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信息
半山堂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26章 曲终人散

第26章 曲终人散

    小芸却像没听到一样,只是望着周海生。
    “小芸,你身体怎么了?”巩力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小芸一直半躺在软榻上,一直没动作。
    “我娘生蓉妹的时候落了病,不良于行很多年了。”周冰走过去握住娘亲的一只手。
    这一会儿他心里乱的一塌糊涂,全没了主意,连过来小芸身边都是下意识的动作,根本没经过大脑。
    小芸看了周冰一眼,扭头看向周海生:“你恨我生了伦儿,虽然面上不说,我也是知道的。
    这么多年,不管你怎么发脾气,怎么讥讽我,我都当做是报应,从来不和你争,你想怎么我都依着。
    巩力在咱们家待了二十多年,我和他见过三面,两次都是你在场,本想这么多年过去了,
    冰儿宏儿都大了,丫头都嫁为人妇,你心里的恨总该消了,我也算是对得住你周海生了的。
    没想到你不但没有忘,还更加刻薄了。我生蓉儿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我一直以为是天意,今天看来,也不过是你周海生的手脚。
    对吧?你恨我,恨巩力,希望我们早点死了,在你眼前消失,但偏偏我们都是命长的,我哪怕是瘫倒子也是不死,还不老。
    你恨我的样子,是吗?那你毁了就是,杀了我,毁了我让我生不如死,怎么就断了我两条腿就收手了?”
    “住口。”周海生浑身发抖,厉声喝斥了小芸一句,扭头看向巩力。
    “你在周家二十年,你当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吗?你为什么不娶?连美色都不沾,你给谁看?显得你忠贞吗?
    眼见着那个孽畜大了,是不是急我不死?你就忍耐不住了,开始建立暗堂。
    冰儿拒不从我练武厌恶周家的生意,宏儿自小喜作女儿之身,你敢说这里面没有你巩力的手脚吗?
    连李东阳都是你为蓉儿挑选来的,你安的什么心以为我看不出?一步一步,你到是稳得住,二十年了。”
    “你放屁。”巩力怒骂了一句,脚下一个踉跄,喉头一动,扭头吐了一口鲜血:“我在周家二十年,做过什么对不起你周海生的事吗?我哪一桩哪一件不是在为你周海生,为了半山堂操劳?
    我自问对得住你,纵是以德报怨也该还清了。伦儿就在我眼前,二十年我可曾泄露出来半分?
    我与小芸数墙之隔,我可曾暗中窥探过一次?什么仇怨还还不完?啊?你周海生面生仁义腹藏污秽,我真是瞎了眼,高看了你。
    想不到你一切都是装出来的,害了小芸,害了伦儿,你连亲生儿子都不放过,哪里还有一丝人性?”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周海生仰天长笑:“骂的好。”
    “二十多年,我夜夜如蚁钻头,心如油煎,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拜你们这对不知廉耻的奸夫**所赐。
    我是要雪恨,我就是在雪恨,怎么了?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周海生,我嫁与你的时候,已经怀了伦儿,那时我还不是你妻,我和力哥也不是你嘴里的奸夫**。”
    “力哥?哼哼,呵呵,哈哈哈,叫的好亲热,这一声在你心里弊了二十年了罢?叫出来可是畅快?”
    “周海生,如果当年我不是被人寻仇亡命天涯朝不保夕,我与小芸现在不知道在哪里过着神仙眷旅的生活,哪还轮得到你周海生?”
    “终于说了实话了?”
    “可是自从嫁了你,我可曾有半分做出对不住你的事情?力哥可有做过半分对不住你的事情?
    你呢?逼走冰儿,用宏儿设下圈套,罔顾了多少武师的性命?连自己亲生骨肉都不在意,宏儿还躺在那里死不瞑目。
    你回头看一眼,那是你的亲骨肉,他连如何死的都没搞清楚,丧送他的是他的亲爹爹。
    即是如此,当初你又何必假做姿态的答应了我?你贪恋我的美色,然后不断的自相矛盾,纠结。
    周海生,你有脑疾,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虎毒尚不食子,周海生,你禽兽不如。”
    “骂痛快了?”周海生脸色阴沉,身体也不再抖动,声音冷的像从冰里发出来的。
    “怎么?想亲自动手了结了我们?动手吧,已经这个样子,活着还不如死了,宏儿一定很冷。他很冷。”
    周冰大惊失色,就要扑过去抱住周海生,被龙凌宵和肖无极抱住拉扯到一边,凭着他挣扎也不放手。
    这周海生一出场就力震所有人,这里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小芸,这些年,只是苦了你了,你怪我吧,这都是当初我的错。”
    “不怪你。如果不是我一时软弱不舍,我们那时候一起去了,哪有这些纠葛?要怪也是我,贪生怕死,无耻下贱,用了美色来苟活。
    这些年到是苦了你,我纵是有千般悔也没有用了,从我腿被他害了,我就想明白了,一直苟活到今天只是我不甘心,我想见你一面,当面把话说清楚。”
    “奸夫**,到是装得有情有义,今天我便承全了你们。”周海生额上青筋直爆,咬牙切齿。
    就像小芸说的,这些年他陷身在矛盾和纠结之中,忽然恨意大起,忽然又是满心欢爱,恨这个贱人,却又离不开,迷恋着她的身体。
    于是越迷恋越纠结,越纠结越矛盾,痛不欲生,几次三番想下狠心却咬不紧牙关。
    直到他发现了暗堂,发现了巩力想捧周伦上位。
    于是他逼走了周冰,以承全周宏和陈猛为借口,诱导周宏与他配合,上演了这出大戏,并亲手杀了周伦。
    “也好,我往日不能与你同甘共苦,今日便与你一起命赴黄泉罢。力哥,你能再拉一下我的手吗?像二十年前那样。”
    小芸整个人温柔了下来,轻声细语的对巩力说着。
    “小芸,我从来没怪过你,你又是何必?”
    “事以至此,还想那些做甚?”小芸抬起柔弱无骨的手掌,慢慢向巩力伸出来。
    “小芸。”巩力一改往日的沉稳,踉跄着向小芸走过去。
    周海生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也没有阻止,只是眼中越来越冷,手上慢慢擎出了那口无影刀来。
    两只手,一只瘦骨嶙峋,一只白嫩丰盈,仿佛经过了万水千山,慢慢的握到一起。
    “力哥。我从未忘记过你,你是我心底唯一的男人,这些年,我就在等着伦儿长大。”
    “小芸,我知道。我都知道。”
    呛啷~~
    无影刀出鞘。
    周遭树叶一阵狂舞,纷纷掉落。
    周海生的身体隐在一片刀光之中扑向握在一起的两个男女,那几个抬榻的健妇在刀光下仆伏在地满脸失色。
    龙凌宵和肖无极死死的抱着周冰把他压倒在地面上。
    李杰和李东阳满脸惊色的看着一切无能为力。
    嘣---
    一声闷响传出来。
    从紧握在一起的两只手中传出来。
    刀影顿失,周海生的身形现在两个人面前,满脸的不敢相信,无影刀指了指巩力,无力的落下,插入土中。
    噗,周海生的身体倒了下来,身下浸出鲜血,很快就汇集成条条小溪。
    “如果不是为了伦儿,我早就用了,他从未防范过手无缚鸡之力的我,也想不到我就是当年的机关一脉。”
    “这些年,苦了你。如果不是因为我惹下仇家……”
    “呵呵,”小芸脸上露出令众花失色的笑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只恨我自己长了这样一张脸。
    不但不会随着岁月变老,反而愈加艳丽起来,每次他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就想快些死掉。”
    “我,”
    “力哥,伦儿没了,宏儿也去了,我也不想活了。”
    “好,我陪着你。”
    “娘,娘,娘……”
    两个身影抱拥在一起,慢慢倾倒在软榻之上。
    “冰儿,娘对不你起,去陪伦儿和宏儿了,你自己保重。”
    ……
    半山堂没了。
    中原四公子销声匿迹。
    荒野里多了几座坟茔,总会有一对夫妇抱着个婴儿过来烧些纸钱。
    走近此,总能听到他们在问:为什么?到底是谁的错。
    (全文完)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