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鸡毛换江山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一章 鸡毛换糖

第一章 鸡毛换糖

    隋大业三年,秋,乌伤县。
    “收,鸡毛鸭毛鹅毛换糖喽~”
    呼啸的西北风裹着响亮的吆喝声传遍了半里地去,间或的还伴着几声清脆的摇鼓。
    “鸡毛鸭毛鹅毛换糖喽~大块大块的糖蜜呦~啥都收啥都换喽~”
    乡路上,一大一小的两父子挑着扁担,像是战场英雄一般的被成群的小孩子围在正中间,当爹的看起来有个三十多岁,儿子看起来也有十岁左右,一个敲糖,一个卖货,生意好的不得了。
    这一对父子货郎近来很是有些名气,一来是因为他们手里有着从没见过的上好糖蜜,二来是这对父子极会做人,谁家有难了都会伸手帮一把,所以虽是外地来的生面孔,却是在这附近十里八乡混了极好的人缘。
    “好你个蒋大,这刚几天啊,又来我们村收鸡毛,啧啧,这衣服是新布做的吧,上次来你爷俩可是还穿着补丁呢,这刚多久,你这难民倒比我们这些有地种的还滋润了,我们村这点好东西是不是都让你收去了。”
    说话的是村里的李寡妇,平日里最是刻薄泼辣,说话中不免带着几分酸气,很是遭了周遭的几个白眼,毕竟人家父子风里雨里赚的都是辛苦钱,还不许人家买两身新衣服穿么?卖货那大郎却不恼,憨厚一笑道:“小本生意,糊口而已,李姐您来的正好,您看看,这是您家的碗不?”
    说着,便从百宝箱里拿出了一摞粗瓷碗出来,继续道:“您家小子拿这东西过来换糖,我琢磨着这十之八九是背着您干的,您看……”
    话还没说完,那摞粗瓷碗就已被那李寡妇一把抢了回去:“我的我的,是我的,这倒霉的孩子,我家可就这么几个碗了,他是想让我们全家捧着锅吃饭么?”说着,李寡妇还有那么点脸红,毕竟她刚刚还在愉噎人家,人家这也算是以德报怨了吧,却是拿过碗就走。
    边上的乡亲却看不过去了,嘲笑道:“我说李家寡妇,你这人也忒不地道了吧,你家娃娃偷了碗来换糖,人家蒋家大郎人好还了你,却是连个谢字都不说?好歹你也该把糖钱给付了吧。”
    “要我说啊,付的不该是糖钱,而应该是碗钱才对吧。”
    “我说李家寡妇,你这么干,不是让人说咱临水村不懂礼数,欺负外乡人么?”
    李寡妇这下脸上更是窘迫,骂道:“你们这些闲汉,不帮着家里秋收,却反过来帮着两个外乡人欺负我一个寡妇。”说着,李寡妇摸了好一会,才从怀里摸出几个下地干活时采的野果子,硬塞给货郎父子:“大兄弟,这果子可甜了,可不比你们的糖蜜差,给你娃吃,算是我儿子的糖钱。”
    这就明显是认糖钱而不认碗钱了,甚至于这种随处可见的野果连糖钱都是不值的,摆明了是要耍赖,周遭闲汉忍不住继续愉噎,李寡妇却索性没脸没皮了起来,插着腰跟他们一边对骂一边往外挤,却是绝不肯再掏半点东西了。
    “这李寡妇,当真是不要脸面,蒋家郎君,让您看我们村的笑话了,我们村可就这一个没脸没皮的,您可千万别误会。”
    货郎笑道:“哪里,小孩子贪嘴罢了,哪能真把那碗给收下,我们父子俩都是外乡人,你们村能容我们在此糊口吃饭,就已经感激不尽了,你们可都是我们的恩人,对了王大哥,我记得你之前是不是说想买个新钩子来着?正好,我之前在县里换糖的时候收到过一个,你看看。”
    ………………
    申时,父子俩换光了所有的糖,儿子挑着两大匡满满的鸡毛鸭毛,老子则挑着两堆乱七八糟的零碎杂物,赶着落日之前的最后一点昏暗,往他们暂且栖身的一个破庙里走。
    “爹,咱们为啥还要来这种穷乡僻壤做生意?人家别的小说主角都是酿酒卖盐制香水,可你倒好,非得干这狗屁的鸡毛换糖,就算是鸡毛换糖吧,如今这大隋,结晶糖咱可是独一份,去城里还不是想卖多钱卖多钱?还要跟这种泼妇虚与委蛇,收这仨瓜俩枣的破烂儿,简直是丢咱穿越者的脸面。”
    老子头也不抬地继续赶路,这样的抱怨他这一个月来几乎天天听,但口中还是解释道:“你当这是法治社会呢?有多大的脑袋戴多大的帽,有多大的势力赚多大的钱,老话说的好,赚一分撑死人,赚一毛饿死人,真进了城,按你说的那些法子赚了大钱,咱爷俩不出三天就得横死街头你信不信?”
    那儿子尤自不服,口里不清不楚地还在嘟囔着:“大钱不赚赚小钱,胆子这么小,真不知道你怎么当上董事长的”。
    这父子二人自然便是本书的两位主角了,当爹的叫做蒋卫东,当儿子的叫做蒋坤,都是货真价实的2019穿越者,甚至于穿过来之前都还是比较了得的人中龙凤。
    穿越之前的蒋卫东是堂堂的义乌首富,卫东集团的董事长,蒋坤也是某985大学国际政治研究学院的硕士,没毕业就先被社科院预定的那种。
    那是一个雨夜,蒋卫东发现了蒋坤偷偷打赏一百多万元给女主播的败家破事儿,气的一菜刀就把家里的网线给砍了,结果刺拉拉的火花带闪电,爷俩都被电死了,再一睁眼就特娘的穿越到隋朝大业年了。而且连个身份证明都没有,第一天俩人好悬没直接饿死。
    有意思的是,蒋坤前世明明都三十岁了,穿越后居然变成了十岁时的样子,而五十五岁的蒋卫东更是焕发了真正的第二春,此时看起来简直就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小伙。
    也亏的他们是义乌人,蒋卫东小的时候曾跟老一辈人出去干过鸡毛换糖,这是义乌人起家的买卖,据说有两百多年历史了,虽然早已无人再做,但敲糖帮却成了义乌的一个文化符号,蒋卫东当上了义乌商会的会长之后经常动不动就亲自熬糖显摆一番,以示自己没有忘本,顺便忽悠一下自己的员工,却不想这手艺有一天又可以成为他们爷俩糊口的手段。
    忽听到一声哑哑的吆喝传来:“鸡毛鸭毛鹅毛换糖喽~”
    嗯?
    父子俩面面相觑,这是有同行了?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