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阅读方式
自动滚屏
键盘快捷键

全屏阅读 / 退出全屏阅读

前后翻页(横向阅读模式可用)

上下移动(竖向阅读模式可用)

目录
书籍信息
天刑纪
隐藏 显示工具栏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元会当临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元会当临

    感谢:朱昊典、轰炸机2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白玉高台之上,三十六座石兽的环绕之间,涟漪般起伏的云雾两端,一位老者与一位年轻人相对而坐。
    老者,自称玉虚子。
    一位存在于传说中的绝世高人,突然现身了,却没有睥睨四方的威势,反而如同山野老翁般的温和随意,并耐心的讲述着大道理。此时,他在拈须忖思。或者刚刚听到的一段话,令其疑惑不解。
    年轻人,便是无咎。
    他虽然脸上镇定,且言辞犀利而针锋相对,而他的内心深处,却愈发的忐忑不安。
    他看不透玉虚子的修为,也弄不清对方的真实用意。便好像陷入一片缥缈的云雾之中,让他难以自拔而又无所适从。
    “无咎……”
    只见玉虚子沉吟片刻,出声道:“你方才所说,并非《无量天经》的经文,应是一段来自于卢洲的谶语,而彼此又略有不同。你能否告知它的来处呢?”
    无咎的神情尴尬。
    方才所说,当然与《无量天经》没有关系,而是来自于月族,被他拿来试探玉虚子。也果不其然,那位高人好像无所不知,非但看破了他的伎俩,而且趁势逼问。
    无咎稍作迟疑,如实答道:“地下蟾宫。”
    “嗯!”
    玉虚子竟然没有惊讶,而是颔首道:“地下有蟾宫,深居离乱人。上古传说,果然不假。老夫多方找寻,怎奈机缘未至啊……”
    “哦,前辈离开过原界?”
    “千多年前,老夫的足迹遍布天下。”
    “你也曾前往神洲?”
    “呵呵……”
    玉虚子的笑声,似乎透着莫名的沧桑,而他却避开神洲不提,笑着又道:“你逃出神洲,又辗转贺洲、部洲、卢洲,最终来到原界,来到昆仑之虚。你如此执着,所欲为何呢?”
    双方交谈的话题,再次回到起始,回到无咎的来意,而不待回应,自问自答声响起——
    “为神洲同道报仇?非也!你一路上杀伐不断,祸乱四方,多少无辜者,因你而惨遭不幸。莫说是鬼妖二族之过,如今你与鬼妖合为一体、不分彼此。也莫说玉神殿之错,你连杀数位祭司,玉神殿并未大动干戈,反倒是你殃及同道而浑不自知。为了打开神洲结界?既然结界能够挡住天劫,挡住天灾,换来神洲的风调雨顺,又为何毁了它呢?”
    玉虚子缓了一缓,又道:“你并非为了天地道义,亦非拯救神洲,而是为了个人的生死,为了《无量天经》,为了那场浩劫而来。”
    无咎想要反驳,却无言以对。
    坚守至今的信念,只为打开结界,返回故土家园,拯救神洲仙门。如今怎么了,难道错了?
    神洲仙门虽然没落,神洲的凡俗却也安然无恙。照此说来,竟是结界之功?
    便如玉虚子所说,不知从何时起,他无咎更为关注那场天劫的存在,并不择手段想要弄清天书、或《无量天经》的真相。而他在乎的只是个人生死……
    “今日有缘,老夫不妨为你释疑解惑!”
    玉虚子继续说道:“此处,便是昆仑虚的日宫。那土貉、日兔、月狐、火虎、水豹、木犴,以及青龙、白虎等石像,为星宿守护之兽。四周的三十六根石柱,为天罡所在。再加上日晷、月晷,以及三十六座星宫。相互彼此为阵,支撑起整个昆仑之虚。而日宫为阵法中枢,自有玄机莫测。”
    他依然如同一位慈祥和善的长者,不厌其烦的讲述着昆仑虚的阵法由来。
    “据传上古年代,浩劫降临,奈何蒙气笼罩,即便是仙人也无路可逃。故而,便打造了昆仑仙境而以求自保。却徒劳无功,仙境还是随同上昆洲沉入大海……”
    无咎也放下心思,凝神聆听。
    “蒙气?”
    “嗯,天上的结界,便是蒙气所在;蒙气之外,为罡风环绕。即使修仙高人,也难以穿越。”
    “而上古仙人,又是如何知晓浩劫的降临?”
    “当然是《无量天经》,一篇预测天运的经文,称之为天书也不为过,奈何早已失传……”
    “我听说那篇天书,便在前辈的手里……”
    “听谁说的,何以为证?”
    “元会当临,天劫注定,五洲沉沦,破界飞升。”
    “呵呵,老夫手里的经文,也仅是残缺的半篇……”
    如此对话,似乎轻松随意,却又好像暗藏杀机,使得无咎有些心惊胆战。偏偏他无从猜测,只能暗暗戒备。玉虚子倒是云淡风轻,自顾说道——
    “你是否知晓昆仑之虚的用处?”
    “躲避天劫。”
    “呵呵,不仅于此。昆仑之虚的星宿阵法,是要冲破天地结界,穿越蒙气而飞抵九天。”
    “带着偌大的仙境飞越星宇?”
    “是不是异想天开?”
    “纵然是异想天开,也令人敬佩。不过,此地并未见到几具仙人的遗骸……”
    “功亏一篑,只能另行设法。”
    “据传,还是有人飞天而去?”
    “天外仙人,与你我无关。你且说说看,老夫为何来到此地?”
    “这个……”
    玉虚子虽然谈吐随意,却话语飘忽,使得无咎难以捉摸,心念一阵急转。
    “呵呵,日宫既为阵法的中枢所在,少不了两样东西。”
    “哦?”
    “一是玄天经纬图,为昆仑虚辨明星宇路径。一是《无量天经》,指示缥缈行程的吉凶祸福。”
    无咎暗暗一怔。
    他身上便有玄天经纬图的图简,莫非那宝物来自昆仑虚?不,或许只是巧合。
    “宝物何在?”
    “便是此处!”
    只见玉虚子挥袖一指,远处的日晷、月晷突然射出两道光芒。金色的光芒与银色的光芒隔空相会的瞬间,竟双双消失。与之刹那,石兽环绕的百丈所在,淡淡的雾气之中,突然有云光闪烁……
    无咎凝神看去。
    玉虚子又是掐动法诀,抬手一指。
    闪烁的云光,从中往外,缓缓翻卷,随之呈现出一片浩瀚的星空。而星空竟在变化、移动,并不断闪现出璀璨的星云,与大小各异的星体。继而又是两个相互环绕的星体出现,渐渐变大……
    “此乃地星、尾星,是否眼熟?呵呵,地星便是你我的居住之地。地尾星,俗称明月,或月亮。”
    无咎听着玉虚子的解说,瞪大了双眼。
    亦曾于天上俯瞰,所在地星自然眼熟。而不消片刻,一切变得陌生起来。陌生的城镇,陌生的街道,陌生的高楼,陌生的人群,陌生的战车,还有陌生的飞行法器……眨眼之间,又出现幽静的山谷,与踏空飞行的仙人,总算是找到几分熟悉的场景,却又顷刻间湮没在烈焰洪流之中,山河顿然崩溃而大地一片荒芜……死寂过后,有幸存者挣扎,赤身裸体,披荆斩棘。其中有凡俗,也有修仙者……不知几年过去,荒凉焕发生机,凡俗繁衍生息,仙者翱翔宇内。而当城镇渐趋恢复往日的繁华富庶,恐怖的烈焰洪流再一次降临……
    “唉,生灵不易啊!”
    玉虚子观望着云光中的场景变迁,轻声叹道:“日月盈亏,天运有损,生死更替,之所谓量劫。”
    无咎也仿佛触动神魂,惶惶然道:“天地万物相争,谓之劫;因果爆发各异,谓之量劫。劫难有大有小,每一元有一大劫,无数个元会之后,将有无量量劫。”
    玉虚子伸手拈须,微微颔首道:“三十年为一世,三百六十年为一运,一万八百年为一会,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为一元。其间大小劫难不断,各有定数。而五万个元会之后,天地便将迎来无量量劫……”
    无咎禁不住抬头看去。
    日宫的阵法之中,没有玄天经纬图与传说中的《无量天经》。而那位高人的元会量劫之说,倒是与当年的祁散人如出一辙。不妨就此断定他手中的《无量天经》,便是祁老道穷极一生所参悟的未解之谜。
    玉虚子也冲着他投来淡淡一瞥,随即挥袖一甩,诸多变幻的场景,与浩瀚的星空渐渐消失,却又从中缓缓浮现出九点光芒。其中一点闪耀生辉,余下的八点便如流星盘旋而煞是诡异。
    无咎不明所以,继续观望。
    玉虚子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竟双手掐诀,屈指弹出九点精血。精血倏然飞去,恰好而又精准的飞入光芒之中。与之刹那,九点光芒腾空而起,飞快盘旋,随即“砰、砰”炸开,相继呈现出一个个晦涩难辨的古体字符。
    无咎始料不及,只觉得眼花缭乱。
    而玉虚子竟然能够认出古体字符,一字一顿道——
    “元……会……当……临……岁……在……甲……哎呀……”
    他仅仅辨认出七个字,闪烁的光芒已寂然消失。他惊讶一声,急道:“无咎,有没有记下最后一个字?”
    无咎耸耸肩头,神色歉然。
    “嗯,不是甲戌,便是甲申、或甲午。”
    玉虚子并未介意,如此猜测,却又微微摇头,惋惜道:“老夫祭出本命精血,方才占卜出大限之日,怎奈古阵的余威殆尽,紧要关头只差一字……”
    无咎的心头莫名一紧,幽幽问道——
    “若真如此,岂非是说,浩劫降临的期限,短则十余年,长则不过三十余年?”
    玉虚子挥动双袖,散去的云雾再次汇聚弥漫。他伸手拈须,默默点了点头。
    “今日承蒙赐教,小子感激不尽。而前辈如此厚爱,又是为了那般?”
    不知为何,无咎对于《无量天经》,以及所谓的浩劫,突然没了兴趣。他轻轻挪动着屁股,眸子里闪过一丝焦虑之色。
    “呵呵!”
    透过云雾看去,玉虚子的神情有些模糊不清,而他的笑声,依然清晰传来——
    “无咎,你是个明白人……”
正在加载...