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胜天传奇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七百六十七章 我都会说成语了

第七百六十七章 我都会说成语了

    吕尚在烽火台,黄文庭龙小白黄姝在侧,吕尚看着远处的迷障之地,叹道:“择天此去,必有灾殃!”
    吕尚微皱眉头,屈指掐算,眉头更紧,仰天长叹:“该来的还是来了!”
    吕尚叫过城主萧世强,接过那枚紫金葫芦左看右看,又交还给萧世强,道:“龙阁主交给你的这个紫金葫芦可不简简单单是养剑装酒那么简单,想必龙阁主已经告诉你使用方法,我也就不多此一举,但是,你可知十万剑齐发对准的是谁?”
    萧世强道:“当然是对面的妖族,烽火台作为屏障,隔绝人族与妖族,烽火台的使命就是阻挡妖族g。”
    吕尚摇摇头,问道:“魔从身后来,若是让你调转大阵面向内陆,你会不会?”
    萧世强一脸不解,摇摇头,道:“我只杀妖人!”
    吕尚再一次唉声叹气,黄文庭问道:“师尊,可有难言之隐?”
    吕尚道:“护天星将三面或者四面受敌,你师叔龙阁主被困,妖魔鬼怪都要纷纷出笼,这一次,谁也阻挡不了了!”
    龙小白白脸越发苍白,问道:“我父亲可有危难?”
    吕尚摇摇头,道:“你父亲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他的心血需要我们为他守护,你小双哥哥和彭连虎李必李雪鸿还有独孤秀武德康卫无影在南唐棋盘山,只要破开棋局,你父亲定然安然无恙返回,只是,不知道时日多久,这期间,妖魔尽出,佛道观棋,斗姆作乱,西天神帝趁机破界也不是不可能,护天星将迎来大灾难!”
    吕尚突然豪情勃发,道:“好在这几十年你父亲早就布局,他的兄弟们,他的徒弟们,他的亲人们,还有那些心向往之的高天神仙们不会坐视不管,这一仗,有的打!”
    吕尚喊道:“心儿龙儿白儿,可有深入妖族腹地的意思?”
    随着吕尚的一声高喊,三女飘然落到烽火台上,龙小白急忙向三位妈妈行礼,龙儿破例没有嬉笑拍打少年的脑袋,一脸严肃的说道:“从中洲一路来此,已然有魔族蠢蠢欲动,看来阴魔果然出世,魔气散发已经跨越数洲,只是现在尚未成气候。一面是妖族要破界而来,一面是魔族开始漫延,吕仙人可有两全之法?”
    吕尚道:“这一劫最终还要指望择天破解,但是,目前他被妖祖困住,同时也是他困住了妖祖,两个人互相围困,两两抵消,但是,这不是我们要的结果,择天不出,魔祖没有人可以抗衡,再加上佛道观棋不语,大天尊和九霄大帝态度不明,所以,我们必须主动出击,从此处开始入妖族腹地,破开虚界,大乱妖族入侵人族的计划,先解决妖族至患,如是能帮助择天困住鲲鹏老祖,择天下界,一切还有转圜之机。所以,三位仙子与我等入妖族之地,来个主动出击,不知三位仙子以为如何?”
    龙儿抢答道:“正有此意,我三人横跨星球而来,就是要找择天,有吕大仙人相助,必回事半功倍!”
    吕尚看了看龙小白又看了看黄姝,道:“黄姝尚未脱去凡胎肉体,此行不便,留在烽火台由萧世强照顾料也无妨。”
    龙儿看了看黄姝,又看了看龙小白,道:“这孩子根骨不错,此间事了,龙妈妈送你一份机缘!”
    黄姝早就听小白说过四位仙子妈妈,早已心生敬意,恭敬行礼道:“小女自知拙劣,怕是要让小白分心,大仙人和三位妈妈尽管去,晚辈就守在这烽火台,翘首以盼!”
    黄文庭点点头,对小白说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白小弟放心,我这个妹子跑不了!”
    龙小白微微面红,玄儿摸了摸小白的头顶,又看了看黄文庭,说道:“想必吕大仙人付出心血颇多,两个孩子均已经登堂入室!”
    吕尚笑了笑,岔开话题,道:“三位仙子从中洲一路而来,想必做了不少惊天动地的事情,现在,从烽火台南下,过迷障之地,进入白儿的白灵湖,再往南走便是妖族之地,但是,妖族之地究竟在何处,还要考究一番,时间紧迫,我们这就走!”
    龙儿道:“等不及了,便宜了白儿那小蹄子,与择天朝夕相对,比和我们加在一起的时间都多!”
    黄文庭一脸探究的看向龙小白,龙小白面红耳赤,见吕尚已经御剑而走,便腾空而起,尺白化梭,破空而去!
    白灵湖,已经是硝烟弥漫,一片狼藉。
    灵气荡漾的白灵湖已经变成血色之湖,东一片西一片的洁白毡房变得房倒屋塌,一堆堆的黑漆漆。遍地大坑,冒着黑色浓烟。远处的厮杀声兽吼声依旧惊天动地,白灵湖北岸,四位高大壮年手持狼牙棒,身后是数千浑身血污却依旧气势滔天的野兽,还有不少人族修者手持长枪气势不减。为首壮汉面对白灵湖对岸的妖兵,喊道:“一年了,你们可曾越过这白灵湖?”
    对面三位女子,皆是仙子样人物,没有意思硝烟的味道,也不搭理对面糙汉的喊话,向身边妖兽嘀咕这什么,妖兵们很快浩浩荡荡的推出无数木筏,铺满半个湖面,呐喊着迅猛穿越湖水,气势涛涛!
    糙汉一挥手,人族修士射出无数箭矢,密密麻麻射向迅猛而来的木筏。
    湖水上空,数百大妖凌空而来。
    糙汉左右看了看,道:“择天兄说什么来着,黔驴技穷,是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反反复复,就是这一套,没点新花样,这一回,好像有点那个什么成语来着,破釜沉舟,狼弟,这成语用的对不对?”
    一边叫做狼弟的壮汉龇牙笑了笑,不小心露出两颗巨大獠牙,面目狰狞,挤出笑容比哭还难看,道:“对,对,你说对就对!”
    糙汉极为不满的怒视壮汉,道:“没心没肺,每一次见到择天,你除了要吃的,也不知道学习学习,择天腹中有宝库,你都没取出一文,我简直耻于与你为伍!”
    糙汉大喊:“兄弟们,与我上,天上飞来的傻鸟,够咱们今天下酒的了!”
    几十玄兽化形,冲天而起,虎生双翅,狼奔排空,飞豹疾驰,竟然毫不退缩,排天而起,杀入飞天而来的妖兵。
    空中兽吼鸟叫,地面箭矢如蝗,一年中不知道这是第几十次厮杀,妖族要过白灵湖,而玄兽们一直坚守,寸步不让。
    对面,无数大鹏遮天蔽日而来,虎王狼王豹王侯王狮王等不再装模作样为人,而是化作本体,如法天象地,一掌一掌左拍右抓,便有飞天大鹏无数飞鸟化为血雨,抛洒在白灵湖上,白灵湖更加血红。
    对面三位女子腾空,翩若惊鸿,如乳燕投林,迅猛落入对岸的兽兵和人族修士当中,展开了一面倒的屠杀。
    三位妖族女修第一次加入白灵湖战场,所向无敌!
    虎王立即冲天而下,又化作糙汉模样,左右巨掌一圈,竟然将三位妖族女修尽数笼罩在自己的攻击范围内,不使三人有余力攻击其他人。
    虎王奋力搏杀,嘴角有殷红血色,笑的狰狞恐怖,道:“我认识四圣女,长得比你们好看,修为比你们高得多,但是性格,不说性格,就是长的比你们好看多了,其实除了龙姑娘龙儿脾气差点,白姑娘白儿冷点,玄姑娘玄儿最温柔可亲,心姑娘心儿最心地善良,你们与她们相比简直就是癞蛤蟆,简直令人作呕。其实,你们一心想要到人族之地,不要说,其实就是想与人族来个双宿双飞,期盼着像四位圣女一样,历练红尘,找个男人尝一尝人间之乐!可惜,人族只有一个龙择天,就算是你们吸无数人间男子的阳气也未见得有一丝裨益,没准还变成人尽可夫的娼妇荡妇...嘿,老狼,我又想起一句成语,这一句人尽可夫是不是挺应景的?嗯?老狼,你不行了吗?坚持住,将来我给你找个你中意的母狼,要不,这三个狐狸精给你暖床,可好?”
    玄兽终究数量有限,不多时,便有玄兽折翅而落,湖面上,妖兵顶着箭雨,眼看到了湖对岸。
    虎王心中惶恐,不由下手散乱,被三妖女有机可乘,看似纤弱的六掌齐齐印在虎王的左右两肩和胸膛,虎王口喷鲜血,却死战不退,喊道:“兄弟们,要坚持住啊,身后可是择天要我们保护的人啊!”
    虎王浴血奋战,却步伐逐渐散乱,血肉模糊的脸让视线也越发模糊,嘴中鲜血不要钱一样喷出,再看地面战场更是惨烈无比,妖兵已经登陆,大屠杀已经开始。
    虎王几乎是下意识的出拳出腿,甚至已经失去了化为本体的能力,嘴中喃喃道:“龙择天,我都会说成语了!我再也不是那个只知道吃烧烤的大老粗了!”
    虎王有些不甘心的闭上眼睛,眼看三女利爪插进胸膛,虎王微微一笑,道:“我会说成语了,我想吃烧烤!”
    三条白线快过光线,从三妖女手边掠过,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三妖女缩手,面面相觑。虎王有些迷离,嘴角有笑意,断断续续道:“小豹子,光快没用啊,还是好好躲起来,择天可是最喜欢你们啊!”
    .........
    虎王被一阵剜心的疼痛疼醒,睁开眼睛,有一位面容清冷脸有怒容的仙女正在抓住自己硕大的耳朵来回拧扯,这股剜心的疼痛正是由此而来。虎王惨叫,一跃坐起,看着泪眼朦胧的狮兄豹弟,又看了看依旧不放过自己耳朵的青衣姑娘,喊道:“择天,救命!”
    龙儿愤声道:“我脾气不好,玄儿脾气好,还不是我这个脾气不好的人救了你一命?”
    虎王终于挣脱了白儿魔掌,笑嘻嘻道:“龙儿心最善,有一句成语怎么说的?对,外冷内热,外冷内热!”
    虎王看了看左右,见玄兽妖兽的尸体遍布草原铺满湖面,再看稀稀拉拉围在自己身边的乾坤图玄兽和人族修士,不禁悲从心来,硕大的泪珠滚落而下:“择天,对不住了,那帮小崽子死了不少,我没有保护好它们!”
    心儿说道:“白灵湖已经废弃,此地也不是长久之地,无论人族还是兽族,跟随我们一起去往妖族之地,凡是在这颗星球上的地盘,我们都要收回来,不能让妖族在这颗星球上有一寸地盘!”
    吕尚点点头,道:“本来择天想海纳百川,但是,人族妖魔终究还是应该泾渭分明,这颗星球本来就是择天的,不能让他们反客为主!”
    虎王低头沉思,龙儿踹了虎王一脚,道:“想什么呢?”,虎王面有所思,众人看向他,以为他有什么好办法或者千条妙计,不料虎王说道:“海纳百川,泾渭分明,我又学会了两句成语!”
    龙儿一脚过去,虎王赶忙躲开,急声道:“择天海纳百川,我们就要泾渭分明!”
    虎王指了指满是血水和尸体的湖面说道:“白儿临走,在白灵湖上空设置了阻滞阵法,使仙人不能飞渡,但是,一年多,阵法已然失效,这才有大妖可以飞渡白灵湖。若是兽兵和人族修士没有凌空的力量,向南飞渡恐怕力所不能,要不,用了这些筏子,渡过大湖也可,龙儿以为如何?”
    龙儿点头,剩下这几千人兽,过了白灵湖找一个灵气充裕之地安顿好也就是了,真正的妖族之地,恐怕他们也没有能力进入。既然白灵湖已经变成废墟,为他们找一处安身之地便迫在眉睫。
    于是,龙儿令虎王组织人手清开湖面,摆开了木筏,众人浩浩荡荡向南飘去。
    过了大湖,几千人兽向南走,翻过数道山梁,眼前一片开阔地,竟有稻谷飘香,院落栉比,家禽家畜,飞禽走兽,好一片田园净土。龙儿赞叹:“没想到妖族之地竟也有如此世外桃源!”
    吕尚道:“彭连虎曾诉说自己深入妖族之地,以农桑静心,曾开拓净土以为桑梓,莫非这就是那片他所说的净土?”
    黄文庭也道:“彭叔叔见过这村镇,说那本就是人族之地,被妖狐幻化,变成看似幻境的实地,他犹记得那本就是人间的世外桃源,只不过是被妖族占据后,变成了豢养之地。彭叔叔破镜后,妖族已经放弃了这块地盘。”
    吕尚说道:“那好,兽族入山,人族入村,这一片桃园就是我们的大本营,从此开始,向真正的妖族之地境!”
    吕尚等人神通通天,就在那人族村落的外围,一夜之间数百村庄拔地而起,与中心地带的人族桃园遥相呼应。这里,变成了人族的村落,从此变得繁华热闹。
    龙儿兴风行雨,心儿传播针织之道,玄儿更是教授龙洲大陆的百家玉食。这个一夜之间扩大了无数倍的村落在短短一个月之后变成了繁华闹市。
    吕尚为村庄布置阵法,湮灭天机,奇怪的是,原先的小村也有阵法蒙天,应该是彭连虎来到后为了保护这个村庄布置的阵法。吕尚不由得惊奇,暗自叹服彭连虎不声不响的一个人居然已经造诣如此之深,否则,也不会将这个村落隐藏如此之深,而且,他又想起彭连虎曾说,他到过妖族之地的巨大城池,只不过以他的修为很难勘破那是幻境还是真实,若果是真实,彭连虎保护的这个村庄应该离那座城池不远,那么接下来说不得要走一番。
    一个月,看到人族在这里已经安身立命,遮天大阵已经无懈可击,吕尚便带领三女黄文庭龙小白四大玄兽之王还有三头玄天飞豹离开了村镇。
    吕尚脑海中不断浮现彭连虎描述的妖族之地的图形脉络,按图索骥,走了几日,终于看到了彭连虎所描述的大城!
    吕尚天眼破迷局,勘破玄幻,那座城真实存在,而且人妖混杂,人为鱼肉。
    这就是了,吕尚终于明白了一些事情,破局,就从这个城池开始!
    三只玄天飞豹化作小猫模样,被三女抱在怀里,吕尚黄文庭龙小白三人在前,无人把守的城门好像随时热情欢迎外来客,一进大门便有热情洋溢的气息。
    吕尚嗅了嗅这股气息,对三女说道:“这是狐媚世界,里边大部分是狐族!”
    三女点点头,龙小白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俊男靓女,由衷感叹:“若是和谐相处,这世界该多么美好?”
    吕尚道:“终究是无垢之人,看到的都是美好的一面,但是,当你看到另外一面,会对这么世界失望,甚至,隐藏的罪恶会是你想不到的触目惊心!”
    虎王等四王在吕尚的加工下已经变成威武须眉男子,虎王看着来来去去的狐媚,嘴角又莹莹口水,道:“有句成语怎么说来着?秀唇皓齿,明眸善睐,这是两个成语,用在这些狐媚子身上倒也贴切。”
    “切!”
    虎王头皮发麻,双手不自觉护住头顶,只是没有想象中的醍醐灌顶,抬头看时,一行人已经走在前边,深入城池!
    虎王讪讪,跟了上去,大街上人流不息,却对这一行人宛若不见!。。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