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十章 解散敲糖帮?

第十章 解散敲糖帮?

    大业三年九月初八,蒋家父子穿越隋末的第四个月。
    蒋卫东莫名其妙的就多了一个没见过面的续弦媳妇。
    蒋坤也莫名其妙的疑似多了个童养媳。
    父子二人双双穿越,共同娶了一个不想娶的人。
    三流的网络小说都不敢写的这么狗血。
    之所以说疑似,实在是蒋坤真心半点没往这上面想过,他好歹心理年龄三十来岁的人了,怎么可能对一个十一二岁的萝莉有什么非分之想?这不是犯罪么?
    再说了,诸君不妨识相一下,有朝一日你突然发现你一个宿舍的舍友去做了变性手术,然后变成一个美女跟你表白,你特娘的能接受得了?
    可不这么应下吧,似乎也确实没别的办法了,毕竟什么事儿总得有个名分,装是肯定不能一直装的,否则用不了几年人家就发育了,到时候信不信他们父子俩的名声会比那茅厕里的粪便都臭,非死在舌头根下不可。
    父子二人共同……咦咦咦咦咦~真恶心,呸!
    父子若真是心硬如铁之辈,还真就把他弄死拉倒了,可谁让两人不是呢,于是乎姑且,他们就先定下了这么个说法,也算是对外面有一个解释。
    至于以后俩人长大了到底要不要那啥,那就到时候再说吧。
    只是自那以后,蒋坤的生活却突然变得极不自然了起来。
    以前大家是兄弟,当然怎么样都可以,尤其是在一张床上睡觉这种事,难免的就会有个身体碰触,也自然不会当一回事儿,可这以后的话……真拿她当个童养媳对待么?
    苏狗蛋倒是好像还挺乐意,可蒋坤不乐意啊!整的他成天那叫一个难受。
    躺在床上,睡在中间的蒋坤小心翼翼地往蒋卫东的方向挪了挪,靠了靠,苏狗蛋却一把将其抱住,一只腿伸了上来,死死地锁住了他的腰。
    “你……你干嘛?”
    “是你要干嘛?我现在是你媳妇。”
    “你……你个小丫头片子,知道媳妇是什么意思么你?”
    “我怎么不知道?媳妇就是給你做饭,一块睡觉,就像现在这样。”说着,还将蒋坤搂的更死了一些。
    “我……行行行,你是我媳妇还不行么,可你别这样啊,你这样我睡不着。”
    “为什么睡不着?”
    “我……热。”
    “你骗人,这都要冬天了,哪会热?搂的紧一点才舒服。”
    “可是……”
    一旁拉了个帘子简单以示避嫌的蒋卫东叹气一声,道:“明天我就找人盖房,你俩今天就先将就一下吧,二位小祖宗,我昨晚上被你俩这破事儿弄的一宿没睡着,今天再不睡,明天我非猝死了不可,唉~,我特么明天还要应付自己的婚事呢。”
    蒋坤无语,这特么的算什么事儿啊。
    一夜无言。
    外面偶而传来的阵阵虫鸣和屋子里时不时发出的吱吱老鼠叫,似是这个时代对他们的嘲讽,那一晚,蒋坤梦到自己和老爹回去了,自己风风光光的成为网红大教授,网友戏谑的留言:我家坤坤要是再不努力,就要回家继承百亿计家产了。
    那是何等美好的一场梦啊。
    只是当早上醒来,一切的不幸依然还是会继续,擦干净因为做美梦而留了一枕头的哈喇子,暗暗的将一晚上柔软下来的小心脏狠狠的搓一搓,接受现实。
    苏狗蛋已经先于他们起床了,正在院子里支起了大锅熬糖,小细藕一样的胳膊双手握着又粗又长的木棒正在大锅里吃力的搅拌,蒋坤都害怕他一不小心掉到锅里去,人熬糖变成糖熬人。
    不得不说,就这份勤快来讲,这苏狗蛋倒也真算是一个好媳妇了,况且她还很聪明。
    走上前去,蒋坤掏出了手帕给她擦了擦汗,熬糖这活是要出大汗的,冬天也不例外,所以冬天里非常容易感冒,见苏狗蛋汗流浃背的样子,以前当他是男人的时候倒没什么,现在却觉得有些不太好了呢,便道:“我来吧。”
    “没事儿,我这一锅糖都快熬完了,再说你熬糖那技术根本不行,弟兄们都不愿意用你熬的糖出去换鸡毛,你心里没点数么?你呀,你和公爹还是去算账、码货、点货去吧,咱敲糖帮这么多人里可就你们两个文化人能干得了这种事,反倒是这种力气活,就让我们这些粗人干吧。”
    蒋坤一想也是,帮她擦了擦汗突然道:“是时候考虑一下你内衣的问题了,这出汗量太大了,要是穿的稍微薄一点,非透视了不可,以前是没注意,今后可不能再不管了。”
    苏狗蛋脸色微红,然后轻轻点头。
    这确实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就在两人闲聊的时候,突然一伙人找了上来,正是敲糖帮的内圈帮众,蒋卫东的核心附属势力,老王、老张、老石等众人。
    蒋坤笑道:“王叔、张叔、石叔,你们今天怎么组团来了?是出了什么事儿么?”见众人神色不太好,忍不住道:“怎么,莫非是出了什么事了么?”
    老王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还是老张一咬牙,开口道:“坤哥儿,我们……我们听县里的人说,你爹他……你爹他要娶吴家的姑娘了?还带着一笔嫁妆?这……我们本来是都不信的,可那帮人传的都有鼻子有眼的,这事……”
    蒋坤点头道:“是真的,我爹确实是打算娶一吴家女子续弦。”
    众人一听,顿时呆若木鸡,甚至有几个当场就哭出来了,还给蒋坤整的挺迷茫,这是咋的了?我爹续弦你们一个个整的跟亲娘改嫁似的?
    老石怒喝一声,骂道:“干什么?那个谁,咋还哭上了?蒋大哥娶的是吴家的千金大小姐,从此以后吃穿不愁,耕读传家,不比陪着咱们风里雨里的换糖享福?不许哭,这是咱敲糖帮的大喜事,都给我高兴起来!回去后翻一翻家里收没收到过能出响的家伙事儿,办事儿那天都他娘的给老子热闹起来!”
    蒋坤哭笑不得道:“众位叔叔,你们这是害怕我父子二人攀上了高枝儿,以后就不管你们了?你们放心吧,敲糖帮的生意以前怎么做,以后就还怎么做。”
    老王摇了摇头道:“万万不可!我等都是本该要饿死的人,这本就是我们的命,是靠着东哥才捡回了这一条命,如今东哥有了媳妇,有了田产,我们如何还能驾着东哥拖累你们爷俩?那岂不是太不是东西了么,况且没有东哥,这鸡毛换糖的生意也能做,不过是赚的少一点而已,小坤哥儿替我们传个话,我们就不进去见他了,你就说我们……就说我们都懂,都懂事儿,若是……唉,算了,坤哥儿,我们走了,你们忙,你们忙吧。”
    这下换蒋坤急了:“都给我站住!什么玩意就懂事儿了?你们懂什么了呀,就这么走了,我爹还不打折我的腿?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看,我这……我这媳妇不还熬着糖呢么?解散了敲糖帮,这么一大锅糖难道我们自己吃不成?”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