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主公我不想加班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六十章 天生光芒,怎能掩盖?

第六十章 天生光芒,怎能掩盖?

    “这样啊,那我改日来登门拜访。”
    贾诩微笑地将手收回了自己的袖子之中,这个小孩子说话是挺好听的,让自己心里痒痒的,真的舒服,但是他并不是一个容易飘的人,虽然他听得很舒服,可是他也明白,无论真假,自己都不能够在忘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和方向。
    这就是老甲鱼。
    哪怕是司马懿这种有心机的小孩子,很容易让所有人都忽视掉他的小心机,可是贾诩不会。
    虽然表面很受用,但是贾诩在思考的缺失另外一些问题。
    首先就是这个小子的话明显有引诱力度,这小家伙有点东西,自己得稍微上心注意注意,他不会小看任何一个人,哪怕这个人只是一个孩子。
    而且除了对于司马懿的思考之外,贾诩想的更多的是自己的问题。
    他说他的哥哥夸赞自己的才华,可是自己来到晋阳之后可是还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但是自己还是被人注意到了。
    看来陈琛这小子的办法才是真的正确的吧?
    因为。
    天生光芒,怎能掩盖?
    有些人的光芒是再怎么遮挡都遮挡不住的,因为再真实的骗局,都会有蛛丝马迹被人发现。
    有时候被发现也只不过是机缘巧合而已。
    只有最真实的才最无懈可击。
    所以陈琛才会做一个真实的自己吧?
    这小子,原来比自己还看得透这个世界的规律啊。
    因为是陈琛让人把自己抓来这里的,所以贾诩心中对于陈琛也有一种执念一般的存在,
    其实如果陈琛要是知道贾诩对他一直以来的行为有着这么深的解读的话,其实他自己也会尴尬的,因为虽然出发点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很多事情陈琛并没有考虑的那么深,或者说陈琛的想法并没有那么负面地去猜忌刘备的行为。
    他很多事情只是因为想要偷懒而不去做,虽然也有避嫌的因素,但是避嫌的比重绝对没有他害怕公务繁忙劳累要多。
    而且更主要的是陈琛这个家伙,他的想法很多,但是他有时候都只是三分钟热度,在安排好前期的发展之后,他便不怎么想去重复之后那些复杂繁琐的工作了。
    所以陈琛才会不断地开发出新项目,然后老项目都交给别人去接手。
    就这么一直窜着做事。
    可是跟贾诩的出发点恰恰相反,陈琛是想要在每个环节都掺和一点,将自己脑子里的那些脑洞都给用出来,不然他憋得难受。
    他不求名只是不对外求能办实事的名,他也是个求名的,而且是个极为想要求名的。
    不过陈琛求的是名士的名,而不是天下能臣的名。
    不过倘若这要是让贾诩知道了,估计贾诩还能再展开第二轮分析,比如陈琛如此求虚名而避实名,是为了要扮猪吃老虎,用真实的虚名来让自己的光芒折射出迷惑人的光芒。
    高,实在是高!
    常说,情人眼里出西施。
    当你觉得一个人跟你是同路人的时候,你自然就会觉得他的行为在某些方面会变得契合你的想法,会让你欣赏。
    这种都是来自于思想的自我修正的效果。
    贾诩如今正是如此,他就是觉得陈琛就像是年轻进化版的他,他们有着相似的有趣灵魂,能够在将来一起将“苟学”发扬光大,成为苟学开创者。
    当然,陈琛肯定不会承认自己苟的,他只会说自己这是在修行。
    人生的修行。
    说来也巧,贾诩一家人就被安置在司马家旁边,两家人靠得很近,平日里也能够多些走动。
    不过其实这个安排是陈琛吩咐的,他很好奇如果贾诩和司马懿碰面的话,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之前他是考虑自己亲自教导司马懿,只不过现在贾诩被成功拐过来了,如果把司马懿交给贾诩调教的话,司马懿未来会变成什么样的?
    贾诩回家继续幻想着自己跟陈琛的未来,当然他想的是学说开创的未来。
    而陈琛也追上了毛阶,掐着他的脖子让毛阶答应了太行烈士纪念碑的计划。
    不得不说,陈琛也发现毛孝先这家伙也学坏了,现在还会故意装傻。
    他还是怀念当初那个在被自己安排了一堆工作之后,还能够在心里自我感动地觉得自己是信任他的大男孩。
    唉,人都是会变的。
    不过也算不上自己看走眼了,至少孝先还是很认真在干活的。
    其实有时候也不是自己强迫他干活,陈琛可以对天发誓,自己从来没有强迫过毛阶干活过,一切都是商量着来的,是毛阶自己不舍得扔下工作,一定要自己认认真真做。
    “所以,孝先一定要好好地做啊,只要你好好安排好太行烈士纪念碑的事情,水军一定不会坏你的名声的。”
    陈琛笑着拍了拍毛阶的肩膀,看到他不甘地点了点头,才开心地转身离开,回府里去找老婆吹牛去了。
    嗯,他从来不用强迫的手段。
    污了名声那怎么能叫强迫呢,那只不过是宣传失误而已,工作嘛,那么多的工作肯定有时候会有失误的。
    .....................
    “累吗?”
    蔡琰看着推门而入的陈琛满头大汗,衣服上还有些灰尘,看起来有些狼狈。
    虽然不知道他去干了什么,但是这样看起来还算是挺辛苦的样子,哪怕心里知道陈琛的身份不可能去做什么体力活,但是蔡琰还是忍不住会心疼他。
    毕竟是自家夫君。
    “怎么了,琰儿今天不开心吗?”
    陈琛看到了蔡琰皱着的眉头,不知道蔡琰今天因为什么不开心了,伸手轻轻地捋着她的眉毛,想要将她皱着的眉毛揉顺了。
    “你累了,我就难过。”
    蔡琰心里一点逼数都没有,在这晋阳城里,他陈琛有资格说累吗?
    陈琛自己都知道自己不能喊累,他要是喊累的话,估计毛阶、老郭、荀攸等人的眼神就会盯过来了,盯着看看他到底是累在哪了。
    是在座位上打瞌睡打多了,坐姿不正而累?
    还是因为下班太早,回家的路上日头太大了把他晒累了?
    他现在回来满头大汗,衣服上有灰尘,只不过是刚刚追毛阶的时候摔了一跤,而且不怎么爱锻炼的他,体力也不算好,跑了一阵便有些气喘吁吁。
    他也是个奇人,身体已经受到过好处了,从黄巾阵营职牌之中得来的好处,理论上来说,只要勤加训练,就能够巩固住那些精华,能够让陈琛的身体素质完完全全地提升一个大档次。
    但是和那些勤奋到上天都嫉妒的奋斗型主角们比起来,陈琛简直就是一个可以让上天愤怒到想用雷劈死的家伙。
    他觉得练体太苦太累,又忙又耗费时间,把这个时间拿来谈恋爱他不香吗?
    所以就一直咸鱼着,别说练武场了,锻炼他都没锻炼过几回。
    毕竟他靠的是脑子吃饭,还有着可以保命的技能,这样已经足矣了。
    去找吕布单挑挣到五五开的称号,只不过是一次意淫而已。
    以他的智商,怎么可能想不到。
    如果自己成功地跟吕布五五开之后,那自己的战斗力就会被自动划到吕布那一档。
    然后因为自己的外貌看起来清秀柔弱得多,肯定会有人不信邪,来找自己单挑战斗。
    到时候且不说自己需要应付那些本来可以避免的挑战。
    另一方面,因为自己跟吕布五五开,别人跟自己五五开,所以别人跟吕布五五开,自己仿佛就成为了一个“跟吕布五五开”的认证机器,只要来自己这里刷一场,就能够获得跟吕布五五开的荣誉,那到时候来找自己麻烦的人肯定络绎不绝。
    他才不会干这种亏本事呢!
    就这样子的陈琛,蔡琰还会担心他会不会被累到?
    当然,恋爱脑的女孩子从来不会去考虑这些,她们的世界里只有自己眼中的那个人。
    “因为是你,所以哪怕身上少了一根寒毛,我都会难过的。”
    蔡琰幽幽地说出心声,却又像一只小猫一般温顺地接受着陈琛的安抚。
    夫君的手在自己的眉头的时候,她总觉得分外的安心,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和幸福。
    陈琛听到蔡琰用平淡的语气说着夸张的话,不知道该不该笑。
    只能将手从她的眉毛移动到她的头发,轻轻地把玩着她的头发。
    在蔡琰的帮助下换了副贴身的衣裳,陈琛和蔡琰回床上说悄悄话去了。
    当然,这个时候蔡琰还小,陈琛也不是真禽兽,他们说悄悄话也只不过就是一起靠着枕头聊一聊今天发生的事情。
    蔡琰日常在家里弹琴看书跟着陈妈妈学习一些知识,所以平日里主要都是陈琛在说。
    虽然现在没有以前的那些规矩,自己可以随意地上街出门了,但是如果没有陈琛陪着的话,蔡琰自己也懒得出门。
    当枷锁脱落下来的时候,她也发现自己的心里其实也已经被圈在了其中,从内心就没想着要走出去了。
    好在现在有陈琛陪着的时候,她也安心得多,没有束缚。
    不过今天陈琛还没有说完在他去上班的路上每天都会见的小公狗小黑怎么勾搭的它家隔壁的小母狗小花的故事,就被蔡琰给打断了。
    “有件事我觉得应该说一下。”
    蔡琰的眉头还是皱着的,她似乎有些害羞。
    不过陈琛就好这口,虽然两人年龄都不小,但是已经算是老夫老妻了。
    老夫老妻还能够保持这种新鲜羞涩的状态,其实陈琛还是很满意的,这也让他时常感慨蔡琰的性格是真的好,自己确实幸运。
    今日她这表情,有点像是......
    陈琛脸色一绿,总不能怀孕了吧?
    这表情像极了前世那些要跟男朋友坦白自己怀孕了的女孩子,可是自己这啥事都还没干呢!
    如果不是接吻也能够怀孕的话,那就只能说明......
    “啪!”
    陈琛给了自己一巴掌,自己这是在想些什么呢?
    “噌!”
    陈琛刚刚扇完自己,蔡琰几乎是同时将自己的职牌亮了出来,她有些诧异地看着陈琛,还有些心疼地摸了摸陈琛脸上的巴掌印,有些责备地念叨了他一句。
    “你这干嘛呢?突然扇自己。”
    “没事,你的职牌怎么了吗?”
    蔡琰的职牌亮起来是直接怼在了陈琛的脸上,陈琛之前倒是没有怎么见过蔡琰的职牌,因为日常用不到,似乎蔡琰说过她的职牌都是被动技能,所以亮不亮都一样。
    如今她的职牌怼在了陈琛眼前,陈琛才看得仔细了。
    很普通的紫色职牌,银质镶边,紫色四阶的职牌,蔡琰这个年龄其实已经很不错了,虽然吃了被动技能时刻都会获得经验的优势,但是蔡琰如今也才十来岁,也算是厉害了。
    突然亮职牌,陈琛不是很懂,但是他明白刚刚蔡琰所说的事情应该就是职牌的问题。
    “你感知一下我的职牌。”
    说完,蔡琰便红着脸,一头扎进了陈琛怀里,将脸埋在陈琛的胸膛之上,陈琛都能够感觉到她脸部的温热。
    怎么了?
    为什么如此小女儿姿态?
    陈琛释放出了自己的精神力,接触到了蔡琰的职牌,去感知她的职牌信息。
    当他感受到了其中一条信息之后,他的表情是极为精彩的,莫名奇妙的,他的脸上就出现了那种大家都懂得的笑容。
    (只要你也是lsp,那我们就是好朋友.jpg)
    看到这条信息之后,陈琛也明白了为什么蔡琰会是这个姿态了。
    因为她还没有经历过,而且在一起这么多年,陈琛也不信她没有幻想过。
    “原来如此,你在期待什么吗?”
    陈琛低下头,凑在蔡琰的耳畔轻声说道,他还刻意将声音放低。
    “嘭!”
    蔡琰猛地捶了陈琛的胸口一下,把头埋得更深了。
    “诶哟!”
    陈琛搂紧了蔡琰,表情假装痛苦,但是心里不知道乐成了什么样了。
    他在蔡琰的职牌之中看到的信息,其实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技能。
    而是一条羁绊。
    但是这条羁绊目前的效果是未知,因为还没有达成开启条件。
    这羁绊的开启条件,明晃晃地写着,要跟自己有夫妻之名,成夫妻之实,才能够开启,效果应该也是对自己和蔡琰的增幅。
    只不过这种风格的开启条件。
    陈琛都想要问一问老天爷了。
    到底陈闲是我亲爹,还是你是我亲爹?
    难道自己真的是天选之子?
    老天的干儿子?
    当然,这个家伙自然是不知道,其实这种羁绊的出现概率并不算低,很多知名的情侣都会拥有这种机会。
    产生夫妻羁绊的前提是两人能够琴瑟和鸣,心灵相通。
    他跟蔡琰这些年的相处,慢慢地孕育出了这个羁绊的。
    只不过别人相处这么多年,该干的都干了,所以一般都是羁绊一形成就激活,也就他们小两口形成了却是未激活状态。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