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楚臣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四百零五章 老卒

第四百零五章 老卒

    “明明用我们的兵马,为何让他们主导去打溧水城?”看着信昌侯李普带着高绍、张平去商议具体攻打溧水城的方案,冯翊颇为不解的问道。
    大量青壮奴婢来投军,高绍率赤山军两营兵马过去,满编逾两千人,这边刚获大捷,声势正隆,攻打溧水城乃是趁胜追击、扩大战果,断没有必要将主动权拱手相让。
    更何况溧水城里的物资,特别是兵甲战械,不会比尚家堡稍少,都是赤山军所紧缺,谁主导谁就获得战利品的分配权,在这上面实在没有必要跟李普他们客气。
    再说信昌侯李普这些天,没有少给这边脸色看啊。
    韩谦袖手站在堡墙之前,看着正从茅山南麓往南转移的老弱妇孺,幽幽说道:“问题不在打下溧水城难不难,也不在哪边出的兵多或少上,实际上是赤山军色厉而内荏,这一仗已经是极为冒险,更没有办法一直扛在前面打硬仗——李秀、李碛乃浙东郡王府里青年一代的代表人物,急欲建功,等他们打下溧水城后,仅以李遇的名头便能替我们分担不少压力,何乐而不为?”
    赤山军就兵马规模而言,会像滚雪球般越来越庞大,但带来的问题及隐患也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说到底赤山军之中的老卒以及经过系统培养的基层武官太少。
    金陵事变后,信昌侯李普将桃坞集兵户及长春宫庄户官奴所有能战的适龄男丁都集结起来,也只有七千兵马而已,静山庵一战,被楚州军用作诱饵,伤亡太过惨重,之后又由于缺医少药,韩谦接手里,就剩三千战兵。
    韩谦从叙州调来三百武官,加上龙雀军回归的精锐将卒,韩谦手里能战老卒及武官,加起来也就三千五百人左右。
    然而,他们为攻尚家堡,以及前期攻克寨堡,前后逾两千六七百人的伤亡,其中超过一半都是老卒承担下来。
    赤山军能战的精锐老卒及武官,加起来也就两千人出头一点;此外,也就五百多的伤病老卒。
    这也亏得楚州军没有敢将精锐都押上来攻他们的侧翼,要不然的话,他们即便最后能胜,也是胜得极其惨淡、凄凉,胜得遍体鳞伤。
    目前他们顺利打下尚家堡,是又缓了一口气,受此声势鼓舞,赤山军的规模或许能在极短时间内膨胀到两万、三万甚至四五万,但精锐老卒的成长却需要时间。
    到时候将仅有的这么点老卒、武官分摊出去,结果只能使赤山军每一部的兵马,战斗力都会严重下降,但是还必须派出武官、老卒,要不然成千上万的投军奴婢,连基本的营伍都没有办法编成,更不要谈其他方面的约束了。
    以往楚州军与安宁宫呲牙相视,都不想腾出手来收拾赤山军,给对方有可趁之机,但尚家堡陷落之后呢?
    赤山军压根没有办法停下来,既没有时间淘弱留强,更没有时间去操练新卒、培养新的武官。
    那么多奴婢拖家带口来投,赤山军要是短时间内扩张四五万兵马,所附庸过来的老弱妇孺便要有逾三十万之巨,接下来他们就必需要安排分散就粮。
    他们之前收存来的粮谷,也只能勉强维持一个月的供应余量而已。
    打下尚家堡,收缴近两万石粮谷,看似极多,但收编尚家堡的奴婢之后,赤山军兵马及妇孺规模也进一步膨胀到十二万人,这次所收缴的粮谷,平摊每个人的头上,也就不到十五六斤粮谷、半个月的口粮而已。
    倘若集中跑到一个地方,就将这个地方的存粮吃光吃空,然后再换下一个地方,那只会将一个地方接一个地方的生产体系彻底的摧毁掉,产生更多的流民、饥民,到时候看似人马会像雪球一样,极剧扩大到上百万之多,但也是一个随时会爆炸、随时会分崩离析的雪球。
    而一旦分散出去就粮,赤山军需要照顾的面,就会变得又散又杂,暴露出来的破绽,也会越来越多。
    他们此时集中力量,是能攻下尚家堡。
    一旦分散出去,而对立面的世家门阀因为与赤山军的矛盾变得越来越对立、越来越尖锐,其内部必然会更加凝聚起来,到时候他们还能一直打胜仗,不暴露一丝破绽吗?
    而露出一丝破绽,就算楚州军与安宁宫没有动静,到时候又会有多少恨他们入骨的世家门阀,会扑上来嘶咬?
    有史以来,王朝末年的底层起义从来都是声势浩大,席卷中原大地也是摧枯拉朽,但由盛转蓑又是何等的迅速,又是何等的迅雷不及掩耳!
    底层起义产生的破坏力是极大,但更难的是解决自身的生存问题、更难的是解决自身的队伍建设问题。
    那些从底层崛起的将卒,是可以凭借武勇担任武官乃至校将,但他们对这个世界的欲求也非常的朴素、直接,欲望膨胀起来,一旦到了难以遏制的地步,便会带动整个雪球加速分崩离析。
    说实话,韩谦现在不是怕李普争功,而是怕他不争功。
    甚至李普他们收编精壮兵勇,将老弱妇孺踢过来,韩谦也是忍着接收,就是希望他们能将郡王府的潜力挖掘出来,出力挡住一翼,替他分担种种压力之时,也为他赢得更多的缓冲时间。
    当然,他现在更期待信王杨元演及楚州军能站出来替他分担更大的压力,吸引世家的仇恨……
    …………
    …………
    赵臻收拾残兵,放弃白狐岭的临时营地,王文谦也随军退入溧阳城。
    虽然这一仗对楚州军还远谈不上伤筋挫骨,但他们心里却异常的苦涩,损兵折将不说,还眼睁睁看着从茅山往南拓展的关键节点尚家堡,被韩谦收入囊中。
    而更令王文谦头痛的,是金陵的局面变得倍加复杂,信王与楚州军诸将吏会变得更加躁动,更没有耐心。
    伤亡这时候也正式统计出来,这一仗他们伤亡逾千,其中伤四百余人,有接近六百精锐兵卒或战死,或被赤山军俘虏,还损失六百余匹珍贵的战马。
    赤山军对楚州军的战马没有什么感情,伤残战马也是就地宰杀,连同那些在战场上被杀死马的,割肉烹煮犒劳全军,剥皮鞘制革马,以补军械不足。
    深夜,数骑快马驰入溧阳城,亮出令谕:“殿下有令,着王大人、赵总管接到令谕之后速往大营参加军议!”
    王文谦也不管他一把老弱骨头,等赵臻安排好防务之后,趁着拂晓熹微的晨光,在百余精锐扈骑的簇拥下,往静山庵方向驰去。
    王文谦骑术不错,但也仅限于不错,身子骨更无法跟每日打熬身体的武将相比。
    一天赶一百五十里路,黄昏前赶到静山庵大营,王文谦直觉身子架都快被巅散架,没有一处不疼,大腿|内侧更是被磨得血肉糊涂,上了伤药才在殷鹏的搀扶下,一瘸一拐与赵臻走进大帐参加议事。
    饶耿、粟行舟、阮延等人早已入座,信王杨元演眼神阴戾而深沉。
    从丹阳城被袭毁,到今天过去仅有一个月,谁能想到南线的形势会被韩谦搅在这等样子?
    静山庵大营计划近期就派兵插到秋湖山的西边,切断秋湖山守军与金陵城的联系,迫使南衙禁军及寿州军与他们野战,但现在这个计划显然不是能贸然执行下去了。
    看到这一幕,王文谦不顾腿伤,与信王行过礼,走到案后,听阮延等人议论一会儿,也猜到在他与赵臻回来之前,信王与阮延、饶耿等人就当前南线的状况议论了很久。
    王文谦手撑住长案,让身子坐正起来,朝信王杨元溥说道:
    “赤山军色厉而内荏,胁裹乌合之众,膨胀是速,但灭亡亦速!前朝大寇胁裹流民奴婢,兵乱江淮、中原,兵势盛时何等浩荡,但其亡又是何等遽然!尚家堡失陷,赤山军的兵锋直指宣州北部,宣州的世家门阀必然极度震惶,安宁宫鞭长莫及之时,我们当分兵应之。除了能收门阀之兵为殿下所用外,殿下分兵助守郎溪,堵往赤山军从浮玉山与界岭山之间通往湖州的通道,迫使赤山军只能在金陵南面、西面狭窄空间转圜,待兵势再盛,必然会试图强攻当涂、采石等金陵以西的南岸城池,到时候安宁宫及寿州必不容他,我等则坐收两虎相斗之利……”
    “往西虽近岳阳,但地形狭迫,王大人为何断定他们会攻当涂、采石,而非强攻郎溪,打开东进两浙的通道?”
    中门使阮延也是追随信王杨元演多年的嫡系,在楚州参赞军务,极受信王杨元演的重视,地位不在王文谦之下,他时年四十有六,颔下长须及胸,炯炯有神的眸瞳盯住王文谦,问道,
    “赤山军攻陷尚家堡后,收编堡中奴婢,兵马差不多便能扩张到一万五千人,相信很快便能扩张两万、三万甚至更高。以往诸将小视之,以为乌合之众难成气候,但此时哪位将爷仅说,用一万兵马便封住赤山军的东进通道?”
    王文谦想说赵臻在南线虽然没能成功牵制住赤山军攻尚家堡,但也是极大消耗不少赤山军弥足珍贵的老卒,使赤山军变得更脆弱,但想想之前精锐骑兵连赤山军新卒在侧翼组成的那些竹杆阵都没能勇于撕开,说服力显然不够。
    王文谦沉吟片晌,说道:“缩减此地的驻军,加强南线——殿下应该要有更大的耐心……”
    “那对秋湖山、江乘的用兵计划,便要彻底放弃掉?”前锋大将饶耿问道。
    “只是说暂时放下,先将主力收入丹徒、丹阳两城。”面对阮延等人的反对,即便这次作战失利,王文谦还是坚持己见,也将他一路上所思虑的想法解释给众人听。
    赤山军兵锋直指宣州,宣州的世家门阀这时候指望不上安宁宫,他们分兵前往必能拉拢过来,之后联同宣州北部及润州南部的世家门阀,应该能更封锁住东线通道,将赤山军封锁在界岭山、浮玉山以西。
    不要说当涂、芜湖、永安诸县了,沿江往西的池州、江州,甚至渡江往北进入巢州、滁州等地,都是安宁宫及寿州控制的核心区域。
    他们此时除了可以从静山庵抽兵南下,甚至更进一步,将静山庵大营兵马全部撤回到丹徒、北固山、丹阳一线,除了能加强对南线诸县的控制,还能放安宁宫腾出来手来对付赤山军。
    他们能有机会坐山观虎斗,何乐而不为?
    当然,韩谦绝对不会轻易被他们逼着西进,毕竟往西打通与岳阳之间的山水间隔也非易事,一定会想千方百计往东,进入粮谷丰裕的太湖南滨、钱江两岸就粮,但攻守之势转变过来,脆弱不堪、大半数人都没有兵甲、老卒可能都剩不到两千人的赤山军,还有能力,或者说又胆敢连续强攻几次像尚家堡这样的坚固城垒?
    何况他们将主力从宝华山南麓抽出来,不跟安宁宫搞箭拔弩张的对峙,兵马调动就要比现在从容得多,到时候韩谦敢不敢从东线突围,还是两说呢。
    “韩谦未必入彀,其得宣州,便能喘一大口气。王大人可不要忘了韩家、冯家在宣州的人脉、根基皆不弱。”阮延说道。
    王文谦说道:“宣州除北部两县粮谷稍丰,宁国诸县位于浮玉山、黟山之内,山多田少,粮谷也缺。除非赤山军不继续扩大,但倘若有二三十万妇孺依附过去需要赤山军供养,宣州的世家门阀又有多少粮谷供其盘剥?更不要说韩谦征召奴婢入伍,动摇的是整个世家门阀的根基,宣州的世家门阀也没办独善其身。”
    见阮延、王文谦意见相左,争执不下,杨元演阴沉着脸问赵臻:
    “赵臻,你怎么看?”
    “王大人所虑甚是周详,但如阮大人所言,韩谦未必会处处照王大人的想法行事。”赵臻看了王文谦一眼,说道。
    与更擅谋划全局的王文谦比起来,赵臻身为领兵主将,更喜欢将主动权抓在手里。
    特别是这一次,他倘若事前就能从地方征调三五千兵勇守住丹阳、金坛、溧阳等城,他就能将三千楚州军精锐步卒都从这三城防务里抽调出来。
    那这一仗的结果就会完全不一样,他这时候也不用羞于迎视殿下的森冷眼神了。
    赵臻可不会因为王文谦这几日跟他在一起,就会选择跟他站同一个立场。
    此时,王文谦预判局势,有个前提就是倾向韩谦会遵守他到金陵后所立的誓言,不会抛弃老弱妇孺,但赵臻则对此不以为意,他与阮延等人看法一致,不以为韩谦真会为一句所谓的誓言冥顽不化。
    就算韩谦不可能与宣州的世家门阀和解,但只要将十数万老弱妇孺迁入宣州境内,不去管十数万老弱妇孺与宣州的地方世家门阀争粮会如何惨烈,他自己率一两万精壮兵勇,守住茅山、东庐山一线,粮谷是足够能支撑上一年时间的,楚州军还能在东线跟他们耗上一年?
    当然,赵臻这么想,还有一个关键原因。
    那就是楚州位于梁楚两国东线的战场缓冲带上,与寿州、襄州相似,地方上旧有的世家门阀势力早就被数十年反复拉锯的战争摧毁殆尽,他与饶耿等军中成长起来的大将,对地方上世家门阀的顽固与强势,也缺乏直观而深刻的认知。
    还有一点,就是他们在王文谦的劝阻之下,渡江之后对润州诸县以及往东、往南的州县没有彻底的接管其军政,更没有大规模的征兵征粮,但他们等了这么久,这些州县的地方势力依旧在骑墙观望,叫赵臻、饶耿等一干大将,还如何有耐心继续等下去?
    王文谦见不仅中门使阮延,军中大将大多数人也都不再有耐心,看着杨元演苦劝道:“望殿下三思而后行。”
    这时候守在大帐外的侍卫,将一封刚刚传来的信报递到杨元演案前。
    杨元演拆看过,并没有传阅的意思,而是将信报捏在手里,按住长案,冷酷无情的说道:“着中门使阮延兼领北固山军府都尉,收编润州丹徒、京口、丹阳三县奴婢丁壮者为军府兵,违抗者以谋逆视之,杀无赦!”
    丹徒、京口、丹阳三县土地兼并严重,三县三十万人口,差不多有十万人为奴婢,设立北固山军府收编三县奴婢丁壮,可得近三万新卒,将极大缓解楚州军在南岸兵力的紧缺。
    然而楚州军渡江之后,当前所直接而严密控制的区域就是这三县,此时当然可以收编这三县的奴婢,也不怕这三县的地方势力敢挣扎反抗,但在三县之外的世家门阀眼里,他们与赤山军何异?
    当然,认真说起来,信王的决定跟赤山军还是有些区别的,他们只是收编奴婢里的丁壮,三县的世家门阀还可以继续留下那些老弱妇孺从而耕作等劳役,同时也没有说要世家门阀将土地都交出来。
    “何事令殿下下此决心?”王文谦问道。
    “你自己看。”杨元演将信报递给王文谦,冷漠的说道。
    王文谦扫眼看过去,却是安插在茅山西翼的探马午后确认赤山军有逾三千兵马簇拥一批战械,往溧水城方向而去。
    赤山军摆明了是要趁胜分兵去强攻溧水城。
    这似乎应了阮延、赵臻等人的判断:
    韩谦并无意率老弱妇孺东进太湖南滨就粮,而是要率青壮兵勇留守茅山一线,看他们与安宁宫两虎相争,要不然他们何苦强攻溧水城?
    王文谦这时候并不知道信昌侯李普有争功的心思,也不知道信昌侯李普对韩谦的判断,其实跟阮延、赵臻他们没有区别……
    王文谦这一刻也哑口无言,毕竟他之前说赤山军色厉内荏的判断,似乎也站不住脚了?
    “能否再观望两天?”王文谦艰难的说道。
    “时机稍纵便逝,难容我等在这里瞻前顾后?”杨元演不再听信王文谦的进言,示意中门使阮延依令行事,速去北固山收编三县丁壮奴婢,然而输入诸营,以补兵力不足……
    …………
    …………
    溧水守将徐斌乃是南衙诸军行营的一员都将,作为金陵事变后提拔上来的中高级将领,麾下兵马也就一营南衙禁军,在楚州军渡江后,便率领过来负责驻守溧水。
    一营禁军仅五百兵卒,地方官绅还不甚配合,看到楚州军于静山庵大捷打得那么犀利,徐斌心里一度满是沮丧。
    赤山军入驻茅山,搅得四周乡里鸡飞狗跳,县境内的世家门阀拖家携口仓惶逃入县城。
    徐斌也得以纠集世家宗兵,以及本身就是世家宗兵为主构成的县刀弓手也不再阳奉阴违,手里一度有两千多兵将可用,特别是世家宗兵战斗力还相当不差,他便感觉颇好,暗感即便楚州军精锐过来,溧水城也未必不能守。
    只是这感觉并没能保持多久,便随尚家堡陷入而破灭了。
    看到信昌侯李普与监军使张平率三千马步兵徐徐逼近,将大营驻扎在溧水城东城外,徐斌一面派人出北城驰往金陵请援,除了在县衙附近的兵营保留所部五百人精锐机动外,一面又从其他三城各抽调两支哨队,补充到东城加强防守。
    入夜又与县令、县丞等官绅,将城内世家门阀的家主都缴集起来,要他们出兵出粮,共守城池。
    夜色昏沉,除了城墙上下点燃的火把外,星月无光,阴霾的云层笼罩着夜空,城内街巷也是一片漆黑,甚少还有人家在这里摆阔气,将灯笼挑挂到屋檐下。
    晚红楼的画舫即便不收起栈板宣告歇业,今夜也不会有哪个没心没肺的世家子弟会跑过来寻欢作乐。
    在一片暗沉如墨的夜色里,画舫离开之前的系泊地,往名仕河下游方向缓缓行去,也没有人察觉到异常。
    画舫在东柳巷尾靠岸停泊,栈板伸出去,接驳到一栋院落后宅的临水码头上,船工侍婢居住的底舱倏然打开,数十道身影鱼贯而去,进入那栋悄无声息的宅院。
    在这闷热的夏夜,所有人都穿着袍衫,即便汗流浃背,也用腰带束紧,以免里面所穿的铠甲甲片簇动发出太大的异响,惊动左右人家。
    姚惜水深邃如幽泉的眸子,藏在夜色之中,仿佛毒蛇一般盯住北面灯火笼罩下的北城门楼,那里便是他们即产从内部发动突袭的目标。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