳妇派来的,你看我的。”
    说着,蒋坤走上前去,双手张开,正气凌然地道:“按理来说,我们不是入赘,这钱也是令君赊欠给我们的,我们想怎么花是不用经过你们吴家允许的,但既然你非要说这是你们小姐的嫁妆,我们也尊重你们的意见,但是,这些房子是给这些流民们的家,是万万不能让你拆了的,再说这房子都盖了一半了,你拆了之后难道要用这些物料给你家小姐盖大屋么?
    我们蒋家做事,吐口吐沫是个钉,正所谓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有什么事儿我们全都担着便是,你要撒气,便打我好了,反正按礼法你家小姐是我继母,打死我也是我活该,来吧,拿我撒气吧,但你今天就是打死我,也休想拆了房子盖大屋!”
    呼啦啦,一群村民扑了上来,挡在了蒋坤的前面,口里喊着:“你要打就打我们么,不要打坤哥儿。”
    还有人喊着:“你们把房子拆了吧,我们敲糖村的人有骨气,不住你们吴家的房子。”
    “对,拆了吧,拆了吧。”
    “打我吧,打我吧。”
    “坤哥哥是个好人,你们不要打坤哥哥啊,你们是坏蛋!”这是个小娃娃。
    小莲都懵了。
    这是怎么了?我不是来立下马威的么?谁说要拆房子盖大屋了?那不是你们自己说的么?我没打算拆你们房子啊?我……是不是入了套了?
    蒋卫东闻言轻轻用手捂住了额头。暗道:忒狠了吧,这是把这丫头往死里整啊,这特娘的该不会是要陪嫁的丫鬟吧,听说这古代陪嫁丫鬟还可以通房呢,你特么……一点都不孝顺啊!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