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乡村桃运小神医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676章 骗术,还是神术?

第676章 骗术,还是神术?

    徐明煌和维克托,以及王老夫人,眼中都有疑惑和好奇。
    他们都在猜测,陈浩究竟是让王渊去准备什么东西,才会让王渊有那样的反应。
    所幸王渊的办事效率很高,不过十分钟便去而复返了。
    他们也终于知道了,陈浩需要的是什么东西了。
    火罐!王渊的手里,居然捧着一堆火罐!也就是说,陈浩要用火罐去救王梦婷!?
    徐明煌又好气又好笑,指着那一堆玻璃火罐,讥讽地看着陈浩:“陈浩,陈大神医,你难道要用这玩意儿驱除梦婷体内的极寒之气吗?”
    王老夫人也深深蹙眉,看陈浩的眼神,第一次出现了浓烈的怀疑。
    拔火罐,这是华夏的传统医疗之法,可以通经活络、行气活血,祛风散寒。
    但,要说拔火罐这种方法,能解决王梦婷体内的极寒之气,这未免太过滑稽!请了那么能人异士、各方神医,用了各种方法,都没能治好王梦婷。
    现在陈浩拿着一堆玻璃火罐,就说能治好王梦婷,这不是在开玩笑吗?
    “哈哈哈,你果然是个中医骗子!”
    维克托也仰天大笑,痛斥陈浩:“拔火罐在医疗之道中,不过是奇巧淫技,根本不入流,上不得台面,比你们华夏的针灸之法更加可笑。
    你如今居然要用这种方法去救王小姐,是想把我给笑死吗?”
    王渊捧着一堆玻璃火罐,也是脸色通红,觉得尴尬。
    早知道他就和老夫人说清楚了,老夫人要是知道陈浩是要他去买火罐,肯定会阻止他,现在他也不会像个白痴一样被人笑话了。
    “相信我。”
    陈浩拍了拍王渊肩膀,接过那一堆玻璃火罐,随后对王老夫人说道:“老夫人,我之前封堵王小姐体内极寒之气的针灸之法,名为圣光十八针。
    这种针灸方法,其实是专门针对祛毒的,原理是将患者体内各处的毒素,逼到十八根银针附近,最后再通过银针,将毒素全部排出。”
    陈浩理解王老夫人为什么会怀疑,所以此刻解释得也很耐心:“不过,极寒之气不是毒素,却比毒素更难缠。
    所以,我虽然能利用圣光十八针,暂时将王小姐体内的极寒之气,逼到银针附近,但却无法通过银针,将极寒之气从王小姐体内引出。
    因此,时间一过,极寒之气又会扩散、侵袭。”
    “所以我只需要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将聚集在银针附近的极寒之气引出来!”
    “拔火罐,就是我想到的解决之法!”
    陈浩自信地介绍道:“拔火罐常常应用于治疗风湿内寒。
    这就是因为,拔火罐可以将人体内的寒气吸出来。”
    “可是,极寒之气,并不同于一般的湿寒之气啊。”
    王老夫人紧蹙着眉头。
    陈浩淡淡一笑:“我也没说要用普通的火罐,去拔除极寒之气啊。”
    “但你手中的不就是普通的玻璃火罐吗?”
    王老夫人疑惑。
    陈浩笑了笑:“现在是普通,可等会,就不普通了。”
    说着,陈浩屏气凝神,指尖有灵气流淌。
    因为特殊锁灵大阵的存在,石室中萦绕着大量的火系灵气。
    此刻这些火系灵气,都受到陈浩的牵引,纷纷流向陈浩的指尖。
    原本肉眼看不见的灵气,因为高密度的聚集,竟是化成了一条条火红色的线,缠绕在陈浩指尖。
    陈浩手指舞动,牵引着一条条火线,在玻璃火罐上划出一条又一条纹络。
    半小时后。
    所有火线消失不见,陈浩也停下了动作。
    抬手擦了擦汗水,陈浩指着那堆玻璃火罐,道:“王老夫人,你再看看呢?”
    王老夫人顺着陈浩手指,定睛一望。
    只见原本平平无奇的玻璃火罐,此刻居然内蕴乾坤!一个小小的玻璃罐,其中好似有一座座火山,云蒸雾绕,喷涂火气,若隐若现。
    “这是什么法器!?”
    王老夫人惊诧问道,她已经下意识把这玻璃火罐,当成非凡的法器了。
    “老夫人,这不是法器,这就是铭刻了法阵的玻璃火罐罢了。”
    陈浩说道。
    说着,陈浩又玩味地睨了眼维克托:“维克托医生,你说我这火罐,和你的观灵镜、解灵刀相比,如何?”
    维克托老脸通红。
    虽然他修为不怎么样,但还是识货的。
    “你这火罐……比我的观灵镜和解灵刀……确实要厉害得多!”
    维克托结结巴巴地说道。
    陈浩咧了咧嘴:“我怎么记得,维克托医生刚才还说,要不是托维克托医生的福,我这辈子都开不了眼界,见不到观灵镜和解灵刀这种宝贝?
    可我随随便便,就造出了比观灵镜和解灵刀更厉害的宝贝,这是为什么呢?”
    维克托耳朵根都发烫了。
    他低着头,想要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本以为陈浩是个没见过世面的骗子,想要在陈浩面前炫耀一下,没想到反而被陈浩打脸,把脸都丢尽了。
    啪嗒。
    陈浩打了个响指。
    石室中的火系灵气再度聚集。
    哗——一簇火苗燃气,在半空中跳跃。
    陈浩拿起一个玻璃罐,两根手指一捏,便将那蔟火苗放进了罐中。
    火苗在罐中滴溜溜打了个转,罐中顿时雾气升腾。
    待到火苗消散那一刹,陈浩将灌口朝下,猛地压在王梦婷胸口。
    随后,陈浩又接连落下十七个火罐。
    “这就完了?”
    维克托见陈浩拍了拍手,似乎不准备再有下一步动作,不禁感到惊讶。
    “嗯,这就完了,等半个小时,再换一次火罐,就差不多了。”
    陈浩点头道。
    “能行吗?”
    维克托神医撇撇嘴,他是西医,对中医的成见根深蒂固,即便刚才看到了陈浩的高超手段,此刻仍旧有深深的怀疑。
    “你该不会用的障眼法,只是在装神弄鬼吧?”
    维克托小声嘀咕。
    忽然。
    王渊惊叫起来:“极寒之气,那就是极寒之气吧?”
    维克托顺着王渊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那一个个玻璃罐中,有一团团幽蓝色的气体,正从王梦婷体内不断冒出。
    而那幽蓝色气体,正是极寒之气!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