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书籍信息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隐藏 显示工具栏

44、寻找新的猎物

44、寻找新的猎物

    打开斗鱼APP,陈放进入自己的关注列表。
    但由于还是中午时分,她关注的大多数女主播都没在线,她们通常在下午或晚上流量较高的时间段播。
    于是,陈放滑到娱乐区,开始一个个地翻找起来,寻找着他的猎物。
    几分钟过去,陈放看中了两个身材和长相都处于上等的女主播,但看了眼她们的榜单,陈放有些退缩。
    一个叫荔枝的月榜的流水起码破百万,另一个叫绣绣的更吓人,五百万朝上,还是个满级满经验的大主播。
    陈放手中的五十万鱼翅砸下去,也不知道能不能约出来,如果她们是营业型的主播,那应该能。
    但就怕不是。
    陈放打算试试,他分别在这两个女主播的直播间刷了一根超火,成功地要到了微信。
    他直接发微信问荔枝,可以约吗?
    结果对方给他回了三个问号。
    陈放再直接一点,问10万鱼翅能不能来蓉城玩一天,结果荔枝直白地告诉他:
    “哥,我这里是绿色直播间啊,都是兄弟,别说那些哈……”
    好吧,话都这样说了,估计是没戏的。
    至少,10万鱼翅应该是没戏,如果陈放有足够的鱼翅,可以直接给她砸个100万鱼翅,先刷了,然后让她出来见面吃饭,她就算万般不愿,也只能含着泪出来。
    之后的事儿,就好操作了。
    以前无聊刷饭圈的时候,陈放就看到有大佬暴露过这种套路。
    另一个叫绣绣的女主播,是个舞蹈区的大主播,身材一级棒,长相的话有点网红脸,像韩娱中的那些明星,也不知道是不是动过刀。
    陈放只是想入个股,目的很单纯,又不是要娶她以后一起生活,看着觉得好看就行。
    多的东西他也懒得去刨根问底,不然想多了会发现所有妹子都是红粉骷髅。
    绣绣这边,陈放发微信表明自己的意思,对方的回话让他无言以对。
    “富二代,不缺钱,做直播只是娱乐~~”
    好吧,富二代。
    神特么的富二代,做直播只是娱乐,陈放要是信了,他就是个傻子。
    无非是觉得他虽然是皇帝,但号的等级不算高,没能力消费太多钱,瞧不上他罢了。
    如果他是120级的皇帝,甚至是幻神,那可能又是另外一番回答了。
    “一个个都这样是吧,给我等着,等哥的外挂等级再高点后,一定拿鱼翅狠狠砸在你们脸上,不让你俩心甘情愿叫爸爸,我特么陈字倒过来写!”
    陈放恨恨地想道,连续被拒绝,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戾气。
    不过,也只是一时内心的情绪宣泄罢了,很快他又恢复了冷静。
    以后能不能让她俩心甘情愿叫爸爸,赞且不提,现在的陈放层次不够,把目光投向那些大主播本就是个错误的选择。
    俗话说,没有那个实力,就少去装那个杯,显然,陈放刚才有些飘了。
    “算了,慢慢来,才得到外挂一个多月呢,时间还短,底蕴不够深厚,等时间久了,总有一天我会起飞的……现在,还是老实去找个凉凉女主播约吧。”
    陈放吐出一口气,继续像个没事儿的人一样,在娱乐区翻找着合适的猎物。
    “这个封面不错啊,进去看看。”
    不多久,陈放看到了一个封面极为动人的妹子,当即心头一动,连忙隐身点了进去。
    进去一看,视频中的女主播与封面上的相差不大,头发稠密乌黑,额头光洁白皙。
    但是,她最迷人的地方还是那双如黑宝石般亮的眼睛,那双火红的嘴唇,也是极为性感。
    五官十分精致,甚至有些妖媚的感觉,光看脸蛋,就觉得她是真的性感迷人。
    但是,一听她声音,又充满了可爱的娃娃音,而且不是装出来的,很自然的那种。
    看了不到半分钟,陈放的血液就有些沸腾了。
    他膨胀了!
    “拿下拿下,这个必须要拿下……”
    看了眼她的等级,不算太高,只有60级,与荔枝和绣绣差了很多。
    而且,陈放点入她的月榜看了看,发现月榜一才刷了不到三万块,总的月流水加起来,连十万块都不到。
    “今年这个七夕节,就靠你了。”
    陈放咧了咧嘴角,看着视频中正在直播的女主播,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
    唐小鲸坐在手机的摄像头前,与直播间的水友们聊着天。
    别看她脸上时不时会露出笑容,但其实她的心情不怎么好。
    因为,她的直播间很凉很凉。
    直播五个多月,升到60级,总流水一百多万,税后可以拿到五六十万,达到了平均月入十万的标准,这对很多主播来说,已经是她们的终极梦想了。
    但问题是,她和别的女主播不一样,她和公会签的合同,是那种心很大的合同。
    前期利用公会的资源,提升主播等级积累人气,然后再用人气效应,吸引更多的粉丝来为她刷礼物。
    她这60级的等级,其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公会帮她刷的。
    而这部分钱,是要全部退还给公会的,她一分都拿不到。
    所以,她直播近半年来,真实有效的流水,只有五六十万。
    而这五十六万的流水,因为和公会签的合同比较坑,所以真正能到她手里的钱,只有一成。
    其他的一半是斗鱼的,剩下的四成基本都以运营费的名义被公会扣下来了。
    其实,这也是因为她没火起来的缘故,如果火起来了,根据协议内容,月流水超过十万的部分,将与公会进行八二分成。
    假如能像荔枝和绣绣那样月流水百万以上,合同的限制,对她而言便微乎其微了。
    换句话来说,她直播五个多月以来,真正到手的钱满打满算不到六万块。
    平均下来,每个月一万块出头的样子,其实不算少了。
    但问题是生活在沪上这个经济发达的城市,月入过万连一套稍微好一点的房子都不敢去租。
    加上她又是个女生,化妆品和衣服包包这些东西需求量不小。
    所以,扣除日常生活的开销后,她每个月基本是月光状态,存不了钱。
    眼下,这个月已经快结束了,到今天,她的月流水还只有8万多块,不出意外的话,她这个月的收入与前面几个月不会有什么出入。
    这种直播生活,像是时间被锁死了一样,每个月不断重复,看不到任何出头的希望,这令唐小鲸满心的沮丧和颓废,导致最近天天失眠。
    甚至她一度怀疑,自己选择做直播,到底是不是个错误的选择。
    可是,她读的是大专,学历不高,倘若不做直播,去做别的工作,还不一定有直播这么高的工资。
    每每想到这里,她整个人便被一股浓郁的无力感所包裹,感觉自己的世界暗无天日。
    再这样下去,她感觉自己快得抑郁症了。
    摄像头前,唐小鲸整个人略显麻木和呆滞,但就在这时,一个金黄色的弹幕突然飘屏而过。
    “小姐姐看起来挺无聊啊,今天正好是七夕,约吗?”
    ……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