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七章 吴家脑补

第七章 吴家脑补

    因为与吴家二老爷一直扯淡到了中午,喝了一肚子茶水的缘故,父子二人着实是有些饥肠辘辘。
    苏狗蛋开火蒸了满满一大锅的粟豆饭,还费心地熬了一小碗豆酱,饭桌上香喷喷地吃了起来,吃的嘴上,脸上,甚至脖子上都是。
    “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看这小家伙吃饭,连带着自己的胃口居然也变得好了呢,虽然这伙食放后世比家养的宠物狗估计都不如,但幸福取决于增量而不是总量么,尝过了挨饿滋味的蒋坤现在也觉得这饭挺香的了
    笑着伸出了手,将苏狗蛋脖领子下面,快沾到胸口的几粒粟米伸手取了下来,本着不要浪费的原则就顺手扔嘴里吃掉了。
    蒋卫东见他神色有异,不由问道:“狗蛋,你怎么了?脸这么红?是不是生病了?”
    “没……没事”
    蒋坤接话道:“说起来,好像狗蛋确实是动不动就脸红,会不会是身体有什么隐疾?”
    蒋卫东点头道:“确实有这个可能,县里有个瘸腿的郎中,好像还有一二分手段,一会吃过饭你去请他上门给狗蛋看看吧。”
    “行。”
    苏狗蛋却连连摇头道:“不不不,我没病,真的,我身体好着呢。”
    蒋卫东:“傻孩子,有病了就要治,哪能病忌讳医呢?”
    蒋坤:“你不会是心疼钱吧,没事儿的,这段时日咱们多多少少还是攒了一点积蓄的,就算真的差了一些,凭我爹现在在县里的名声,赊欠一二问题也不大的。”
    苏狗蛋囫囵的结结巴巴的说了半天,反正翻过来覆过去的反反复复都在说我没病之类的,最后实在说不清楚,干脆不理他们爷俩,一溜烟的跑了。
    爷俩面面相觑,什么情况?
    不一会,苏狗蛋又蹬蹬蹬地跑了回来,双手捧起自己的饭碗和筷子,然后重重地哼了一声,又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蒋坤回过头小声道:“爹,不会是心里有病吧,会不会是个变态?”
    蒋卫东想了想,同样也是一头雾水,只好道:“别瞎说,你最近关心关心人家,这也算是咱们半个家人了,有问题还是要找郎中的,先吃饭吧。”
    …………
    另一边,吴家坞堡。
    吴家老太君、大房大爷、二房二爷、以及小一辈的大房少东、二房令君、大儿媳齐聚一堂,一边饮着梅泡酒,一边听二爷吴灿叙说今天的经历。
    等吴灿叙述说完了好半天,老太君才道:“诤儿,你是朝廷命官,见多识广,依你看这对有趣的父子,真的是落魄士族吗?”
    吴诤,也就是此地县令,闻言不由也皱眉深思了好一会,才道:“不好说。听二叔所说的话,这学识做派倒的确像是世家大族,甚至门阀人家出来的,可别说咱们郡,全天下都算上,姓蒋的豪强我倒是听过一两个,可哪来姓蒋的士族?”
    大儿媳插话道:“会不会是为避祸而改了姓?近些年来,受到波及甚至灭门的门阀士族可不在少数。”
    少东训斥道:“妇人见识,士族的姓氏也敢随便改的么?况且当今天子尚算仁德(暂时),便是兰陵萧氏也未见屠戮,依然好好的当他们的郡望。”
    大爷开口道:“老二啊,你该不会是被忽悠了吧,会不会只是两个比较聪慧的流民而已?”
    吴灿不高兴地冷哼一声道:“大哥未免也太小看我了,若真是两个略有聪慧的货郎,我早就把他们骨头渣子都榨出来了,我还真誊抄了一遍那蒋卫东的骈文,来来来,大哥您厉害,给我找一个写得出这东西的寒门来?”
    “你……”
    老太君怒喝一声:“老身还没死呢!当着我的面就吵上了?”
    二人闻言不敢再言语,互相冷哼一声算是作罢。
    县令吴诤讪笑着接过纸张解围,一见之下不由也轻轻咦了一声。
    “怎么?”
    “这用词……不甚华丽啊。”
    大房笑道:“可是粗鄙不堪,把你二叔给忽悠了?”
    吴灿闻言正要发作,吴诤赶忙道:“那倒不是,这骈文用词虽不华丽,但意境深远,品格高洁,却是正宗的儒家经典之作,只是文风上,不似我江南风骨,倒像是……”
    众人恍然:“北边的?”
    吴诤点了点头,开口问道:“二叔,你观那父子二人,说话是否带有胡音?”
    “我又没去过北边,哪里知道胡音是什么模样?但此二人说话口音,却是有几分奇怪的,肯定不是我江南人物。”
    吴诤闻言点头:“看来是北边来的无疑了,只是不知是关中来的,还是山东来的,甚至有可能蒋字也不是本姓,慕容、令狐、拓跋、宇文,为图方便索性改成了汉姓,都说不准,可若真是这样,咱们这么瞎猜,却是不可能猜出人家的跟脚了。”
    此时,北方经过数百年的胡汉混血以及连续的改朝换代,没落的贵族不知凡几,胡话的汉人和汉话的鲜卑人根本就分不清楚,就连李渊都是如此,想从姓氏去追溯一个人的跟脚,自然也就是不可能的了。
    大儿媳妇接话道:“既是北边来的,管他什么跟脚,终究是与咱们本地的郡望没甚干系的,就算以前真是姓宇文的皇族,现在也落魄了,龙游浅水鱼虾戏,还不是咱们想作甚就作甚?既然此二人真的大有来头,就算现在空着手一无所有,可脑子里难道还没有留下家学么?咱们吴家,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可几十年来,为何始终都够不上个士字,不就是家中没有经学么?咱们把人抓起来,把他们脑子里的经书掏出来,这以后……”
    屋中众人闻言齐刷刷地双眼一亮吴诤却道:“嫂嫂又错了。”
    少东闻言略皱了一下眉,还是出声道:“妇道人家没见识,让兄弟见笑了,你接着说。”
    “两个落魄士族拿捏起来当然容易,不管是北边来的还是南边来的,到了乌伤的地界,要杀要剐还不是由得咱们,可嫂嫂以为何为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才是士族,他们自己人之间怎么斗都行,灭门灭族扒祖坟,吃人都不吐一根骨头,可咱们这些豪强想要掺和,人家可就要抱团了,巧取豪夺人家的经学,呵呵,你是要和全天下所有诗书传家的士族为敌么?”
    老太君微微睁开了眼睛,淡淡道:“万万不可用强,这种事儿若是不上秤没有四两重,可要是上了秤,千斤都压不住,还是从长计议吧。”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