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二章 敲糖帮

第二章 敲糖帮

    父子俩闻听有同行的声音,一时间都很有兴趣,寻声而去,却见一个瘦瘦小小的孩子,穿着一身和乞丐差不多的脏衣服,甚至连脸上也脏的像个煤球,同样挑着个扁担,身边围着一圈孩子,奈何却是问的多,光顾的少。
    父子俩走近跟前看去,却是嘿嘿笑出了声来,原来这孩子的糖根本就不成块,虽然经过了熬煮,但黏糊糊的依然是一团糊糊,卖相上与他们父子二人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再加上他那小手脏的跟沾了墨似得,也难怪无人问津了。
    那小孩一见蒋家父子过来,登时就跟见了恶狗一样,连忙从地上捡起了一个石块,全身戒备地盯着他们,两个大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上面写满了戒备和警惕。
    蒋坤见状好笑,无视了这孩子手里的石头,凑过去从那一大锅黏糊里用手指挑了一点,放在嘴里嘬了嘬:“小子,糖挺甜的么,你手很巧啊,不过这熬糖真正的秘诀在结晶,这可是我们爷俩的独门秘方,没有我们爷俩教,你这辈子也休想熬出结晶的糖来,想跟我们爷俩抢饭吃,你还差得远了。”
    那孩子叫卖了一整天,真的是连跟鸡毛都没换的来,心里已经委屈到了顶点,现在见正主来了又被吓了个半死,再被蒋坤这么一嘲讽,顿时就忍不住了,石头一扔,哇的一下就哭了起来,弄得蒋坤讪讪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两行眼泪划过了小黑脸,还留下了两道比较搞笑的泪痕。
    蒋卫东上前瞪了蒋坤一眼,笑着摸了摸少年的头道:“你别哭啊,我们又不欺负你。”说着,蒋卫东拿出身上剩下的一点糖递给他,笑道:“我家娃吃了你的,你也吃我们的。”
    少年闻言一愣,果然就不哭了,似乎看得出这父子俩真的没有恶意,居然真的怯生生将糖块接了过来,琥珀色的糖块映着阳光好似一颗晶莹的宝石,登时就将少年给迷住了,口水不争气的就留了下来。
    不舍得直接扔嘴里,少年伸出舌头小心翼翼的舔了一口,立马眉眼间就全是笑意了,随即就是沮丧的一声叹息,委屈巴巴的眼泪又滴下来了。
    “孩子,你又怎么了?”
    “你们……你们的糖熬的这么好吃,我的糖与你们一比就什么都不是了,我……怪不得我的糖卖不出去,我……我又要去要饭了。”
    蒋卫东问道:“孩子,你的父母呢?”
    少年警惕地抬头看了蒋卫东一眼,发现蒋卫东好像没有恶意,怯生生道:“我爹早就死了,我娘一直领着我要饭,前些天……前些天被恶犬咬了一口,三天前也死了,我不想继续要饭了,看你们这买卖做的红火,就攒钱买了锅和甜麦,想……就想……呜呜呜,我又要要饭了。”
    蒋卫东闻言叹息一声:“可怜的孩子啊”。伸手沾了一下锅里的糖尝到嘴里,微微皱眉后道:“确实熬的不错,你还挺有天赋,废了不少功夫吧。”
    想了想,蒋卫东从身上带的百宝箱里翻找了一会,找出了几套旧衣服和几张布帛,塞到她手里道:“好孩子,你这锅糖糊糊我们买了,这个给你,你……哎,算了,我教你熬糖吧,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敲糖帮的人了。”说着,又把那堆布条放了回去。
    所谓父子连心,一听蒋卫东说敲糖帮,蒋坤马上就明白了七八分,却马上默契地配合了起来,见少年不敢置信地望着蒋卫东,蒋坤也霍然抬头,道:“爹,这可是咱们独门手艺,您教给他,咱们喝西北风么?”
    蒋卫东瞪他一眼斥道:“敲糖帮的规矩都忘了么?”
    蒋坤闻言,立马就委屈山脸,装出了一副委屈、愤怒、又无奈的样子,最后盯着少年良久,半认命半同情地摸了摸他的头,算是默认了。
    敲糖帮规矩:见人有难不要懒,能帮一把是一把。
    义乌人鸡毛换糖上百年,老祖宗留下了许许多多的规矩,甚至到了2019年,还有许多义乌的企业将那些老掉牙的规矩作为企业文化来拜读,蒋卫东就是的东方集团就是其中之一,看似粗糙,但其实句句都是做生意的至理名言,也是蒋卫东一生的行事准则,穿越了也坚持守着。
    “这熬糖的秘诀啊,其实就是一把草木灰,你这糖浆熬的很好,只要在熬制过程中不断加入草木灰,让糖浆在太阳底下晒,很快就会结晶成块了。”
    蒋卫东传法的时候并没有避讳,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不少凑热闹的人都听见了,蒋卫东也不在乎。
    “你有一双巧手,只要掌握了诀窍,自己琢磨琢磨,相信你很快就可以熬出和我们一样的结晶糖了。”
    少年眼珠子瞪的更大了,满脸写着不敢置信,既不敢相信这熬糖的诀窍居然如此简单,更不敢相信这对父子居然如此轻易的就将这谋生的‘秘籍’交给了他。
    突然间少年两腿一弯,就给蒋卫东跪下了:“叔叔,您是个好人,您要是看得上我,以后我就给你帮佣,只要给我一口吃的,我什么活儿都能干的。”
    蒋卫东被少年此举吓了一跳,饶是他作为一条老狐狸也实是没想到少年居然会做到这个地步,看来这古代人还真是实在,便轻轻点头道:“也好,那你跟我来吧,日后你就是我敲糖帮的‘坐坊’了,我先教你敲糖帮的规矩。”
    少年听后大喜,忙不迭的就给蒋卫东磕头,蒋坤闻言却低头若有所思。
    敲糖帮……
    真正的敲糖帮,从来都不是两个人的买卖,其实是分为‘坐庄’和‘担头’两部分的,细分的话坐坊又包括糖坊、站头、行家、老土地四种,担头也细分为老炉头、拢担、年伯等,乃是组织异常严密的一个组织,全盛时的一个敲糖帮往往需要数百人分工协作,好几个村子联合起来一块来干这个事情。
    敲糖帮……大隋的敲糖帮成立了?这三个字在蒋卫东的心里有着极重的分量,必然不会是乱说,却不知这是临时起意,还是早有谋划。
    蒋坤很清楚的知道,以他们父子俩的本事其实赚钱的法子有无数种,一千多年领先的知识和见识,足以在他们脑子里存下数百个类似于此的所谓‘秘方’,这秘方于他们而言其实真的谈不上重要,之所以穿越一个月了还在做小货郎,无非是蒋卫东比较怂而已。
    用他的话说就是,有多大的势力赚多大的钱。
    可是蒋卫东一个白手起家的义务首富,难道真的会是个怂逼?
    何为势?
    人多,则势重!
    见少年如此的实在,蒋坤也很高兴,想着再唱一会双簧吧,又怕这少年内疚太过,这古代人这么淳朴整的他的道德底线好像也跟着提高了不少,索性也就不装了,对于这个新加入的小伙伴也明显热情了起来,将其拉起来之后一把将人抱住,丝毫不介意少年身上的乞丐服会蹭脏了自己新作的衣服。
    “好兄弟,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今后你就是我弟弟,有我们爷俩一口吃的,绝不会让你饿着,要是有人欺负你,我们爷俩就去跟他拼命”
    谁也没注意,少年被蒋坤这么一抱,笑脸居然腾的一下就红了,只是脸上的黑灰太重,一时看不出来罢了。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