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唐土万里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二百七十八章 顺势而为

第二百七十八章 顺势而为

    “这工部主事贪墨钱财,怎么来咱们长安县报官。”
    长安县的县衙内,那位素来明哲保身的吴县令听闻又是那位沈大家手下来报官,只觉得头都大了,先前的刺杀案闹得满城风雨还没结案,这就又来了出贪墨案。
    这位沈大家可真是个能折腾的主啊!
    吴县令看着堂下来报官的牙兵们道,“你们要报官去京兆尹,本官这儿可管不到工部的事儿?”
    “我家郎君说了,丰乐坊地处长安县,那工部主事虽是朝廷命官,可是他接了营造沈园的活儿却贪墨我家郎君的钱财,便合该贵县来管,至于拿了人以后,明府是要查案还是上报,自然悉听尊便。”
    雷万春大声嚷嚷了起来,他跟在郎君身边,这还是头回被委以托付,岂能让这位吴县令推脱了开去。
    “明府若是不派人去,咱们便在这儿不走了。”
    “就是,郎君吩咐,咱们岂能儿戏。”
    雷万春身边,其他牙兵们亦是喊了起来,看到这些安西军汉耍无赖,吴县令也是大皱眉头,他自然可以让手下衙差将这些武夫赶出衙门去,可是这样做的后果便是会得罪那位沈大家。
    想到这儿,吴县令无奈地摆了摆手道,“让赵县尉带人去趟丰乐坊,把一干人犯都带回来。”
    “那便多谢明府了。”
    雷万春闻言拱手谢道,然后方自领着牙兵们退出县衙,等着那位赵县尉点齐人马,一同回丰乐坊去。
    等着这些看着便剽悍不已的安西武夫们退去,吴县令方自叹了口气朝身边属吏道,“你且写封公文,等赵县尉把人带回来便送去京兆尹。”
    “是,明府。”
    那属吏亦是苦笑一声,人都说县令是百里侯,可是这长安县和万年县的县令那便是百里虫,这长安城里公卿百官权贵比比皆是,自家明府那是谁都得罪不起的,这沈大家是过江猛龙,连安节度都敢往死里得罪,可工部那儿又是好相与的么。
    ……
    周主事原本还有些侥幸,可是随着沈光将找到的那些账目在短短半个时辰里核验找出其中的猫腻,他整个人顿时心如死灰,知道这下子事情闹大了。
    若只是几百个工匠克扣的工钱,顶天也就是千把贯钱的事情,他自然能顶下来,可是这位沈大家把所有的账目全都盘了遍,又岂止是几万贯的猫腻。
    李亨这时候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回跟着沈郎一起盘账,他真是大开眼界,假账都不算什么,这寅吃卯粮,无中生有,这些工部的硕鼠还真是做得一手好账。
    厚厚的一叠纸上,全是沈光用后世数字符号换算后的账目,而且还做了表格,一目了然,清楚得很。
    “这每日的伙食费,高达百贯便也罢了,可你们居然只是拿些胡饼糊弄大伙,呵呵!”
    李亨冷笑着说道,其实这每日虚报的伙食费还不算什么,工匠们所用的各种工具那价格才叫五花八门,那叫一个精彩。
    哪怕李亨久居深宫,也知道一把锄头断然不值几百钱的,更何况百钱一根的麻绳。
    周主事已经面如死灰,便是求饶也没了那个胆子,所有的猫腻都被从账上翻了出来,眼下最好的结果便是他来扛下所有的事情,可是这可能吗,起码五六万贯的钱财已经分了出去,这要是真彻查下来,就连郎中大人都难以幸免。
    沈大家可不是普通人,那位嚣张跋扈的安节度尚且都要低头,更何况是他们工部,想到这儿周主事只得硬着头皮道,“下官也不过是奉命行事,非是下官……”
    既然事已至此,周主事很快便选择了出卖上司寻求保命的机会,接下来沈光和李亨的询问,他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听着周主事的坦白,李亨不由红了红脸,沈园营造这事情,沈郎砸了三十万贯,阿耶让他管着以后,高力士自是将那三十万贯尽数移交于他,他当时只想着省事,再说负责具体监造的乃是工部,难不成还能出什么问题,于是他就把这三十万贯交给了工部。
    哪想到这便惹得工部里那些官员起了贪念,被他们当成了人傻钱多的肥羊,这送上门的钱哪有不贪的道理。
    尤其是李亨虽说顶了监管之职,可他每回来都是来去匆匆,也不去工地上走访,再加上他一看就是清贵的世家子弟,不谙俗务,周主事他们自然是更加放心大胆了。
    沈光看着气得脸色铁青的李亨,也不由暗道这位太子殿下总算还有些城府,没有当场爆发出来,不过这回应该能让这位太子爷好生吸取个教训,知道底下官员不可轻信的道理。
    开了口像是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事情全交代完的周主事,只觉得浑身轻松,反正要死大家一起死吧,这位沈大家看着就不是善茬,查账的手段如此老练,怕不是早就准备好了,说不准这从头到尾就是个圈套。
    哪有这么傻的人直接把三十万贯交到旁人手里不闻不问的,只可惜他们都被贪欲蒙蔽,却是完全失去了警惕心,才有这等下场。
    被聚集起来的工匠们亦是听清楚了周主事的交代,每个人都愤怒交加,同时又忧愁不已,他们都是俗人,这位沈大家开的工钱虽然够高,可是他们却是工部所属的匠人,便是周主事倒了,他们又能得什么自由。
    因此当沈光询问底下这几百工匠,可愿摁个指印做个见证时,面对的却是无声的沉默。
    沈园营造再繁复费事,也就是半年的工期,这些工匠们都是要继续在工部治下讨生活,沈光可以揪出周主事甚至是他背后之人,但是他们这些工匠若是指认了周主事,便是以后工部换了官员上任,也会把他们当成不可信的叛徒,到时候没有活干,只能饿死。
    李亨看着这幕景象,这回终究不需要沈光提醒,便想到了这其中关节,于是他朗声道,“某知道你们的顾虑,沈大家向来是菩萨心肠,只要你们愿意,沈大家自会向朝廷买断你们的匠籍,不至于叫你们有后顾之忧。”
    和沈光相处这么久,李亨自然清楚沈光心中的大愿,便是开发安西,拱卫大唐,这几百工匠在他眼里算不得什么,可是对沈光来说却是亟需之人,所以李亨便想着顺水推舟卖个人情给沈光。
    沈光闻言大喜,安西那边什么都缺,尤其是缺人才,这几百工匠留在长安城也就那样,可若是被他带去安西,却是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来,于是他连忙道,“冯兄说的话,便是某的意思,只要你们愿意,某自向朝廷买断你们的匠籍。”
    这下子,底下的工匠们都骚动起来,虽说匠籍被买断,他们便成了这位沈大家的家奴,可是想到这位沈大家大方宽厚,岂不强过现在这般,于是自有胆大的率先喊道,“我愿意。”
    有人带头,原本的沉默立时便被打破了,那些工匠都是争先恐后地上前摁指印,只看得沈光欣喜不已。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