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九章 你是女的?

第九章 你是女的?

    “爹,此事怕是个套吧,真跟他们结了亲戚,在这乌伤县里,是不是入赘又有何分别?”
    吴诤走后,蒋坤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
    蒋卫东点了点头,“是啊,人家这分明是想把咱们爷俩给吞了,不过好在他们还有顾虑,好歹搭上了一个侄女和一笔丰厚的嫁妆,你的意思呢?”
    “答应他!”
    “哦?”蒋卫东微微诧异道“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
    “咱们没有拒绝吴家的资本,况且这对咱们父子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机会,敲糖帮有了吴家罩着,发展定然一日千里,答应了总好过他们巧取豪夺,至于你我父子,哼,想吞就让他们吞去,就怕他们没有这么好的胃口。”
    蒋坤双眼微眯,一字一顿地补充道:“若是将来不能相安无事,咱们就教教他们,什么叫作反客为主!”
    蒋卫东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却道:“你可想好了,我要是续弦的话,你可就相当于多了个妈呀。”
    蒋坤挥了挥手毫不在意地道:“若是个懂事儿听话的我便让一让她,若不是,找个机会把她弄死也就是了。”
    “心够狠呀。”
    蒋坤微微一笑,嘴角上扬颇有些邪魅的一笑,手中把玩着刚刚吴诤喝过的茶碗,道:“既然穿到了这狗日子世道这么久了,有些无用的价值观还是该抛就抛弃了吧。”
    蒋卫东微微一怔,目光死死盯着蒋坤良久,蒋坤也不虚,坦然与之相对。
    良久才道:“行,离乱世没多久了,心硬一点也好。”
    当天晚上,蒋卫东特意安排人寻来了笔墨和纸张,让蒋坤连夜默写了一套手抄本的孝经和论语,当做聘礼让蒋坤给送去,这两本书在这个年代有点类似于后世的小学课本,凡是读书识字,启蒙必学的就是孝经,其次论语,给这等土豪人家的孩童作启蒙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吴家人见他们父子二人如此上道,自然也是极为满意,这两册启蒙书籍当然填不饱他们的胃口,但也没指望这么简单就把人家士族的家学给赚来,来日方长么,至少这父子俩都是聪明的,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与聪明人打交道总是轻松些的。
    事实上他们父子也确实没什么好不满的,不管咋说,蒋卫东一个死了老婆的光棍,突然间送他一个二八佳龄的老婆,还附带着丰厚的嫁妆,虽说是没有爱情的包办婚姻吧,但这事儿从心里上真的并不如何难以接受。
    实在不喜欢的话,将来还可以纳妾么。
    只是晚上起夜的时候,蒋坤听着房间里好像是有动静,类似于手机震动一样,给他吓了一跳,好一会才看清,居然是苏狗蛋一个人抱着腿在席子上偷偷的哭。
    蒋坤吓了一跳,忙问道:“狗子,你这是咋地了?白天时有人欺负你?”
    苏狗蛋哭的一抽一抽地道:“坤哥儿,你……你们以后是不是就不卖糖了,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蒋坤一听都乐了,忙道:“傻孩子说什么呢,我们怎么可能不卖糖呢,就算是敲糖帮黄了,我们也不可能不要你啊。”
    “呜呜呜,你们不要不要我,我……我长这么大,一直都没有家,只要你们不赶我走,我什么事情都能干,要是……要是我不会的,我可以学,真的我可聪明了,学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就学会。”
    “好好好,不哭了,不哭了哦,哥哥抱抱,你这孩子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啊,我们拿你可是当作了家人的。你……”
    就见蒋坤见了鬼似的猛的一把将苏狗蛋推开,然后中了邪一样的瞅着他。
    就在刚刚,他好像在胸口上感触到了一点柔软。
    “你……”
    蒋坤不敢置信的伸出手,条件反射般一脸懵逼地朝着苏狗蛋胸口的位置上摸去。
    “啊呀!”
    苏狗蛋一巴掌打掉了蒋坤的手,脸色红的像是一颗快要滴血的朱砂石。
    “你是女的?”
    两人动静颇大,把蒋卫东也给吵醒了,他们的房子毕竟条件有限,再加上当时以为三人都是老爷们,也就没费心思去弄什么主卧客卧,仨人都是一块睡的。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这是干嘛呢,睡不睡觉了啊!”
    “爹,他是……他是个女的。”
    蒋卫东迷迷糊糊的也没醒,嘟囔道:“女的就女的呗,你又不是没见过女人,赶紧睡觉,明早上还有事儿呢。”
    不大一会又腾的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两只眼睛瞪的灯泡一般:“谁是女的?”
    苏狗蛋羞红着脸不说话。
    “你……你是个丫头?你……你一直都在骗我们?”
    苏狗蛋嘀咕道:“谁骗你们了,你们一直也没问啊!”
    “我……你这不是胡闹么!这种事儿也是可以瞒着的么?”
    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属于那种刚刚有点要发育,但大体上和男孩子差不多的阶段,加之这丫头一直以来穿的都是男装,这年头是男是女又都留长发,此前自然是把她给忽略了。
    现在想来,却当真是滑稽了。
    蒋卫东道:“你穿男装我可以理解,可你为什么骗我们?别说我们没问,我们拿你当男孩还是女孩你还看不出来么?这……你跟我们爷俩同一张床上都睡了这么多天了,这像什么话?”
    苏狗蛋噘着嘴,有点委屈的擦了下眼泪道:“我要是一见面就说我是女孩,你们还会收留我么?”
    “当然不会啊,那得多不方便?”
    苏狗蛋哭的更厉害了:“我……我不是有意要骗你们,就是……就是我,我想有个家,我也想有人要,我害怕我跟你们说了你们不要我,我……你们不要不要我好不好,不要赶我走,我喜欢这,喜欢你们,也喜欢现在的生活,我什么都可以做,也什么都可以学的。”
    说着,苏狗蛋又跪下了。
    这一哭吧,整的蒋家爷俩心里也挺不得劲的,这孩子的难处,他们也不是不懂,可这事儿吧……
    蒋坤叹气道:“没人要赶你走,咱们都一块生活这么长时间了,难道还舍得把你扔大街上自生自灭么?可是……可是现在怎么办啊,你要是个男孩,可以算作我爹的徒弟,吃我们用我们都是理所应当,可你现在是女孩了,这算怎么回事儿?就我们这家庭,难不成还雇个丫鬟么?旁人问起来怎么说,我们好意思说,人家好意思听么?这……这这,造孽啊!”
    黑暗中,苏狗蛋的嘴角微微上扬,低着头皎洁一笑,俩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嘟着嘴道:“那我就算你们家的童养媳呗。”
    “啥?”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