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盛宠娇妻:傅少,别上瘾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1364章 纠缠

第1364章 纠缠

    
    “这个,我们确实是有点事,这一次来探望也是刚好顺道,不然还真的很多事要忙,抽不出时间来。”赫连苍从来都是直来直往,说话没那么迂回,他来这里本来就是意外,当然不会留太长时间。
    “我回来了还没回家一趟。”唐烨城淡笑。
    “既然这样,就不强留你们了,你们要来随时来。”傅凛坤自然是不强求的,知道他们几个在这里也玩不住。
    三个人离开后,傅锦寒和沈未晞在沙发上坐下来。
    文殊瑛和傅凛坤说了一会儿话,推开了傅凛坤,看着他们说道,“你们两个这是在出国前才回来看我们的吧。”
    其实大家心里都是通透的,当时人多,不好把话都讲出来。
    “嗯。”傅锦寒沉声回道。
    “决定了?”傅凛坤冷声开口,显然有些不太开心。
    文殊瑛看向沈未晞,无声询问,毕竟上一次沈未晞答应他们要劝说傅锦寒的,看样子是没希望了。
    沈未晞有些愧疚,她确实以为自己可以劝说傅锦寒的,只是在这件事上傅锦寒坚决的态度不论她怎么说都不动摇。
    傅锦寒一把抓住沈未晞的手,然后沉着脸回道,“这是一早就决定的事,任何人劝说都没用,还有我的事,你们不要插手了,也不用指望未晞能够全说我,我不会做出任何妥协的。”
    “哎。”文殊瑛叹息,她就知道是这个结果,毕竟是自己生的儿子,就算不像别的母子那样足够亲近,但是算是了解傅锦寒的一点脾性的。
    “我们是为你好。”傅凛坤的权威是很少有人去挑衅的,哪怕是自己的儿子,他不喜欢傅锦寒总是跟整个傅家的意思背道而驰,在傅家的少夫人这件事上,他都没有完全接纳沈未晞,更别说其他的事了,可是每一次,傅锦寒都要跟他们唱反调。
    “不要总是为了我好。”傅锦寒冷淡的回道。
    傅凛坤很气却发不起来脾气,以前还会吹胡子瞪眼,拍桌子,现在是被这傅锦寒气的都没脾气了。
    “难道不是?你是我们唯一的儿子,我们不管做什么首先都是替你考虑的。”
    “那你们有没有想过是我想要的?不是我想要的,在你们眼里再好的在我眼里都是不值得一提。”
    两个人一瞬间就把平静的氛围带入了剑拔弩张的氛围里。
    “不要吵了!”文殊瑛吼了一声,顿时让两个男人都住了口。
    傅锦寒薄唇微抿,平静的盯着面前的茶杯,什么都不再说。
    傅凛坤看到老婆是真的生气了,也不再纠结气不气的问题了,握住文殊瑛的手轻轻的安慰。
    沈未晞完全插不上嘴,但是她知道自己必须说上几句,不然她的内心会煎熬的难受,“文阿姨,傅老先生,将很抱歉,在这件事上,我没能劝说锦寒。”
    “你如果能劝说他,他也就不是傅锦寒了。”文殊瑛叹息了一声。
    傅凛坤没表态。
    沈未晞笑笑,看了一眼傅凛坤,又道,“我之前答应你们的,在这件事上真的很抱歉。”
    傅凛坤嗯了一声,语气温淡,不知是接受了她的道歉还是没有。
    不管如何,在傅锦寒眼里,沈未晞是受了委屈的。
    “未晞,你道歉干什么?”
    “啊,我没有道歉,我只是跟他们表明一下我的态度,你不要误会了。”沈未晞扯了扯傅锦寒的衣袖,让他不要说过分的话了,本来和老爷子之间的气氛就有些紧张了。
    看着她无辜的眼神,又极力解释的样子,傅锦寒不太想让她夹在父母之间为难,只好说道,“没委屈就好,只是这件事是我自己的决定,我说过除了我自己,没人能够改变我的态度。”
    说到这里,大家都明白再劝说也是没有意义了。
    傅凛坤冷哼了一声,“你翅膀硬了,没人能管得了你了,但是有一点你记住了,只有你自己的命在,才能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不然那些曾经被你压制的人会将你珍惜的人和事撕碎。”
    只是狼性教育么?
    沈未晞有些惊讶,原来傅老爷子心里是这么想的。
    傅锦寒挑眉,眼神里闪过一丝凉薄的笑意,“你这是不相信自己的儿子?”
    傅凛坤眼一瞪,“相不相信跟你做不做得到是两码事。”
    “哼,不牢您费心了,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我的人我保护我的事我自己处理,你插手只会让事情越发糟糕。”傅锦寒的态度突然就变得强硬了起来。
    “行,你的事我不管,但是你也别打着傅家的势力。”傅凛坤气的没脾气了,想着提出一些要求让他妥协,但是傅锦寒妥协了又怎么会是傅锦寒呐。
    “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打着我是傅家独子的旗号在外面招摇撞骗,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傅锦寒的眼里沉静的像一汪深潭,语气平静的像是在述说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
    “你……你能耐了,拿你买办法了,但是你别忘了,你身上的责任。”傅凛坤气的咳嗽了起来。
    傅锦寒见他过于激动,薄唇一抿不辩解,也不再说话。
    良久,傅凛坤的气喘顺了,冷眼看着他。
    文殊瑛劝说道,“锦寒,其实我们是担心你,你是我们唯一的儿子啊,就算你再强大也是rou体凡胎,我们就是希望你好好,既然已经知道了此去有危险为什么还要去啊?”
    “你们的心意我懂,我的心思你们也应该支持,我不想再在这件事上争执,我已经决定的事就不用再说了。”傅锦寒说完道别准备离去,文殊瑛却拦住了他。
    “不谈这事了,吃完饭才慢慢谈。”文殊瑛不想把傅锦寒又逼走了。全本小说网 www.qbxsw.com
    傅锦寒这架势就是要离开的,沈未晞知道如果现在离开,更是会伤到文殊瑛和傅凛坤。
    “好,我们不说,就谈谈别的事。”
    沈未晞说完傅锦寒就看着她,那眼神有几分无可奈何。
    沈未晞朝他微微笑,很快就抚平了傅锦寒的情绪。
    傅家的饭菜从来就没没让沈未晞失望过,饭桌上,大家吃的很平和。
    文殊瑛不停的给沈未晞夹菜,偶尔看看傅锦寒,知道他不喜欢别人夹菜,只好作罢。
    沈未晞看着她微微一笑,说道,“文阿姨,锦寒的还没夹。”
    文殊瑛一听,很是感动,沈未晞这是在帮她圆了她的心事,“锦寒不……”
    沈未晞扯了扯傅锦寒的衣袖,就那样温柔的看着他,也不说话,意思很显然,她相信傅锦寒能够明白她的想法。
    傅锦寒盯着她看了几秒,果然是妥协,而后将碗递了过去。
    文殊瑛高兴的眼睛泛酸,将傅锦寒喜欢吃的菜每样都夹了一些,然后笑呵呵的说道,“未晞,你可不知道,我这个儿子倔强的很,从小到大都独立自主习惯了,所以不喜欢别人管他,就连夹菜这样的家庭天伦之乐都不喜欢,我们还以为他会一直这样下去,没想到你出现了,慢慢的改变了他,让他有了烟火气。”
    沈未晞说的十分感慨,虽然心里有一些酸酸的,毕竟她是傅锦寒的母亲,却没能让傅锦寒有任何一丝改变,反而沈未晞做到了。
    当然,她不会对未晞产生任何的嫉妒心里,傅锦寒变成这样,和他从小到大得到的关爱太少有关。
    傅家就这么一根独苗,傅凛坤难免对傅锦寒严厉了一些,可以说从他走路识字开始就当成家主在培养。
    文殊瑛曾表达过,再生一个孩子,不要让傅锦寒有这么大的压力,可是傅凛坤心疼文殊瑛,不想让她再受生孩子的苦,可以说从怀上傅锦寒,文殊瑛就糟了大罪,严重的时候差点母子不保,傅凛坤说什么也不要文殊瑛再冒险生孩子了。
    当时傅凛坤说,再生一个孩子总有一个要过早承受压力,对于这个孩子来说是不公平的。
    就这样,文殊瑛被说服了,其实她内心对于生孩子也是有恐惧的,得到丈夫这样的疼爱,她也就满足了。
    她就是个从小到大被宠到大的公主,没有谁可以让她受到伤害,可是在傅锦寒这里,她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这心里总是会有些难受的,她和傅锦寒之间似乎有一道无形的屏障阻隔,阻拦着她这个母亲靠近自己唯一的儿子。
    沈未晞见她陷入了回忆里,似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脸上的神情有些伤感,轻轻的温柔的道,“文阿姨,我们都知道锦寒是什么事儿都搁在心里,也就是外界对他的评价就是深沉内敛,当然用昊天的话来说就是闷骚。所以您不要有任何的心里负担,锦寒他就是这样的性格,其实他的内心是一直很爱您的。”
    闻言,文殊瑛很高兴,但也有些羞涩,她一个长辈跟孩子说这些,就像一个讨糖吃的小孩子一样,“是,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对锦寒这孩子一直很愧疚。”
    沈未晞知道文殊瑛的心结在哪里了,转头看着傅锦寒,笑眯眯的道,“听到了吧?我跟你打赌,阿姨对你一直都是非常疼爱的,对你也很愧疚,你看看你们两母子这都喜欢把感情藏在心里,你看说出来了不就是拨云见日了吗?”
    傅锦寒的目光定格在沈未晞的脸上,这个赌约肯定是没有过的,沈未晞这么说只是想要他配合哄文殊瑛。
    沈未晞笑着看着他,朝他暗暗的眨眼睛,让他赶紧附和一下,让文阿姨高兴高兴,虽然面上看着调皮轻松,实际她的内心还是有些担忧的,就怕傅锦寒突然一下傲娇起来,不搭理她的良苦用心,直接说没有这么回事了。
    当然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傅锦寒怎么会让她为难呢?
    “嗯。”等了半响,就等到男人这么一个字,虽然声音有些单薄冷淡,好歹是回复了。
    对于文殊瑛来说,这样的态度就足够了,她差点喜极而泣,连忙说道,“虽然长大了,还是小孩子心态,这样的事也可以拿来赌,真的是拿你们没办法。”
    语气里透露着浓浓的宠爱。
    沈未晞笑道,“文阿姨,这不是赌,只是激将法,让锦寒多多的表达自己内心真实的情感。”
    文殊瑛点头,“也是,锦寒这孩子什么事儿都喜欢闷在心里。
    沈未晞笑着点头附和。
    两个男人在旁边安静的听着,把主场都交给了两个女人,听着他们交谈的声音,似乎也是一种享受。
    傅凛坤难得没有发脾气,心气儿平和的看着文殊瑛,见她高兴聊天有些入神,也只是安静的坐在旁边,偶尔给她端杯喝的水。”
    傅锦寒慵懒的坐在沈未晞的身边,漆黑的眸底好像一汪深潭,里面的倒影全是沈未晞的身影,偶尔被她的话逗笑了,眸底便浮起丝丝涟漪。
    沈未晞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没有争执,其乐融融就是她想要的,她也不有任何的愧疚感,毕竟这次出国的事,傅锦寒嘴上死不承认人是为了她,没人会相信。
    在傅家的这餐饭吃的是相对轻松的,沈未晞第一次觉得在傅家两个大佬级别的人物面前长了脸面。
    回去的路上,她抱着傅锦寒的手臂轻轻的哼着歌。
    傅锦寒嘴角勾起浅浅的笑意,听着她那有点跑调的歌声。
    一曲哼完,傅锦寒低沉的笑道,“心情这么好?这是第一次看到你从傅家离开不是怀着沉重的心情。”
    “嗯,心情当然好了,压在心上的石头落地了嘛。”沈未晞弯唇笑道。
    “唔,还是委屈你了。”傅锦寒拥住她,将脸埋在她的颈窝轻轻的呼吸。
    沈未晞缩了缩肩,笑声咯咯的,躲避着他温暖的呼吸。
    司机听到后面的声音很想把耳朵堵起来,双手抓紧了方向盘,当做没听到,但同时也有些诧异,毕竟在他的认知里,傅锦寒一直都是自制力强劲的,根本不是说车行会做出太过亲密的事情来的。
    此刻他真的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傅先生了。
    就在司机有些心猿意马的时候,身后的挡板隔绝了他于后车厢的声音,他总算是松了口气可以正常开车了。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