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658章 659.【霜雪落满头,相约到白首】一个甜甜的大结局

第658章 659.【霜雪落满头,相约到白首】一个甜甜的大结局

    
    转眼进了四月,京城天气渐渐热起来,孩子们都换上了单衣。
    果庄里的狼桃春上就种上了,前日宋氏带着孟静娴,陪周氏刘氏,还有孟静婉一块儿到护国寺上香,顺路拐去果庄瞧了瞧,果树和狼桃长势都不错。
    宋氏跟周氏刘氏提起,说她和姚大江打算带着孩子们回老家去瞧瞧,住上一段。当初来京城的时候,想过要住下,但真没想到一晃几年过去,都没能回趟老家。
    周氏一听上了心,回去跟宋老太爷商量,说要不这回跟着女儿女婿一块儿回老家看看?他们年纪大了,再往后回去就更不容易了。
    宋老太爷是早有这方面的心思,只是撇不下儿孙,一听就说成,去找宋强商量。
    于是这边姚家还没定,宋家先开了个家庭会议,马明一家也都被叫过来了。
    二老的意思是,反正他们是闲人,平日里也没什么事,他们俩跟着姚大江和宋氏回老家,去看看亲戚,住一段再一块儿回来,其他人该做什么做什么,不必管他们。
    宋强想了想说:“我跟思明他娘陪着爹娘回去一趟吧!让思明跟静婉留在京城。”
    周氏看向刘氏,刘氏笑着说:“娘,我也是早想回去瞧瞧的。虽说咱们老家穷,可出来好几年,还真是想得紧!我娘家虽然没啥人了,不过也该回去看看。”
    宋强和刘氏都没说的是,其实他们夫妻想回去看看宋思清。不论如何,那毕竟是他们一手养大的女儿。
    宋思明点头:“我看可以。小姑和姑父是出去游历的,回老家是顺路,先前听他们提过,到时候还要到北疆和别的地方去转转,这一年半载都不一定回来。爹娘陪着爷爷奶奶回去吧,倒也不必一定跟小姑姑父同行,不然他们总要惦记着照顾爷爷奶奶。”
    刘氏点头:“对,是这个理。大江和月容这些年也不容易,早说了想出去转转的,这事那事的又拖了两年,就别麻烦他们了。我们跟你们爷爷奶奶一块儿,不跟他们同行,让他们随意些。等到了老家,去上上坟,看看亲戚,住上一段,我们就回来了。我可舍不得家里这俩宝儿。”说的是孙子孙女。
    孟静婉看向宋思明:“相公,那咱们……”
    宋思明摇摇头:“我倒是想陪着爹娘和爷爷奶奶一块儿回去,静婉也能回娘家看看,不过若是秦玥打算离京,我怕是走不了的,而且孟家爷爷奶奶说了今年会过来京城。”
    “你忙,不用管我们。”宋强摇头。
    于是暂时这么定下来,等准备好了,宋强和刘氏将会陪着宋老太爷和周氏一同回乡。宋思明和孟静婉商议过后,决定让两个孩子也一块儿到他们的老家去看看,陪着老人家,省得他们惦念,到时候也能到孟家去瞧瞧。
    马明如今生意越做越大,是走不开的,而且他对老家真的没什么念想,一想到回去肯定又会被他爹娘弟弟妹妹缠上,不定再有什么糟心事,便说这回他就不回去了,他的儿女也都留在京城。
    翌日,刘氏专门过来姚家,跟宋氏知会一声。
    宋氏一听就说到时候定了日子一块儿走,刘氏笑说:“人多,就别凑堆儿了,在京城隔三差五都能见到的,也都还要回来。爹娘那边你们不必担心,有我跟你大哥照顾着呢,思明到时候会安排护卫下人跟着的。若是到了老家碰上,你再回老家的娘家,咱们就能见着了。”
    宋氏听刘氏这么说,便也没有再坚持,只说日子定下后跟她说一声。
    这日秦玥下朝回来,全家人齐聚,都在等他了。
    “老爹,姥姥姥爷带我们出去玩儿,问你去不去?”平儿开口问秦玥。
    秦玥在姚瑶身旁坐下,端起茶杯,喝了两口放下,笑着说:“现在怎么定的?都谁要去?”
    姚大江说,他跟宋氏,带着姚景泽和小乖两个小的,还有平儿安儿和阿福,武诚和姚珊陪着他们去。
    魏宇泽最近在忙着水利工程的事,走不开。姚思贤和孟静娴才成亲,而且孟家二老说了过段日子要上京城来,因此他们这回也不去。
    赵康安如今在魏宇泽手下做事,跟姚玫商量过后,他们夫妻俩也不打算离开京城,因为赵大年年纪大了,经不起长途跋涉,到时候也不能跟着去北疆玩儿。
    而李郎中年轻时候该去的不该去的地方都去过了,如今喜欢安逸的日子,能躺着不坐着,能坐着不站着,对出去玩儿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没什么兴趣,只是舍不得孩子们,说让他们都早点回来。
    林凡已经跟林放和林颂贤祖孙三人一块儿出去游历过一次,这次早就说了,他要当向导同去。
    林松屾倒是想去,都说好他跟温雨薇带着孩子一块儿,结果前几日发现温雨薇又怀上二胎了,这下走不了了。
    因此,家里其他人去不去的,都已经定了,只剩下秦玥和姚瑶两人。武诚和姚珊是确定要去,因此并不需要秦玥跟着保护,他们去不去都没有关系。
    听姚大江说完,秦玥转头问姚瑶:“阿瑶你说呢?”
    姚瑶很随意地说:“看你吧。爹娘已经答应这些小家伙,今年要在北疆过年,让他们尽情玩雪滑冰,怕是明年才能回来。你这个当皇帝的,一走就是一年,不太好吧?”
    “若是我不能去,阿瑶你留下陪我?”秦玥问。
    平儿开口说:“娘说了一起去的!老爹你好好当皇帝就好了!”
    秦玥一听这话,长臂一伸把平儿抓过来,放在腿上,对着他的屁股拍了几下:“臭儿子,找打是不是?”
    下一刻,姚大江和宋氏都冲过来,把平儿抱回去,姚大江皱眉说:“好好说话,怎么还动手了?”
    李郎中没好气地说:“你这小子,当皇帝了不起啊?小乖乖是让你打的?你过来,看我不揍你!”
    平儿坐在姚大江怀中,摇摇头说:“姥姥,姥爷,师公,我不疼,我老爹就是虚张声势而已。”
    “看我家小乖乖多懂事,还帮你说话!”李郎中瞪了秦玥一眼。
    秦玥瞬间成为众矢之的,抬手摸了摸鼻子,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那个,宣布一件事啊,这次出去玩儿,我是要去的,不过平儿不能去,因为我已经把传位诏书拟好了,明日他就是大盛国新的皇帝!”话落,秦玥看着平儿,笑容灿烂,“儿子,你好好当皇帝就好了!”又把刚刚平儿说的话还给他了。
    “别开这种玩笑。”宋氏皱眉,“这不是小事,岂能儿戏?”
    “娘,这怎么是儿戏呢?他是我唯一的儿子,皇位传给他,天经地义。你们不都天天夸他聪明又懂事,正好,让他早点适应一下怎么当皇帝,他的表舅和叔叔们会从旁辅佐的,不必担心。”秦玥一本正经地说。
    姚大江神色不认同:“别闹,孩子还小,你的事不要往他身上推!”
    “儿子,你敢不敢当皇帝?”秦玥问平儿。
    李郎中起身过来,捶了秦玥一下:“你这小子,真是不揍不行了!说的是人话吗?小乖乖才多大,你就让他当皇帝?你自己跑出去玩儿?有你这么当爹的吗?”
    平儿眨了眨眼睛,看着秦玥被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反对攻击,默默地露出了一抹笑。
    “行吧,我坦白,刚刚全都是开玩笑的,没有什么传位诏书。”秦玥叹了一口气说,“虽然我想过这件事,不过毕竟我这么疼儿子,不会给他这么大压力的。”
    平儿闻言,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他家老爹真的真的真的太幼稚了!
    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过之后还是传到了温兆筠和秦谡耳中,连带着秦非白一起,轮番过来找秦玥,严肃谈话,就一个意思,他要是敢在平儿成年之前,把皇位扔给平儿,自己跑了,就把他逐出家门,断绝关系!
    秦玥表示,自从有了儿子,他就再也不是长辈眼中需要疼爱的宝宝了,伤心……
    话说回来,关于出去玩儿这件事,秦玥一时也没有定,说让其他人只管准备着,他再考虑一下。
    不过安儿撒娇说希望爹爹娘亲一起去,秦玥得到了一点安慰,觉得还是小棉袄最贴心。
    宋家人先行一步,离开了京城,姚大江和宋氏过去送,说等到了老家再见。
    四月十五是姚家人定下的出行之日,车马行李都已经准备妥当了。直到四月十四这天,秦玥才说,他跟姚瑶这次就不去了。
    当时,大家都很淡定。姚大江说了一句:“也好,你留下好好当皇帝,瑶儿陪着你,不必担心我们。”
    翌日,姚家一行人就出发了。除了姚大江和宋氏,以及武诚和姚珊之外,还有大大小小六个孩子,最小的是安儿,最大的是林凡。人不算多,能骑马的都没有坐车,热热闹闹的,一路欢声笑语出了京城。
    秦玥和姚瑶把他们送到了城外,归期不定,至少今年应该不会回来了。
    往日里总是很热闹的姚家这下突然清静下来了。只剩下赵大年和赵康安姚玫带着小静静,还有李郎中,姚思贤和孟静娴,以及秦玥和姚瑶。
    当夜临睡前,姚瑶笑说:“我本来以为你定是想同去的。”
    秦玥笑了:“难得爹娘孩子都不在,咱们俩搬到宫里去住吧!”
    姚瑶愣了一下:“你怎么突然想住宫里了?”
    “真正体会一下当皇帝皇后的感觉。”秦玥半开玩笑地说。
    姚瑶当然没什么意见,家里也没什么需要他们照顾的人,姚思贤和孟静娴小夫妻甜甜蜜蜜的,在姚大江和宋氏走后,说要搬去他们的小宅子住一段,明日就走了。李郎中跟着姚玫一家,只要让他吃好喝好,就什么事都没有。
    于是,翌日一早,秦玥和姚瑶收拾了一些东西,跟姚玫说了一声,两人就搬去宫里了。
    到宫里姚瑶才知道,秦玥竟然偷偷安排人重新建造了一座宫殿,不必住别人住过的地方。
    宫殿里的一切都是秦玥亲自设计摆设的,姚瑶很喜欢,还有个小厨房,里面厨具应有尽有,有下人,但基本不会出现在他们面前。
    说是体会皇上皇后的生活,其实秦玥只是想换个清静的地方,跟姚瑶过二人世界。
    姚大江和宋氏一行,在五月中旬回到了故乡。
    宋家人比他们出发得早,路上走得也比他们快,已经回来半个月了。
    二老去看望了老家的亲戚,上了坟。宋强和刘氏瞒着二老,找一天去了金水镇,到宋思清的坟前去烧了香。宋思明和孟静婉的儿女中间被送到孟家去住了几日。
    总共他们在清源县待了不到一个月,就又出发回京城去了。原是想多住些日子的,可是回来之后发现,有些东西毕竟是变了。见到的亲戚,要么唯唯诺诺,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敞开心扉说话,要么就是哭穷的,想要让家里孩子跟着去京城享福的,说是让宋家随便使唤,但宋家二老哪里不知道那些亲戚真正的心思?一来二去的,他们也不想多留,免得再伤了和气。
    对孩子们来说,青山村是个处处新奇的地方,但对姚大江和宋氏来说,这里承载着他们半生的回忆,时隔许久再回来,一时感慨良多。
    住回熟悉的家里,身边有儿孙相伴,姚大江和宋氏当夜躺在床上,忍不住追忆往昔,不知不觉竟聊到了天亮。
    武诚一大早带着孩子们到后山去看日出,唯一的女娃娃安儿一直趴在林凡背上昏昏欲睡,男孩子都争先恐后地往上跑,比赛着不想落到后面去,山林中满是欢声笑语。
    到了山顶,林凡把安儿叫醒,孩子们看到旭日初升,都欢呼起来。
    下面家里,姚大江和宋氏都听到了山上传来孩子们的笑声。
    下山之后,孩子们排着队到厨房去洗手,然后在清晨的暖阳微风中,围坐在院中石桌旁吃早饭。
    “凡哥哥,我不吃蛋黄。”安儿对着林凡给她剥好的鸡蛋摇摇头。
    林凡把鸡蛋掰开,蛋黄自己留着,蛋白放在安儿的小碗里,笑着说:“吃吧。”又把自己的鸡蛋蛋白剥了,也给安儿。
    平儿默默地看了一眼,他喜欢吃蛋黄,以前他家妹妹吃鸡蛋,蛋黄都是给他的,自从林凡哥哥跟他们在一块儿,他家妹妹都不怎么粘着他了……
    吃过早饭,宋氏和姚珊挎着篮子,找出家里以前的小背篓,每个孩子背一个,带着他们到后山摘野菜去,说中午用他们亲手摘的野菜包饺子吃。
    而姚大江和武诚以及林凡三人也上山去,拿着弓箭去打猎。
    收获满满地回来,宋氏和姚珊在准备包饺子,林凡带头,孩子们一块儿到小溪边去玩水。
    一开始说了水凉,只在上面玩儿的,结果林凡一个不注意,安儿已经跳进去了,还撩了水往小乖身上泼。
    很快,小溪里就多了几只湿漉漉的小家伙,原本大一点的林凡和姚景泽不打算下去的,不过最后也被拽下去了。
    饺子下锅,宋氏让姚大江出去,把孩子们从小溪里一个一个捞出来,带回家来,烧好了热水,男孩子一个屋,姚珊带着安儿,去给他们泡泡热水澡,省得染了风寒。
    孩子们洗过澡,穿上干净衣裳,白白胖胖的饺子出锅,山鸡炖蘑菇也好了。
    最新鲜的野菜和鸡蛋一起做的馅儿,没有加多少调味料,鲜美清新。因为是孩子自己摘的野菜,连原来不爱吃素的安儿都吃了不少。山鸡炖蘑菇汤浓味美,两只鸡腿本来要给孩子分的,但是孩子们一致决定,让姚大江和宋氏吃。
    姚大江和宋氏心中都暖暖的甜甜的,觉得自家娃娃们都真是贴心又孝顺。
    村子里比京城好玩儿的地方可多了,只后面的山上,孩子们就玩不够。本来应该是男孩子更喜欢这些,但安儿也喜欢,她喜欢在山里捉虫子玩儿,这个特殊的爱好让平儿决定这段时间离他家亲爱的妹妹远一点,反正林凡哥哥不介意,就让林凡哥哥陪着她捉虫子去吧。
    姚大江还挑了风和日丽的一天,把家里原先秦玥做的船拉到河边去,带着孩子们划船去。虽然那船不大,不过只姚大江和孩子们上去的话,倒也没问题,再上一个大人就够呛了。
    玩了一圈儿,孩子们意犹未尽,不肯回来,武诚替了姚大江,带着孩子们划船往远处去玩儿。
    宋氏追过来,叫住他们,送来了吃食让带上,怕他们玩着饿了。33听书 www.33tingshu.com
    结果一直到快天黑,武诚才带着几个湿漉漉的孩子回来,宋氏很想揍他一顿,因为他划船到了浅滩的地方,竟然带着几个男娃到河里游泳捉鱼去了。
    宋氏觉得这太危险了,幸亏没出事。姚珊拧了武诚好几下,武诚乐呵呵地把他们的收获给姚大江和宋氏看,是他和林凡姚景泽在河里捉来的肥美的鲤鱼。
    晚饭都做好了,孩子们都说想吃鱼,姚大江和宋氏自然没有不答应的。姚大江很快把鱼杀好,宋氏先煎后炖,两条做了鱼汤,还做了一小盆香喷喷的炸鱼块,孩子们一个个吃得满手都是油,吃完又喝了鲜美的鱼汤。
    出门前宋氏就跟姚大江说好了,这次是带着孩子们出来玩儿的,不要再拘着他们念书写字,不急在这一年半载的。
    因此孩子们在村子里过得别提多开心了,天天都疯跑着玩儿,没几天,原来白白嫩嫩的孩子皮肤都晒黑了一点,不过宋氏笑说没关系,等过个冬天就又白回来了,开心最重要。
    村子里的人知道姚家有人回来了,不过没人敢往他们跟前凑,倒也落得清静。期间姚大江带着武诚去镇上采购,碰上了张大柱,老朋友再见聊了许久,后来于氏专门回来找宋氏,又坐一块儿聊了半天。
    有一天姚大江和宋氏带着孩子们到灵山寺去,灵山寺的住持把他戴了多年的一串菩提珠赠送给了平儿。宋氏让平儿好好收着,不要弄丢了。
    回来的时候,姚珊说那老和尚许是猜到了平儿的身份,但武诚却说,那老和尚或许真慧眼如炬,看出平儿有真龙之相。
    平儿对此表示很淡定,只是觉得那串珠子挺不错的,他喜欢收藏奇石和奇怪的木头。
    如此,在青山村开开心心地过了两个月之后,姚大江和宋氏一行才离开青山村,再次出发,往北而行。计划是一路走一路玩儿,走得会比较慢,等过年前赶到原北疆都城盛远城,在那边过年,体会一下不同的风土人情,今年就不回来了。这也是孩子们去年就一直在说的,想冬季到北疆去玩儿,答应了孩子们今年让他们玩个够。
    却说京城皇宫里,秦玥和姚瑶在姚大江和宋氏带着孩子们离开的次日就搬到了宫里住。
    两人在宫中的一天是这样过的。
    一早秦玥没有吵醒姚瑶,起来去做早饭,做好早饭后,叫姚瑶起来,两人一块儿吃饭,吃完之后秦玥去上朝,姚瑶到皇宫演武场去晨练。
    下朝之后,秦玥去找姚瑶,两人一块儿到皇宫藏书阁去。各自挑两本想看的书,拿着到藏书阁顶楼,在窗边相对而坐,摆好茶点,沐浴着阳光,各自看书,度过惬意又充实的上午。
    到午时,两人离开藏书阁,路上分享一下从书中看到的有趣的东西。有时候他们两人一起下厨做饭,做好之后带去御花园,坐在湖边凉亭里,欣赏着美景,品尝着美食。有时候是宫里准备的饭菜,也摆在御花园的凉亭里,这是他们吃午饭固定的地方。
    下晌两人有时候继续到藏书阁去看书,有时候到秦玥在宫里的工作坊里面去,秦玥做木工,姚瑶画图,做一些新奇的小玩意儿出来,有的是纯粹玩乐用的,有的是姚瑶想到的一些农具的改良。秦玥亲手做出来,并且试过之后,觉得没问题,会交给下面的官员去全国推广。
    每日晚饭两人都是亲手做的。暮色四合时,厨房里烧着火,锅里冒着热气,做几道家常小菜,炖个香浓的汤,包饺子,做面条,蒸包子,疙瘩汤,炸油饼,换着花样,怎么吃都不会腻,即便在这深宫之中,也满满的生活气息。
    两人偶尔突发奇想,会创造一些新菜。有时候很成功,有时候就变成了黑暗料理。
    宫里有活水温泉,秦玥让人引到了他和姚瑶住的宫殿,夜里两人偶尔一起泡泡温泉,更多的时候还是老样子,临睡前一块儿下棋。
    姚瑶有天不想下棋了,跟秦玥提议,他们一起画画吧。
    秦玥问画什么,姚瑶想了想说,画一本就像她之前给孩子画的西游记那样的连环画,用画来讲故事。
    秦玥来了兴致,问姚瑶想讲什么故事。
    姚瑶笑着说,就画他们自己呗!
    于是,夫妻俩每天夜里临睡前就开始搞创作。一开始是两人各自画他们遇见彼此之前的人生故事,姚瑶说要尽量写实,不管好的坏的,只要不曾忘却的,都值得记录。
    在这中间,两人约好不要互相偷看或交流,等这部分画完了再一起分享。
    这个阶段花了他们大半个月的时间,因为这是用来打发时间的,只每天晚上画半个时辰到一个时辰的时间。
    这天晚上,两人交换分享这段时间的成果,也是再一次用一种独特的方式分享他们遇见彼此之前的人生。
    秦玥看姚瑶的,眉头一开始皱得紧紧的,因为里面有不少姚瑶是个痴儿,被堂兄欺负,被人辱骂的内容,虽然更多的是他们一家人在姚家老宅那群吸血鬼的压迫之下,日子虽然很苦,但每个人都关心彼此,直到分家,在破败的茅草屋里挤在一起畅想未来,一个鸡蛋分两半,还要让着吃,买了鸡腿回来小妹的欢欣雀跃,赚到第一笔钱的惊喜。
    姚瑶看秦玥的,也皱着眉头。秦玥对他有记忆开始的生活,画出来的那些画面中,很多时候他都像个旁观者。看着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依偎在他们的娘身边撒娇,严厉的父亲抱着妹妹,他站在树后面默默地看着。慈爱的祖父却总是对他说,要时时刻刻努力读书练武,要争气。不过里面也有一些小时候秦玥叛逆的趣事,譬如温兆筠到如今都时不时提起的,秦玥幼时曾把他养的鱼都捞出来晒成了小鱼干,甚至还有秦谡转身,秦玥在他背后做鬼脸的画。
    两人同时看完,相视一笑。
    秦玥放下手中的册子,伸手,姚瑶靠了过来,秦玥抱住她,轻抚了一下她的头发。
    姚瑶笑着说:“原来你小时候也挺可爱的嘛!”
    “现在难道不可爱吗?”秦玥目光灼灼地看着姚瑶。
    姚瑶眨了眨眼睛:“这个……”
    秦玥抱起姚瑶朝着温泉间走去,打算来个鸳鸯浴,好好“修理”一下姚瑶,看她能不能体会到他的可爱。
    第二天夜里,就进入下个阶段,开始共同创作了。
    这比前面更加有意思了,因为两人说好各自画同一件事,谁画得好用谁的,而在这个过程中,可以非常直观地看到共同经历过的事情中,他们对彼此的记忆影像。
    只他们初相遇那日的画面,两人都画完之后,就发现差异很大。
    姚瑶眼中第一次见到的秦玥,身材颀长,虽然衣衫褴褛,满身灰土,额头还有伤,但那双眸子澄澈透亮,很是漂亮。而姚瑶画的自己,坐在牛车上,是个一脸稚嫩的乡野小丫头。
    秦玥画的就不同了。他画中初相遇的自己,真真是狼狈得很,脏兮兮的都看不清容貌,但他画中的姚瑶,眉眼精致,笑颜如花,可爱又漂亮,像个小仙女一样,甚至记得那日姚瑶穿的衣服的细节,都画得分毫不差。
    两人放到一块儿比着一看,忍不住都笑了。
    “阿瑶,原来第一次见面,我那么狼狈,你都看出我长得好看了。”秦玥眸光亮晶晶的。姚瑶画中的他气质不凡,他真的有点意外,因为他认为自己当时是此生最狼狈潦倒的时候。
    姚瑶笑着说:“原来你第一次见我,觉得我这么漂亮啊,明明当时我就是个长得还行的小村姑。”
    秦玥摇头:“不,比这还漂亮,我画不出来,真的。”
    本来说好谁画得好就用谁的装订成最后的纪念册,不过画了第一幅之后,两人就发现,这根本不是画得好不好的问题,是他们共同经历的事情在彼此眼中也有差异,这是个很有趣的发现,两人的画一块儿留下来,对比着看更有意思。
    于是,接下来,每天夜里,两人各自画一幅画,讲述过去共同经历的一个故事。明明说好画的都是同一件事,但总是有大大小小的差异,然后就开始玩儿找不同的游戏。
    但相同的是,秦玥的画里面,大部分时候,他的眼睛都追随着姚瑶,画中最美丽的永远都是姚瑶,那就是他眼中真实的印象。
    而姚瑶的画里面,真实地记录了她对秦玥从初见到后来心情的转变。相同的是,从头到尾,不管她如何看待跟秦玥的关系,她始终都觉得秦玥真的很帅,气质特别好,不管是秦玥在烧火的时候,切菜的时候,杀猪的时候,做木工的时候,放牛的时候,打猎的时候,姚瑶笔下的他永远都带着骨子里透出的清贵从容,这也是她对秦玥真实的印象。
    当然,两人看过彼此的画,都是欢喜的。因为他们更加直观地看到了一路走来他们在对方眼中的模样,都比自己认为的自己更美好,而这本身,就是一件幸福又美妙的事情。
    起初姚瑶不过是因为那日突然不想下棋,想找个别的事情做,又正好看到了她给孩子画的连环画,所以突发奇想的一个提议。
    结果两个人因为这个小小的提议,用了三个月的夜晚,一块儿完成了一场奇妙的回忆之旅。
    这件事当然不会结束,因为他们共同的生活一直还在继续,共同的回忆会不停地增加。
    不过经过这三个月,两人像是把过往那些年的人生重新过了一遍一样,而且这一遍他们的人生中主角只有他们两个人,不管是对过去的经历,还是对彼此的感情,都有了新的体悟。
    中秋节秦玥和姚瑶回家里,今年没往年那么热闹,李郎中总在念叨着孩子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回来,虽然他明明知道,孩子们走的时候都说了今年不回来。姚瑶看出李郎中因为太想念孩子们,已经后悔没有跟着一起去了,也没有点破。
    期间果庄里的狼桃,各种果子,还有家里葡萄园的葡萄熟了,秦玥和姚瑶都叫上了在京城的亲友过去采摘,也说了他们自己可以随时去。
    中秋节那日,桌上有道菜,是炖的鱼,鱼是秦玥和姚瑶亲自从果庄荷塘里捞的,很鲜美,结果姚思贤给孟静娴盛了一碗热腾腾的鱼汤,刚放到她面前,她就犯了恶心。
    姚瑶一把脉,孟静娴这是有喜了,已经一个多月了。
    佳节加喜,姚思贤和孟静娴都很开心,而且孟家人来信,说过了中秋节,天气转凉,孟静娴的祖父祖母要来京城住,今年过年都不回去了,就在更温暖的京城过冬。
    中秋节夜里,秦玥和姚瑶回到皇宫,到御花园去赏月饮酒。
    姚瑶酒量挺好的,这一夜也没喝多少,竟有些微醺,最后是被秦玥抱回去的。
    第二天,姚瑶醒来的时候,已是天光大亮,秦玥不在身边,桌上放着温热的饭菜。
    姚瑶吃过饭,秦玥下朝回来了,笑着拉姚瑶起来:“收拾一下,我们准备出发。”
    姚瑶愣了一下:“出发?去哪里?”
    “到北疆去看雪。”秦玥笑容满面地说。
    “啊?你不是说今年不去了吗?”姚瑶觉得有点突然。
    秦玥摇头:“我可没说过今年不去,我只是说不跟爹娘和孩子同行,但我答应了孩子们,今年陪他们在北疆过年的,岂能食言?咱们现在出发,也不必着急,时间还很充裕,过年之前能赶到。”
    “朝中没事吗?”姚瑶问。
    “没事,思明摄政,我今日早朝已经宣布了接下来要到北边儿去微服私访,归期未定,他们都没有意见。”秦玥说。
    姚瑶笑着说:“谁敢有意见?你早就打算好了,故意不说,是要给我惊喜吗?”
    秦玥点头:“我记得阿瑶你曾说过,想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就是现在了。接下来什么都不必管,我们走。”
    姚瑶不由期待起来,两人很快收拾好了行李,秦玥已经准备好了马匹,连要带着的干粮都偷偷准备好了,且跟姚玫打过招呼,跟秦家那边也说过了。
    京城大街上,两匹马飞驰而过,有人揉了揉眼睛,问身边的人:“我是不是眼花了?刚刚过去的,不是皇……”
    秦玥和姚瑶策马出了京城,往北而行。
    去年两人出来,是追着夏焱前去清除余孽,有目的的,这次没有任何必须做的事情,心情很轻松,随心所欲,想走便走,想停便停,看看风景,品尝美食,空旷无人的地方一块儿赛个马,兴致来了打个架,切磋一下武功。
    夜里两人写他们的游记,这趟出来,游记定的规则不是画画,而是秦玥提议的,作诗。
    于是,每天夜里临睡前,姚瑶看着秦玥作的诗,都由衷赞美她家相公的文采。而秦玥看着姚瑶写的越来越搞笑的打油诗,觉得可爱死了。姚瑶表示,水平有限,已经尽力。
    两人一路走一路玩儿,虽然骑马,但也并不是很快。
    路过清源县的时候,又专门回村里住了两日。秦玥心血来潮,大半夜拉着姚瑶出门,穿过村子,到村口他们初遇的地方去赏月,结果天公不做美,偏偏那天夜里没有看到月亮。
    回去之后,看秦玥有些遗憾,姚瑶写了一首诗给他,题目叫做《赏玥》,写的是他们的初见,她的视角,赏的是秦玥。
    秦玥瞬间无比开心,盛赞姚瑶这首诗做得极有水平,非常出彩,他打算回去装裱起来,挂在他们房间里,以后就能跟孩子们,以及孩子的孩子们讲讲,姚瑶是怎么对他一见钟情的。
    姚瑶表示,这男人尾巴要翘到天上去了。不过确实,第一次见面她就觉得秦玥很好看,这是真的。
    两人再次出发,越往北,天气越冷,已经入冬了。
    不过今年北疆各处虽然如往年一样寒冷,但雪来得比往年晚一些。往年有时候十月上旬就开始下雪了,今年秦玥和姚瑶一路走,将近腊月,快到盛远城的时候,初雪都还没来。
    策马进盛远城,是一日傍晚时分,天气寒冷,路上没什么行人,姚瑶披着一个银狐披风,戴着兜帽,只露出巴掌大的小脸儿。
    秦玥笑说:“北疆今年若是不下雪,咱们家宝宝该哭了。”
    秦玥话落,感觉脸上凉凉的,仰头,就见雪花从空中纷纷扬扬洒落下来。
    姚瑶神色欣喜:“终于下雪了!”
    今年北疆的初雪来得晚,但很急,很快就变成了鹅毛大雪。
    秦玥和姚瑶在雪中策马行至他们那年来北疆玩儿买下的那座小宅子前,翻身下马,大门虚掩着。
    秦玥推开门,牵着姚瑶的手走进去,远远地就听到了孩子们欢呼雀跃的声音。
    两人相视一笑,秦玥伸手为姚瑶拂去头顶的雪花,姚瑶踮起脚尖,凑过去,在秦玥唇角轻吻了一下,伸手抱住他,语带笑意:“霜雪落满头,你接下一句。”
    秦玥在姚瑶额头落下一吻,目光灼灼:“相约到白首。”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