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天刑纪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但求死战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但求死战

    城东的高墙之上,五人坐在一起。
    为首之人,自然便是无咎,虽然没有露出真容,却显示了他真实的修为。龙鹊与夫道子、仲权、章元子,理所当然的陪坐两旁。
    齐久与羌夷、毋良子、鲁仲尼,忙于看守阵法,又时不时的回头一瞥,各自的神色莫名。
    天光已然大亮,却被阵法遮挡,看不见日头,也看不见城外的虚实。而就此居高俯瞰,城内的情景尽收眼底。
    成片的废墟之间,家族弟子来来往往,或是修葺房舍,或是收敛尸骸。弥漫的烟尘中,充斥着凌乱的杀机与浓重的血腥。
    自从昨夜偷袭失手之后,玉神界的攻势突然停了下来。各家高人终于缓了口气,侥幸之余,趁机加固城防,修复破损的阵法。至于某人的“孤城难守”之说与主动出击的提议,则是搁置一旁。
    “昨夜着实凶险,夏鼎城几近陷落……”
    “不过短短一日,数千晚辈弟子惨死……”
    “照此下去,十数万众,撑不了几时……”
    “且不管他,一旦城破,你我撒手离去便是……”
    龙鹊与夫道子发着牢骚,仲权与章元子点头附和。彼此同为玉神殿弟子,也算有段渊源,如今又跟随某人,彼此相处融洽。而某人却不吭声,独自默默出神。龙鹊与夫道子换了个眼色,传音又道——
    “无先生,缘何闷闷不乐?之前你显露修为,吓我一跳呢。正当大乱,岂敢莽撞……”
    无咎的神色如旧,轻声自语——
    “人微言轻啊!”
    龙鹊不解。
    夫道子却点了点头,会意道:“无先生的计策,或也可行,而在各家高人看来,无异于铤而走险。”
    无咎显露修为,虽说是迫不得已,却也并非莽撞。始终假冒玉神殿的飞仙弟子,不免惹来原界的猜疑与轻视。他唯有表明自家的存在,方能逼迫各家高人听从他的劝说。再一个,他早晚要现出真身,不妨先行试探,以便临机应变。怎奈丰亨子依然心存侥幸,而玉真人那家伙也惧怕刑天的强大。
    “诸位……”
    无咎略作沉吟,缓缓说道:“一旦城破,原界难逃覆灭的厄运。你我固然能够逃脱,却要迎来刑天与九郡的围剿追杀。与其惶惶不可终日,何不就此大干一场呢?”
    四位同伴,沉默不语。
    无咎淡淡一笑,又道:“只要夏鼎城立于不败之地,必然惊动玉神尊者。也唯有逼迫那个老儿现身,眼前的困境方能迎来转机。试想……”他伸手揪着胡须,接着说道:“面对死伤惨重,且又疯狂拼命的原界家族,以及各家的质问,玉虚子又将怎样?他要么杀光十数万众,要么道出元会量劫的实情而以示安抚。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四位同伴,面面相觑。
    龙鹊似乎感同身受,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无先生的心狠手辣,名不虚传……”
    “放屁!”
    无咎轻叱一声,分说道:“这不过是玉真人的企图,为我因势利导罢了。如若不然,原界的十数万弟子难逃此劫!”
    “玉神界连番受挫,夏鼎城应该无忧……”
    龙鹊的话音未落,护城大阵的穹顶突然绽开光芒涟漪。随即雷声隆隆,尚在忙碌中的夏鼎城再次混乱起来。
    “敌袭……”
    “加持阵法……”
    “各家戒备……”
    龙鹊不及多说,急忙跳起身来。而夫道子、仲权、章元子,也随着他凝神观望。
    随着阵法的光芒变幻,城外的情形若隐若现。
    只见千丈之外的湖面上,多了一座小岛。无数的人影从岛上飞起,直奔夏鼎城扑来。与此同时,两块巨大的石头从天而降。
    龙鹊诧然失声——
    “怕不有两万之众,想必是狻猊郡的高手驰援而来,三郡合力之下,夏鼎城危矣……”
    “轰——”
    一块数百丈大小的巨石,猛然砸在阵法之上,随即轰鸣震耳,阵法“喀喀”作响。
    各家高人不敢怠慢,从四面八方飞向半空,而尚未全力防御,又一块巨石轰然落下。只听“喀嚓”一声,不堪重负的阵法竟被砸开一个数丈粗细的豁口。几头猛兽,趁机直奔豁口扑来。
    “封堵阵法……”
    随着丰亨子的一声令下,万千家族弟子齐齐出手。疯狂的法力冲天而起,刚刚穿过豁口的猛兽顿时被迅猛如涛的杀机撕成粉碎。
    而豁口之外,一道巨大的金色斧影趁虚而下。
    “合力御敌……”
    “轰——”
    又一声巨响炸开,反噬的法力怒如狂飙般的狂泻而下。
    各家天仙高人首当其冲,顿时摇摇欲坠。而城中的众多晚辈弟子更为不堪,不是口吐热血,扑倒在地,便是肉身崩溃,化作废墟泥尘。
    四周的高墙之上,各家地仙弟子同样未能幸免,各自坐立不住,翻滚混乱一团。
    龙鹊、夫道子等飞仙高人,也禁不住后退躲避。
    唯有无咎站在原地,稳如磐石,却双眉斜挑,眸中寒光闪烁。
    此时此刻,各家高人无不脸色大变。
    只见阵法穹顶的豁口,已变成十余丈粗细。而那巨大的金色斧影,再次凝聚成形而蓄势待发。残破的护城大阵,随时都将彻底崩溃。而一旦城防失守,十数万家族弟子的厄运就此注定。
    “尊使,诸位道友……”
    丰亨子焦虑万分,左右张望。
    无论是尊使玉真人,还是各家的家主,皆不知所措。封堵阵法的豁口,倒也不难,而挡不住刑天的强攻,一切都是枉然。
    而不过转念之间,巨斧呼啸而下。
    丰亨子已无暇多想,嘶吼道——
    “我原界生死存亡,在此一战!”
    他飞身往上,双手齐出。各家高人不敢怠慢,紧随其后。即使玉真人,也全力以赴。
    “轰——”
    轰鸣声中,金色斧影倒卷。十余丈粗细的豁口,又大了几分。更为迅猛的反噬之力,惊涛骇浪般的冲向夏鼎城。
    但见墙倒屋塌,烟尘震荡,血肉横飞,惨叫声四起。
    与此同时,有人撕心裂肺般的喊道——
    “伯父,孤城难守啊,当逆袭反击,否则原界必亡……”
    丰亨子犹在半空盘旋,循声看去——
    “齐桓……”
    一片废墟中,颤巍巍冒出一道人影,可不就是齐桓的相貌,却神态虚弱,满身灰尘,显得可怜兮兮而又狼狈不堪。浅而易见,他尚在闭关,谁料墙倒屋塌,差点被砸个半死。
    而丰亨子却没有心思理会他的远房侄子,猛然想起一人。
    “北山……”
    “本人在此!”
    与之瞬间,城东的高墙之上,有人踏空而起,正是忍耐多时的无咎。只见他睥睨左右,沉声喝道:“我原界存亡,千钧一发,当死地求生,舍身卫道。龙鹊、夫道子、仲权、章元子、羌夷、毋良子、鲁仲尼,随我杀出城外。”
    龙鹊与夫道子、仲权、章元子换了个眼色,一咬牙飞上半空。羌夷稍作迟疑,也只得跟着众人飞身而起。
    却听无咎又道——
    “丰家主、朴家主,敢否求死一战?”
    事到如今,再无退路。而万众瞩目之下,又岂容示弱。
    丰亨子须发飞扬,扬声道:“有何不敢……”
    便于此时,那令人恐惧的金色斧影又一次狠狠劈向阵法的豁口。
    而无咎去势不停,催促道:“两位家主切莫退缩,走啦——”
    他身形一闪,直奔阵法的豁口。
    丰亨子似乎已察觉不妙,却又不敢耽搁,他猛挥大袖,与朴采子飞遁直上。
    龙鹊等七位飞仙高人,也拼了命般的往上扑去。
    不过转瞬之间,横穿豁口而过。
    巨大的斧影,恰好带着山呼海啸之势迎头劈来。
    丰亨子与朴采子正要躲避,却听“嘣、嘣、嘣”连声弓弦炸响,紧接着七道烈焰箭矢破空而出,随即又是一声大喝——
    “但求死战,拼了!”
    丰亨子与朴采子皆错愕难耐,却又难以置身度外,随即一个双手拍出道道雷火,一个催动法诀祭出剑光。
    而龙鹊与夫道子等人,更是全力出手。
    与此刹那,夏鼎城内响起玉真人的吼叫声——
    “封堵阵法……”
    “轰——”
    阵法之外的半空之中,惊雷狂鸣。
    撼天神弓的七道烈焰箭矢,再加上两位天仙与七位天仙的全力一击,所爆发的威力难以想象。
    巨大的斧影,顿时崩溃殆尽。反噬的杀机,震得虚空片片碎裂,继而又化作狂飙,浩浩荡荡横扫而去。千百丈外,人影混乱。不管是刑天与他的神卫弟子,还是战龙、猛兽,或玉神界的高手,皆纷纷后退躲避。
    丰亨子来不及缓口气,转身便要返回夏鼎城。
    而转身之间,阵法的豁口已被法力光芒封堵。
    便于此刻,远处的刑天与成群的神卫弟子扑了过来。而玉神界的高手,也在三位长老的带领下,驱使着战龙、猛兽,从四面八方围攻而至。
    丰亨子悔不当初,恨恨失声——
    “公孙无咎,我屡次容忍,你却存心害我……”
    朴采子也是慌乱不已,却又难以置信——
    “丰兄,你早已识破他的来历?”
    “我……唉!”
    施展撼天神弓者,天下只有一人,那便是公孙无咎。
    而无咎踏空而立,慨然有声——
    “你我置身异域,同为贼寇,何不放下恩怨,为了原界的存亡,为了十数万同道的性命,而并肩杀出一条生路呢!”
    丰亨子与朴采子,便如骑虎难下,各自心绪烦乱,忍不住随声道——
    “而便如所说,如何面对两万之众……”
    “众寡悬殊,难有胜算……”
    无咎却傲然一笑,举起手中的大弓。
    “既为死战,有进无退。而众寡悬殊,倒也未必……”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