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女神的贴身男秘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单纯的误会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单纯的误会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单纯的误会

    阿莎将脸部的肌肉扭曲,变成了现在奇丑的容貌,对于一般人来说,根本看不出一丝化妆易容的痕迹。

    甚至连接受过特殊训练的秦烈,都没发现任何破绽。

    而南宫司毕竟见多识广,觉得阿莎话语虽十分幼稚,但却并没有丝毫虚伪做作,足以说明这些都是她内心真实想法的表达。

    再加上这丫头眼神变化很快,但表情却明显呆滞迟缓,隐隐察觉到,这是一种高超的易容手段。

    “凭你,还不配看我的真面目。”他把秦烈打成这样,阿莎早就对他充满了敌意,毫不客气的回答。

    “哈哈,既然你不肯,那就别怪我这老头子不客气!”南宫司虽打着哈哈,却是一脸的凝重道。

    他知道,这种易容术与缩骨术一样,都十分神秘,也足以说明阿莎的身份很不简单,他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看到没有,这么一大把年纪,居然欺负我一个小女孩,难道你们就不管吗?”阿莎向后退了一步,惊恐的环顾了众人一眼道。

    “南宫大哥,算了,别跟……”阿莎虽样貌丑陋,但对于苏建勇来说,却拿她同样当个孩子,有些不忍的劝说道。

    可他话没说完,阿莎手臂一挥,扔出一个白色的东西向房顶抛去。

    南宫司显然早有准备,几乎在同一瞬间,身体一跃而起,挥舞着手臂一把将白色的物体抓在了手里。

    “好狡猾的丫头。”他将手掌摊开,掌心中多了一个精致的白色瓷瓶,舒了口气道。

    此时众人才明白,刚才阿莎只是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而瓷瓶中肯定是药粉之类,一旦摔碎,众人都很难逃脱。

    “嘻嘻,你觉得自己很厉害吗?”

    阿莎非但没有丝毫的惊讶与恐惧,反而笑嘻嘻的继续道:“难道不知道,药瓶上一样可以抹药?”

    她的意思很明确,药品外表同样抹了药粉,南宫司用手抓住,此时已经中毒!

    “卑鄙……”南宫司心里一惊,匆忙低头向手上望去,话语中充满了愤怒道。

    很明显,他还是低估了这丫头,没想到会这么狡猾奸诈,当然更为被这丫头的戏弄而愤怒不已。

    只是他低头的瞬间,阿莎再次手臂一扬,三四个白色的瓷瓶,同时向房顶飞去。

    饶是他反应再快,也根本来不起阻拦,匆忙大声喊道:“都小心,屏住呼吸,千万别吸进去!”

    喊完后,身体一跃而起,直接扑向了阿莎!

    啪!啪!啪!

    几声脆响之后,一阵淡淡的粉末在众人头顶上罩落。

    砰!

    也就在同时,南宫司一掌拍在阿莎的肩膀,直接将她打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他已经是手下留情,以他的实力,足以将这丫头一掌打死。

    当然,他并不是心慈手软,而是担心众人中毒后,一旦不能及时拿到解药,只怕都会凶多吉少。

    众人听到他的提醒,都纷纷将衣袖捂住口鼻,脸上都充满了慌乱与惊恐。

    “咳咳……你们认为这样就没事了吗?”

    阿莎挣扎着爬了起来,丑脸上勉强挤出得意的笑容继续道:“看看你们的身上及手上就知道厉害了。”

    “你以为我们还会受骗吗?”伍琪涵话虽这么说,但还是低头看了一眼,立马呆住了。

    只见白色的粉末,落到了肌肤上后,立刻如融化了一般渗入了进去,而渗入的位置,瞬间变成一个个如针孔般的黑点。

    “信不信由你,慢慢等死吧。”

    阿莎说完后,转身踉踉跄跄的向客厅外跑去,到了门口才想起秦烈,走到他身边道:“快点跟我走,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她这话不是甜言蜜语,甚至十分生硬,但却是她内心真情的表达。

    “你到底是谁?”

    事情的变化实在太快,让秦烈也已经乱了分寸,眉头紧皱道:“为什么要害我们?亏我还……”

    他想说亏我还救了你一命,可却又觉得压根就是个笑话,对方或许只是个幌子,否则怎么会耍这么卑鄙的手段?

    只是他并不知道,阿莎的性情十分单纯而直接,她只想带秦烈走,根本不会在乎其他人的死活。

    “我是阿莎,从机场离开后,就一直在找你。”阿莎开口解释道。

    听到这话,秦烈一愣,此时才想起,怪不得总觉得似曾见过却又想不起来,只是眼下根本顾不得多想。

    开口道:“可你为什么要害我们?”

    “我是为了帮你,他们把你打成这样,难道不该死吗?”

    阿莎嘴角流出一丝血迹,喘着粗气,继续道:“你跟我回去,让婆婆给你解蛊,不会有危险!”

    “是蛊,她是苗蛊的人。”南宫司听到后,立刻恍然大悟,大声的提醒。

    他刚才只顾着留下阿莎,攻击之下吸入了一些蛊粉,此时觉得浑身发冷,知道用功力,非但不能逼出蛊毒。

    反而会刺激蛊的怨气,通过七经八脉向骨骼中渗透,从而彻底被吞噬。

    稍一停顿继续道:“只要把她留下,就能找到老太婆,连莹莹都有救了!”

    “站住!”

    听到他的话后,秦烈立刻向阿莎冲了过去,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标准的擒拿手动作,将她摁在了墙壁上。

    “你干什么?我是好心救你,你居然帮着他们?”阿莎剧烈的挣扎之下,口中再次流出鲜血,明显刚才受伤不轻。

    “快点,把解药给我。”秦烈并不理会,而是大声问道。

    “不可能,赶紧放了我,否则我再也不理你了!”阿莎眼神中充满了倔强与失望道。

    她这话听起来有些可笑,但在她看来,这辈子一定会跟秦烈在一起,不理他已经算是最大的威胁。

    辛辛苦苦的找到秦烈,又为了他跟众人起冲突,可他非但不珍惜,反而帮着众人对付自己,心里的委屈可想而知!

    “别TM废话,快点把解药给我,否则对你不客气了!”秦烈想的却没这么复杂,愤怒的威胁道。

    他此时彻底乱了分寸,分不清这丫头到底是所谓的报恩,还是老太婆故意派她来对付众人。

    更主要的是,终于看到了救楚莹莹的机会!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