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镇世武神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1112章 伪装之下

第1112章 伪装之下

    凰族之中。
    似乎在不知不觉中紧张了起来。
    一般人其实不太容易察觉而出……也只有凰无虚这样的人能够轻易的看穿。
    而那个被称作明叔的老者,他也知道!
    到现在他还有些庆幸。
    如果不是秦玄策来了这么一手瞒天过海,他只怕就真的只能在太梧之界游荡,而无法进入凰族了。
    而且……
    今日的凰玄之,似乎有些诡异。
    这让化身明叔的林荒皱了皱眉。
    他自信魏无极为他准备的几种伪装,不会被轻易的看破。
    至少从进入太梧之界,到进入凰族,他一路之上很顺畅。
    回到属于凰明恩,也就是明叔的房间后,林荒缓缓坐定,仔细思考自己这一路之上有无疏漏之处,凰玄之是否有察觉出什么。
    如果察觉出了,又能如何?
    还有……那个小石潭,在凰族的什么地方?
    自己又该如何行事。
    “咳咳……”
    林荒很入戏的如同老者般咳嗽了两声,眉头紧紧皱起。
    进入这凰族后,他才发现,这里简直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潭漩涡!
    凰族之中,有九脉存在。
    每一脉都很是强大,若说他们很和谐相处在同一片天空下……是完全不可能的。
    原本,在凰族的历史上,族长大多是主脉的家主。
    至少往前几千年一直是这样。
    而如今,凰族的族长却是第三脉的人……
    主脉与第三脉,不知道水火不容几千年了,只不过都顶着凰族的身份,表面山很是和和气气的。
    林荒能想到,即便凰玄之是执法堂的堂主,手掌凰族铁律,可他的日子应该也不好过。
    不过,林荒不关心。
    因为在这凰族的泥潭中,想要斡旋,已经让他有些力有不逮了。
    ……
    主脉府邸。
    当明叔离去良久后,凰玄之还依旧站在那里,他的表情凝固,看不清楚心中所想。
    “怎么了?”
    女子温柔的走到凰玄之身旁,低声问道。
    凰玄之摇了摇头,“昨日岳父大人送来了书信,想让你带着小柒和胤儿回去看看……”
    “嗯,不是上个月刚回去过吗?”
    女子轻微蹙眉。
    “父母如今都老了,看一天少一天,一个月的时间,对于他们这个年纪来说或许已经很长了!”
    凰玄之笑道。
    “好吧!”
    女子轻微点头,看着凰小柒怀中的小家伙,满脸的温柔笑容。
    “我让十一护送你们!”
    凰玄之平淡道,随后他看向了凰小柒道:“记住了,离开凰族后,不准跑出太梧之界!”
    凰小柒吐着舌头,扮着鬼脸,很明显没有将凰玄之的话听进去。
    “你不回去?”
    女子忽然问道。
    “我掌管凰族铁律,又是绫纱的亲大哥,林荒如今来太梧之界了,我自然要准备迎接一下,看看这个小子,从西天佛国走出来后,有什么造化,竟然敢闯我凰族!”
    “林荒哥哥要来凰族了?”
    凰小柒顿时叫道,抬起眼满脸期待的看着凰玄之。
    凰玄之瞪眼!
    “我想跟你好好聊一聊绫纱……”
    女子看着凰玄之心事重重的样子,皱眉道。
    “等这件事情过去了再聊吧!”
    凰玄之看着女子,安慰的笑了笑,“放心,我不会有事情的,绫纱也毕竟是我的亲妹妹,我不至于亲手将她和林荒亲手送上绝路!”
    女子微微蹙眉,心中也多了一丝忧虑。
    在凰族中,凰绫纱一直是禁忌。
    而在主脉,凰绫纱更是禁忌。
    “那我们收拾收拾后,过两天就走!”
    女子最终妥协道。
    凰玄之点了点头,他就站在主脉府邸的门口,看向了整个浩荡恢弘的凰族,双目微微眯起……
    ……
    即便凰族已然外送内紧,颇有风声鹤唳之感。
    可时间依旧在一点一点的流逝。
    一天。
    两天。
    三天。
    ……
    太梧之界中,林荒如同沉寂的巨石,悄然消失在凰族的眼皮子底下。
    而凰族之中,也同样很平静。
    只有一位身形佝偻的老者,每日搬着一个小板凳,坐在阳光下面晒太阳。到了莫约黄昏的时候,也随意走走,不时间还会碰见一些熟人打打招呼。
    老者似乎已经有些暮色苍茫了。
    步履有些蹒跚。
    身子有些佝偻。
    不时的有着咳嗽。
    双目也看不见太远的东西……
    当真给人一种夕阳西下,人事如秋的寂寥。
    只不过!
    当老者慢吞吞的回到房间,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他的身体便挺拔了起来,双目湛湛犹如利剑一般犀利。
    在房屋的案牍上,已经堆满了图纸。
    有凰族的地形图。
    凰族各脉之间的关系。
    他所碰见每一个人身份。
    ……
    七天的时间,林荒有意无意的走动、观察、试探、推衍,让他了解了很多东西。
    那个神秘的小石潭,并不在凰族的任何一个地方,也可以理解在任何一个地方。
    它就如同一个漂流孤岛。
    而想要真正的进入,似乎只有当年参与追捕凰绫纱的人才知道。
    除此之外,即便知道小石潭的位置,可想要进入……在整个空间外,包裹着一层禁制,能打开这个禁制的更是寥寥无几。
    最后,在小石潭中,还存在着一道可怕的禁制。
    这道禁制,才是真正关押凰绫纱的存在。
    据说,在几年前,凰绫纱抛弃肉身,强行离开小石潭,离开太梧之界后,小石潭中的禁制的变更换了。
    林荒试探了不少老一辈的人,都是摇了摇头。
    估摸着想要知道这个禁制的名称,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即便是知道了,想要破解一道凰族高人设下的禁制,谈何容易……
    林荒揉了揉太阳穴,紧紧皱起了眉头。他知道,想要从凰族中救出母亲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可这困难也当真太多了。
    找到小石潭。
    破开外层禁制。
    破开里面的禁制。
    这还只是能见到凰绫纱,而想要带着凰绫纱离开凰族……
    那么他要面对的,便是凰族的无数强者,是整个太梧之界的众生。
    咚……
    咚咚!
    就在林荒愁眉不展,苦思对策之时,他的房门忽然被敲响。
    “咳咳……”
    林荒顿时面色一变,掩饰性的咳嗽了起来!
    心中万分警惕。
    他一个岁月凋零的老人,怎么会有人来敲他的房门。
    难不成……
    林荒一手摁刀于袖袍之中,一边走向门口,还一边咳嗽着问道:“谁啊?”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